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光下,点点光亮传来,阴风呼啸而过,导致那些突然出现的光亮也有些诡异。

    秦笙指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光点,肯定道:“那些……应该是人的魂魄吧?”

    傅长亭点了点头,双手结印。

    金色圣光从他身上蔓延开来,漆黑的夜晚瞬间被温暖的金光笼罩着。

    那些光点在金色光芒的映照下,开始慌乱的逃窜。

    “净化!”

    神圣的梵音落下,周围陷入一片寂静,仿佛刚才只是错觉。

    傅长亭一言不发,拉着秦笙的手往回走。

    神谕联盟进攻傅家的事算是告一段落,傅长亭也没去找那些人的麻烦了。

    这个世界,总要有不一样的色彩,那些人就当是留下来点缀世界的好了。

    所有事情都得以解决,一切都在朝着正轨发展,秦天的伤势恢复了许多,已经能够下地行走了,不过修炼应该是不大可能了。

    至于秦家,空黎睿死后就死的死散的散,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空壳子,连家好像是缪灵做主,不过也名存实亡。

    霍锦程在傅家养了一段日子,已经完全恢复了。

    霍俊雄三人便离开傅家回了京都。

    用霍锦程的话来说就是:这里每个人都身怀异能,而他们三个寻常人留在这儿,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还是京都那种寻常地方适合他们待。

    秦笙站在山前,凝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她还有点事没处理,不然就跟他们一起回去了。

    “想什么呢?”

    傅长亭的声音传来,她才回神。

    “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就是怕……”

    她还没说完,傅长亭就已经开口了。

    “小瑾的事吧?”

    “嗯,小瑾一直跟着我也不是办法,但她现在是恶灵,又不能投胎,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她所知道的,除了将她毁灭,就没有其他方法了。

    小瑾是她唯一的朋友,她不想她就这样消失。

    良久,傅长亭沉声道:“办法是有,只是有些麻烦!”

    “需要什么?我去找,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愿意!”

    只要能让小瑾复活,她做什么都可以。

    “你能做的……”

    “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秦笙正等着他的下文,没想到他居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她直接被逗的老脸一红,听到苏玉瑾毫不留情的嘲笑时,感觉自己的脸更热了。

    “我跟你说正事儿呢!”

    苏玉瑾看着她扭捏的模样,差点没把下巴给惊掉。

    傅长亭搂着她,一本正经的开始说道。

    “我说的也是正事,你求我帮忙,自然得付酬劳,让你亲一口不过分吧?”

    苏玉瑾实在是无法直视这两人,索性直接屏蔽了外界,呼呼大睡去了。

    “你先放开我!”

    秦笙四下张望,生怕被人看见。

    他就不怕自己在傅家弟子心目中的形象崩塌吗?

    “形象有什么重要的,相较之下,我更喜欢你亲我一口!”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秦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凑上去亲了一口,很快便离开。

    “这样可以了吧?”

    她脸颊红红的,耳尖也变成了粉色。

    “真可爱!”

    傅长亭感叹一声,将她搂在怀里。

    “你老不羞!”秦笙躲在他怀里控诉。

    傅长亭脸不红心不跳从善如流道:“是,我老不羞,我不要脸!”

    秦笙被噎得没话说,两人相拥而立。

    “真的有办法吗?”

    “有,但得先把它放到净魂坛,找到合适的肉身,七天后从净魂坛取出,就能复活了。”

    苏玉瑾的灵魂已经被恶灵之力侵袭,要想复活,就只有这一个办法。

    “净魂坛在什么地方?”

    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傅长亭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这里!”

    秦笙不解的看着他,净魂坛跟他的心脏有什么关系?

    “我的心脏就是世间最好的净魂坛,取出一点心头血让她的灵魂在里面泡上七天,就差不多了。”

    “心头血?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她想救苏玉瑾,但她也不想看到他受伤。

    “只是一点心头血而已,不会对我造成影响的。”

    “真的吗?”她满脸狐疑。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顶多修养个十天八天就可以了,对他确实没什么影响。

    “那你取心头血的时候,我要在旁边看着。”

    不然她怕他骗她!

    “可以!”

    说不定到时候还能装一波柔弱,何乐而不为!

    打定主意,当晚傅长亭便准备取心头血了。

    秦笙将装着苏玉瑾的小瓶子拿出来放在桌上,一脸忐忑的看着他。

    他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灵力流转,一缕赤金色的血液顺着空气流入小瓶子中。

    不过瞬息便结束了,秦笙看着傅长亭明显有些苍白的脸色,满脸担忧。

    “没事吧?”

    他靠在她身上,虚弱道:“无妨,休息一下就好!”

    秦笙来不及多问,将他扶到床上休息,正准备帮他拉被子,却突然失去重心跌在他身上。

    “你干嘛呢?你脸色不太好,好好休息一下。”

    他突然委屈的贴着她,“我冷!”

    “冷?我去给你再找床被子。”

    说完,她准备起身,傅长亭的手却紧紧抓着她不松。

    他一个翻身,秦笙一脸懵的躺在床上。

    下一瞬便听到他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找什么被子,抱着你就不冷了!”

    秦笙正想骂他狡猾,瞧见他苍白的脸色,那些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往他怀里凑近几分,帮他掖好被角,乖乖躺在他怀里。

    傅长亭的头搁在她的头顶,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一夜无话,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傅长亭的脸色已经恢复了许多,但和平日比起来还是有些病态。

    小瑾已经昏迷了,在他的血液中净化。

    接下来就得去找合适的肉身了,必须在七天之内找到,她本来想让傅长亭留在傅家休息,但实在是拗不过他,只能两人一起去了。

    他们在神谕之地找了一圈,没什么收获,倒是遇上了缪灵和连云。

    连云整个人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和以前大相径庭。

    缪灵见到两人,一言不发的离开,就像是陌生人一般。

    但紧握的拳头还是出卖了她……

    秦笙没去在意那些,马不停蹄的赶到京都让霍俊雄他们一起帮忙找,第四天的时候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服毒自杀了,她一个人孤苦伶仃,也没亲人帮她收尸。

    他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才刚死。

    秦笙本来想救她的,但她拒绝了。

    她说这一辈子的,过的太苦了,她想投胎,希望自己下辈子能够过的好些。

    傅长亭便送她去投胎了,她的身体则被他们带回傅,就等着苏玉瑾醒来了。

    第七天如期而至,那具身体放在寒冰床上,保管得很好。

    苏玉瑾刚醒过来,傅长亭便双手掐诀,引导她的魂魄今日那具身体。

    虽然中间出现了些小插曲,但一切都有惊无险。

    她的魂魄进入那具身体,傅长亭说她得三日后才能醒,确认周围没有危险后,他们便离开了。

    三日后,天朗气清,傅家密室中一张寒冰床上,苏玉瑾悠悠转醒。

    脑海中多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她知道那是原身的。

    将杂乱的记忆整理完后,她感叹一句。

    “命比我的还苦,下辈子一定要投个好人家……”

    因为她重新为人,秦笙便也没管她,让她想干嘛干嘛去。

    苏玉瑾也没矫情,她还真怀念人间烟火味,得去好好回味一下。

    半月后

    傅家张灯结彩,红色地毯从山脚一路蔓延至傅家正厅。

    复古的院落被大红色装点的更加喜庆,让人有种如临仙境的感觉。

    十天前,傅长亭去霍家提亲,想要正式迎娶秦笙。

    虽然霍俊雄心中诸多不舍,但为了女儿的幸福,他只能同意。

    本来秦笙应该从霍家出嫁的,但考虑到诸多不便,便直接从傅家出嫁,这样会少很多麻烦。

    今日的秦笙,一身大红色嫁衣,凤冠霞帔,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最隆重的。

    她头上顶着金冠,看起来雍容华贵,恰到好处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更加端重。

    宿婉然看着这样的她,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才拐到手没多久的姑娘,就这么嫁出去了,还真是舍不得……

    就连霍俊雄和霍锦程那两个大老爷们儿也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秦笙见此,心中也诸多不舍,但更多的是感动。

    宿婉然陪着她在房间里说了许久的悄悄话,外面传来热闹的吆喝声。

    宿婉然往外看了一眼,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眶。

    “新郎来了,准备一下吧!”

    秦笙点点头,让化妆师补了一下妆,端坐在床头等着傅长亭来。

    他今天一袭大红色长衫,头发很难得的梳得整齐,看起来更加不容侵犯,但眉宇间的温柔却又将周身气质中和了一下。

    两人就这么对望,眼中的惊艳如出一辙。

    “真美!”傅长亭看着她,由衷的赞叹。

    秦笙笑得眉眼弯弯,甜甜道:“你也很帅!”

    十七从呆愣中回神,站在一旁小声嘀咕。

    “哎呀,我说你们俩就别在这儿奉承了,再等,可就过了吉时了。”

    “哈哈哈……”

    原本静谧的屋子,因为这一句吐槽变得热闹起来。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浓浓的祝福,傅长亭经过重重困难,总算是牵上了秦笙的手。

    苏玉瑾站在秦笙身边,恭敬道:“幽冥司大人,还请好好对笙笙,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秦笙是她唯一的朋友,她希望她幸福。

    傅长亭牵着秦笙的手,郑重的点点头,“会的!”

    傅家所在的整座山都被大红色包围着,看起来耀眼夺目。

    容峥站在门口许久,踌躇不前。

    他也是偶然听说霍家姑娘今天出嫁,才恍然如梦,原来,是秦笙要结婚了啊……

    “客人,里面请!”

    傅家门口的小厮露出一口大白牙,脸上洋溢着喜悦。

    容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在和他说话。

    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但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时,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

    他不禁自嘲道:“我……以什么身份来呢?”

    曾经那般伤害她,现如今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儿……

    摇了摇头,最终还是落寞离去。

    最美好的祝福,他会给她的,希望她能永远幸福。

    虽然很想亲眼看看她出嫁的样子,但他怕那样夺目的她看见他会扫兴。

    回程途中,恰好遇到连易柔。

    她站在山脚徘徊,应该也是不知道如何上前。

    她倒是变化挺大,看起来很稳重,不像以往那般刁蛮,眉宇间多了几分沉稳。

    见到容峥,她笑着点点头,“许久不见!”

    “许久不见!”容峥礼貌应答。

    “为何不上去?”

    她自嘲道:“在想要以什么身份上去呢……”

    容峥也笑道:“我也是……”

    她释然的笑着提议道:“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我们俩喝一杯去吧,就当是弥补了这喜酒的遗憾?”

    “可以!”

    两人结伴远走,是真的去喝喜酒,还是一醉解千愁,就只有他们二人清楚了。

    婚礼一直进行到大半夜,今天傅长亭心情好,十七他们也放开了闹,也不怕被责怪。

    就连那些年轻弟子们也跟着起哄,傅长亭被折磨的不轻。

    喝了些酒,脑袋有些沉,他倒是没用灵力驱散酒精,这是他们的祝福,受着也无妨。

    秦笙在远处招呼客人,见他脚步有些虚浮,便过来搀扶他。

    “还好吗?”

    他眼神有些飘忽,摇了摇头道:“没事!”

    “去休息一下吧!”他这个样子看着,可不像没事。

    他突然眼睛一亮,语出惊人。

    “要不……我们私奔吧?”

    “私……”

    秦笙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横抱起消失不见。

    再睁眼时,头顶是大红色喜帐,搅的人芳心大乱。

    她紧张的揪着他的衣角,头微微侧着。

    “干嘛呢?”

    他伸手抚摸她的脸庞,由衷感叹。

    “真好看,终于娶到你了!”

    “……”

    秦笙被他夸的不好意思,只能沉默以对。

    他突然凑近,惊的秦笙呼吸一窒,却被他擒住双手。

    “老婆,绫罗帐暖,春宵一刻啊……”

    月亮被羞得躲进云层,悄悄在缝隙间偷看,想来也是被这良辰美景给迷倒了。

    无论此前种种艰辛,最终的结局依旧美好,你总能遇到那个让自己放下全身防备,全身心信任的人。自此,幸福如约而至,生活美满幸福!

    ——致秦笙和傅长亭

    也致屏幕前可爱的你们,江湖路远,我们下本再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都市寻宝:我寻到的宝物震惊世界 沧海扬帆 闪婚新爱:季少的心尖宠 山野小农民 都市之战神归来 梦境人生 灵能纪元 鉴宝黄金手 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 盛世谋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