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小受立于摘星楼上,狂风吹过他宽大的王袍。

    商人崇金德,尚白,故而商王多穿白衣。

    只见罗小受站在高处,墨发飞扬,白发如雪,再加上这副皮囊本来就生得很不错,身材高大,相貌俊美,虽然这十来年纵情酒色坏了身材,但罗小受苏醒之后,自身的法力立刻将身体原本的亏损全补了回去。

    因此,罗小受这么一站,顿时美好得像画一般,到有几分欲乘风归去之感。

    罗小受冷眼扫了一眼王宫的正门。

    此时那里正在激战,在恶来等人的拼死守卫之下,周人的军队虽然已经进城,但却没有攻进王宫。

    罗小受从神识之中取出灭世黑莲,整个摘星楼立刻放出万道黑色光华,直冲入天际,光芒之强盛,站在几十里外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军师,这是何物?”正在指使军队攻击王宫的姬发,抬起头看着摘星楼中忽然大起的黑色光华,开口问道。

    姜尚脸色沉凝的看着摘星楼,摸了摸胡子,摇头说道:“老臣也不知道,只是……老臣觉得心惊肉跳,似有一股强大的寂灭气息,正从朝歌城传来,等会怕是会有什么不好之事发生!大王,万万要小心纣王鱼死网破啊!”

    鱼死?网破!

    网会不会破,罗小受不知道。

    但他这条鱼是肯定不会死的。

    灭世黑莲主破坏、毁灭,因为有强大的灭世之力,所以才会被人称之为“灭世黑莲”。

    罗小受暂时还没打算灭世。

    一来是因为灭世可能引出天道,或是已身合天道的鸿均老头亲自出手对付自己,而自己刚刚利用纣王本尊的怨气复生,暂时还没那个能力和天道玩单挑……更何况了,天道那边最无耻了,没事就喜欢说一声“对付此等邪魔歪道,我等何须讲什么江湖规矩”,然后就一群人操着各色法宝上来了。

    想一想,洪荒时代的自己也是单纯可爱,面对不讲道义的家伙,自己竟然脑一抽抽就上了,然后……虽然没有神形俱灭,但总是轮回转世重新做人,那感觉也不是很好。

    因此,好不容易又做回魔尊了,罗小受……啊呸!本座是魔尊罗喉,一定珍惜这次机会才行。

    二来是因为二千多年后的那个世界……如此……如此……如此有个性,本座根本舍不得毁掉的说。

    两千多年后的人类,他们发明了可以朝发夕至的飞机、可以千里传音的手机、可以上揽九天的飞船、可以下探深海的潜艇。

    科技在进展,人类在发展!

    人类不但不需要再向神明祈祷来获得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身体健康之类的东西,他们还能用自己的力量逼迫神明做出改变——比如,在天上如此众多的卫星,二十四小时不停的监控之下,神明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处。

    两千多年后的世界,已经不需要神明。

    人类相信人定胜天,他们已经在天道的庇护下,成为了这片天地的主角。

    或者应该说,当人类出现在这片天地之时,他们就在亲爹天道的庇护下,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角。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人类还很弱,所以亲爹不得不带着他们向神明妥协。

    于是,发下宏愿要庇护人类的神明,都被天道提拔成圣人,然后按照天道的意愿为弱小的人类挡风遮雨,当保姆当老妈子当三陪。

    但是两千多年后,在已经长大且变强的人类面前,不管是女娲、三清还是西方教二教主,都已经从人类的庇护者变成了人类进化路上的绊脚石。

    他们不但不能维护世界的和平、防止世界被破坏,反而因为他们过于强大的力量,有可能给人类带来灾难。

    那么……这些圣人还有存在的必要和意义吗?

    想到两千多年后,六圣人被天道当成用完就丢的擦厕纸的场景,罗喉就觉得还是不要灭世了,人类应该继续好好发展下去吧,这样我有好戏可看。

    #六圣人惨被渣男天道欺骗怀疑后惨遭抛弃.avi#

    说起来自己还要感谢那群凡人,若不是他们对神明的信仰渐渐消失,以致于力量来源于信徒的神明渐渐失去了强大的法力,也不会让自己有机可趁,找到机会借助灭世黑莲的力量逃回封神时代,再借助此次天地大劫的混乱,利用纣王等商人的不甘和怨气,重新找回自己的力量。

    至于人类不要需要神仙的时候,自己会怎么样?鱼唇!就算全地球都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只要人类心中有恶念存在,自己就能好好的活着。

    没有自己这样酷炫屌炸天的反派,又怎么能突出天道的重要性呢?这就跟后世很多国家会故意培养一些恐怖份子一样,不过那些恐怖份子偶尔也会失控罢了。

    罗喉继续向飘浮在半空中的灭世黑莲输入法力。

    灭世黑莲除了可以散发紫黑光罩罩住主人,帮主人防御一切法术攻击,以及削弱物理攻击之外,还会远程精神攻击——比如散发修罗灭世之景骇人心神,乱人道心,再用灭世神光远程攻击,最后吸收暴戾之气辅助练心,修炼。

    罗喉现在干的就是第一条,他要使用灭世黑莲让今天在场的……无论是神仙还是凡人,从此以后、从早到晚、不论死活形状,哪怕转世投胎,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开始做噩梦,梦里出来的场景,将永远是他内心深处最害怕的东西或是自己遭遇人世间最残忍最可怕的场景。

    日日不得安宁、夜夜无法安睡,哪怕是死亡也无法逃脱。

    说实话,若是当年的自己,大约是想不出这么创意又有新意的复仇之法,只可惜人类从来是最了解人类的,自己变成人类,在人类社会里混了那么多世,哪能不知道人类内心深处最害怕什么?

    不说别的,被捆在子受身体里的十多年里,他可没少往灭世黑莲的硬盘里装各色恐怖片,保证现在灭世黑莲里的灭世场景只有更可怕,没有最可怕。

    正当罗喉得意洋洋之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如雷吼般的声音,“罗喉,你在干什么?”

    接着,无数紫电向摘星楼劈下来。

    罗喉不慌不忙,随手一挥,灭世黑莲中发出一道光罩,将罗喉的身体罩住。

    紫电结结实实的打在光罩上,光罩却连晃都没有晃一下。

    “切!你都离不开紫霄宫了,还想跟本座斗?以为打几个小雷,本座就会害怕?”

    罗喉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手中施法的速度却变快了。

    随着罗喉动作的加快,灭世黑莲散发出的黑光越来越散,接着朝歌城开始地动山摇起来。

    根据《史记·殷本纪》的记载,那一天的情况是这样的——纣王二十九年四月初五,武王伐纣至朝歌,朝歌地动,纣王自焚于摘星楼,商朝灭亡。

    但实际上,对于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或神,不管是城里的还是城外的人来说,那一天的场景其实是这样的。

    伴随着一层轰隆隆的地动声,朝歌的天垮了下来。

    地震山摇,天塌地陷,整个城池就像暴风雨中的小帆一样,被随意的抛来抛去。

    一座座房屋在震动中倒塌,大地裂开一道道巨大的裂缝,无数黑烟从裂缝滚滚而出,喷向那群早已肝胆具裂的人群。

    遮天蔽日的浓烟和灰尘,化为一层又一层的黑云,盖住了朝歌的天空。

    “大家快看,天怎么忽然暗下来了?”

    城中先是有人惊叫一声,接着人们顾不得躲避地震,皆一脸惊恐的抬起头看着天空,黑云压城,风雨欲来,太阳影子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这时,城中之人听见天空响起了一个嚣张的声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自万物生,黑莲灭三教!我为魔尊,自至以后魔道不死不休,道不消魔不灭!”

    有熟悉之人,听出那是纣王子受的声音,但等到太阳划破黑云,重新照射在地面上之时,摘星楼已然化为一团熊熊大火。

    只是大火过后,姬发命人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任何尸体。

    纣王就这样神秘消失了,只留给自己的仇人们一个深刻在灵魂之中、永生永世、无法逃离的恶梦。

    从此,上至姬发姜尚、下至奴隶平民,无论是否成神、无论是否在场于否,只要曾经参与征商之战者,自圣人以下夜夜梦魇,道心大失。

    修行者修行再无尺寸进步;凡人则永绝仙途。

    许多人一死以求解脱,却不知道这种折磨是永生永生,无论是人是神是仙是魔,哪怕转世变为花草鸟兽,一样不得脱生。

    番外——通天教主

    这个声音不但朝歌城的诸人能听见,天地间的能圣人们听见,连位于三十三六层天之外的紫霄宫,也能听见。

    “老师。”自从万仙阵一役之后,被鸿均抓回紫霄宫关禁闭的通天教主,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坐于莲台之上的鸿均问道:“魔尊出世,老师意欲如何?”

    “他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和锐气,学会了人类的狡猾和奸诈,却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的魔尊。”鸿均闭目说道。

    “弟子不懂。”通天教主不解的追问道。

    “当年的魔尊只知破坏和毁灭,哪想得出用这种法子捉弄人?”鸿均神色平静的说道:“一个不与众生为敌的魔尊,不需要吾去对付。”

    鸿均的话让通天教主心一凉,听罗喉这“不死不休”的誓言,哪像是不与众生为敌?顶多是不与凡人为敌而已。

    在天道眼中,果然只有人类才是大气运者,他们这些神仙修士果然不算什么吗?

    不过……这样也好,总不能天地六圣人,只有自己这么惨吧?

    通天教主在心里冷笑着,自己的兄弟还有西方那二位圣人,口口声声说“天地大劫”、“天道不可违”、“成汤必须亡”的劝自己顺天应命。

    真不知道他们的命运到来之时,他们是否还会顺天应命?

    番外——恶来

    “恶来可愿为本座而死?”

    “某甘愿一死!”

    “那好,你带人去守住宫门口,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能守多久就守多久,时间越久越好,你做到得吗?”

    “自当领命!”

    恶来记得自己少时,大王曾经对他说过一个故事里,故事的主角和他同名,也叫“恶来”。那个恶来也是一名能生擒猛虎的好汉,但是命却没有自己好,在年轻很轻的时候,就为了保护自己的主公而悲壮牺牲。

    直到今天,恶来还记得当时大王故事里的一些原文,“只见门首无数军马,各挺□□……奋力向前,砍死二十余人。马军方退,步军又到,两边枪如苇列……身无片甲,上下被数十枪,兀自死战。刀砍缺不堪用,即弃刀,双手提着两个军人迎敌,击死者□□人……只远远以箭射之,箭如骤雨。犹死拒寨门。争奈寨后贼军已入,背上又中一枪,乃大叫数声,血流满地而死。死了半晌,还无一人敢从前门而入者。”

    当时,恶来就在心里发誓,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也一定会这样做。

    但没有想到这么快,自己就有机会这样做了。

    恶来站在王宫门口,持刀砍倒了第二十一个……还是第二十二个想要冲进来的人,双目赤红的看着眼前的敌人。

    此时,恶来身上大小伤口已经不下三十处,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其他人的鲜血,将他的白袍染成了一片红色,不过他却不甚在意——死人是不用在意伤势。

    看着恶来如同地狱恶鬼的模样,周人被他逼人的气势所惊,不由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谁准你们退的?上去!都给本王冲上去!”一个又气又怒的声音,在人群后方响起。

    恶来抬起头,看着声音响起的方向。

    彼时,他的脸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鲜血和汗从额前落下,早已将他的视线模糊。

    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已经看不太清楚了。

    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只能靠耳朵听声音。

    冷箭破空!

    《尸子》云:“武王亲射恶来之口。”

    恶来虽早逝,却有一子名“女防”。女防生旁皋,旁皋生了太几,太几生了大骆,大骆生了非子。

    非子因善牧马而得周孝王赐秦地,让他再延续嬴氏的祭祀,号称“秦嬴”。

    非子之地不足五十里的“附庸”,既算不得诸侯,也算不上卿和大夫。

    及至秦襄公之时,周平王东迁,襄公派兵护送,秦才正式列为诸侯国。

    及至秦孝公之时,孝公请商君实行变法,秦一跃成为天下最强大的诸侯国。

    及至秦惠文王之时,秦改“公”为“王”,自为天子。

    及至秦始皇之时,秦一统天下,嬴政开创帝制,并自命为“始皇帝”。

    秦,不过十五年,二世而亡。

    时光流转两千多年,人间已经进入末法时代,众神陨落、圣人闭关不出。

    而此时,在某省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超大连环车祸,而其中一辆车上一家三口,连同刚高考完的儿子当场死亡。

    “少年,我与你祖上有缘,所以……约吗?”一个身影出现在儿子面前。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神的贴身神医 爆宠双宝:总裁爹地追妻难 独步归一 重生东京泡沫人生 木叶之争权夺丽 腹黑总裁狠给力 巫界征途 我才不是什么傲娇控!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王妃明明很强却过分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