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道艳红身影消失在屋内之后,榻上人紧蹙起眉头,垂在床沿边的左手兀地攥紧。

    而后睁开一双染墨黑眸。

    感应到即将离开东夷的那股神力,他立刻起身消失在榻前。

    “凤凰!”

    东夷入口处,淡蓝色结界外的那抹红影因为这嘶哑的一声而回眸。

    那人还穿着先前的白色睡衫,连长发都来不及束起。

    风起,几缕碎发拂在那张如玉无暇的面上,一双艳冶的黑眸即使染着哀悲也掩不住自带的风情。

    她忽然就有些明白了。

    怎么就忘了,她以前便喜欢的那位少年从来都是如此,无论喜怨嗔痴,无论一颦一笑,都是万种风情。

    何况,他们以前还是有情谊在的。

    即便耀耀不再喜欢自己,她还是他心中的那位仙女姐姐吧。

    “凤凰!”

    红影转身的一瞬,结界内的那人飞身向前伸出手,却被结界的力量反弹跌坐在地。

    也在这一瞬那道红影化作一只晶白的雪凰飞向天际。

    没有一丝犹豫徘徊,很快消失在空中。

    远在东夷之外的不周山前,已经聚集了不少神族。

    “那丫头不会不来了罢。”

    所有目光都紧张地聚集在上空,看到还没有出现的那道身影,有些人倒是松了一口气。

    改变天道哪是那么容易的事,稍有不慎可是遗祸万年。

    “胆小鼠辈。”

    沈洛云轻哼一声收回视线,低眸轻轻晃着身子,生怕还在酣睡的怀中小人儿会醒过来。

    就在这时,他脑中响起传音。

    “定要将凤凰的灵带回来!”

    君耀?

    沈洛云有些惊讶,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人如此慌张的声音。

    他侧身看向左侧,只见前头的那位白衣男子也回眸望向自己这边。

    那小子也传音给洋泽君了?

    “这还用你提醒。”

    沈洛云暗自回复道,心想着那小子也太瞧不起他们了。

    “来了来了!”

    这声惊呼让所有人都抬起眸,只见上空飞来一道白影,眨眼间便落在不周山前。

    “夜阑丫头,你上次说的话我们还是没有听明白,你再说一次今日你要做什么?”雷阳真君问道。

    难道真的要推山立道?

    以夜阑丫头如今的神力也并非不可,只是,她推山不难,但立道……究竟想立哪样的道?

    “推倒这不周山,重立这天道。”夜阑弯唇笑道。

    众神中再次哗然。

    夜阑含笑晃了一眼被沈洛云抱在怀里的小人儿后,又将目光停在正对面朝自己走来的白衣男子身上。

    “老九,你走不过来了。”

    一道淡蓝色屏障阻挡在洋泽身前,看着对面依然含着浅笑的白衣胜雪的女子,他水眸一晃。

    “阿夜,你要做什么?”

    “推山立道,这句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天君。”

    夜阑垂眸抬起自己的右手,白袖微晃,透着几分懒意。

    却揪起了洋泽的一颗心。

    不是的,还有什么,她一定还有什么打算瞒着他们!

    “小阑阑,我可是答应君耀,到时定要把你带回东夷的!”

    沈洛云伸出一只手抵住面前的淡蓝色屏障,却丝毫不能撼动它一分。

    “阿夜,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洋泽也伸出双手,可面前的屏障坚如磐石,不是他们合力便能推倒的。

    “是么?”

    众神只见屏障内的白衣女子微微抬眸,悬在她胸前的右手轻轻一挥,一道艳红身影便被凭空拉拽至她眼前。

    让众神不觉倒吸一口凉气。

    凭空擒魔,好霸道的神力!

    那红衣女子还来不及开口,便被夜阑紧紧握住前颈。

    “我不想再听你说任何一句。”

    只见一道蓝光晃过,夜阑松开手的同时那道红影也随之倒地。

    无数黑气从温姜体内四散,在逸向夜阑之时被她白袖一拂,散去无踪。

    “她的气海开始溃散了!”

    雷阳真君指着地上的红影惊道。

    仅仅一击,如温姜这样的妖魔竟然像一只蝼蚁般,在那丫头面前毫无回手之力!

    “阿夜,你大仇得报,等完成愿景后跟我们一起回东夷。君耀还在那里等着你。”

    洋泽红着眼尾对着里头已经转身面向不周山的那人轻声道。

    “他还在等着你。”

    等着……她么。

    可是,他的掌心已经不会再有“阑”字了,他放下自己了。

    夜阑垂眸微微一笑,看样子老九已经察觉到了。

    不过他向来聪明,心思玲珑。

    天界之主最需要的是对六界一视同仁的仁德。

    “老九,我该兑现承诺了。”

    他们明明一起长大,自己却不知他是何时生出了推山立道的心思。

    原来,她也从未了解过老九。

    夜阑挥出右手,从她对面的不周山飞出无数裹着白霜的金色神力汇聚于她手中。

    “夜阑上神!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这么一来,今后六界该何去何从就真的完全不可知了!

    “这个天道,还需要三思么?”

    夜阑勾唇缓缓闭上眼。飞身的一瞬,握紧手中凝聚而成的一把金剑袭向对面的不周山。

    众神呆怔着目光盯着那岿然不动瞧不见尽头的皑皑雪山。

    提起的心还不来不及一跳,只听上空发出轰隆如滚雷的声响。

    天际这时也扬起了一场大雪。

    “老九你看,这是不需要温姜的。”

    真是白白让她活了这么久。

    看到投向自己的视线,地上的红影扶着屏障艰难地爬起身,她想开口说什么,却只是从她嘴里吐了几口鲜血。

    夜阑这时低低一笑,对着那道红影一字一顿道:“你不配。”

    那时她竟然派傀儡去接近耀耀。

    是想在临死前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慰藉?

    “你什么都不配得到。”

    悲喜怨怒,爱恨嗔痴缠,她哪样都不配。

    原来如此。

    温姜收回放在屏障上的手再次跌落在地。

    她能感受到自己的魂灵正在四散,很快便要脱离这句躯体。

    原来魂飞魄散是这样的,倒也不怎么可怕。

    只是这只凤凰在胡说什么?

    配?不配?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那具傀儡是在她浅眠时自己跑去的,至于为什么跑去东夷,谁知道。

    她又不是那具傀儡。

    温姜侧眸望向前方。

    从不周山上滚落,如云涌动的雪末和翻滚的云海多么相似。

    它们看似要倾涌而下,但她知道自己是触不到的。

    只有那只凤凰才能靠近。

    “不周山,塌了。”

    这连于天地的不周山,塌了。

    “阿夜!”

    “小阑阑!”

    众神惊愕之中,悬停在半空的那女子朝两侧张开双手,那朝她倾覆而下的雪末便化作一条巨大的雪龙将崩塌的不周山裹缚。

    金色的神力源源不断地朝她右手涌入。

    “她疯了!连不周山的神力也想吸收!”

    虽说这只是那位初神的一部分神力,却也庞大的足以让当世的任何神族暴毙,然后魂飞魄散。

    可也在这时,他们看到白衣女子左手连涌出淡蓝色的神力。

    而最下头的不周山已然化作了淡蓝色的山体。

    “她做到了!”

    推山的一瞬也在用她自己的神力重铸不周山。

    屏障外的喧哗让温姜缓缓弯唇,一双淡绯色的眸子逐渐黯淡。

    凤凰就是凤凰,她要做什么,便是天也会帮着她。

    洋泽放在屏障上的双手不觉握紧,“阿夜。”

    他至始至终都不曾怀疑她做不到。

    相反,他害怕她做到。

    只当一只让旁人瞻仰的凤凰不好么?和相爱的人厮守不好么?相信他也能做到……不好么?

    雪末散尽,隐于天地之间的淡蓝色山体将本灰白的天空也耀的湛蓝。

    还悬于半空的白衣女子回身,可谁也不知她背后洁白的衣裙上已四处绽开艳红的血花。

    这时,结界之外赶来的众仙停下,纷纷望着结界内的那座淡蓝色山体。

    不周山重铸,这天道,又该如何?

    众人带着一颗颤动的心翘首以盼,等着那人的宣布。

    终于,那如雪幻化出的女子开口。

    “天道为公,我要神族不再凭借血脉,我要这仙神无二,只依靠勤勉为强。”

    不仅是结界外的仙族,便是神族也怔在原地。

    “不再凭借血脉……只依勤勉为强……”

    雷阳真君率先发出大笑,他仰头对着上空道:“好啊!好啊!夜南江你可看到了!这是你的女儿立下的天道!勤勉为强!”

    如果他还在,自己是不是终于有能打败他的一日了?

    不,他也很勤勉。但或许自己能和他成为能较量一二的对手,而不是因为自己的这一身血脉而与他遥不可及。

    “小阑阑!”

    看着那人翩然落地,沈洛云惊喜地用一只手拍打着屏障。

    她竟然还活着!她还活着!

    “阿夜!”

    可身边凄楚的一声叫唤却让他心头不觉一颤。

    看到屏障内的那人拿出一个紫色瓷瓶,沈洛云惊道:“你这是干什么?”

    怎么拿出了一瓶忘忧汤?

    她要忘记谁?

    “阿夜,君耀还在东夷等你!”

    君耀?

    沈洛云望着朝他们走近的白衣女子,也在这时他看到了那人纷飞白袖间浸染的血色。

    “小阑阑,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颤着嗓音,红着眼眶盯着她已经开始溃散的神海。

    “老九,我原谅你了。”

    那人弯唇一笑,恰如与她在瑶池边相遇的那一次。

    眉眼弯弯,比飘落的金叶,比这世上任何都耀眼。

    “小洛洛,好好当冥帝。”

    这时一只手拉扯住她的裙角,可很快,那只手便连同地上的艳红身影消散无踪。

    也在那一瞬,夜阑清楚无疑地瞧见那人对着自己张口无声的四字:相见无期。

    夜阑不觉轻笑一声,忽然神色紧张地抬起眸,望向沈洛云的怀里。

    “小卷儿!”

    屏障打开的一瞬,夜阑指尖点在怀里已经身形将散的小人儿额头。

    一道金色神力涌入,小人儿这才形魂归位,可是所有瞧见这一幕的人都看清了。

    小公主刚刚散在体外的淡白色魂灵,分明是万千聚集的初灵。

    “阿夜!”

    洋泽上前的一瞬,那道白影又退回到屏障之内,仰头将紫瓶内的东西喝下。

    “等魔君有了归宿,再带小卷儿去看他。”

    不要误了他。

    “小阑阑!”

    沈洛云惊呼之时,他怀里的小人儿慢慢睁开了双眼。

    侧眸,她对着屏障内朝自己笑靥如花的那女子伸出双手。

    那道淡蓝色的屏障也消失不见。

    可也在这时,那道已经染满嫣红的白影如入水之墨四散。

    “阿夜!”

    “小阑阑!”

    “夜阑上神!”

    好吵。

    是谁在唤她?

    她?

    混沌里的一个虚影微微摇头。

    不,不是……他们唤的人不是她。

    “嗯?那我是谁?”

    她为什么要听到这些声音?

    再晃一次头后她站起身。

    对了,她想起来了。

    她得离开这里,不然她是会闯祸的。

    转身,她朝更黑暗的地方走去。

    很快,如墨般的浓黑将那道虚影吞噬。

    “阿夜!”

    不,她不是阿夜。

    “小阑阑!”

    不,她也不是。

    “凤凰!”

    那道虚影停下脚步回头,顿了一会儿她摇摇头。

    不,她也不是。

    不过……

    那声音很好听。

    “凤凰!”

    这一声让虚影慢慢蹲下身,犹豫了好一会儿后,她干脆坐了下来。

    这声音真的很好听。

    不过,这声音的主人似乎很难过,很不安,很落寞……有很多不好的都参杂其中。

    让她跟着也不开心起来。

    “凤凰,回来!”

    回来?他在喊一只凤凰回来。

    虚影托起自己的脸侧陷入沉思。

    良久,她才放下手。

    她不是凤凰。

    不过,若他喊一万声的时候那只凤凰还没有回去,她便去安慰他。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海贼之赏金别跑 钦天帝 天山启 女尊:反派从提升颜值开始洗白 氪金虐女帝,你们怎么都来现实了 万道第一人 白天冰清玉洁的帝君,晚上在我被窝哭唧唧 仙猪 我有功法提取器 人在北美,从1883年开始猎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