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有人排好队!一人限打一份粥!人人有份,不要哄抢!!”

    士兵嘶哑的喊声透过高音喇叭回响在巨大的帐篷里。

    但拥挤人群并没有因此变得更有秩序,依然蜂拥向那几大桶装满粥的锅。

    “给我打给我打!”

    “我先到的给我乘!”

    “TMD别插队,挤NM呢!?”

    “求求你让我先打吧,老人没牙了只能吃这个......”

    “关我屁事滚开!”

    李寄秋仗着自己年轻体壮,先挤到前面打了满满一盒粥,粥上还铺着一层榨菜,米粥表面红亮的油花让他食欲大振。

    扣上盖子,扫了一眼周围的灾民。有拿碗的,有拿盘子的,有拿泡面桶的,甚至有拿削了半截的矿泉水瓶子,运气好的则拿着军队发放的数量不多的餐盒。

    “幸好听那个户外用品店老板的话买了个金属饭盒,”李寄秋心中庆幸,又想到了自己发给老板的短信,“......不知道他还活着吗?”

    “啊————!”

    一声高分贝尖叫从打饭处传来,李寄秋吓得一缩脖子,扭头向那边看去。

    只见一个身着棕色羊绒大衣的年轻女人,手里紧紧握着一个水杯。杯中满满的米粥溢出,滚烫的汤粥挂在她的手上。在升腾热气中,女人那白嫩的手已经变得通红,甚至已经冒出了水泡。然而她却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意思。

    她面前的工作人员先是一愣,随后连忙摆摆手道,“这不怪我,谁让你拿个杯子就来的?杯口还那么小。”

    女人被烫伤疼得面容扭曲,哭着说道,“我没有其他东西可装了,这个杯子还是军队发的。”

    维持秩序的士兵拨开人群挤了过来,看了看女人的手皱起眉头,“快去医护帐篷看看吧,知道在哪吗?”

    “知道,知道。”女人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弯着腰连连点头道,“我先把饭送回去,孩子饿了一天了。”说罢弯着腰快步走出了帐篷。

    目睹这一幕的李寄秋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胃口好像都坏了不少。

    回到自己所在的帐篷,把沉重的背包放到枕边。李寄秋看了眼远方仍然陷在灰雾中的商城,打开饭盒拿出勺子慢慢吃起来,脑中开始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逃出灰雾后,在外面警戒的军队接到了自己。在坚持等了一个多小时仍没见刘队出来后,李寄秋被士兵送到了城郊的临时安置营地。

    在灰雾袭击发生后,附近驻扎的军队很快赶到商城并试图救援。在前后牺牲接近一百名士兵后军队放弃了救援而是在城外警戒,同时当天夜里工兵部队就在城郊搭建了一处临时安置营地。

    头两天有大量物资被运送过来,每人每天能领到三包方便面,三包饼干,五瓶水和一块巧克力。考虑到接近零下的气温,晚上还有肉汤之类的热食用来驱寒。

    虽然军队已经尽力搭了很多帐篷,但从商城逃出来无家可归的难民多达两三万,每顶帐篷里都如沙丁鱼罐头般塞满了人。汗臭脚臭和不明的臭气冲得人头脑发胀。虽然饮用水暂不短缺,但因为燃料不足洗澡是别想了。

    吃完饭后李寄秋提起背包离开帐篷,深深吸了两口寒冷的空气让自己的思维更加清晰,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这几天物资短缺得非常明显,每天能领的标准已经降低到了两包方便面两包饼干和三瓶水,晚上的热汤也变成不怎么稠的米粥。

    面对难民们对物资短缺的质疑,军队并没有直接做出回应,只是承诺再过几天就会把难民转移到省会沣城。

    李寄秋拿出手机开机,依旧没有信号和网络。

    “到底是恢复不了手机网络,还是不想恢复呢。”李寄秋心里吐槽道,“灰雾肯定不会只出现在这一个地方,大概率是不想引起恐慌吧。”

    沣城自己是肯定要去的。问题在于是自己离开营地去,还是等着军队那好像不怎么靠谱的承诺。两者都有风险,又都有可行性。

    “又开始纠结了。”李寄秋对自己的性格深感无奈,随后抬起手腕看看表,“不行,必须在十分钟内做出决定。”

    呜咽声,痛苦的呻吟声,婴儿的哭叫声,偶尔的对骂声,若有若无的祈祷声从四周的帐篷里传来,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令人窒息的噪音。

    李寄秋在一个灯柱下来回踱步,影子被明亮的灯光拉长,随着他的步伐摇摆。

    军队的话可信度是不高,营地虽然脏乱,相对来说也比较安全,每天也提供不多但凑合够的吃喝。而且万一是真的,自己可以在军队的保护下去沣城。与外界完全失联,谁知道外面现在乱成什么样。

    但如果军队并不想救灾呢?好像也没这个道理,又不是什么丧尸病毒,这些天来士兵们也都在近距离接触灾民,他还见过一个看起来军衔就不小的军官慰问伤病。最大的可能性是全国已经乱套了,这里的军队也不知道怎么办。

    “再等五天!”李寄秋心里做下决定,“五天后如果还是没转移就自己出发,五天内如果伙食下降到吃不饱的程度也要离开,尽量别用自己的存粮。 ”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好计划后,李寄秋稍微心安了些,回到帐篷内自己的床位上把背包紧紧抱在怀里准备睡觉。

    夜已深了,帐篷内安静了许多。只有一个女人伴随着呼吸的痛苦呻吟声和抽泣声时高时低的传来,这比噪音更折磨人的声音让李寄秋一直到深夜一两点才慢慢睡去。

    早上五六点,李寄秋又被那个充满痛楚哼哼唧唧的声音吵醒。

    真的服了,到底是谁啊?

    心里满是起床气的李寄秋怒视着帐篷,想要寻找始作俑者。

    循着声音,李寄秋看到了昨天的那个年轻女人。女人面容憔悴,满脸泪痕,红肿的双眼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左手轻轻拍着床上的婴儿,右手捂着嘴,似是在掩盖自己痛苦的声音。手上大片通红的烫伤已经快要溃烂了。

    李寄秋皱了皱眉别过头,思索了一会儿后起身来到女人身边问道。

    “你昨天难道没去看医生吗?是不知道医生在哪里?”

    女人抹了抹眼睛没有抬头,轻声说,“去了,但医生说没有药。他们说这些天的伤员太多,药早就用完了。”

    李寄秋看看熟睡中的婴儿,没有再说什么,回到自己的床位坐下呆呆的看向帐篷外。

    我有消炎药,我可以帮她。

    药是很珍贵的。给她药我能获得什么?做好事心理上一点慰藉?能当饭吃吗?

    在这个世界我是个孤家寡人,自己都顾不上自己,还要去管别人的闲事吗?

    当圣母可没有好下场,不都说乱世先杀圣母吗,我可不想死,我还要回家。

    想到这里,李寄秋似乎冷静了一些,手不由自主的抓住背包的背带。沉甸甸的背包带来些许慰藉。

    看向背包,李寄秋不由得愣了一下。

    天空中滚滚乌云快速飘过,寒风呼啸着卷向帐篷,厚重的门帘被吹得随着摆动。

    “宝宝乖......妈妈在......嘶——”强烈的灼烧痛感再次如导电般传递到全身,年轻的母亲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到伤口上,剧烈的刺激痛感让她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在抽搐。

    “这个给你。”

    一个人蹲到她床边,快速的往床垫下塞了什么东西。

    她抬手擦擦被泪模糊的双眼扭头看去。

    李寄秋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消炎药、止痛药、绷带和奶粉。”

    “这......这怎么好意思,”年轻女人连忙说,“我没什么可回报您的。”

    “......没事,不用。我也受到过别人......”李寄秋站起身沉默了一下回答道,“小心别让其他人看到了。”

    女人把手伸进床垫摸了一下,摸到了两板药片,一小卷绷带和两小包奶粉。

    “我......带孩子逃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什么都没有拿。”女人声如细丝,“如果我先生能回来,我们一定会报答您。”

    说着,女人坐在床上对李寄秋微微鞠了一躬。

    呼吸着帐篷外冰冷的空气,李寄秋的内心如同不安的鼓点,快速而混乱。

    给她药是对的吗?我这么干妥妥的圣母行为,明明以前看小说还挺讨厌圣母的,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那是圣母婊吧?我这就是单纯做个好事而已。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虽然她看起来挺有教养,但知人知面不知心......

    李寄秋心乱如麻,看到旁边有几个人正围着一个生火的铁桶取暖说话,便走过去打算听听他们在聊什么。

    “雾还没散,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回什么啊,没见军队说要把咱们转移到省城?肯定是回不去了。”

    “雾里的怪物是怎么回事,军队怎么不打它们,干它们啊!”

    “没用,打了没用。”一个年轻男人嘟囔着,“我亲眼看到,几个士兵拿着枪对着一个怪物突突突打了半天,没有一点用,怪物还在吃人。”

    “枪不行,上坦克啊,装甲车啊,我就不信了!”

    “也没用。”另一个人说道,“出事的那天我就在市郊,看到好几辆装甲车开进雾里,然后就没消息了。你也不想想,如果军队打得过,那不早调来大部队杀进去了?”

    “我也见到过一辆渣土车撞那些怪物,跟直接穿过去了一样,司机自己反而被吃了。”

    没有人再说话,只有瑟瑟的冬风声和向手掌呵气的声音。

    过了一阵子,一个头发半白的老人自言自语地说,“我平时是不信这些的,但这东西也没法解释。那些怪物......不会是什么神神鬼鬼的东西吧?”

    烤火的人们面面相觑,很快便窃窃私语起来,像是怕惊扰到什么。很快又有几个人过来加入讨论当中。

    铁桶中噼啪作响,火势似乎更加旺盛了一些。

    李寄秋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了,也不想再听,转身返回帐篷。

    “什么狗屁鬼神,净扯淡。”吃着作为早餐的饼干,李寄秋颇为不屑地想,“科学暂时解释不了就是鬼神?这个世界的人在这方面和蓝星也没啥区别。”

    “饼干都打折扣了啊......之前发的还是奶油夹心的,现在已经变成苏打饼了。”

    “这地方恐怕待不了多久,估计最多再两三天吃都吃不饱了。”

    把包装袋里的饼干残渣倒进嘴里,又灌了口水,打开手机的离线地图,又配上商城交通地图和沣城地图开始研究路线。虽然现在还能限时充电,但李寄秋想尽量不要用手机的电量。

    临近中午,李寄秋终于规划好了一条主要线路和一条备用线路。用纸质地图对于用习惯手机导航的他还是有点太难了,指南针也从来没用过,希望不要真的用上。

    “所有市民请注意,所有市民请注意!”营地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来,“转移车队马上抵达,但因车辆不够,只能先行转移病患和老幼,以上人员只能有一位家属陪同。请在帐篷内等候,士兵会去统计人数。”

    “其余人员可以继续在本营地等候下一次转移,也可以徒步跟随,军队会随行保护,提供帐篷和食物和水。”

    “愿意徒步随行人员,向最近的执勤士兵报名。”

    徒步跟随?李寄秋愣了,商城和沣城距离大概有一百三十公里。虽然感觉不是非常远,但他记得以前看新闻军队拉练一百多公里也得走个两三天,没受过训练的普通人怎么也得走个四五天吧?如果自己跟不上呢?

    “不对,想这些干屁。”李寄秋摇摇头,“我不是本来就打算走过去的,现在有军队护送还有吃喝,真的跟不上拉倒,跟上前能蹭一天是一天。”

    下定决心后,李寄秋走向旁边的两名站岗的士兵。

    “您好,我要跟随车队徒步。还有......这个帐篷里有一对受伤的母子。”

章节目录

免费科幻小说推荐: 妖怪茶话会 小道士闯末世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宇宙最强进化者 暖男校草是丧尸 回到末世前:我无敌了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神眷战纪 明日之后:弱者重生 赛博朋克:灾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