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玉笙是彻底从男色之中清醒过来之后,才想明白自己在昏沉之际答应了什么。

    她当初从吴家出来之时,给自己规划的路径便是远离男人,实现经济独立乃至强大自身,从此之后不必再依附任何人。

    但命运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走着走着便与卫灏纠缠不清,再也难舍难分。

    朱玉笙不是磨磨叽叽的人,既然已经答应了卫灏,等到从京中出发,前往江州之时,她还在考虑家中事该如何处理。

    京里的铺子已经找了可靠的人打理,乃是从前在卫家老宅当差的掌柜,后来分家之后族里的铺子分到各房手中,各房接手之后不放心原来的掌柜,都要安排自己的心腹当掌柜,于是那些原来替主家看铺子的积年掌柜们都被开了。

    其中有几位掌柜求到了卫灏门上,他便顺势收了留在自己庄上,正好此时朱玉笙需要人手,便将这几位掌柜都拉了出来,供她挑选。

    朱玉笙正愁京中的铺子无人打理,于是经过几番筛选,挑了一位姓童的掌柜,替她打理京中朱锦的铺子。

    童掌柜以前就是卫家打理绸缎铺子的掌柜,后来铺子被分到卫家二房,他便被辞退了。

    朱玉笙面试之时,发现童掌柜于布料绸缎行业知之甚详,与开店之事问起来也颇为熟练,再加多方侧面求证,发现他在卫家铺子当差之时口碑也极好,便拟了一份契约雇佣他打理京中的朱记布庄。

    童掌柜自从被卫灏荣养在庄子之后,虽也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但心中总有郁郁不得志之感,如今重回熟悉的领域,又见到朱锦的成色,顿时激动不已,誓要大展鸿图。

    朱玉笙也不是盲目信任,将铺子彻底交托童掌柜之人,她带了重礼亲自去求柴娴君:“儿媳在京中也无人可托,只能求母亲疼疼我,替我暂时管一管嫁妆铺子。”

    萧懋不肯放人,但思来想去再无更可靠的人去治理蜀中,便只能忍痛放人,但期限只有三年:“时间一到你就回京,可别想着在蜀中躲懒。”

    “一言为定!”

    卫灏与萧懋击掌为盟,定下了三年之约。

    柴娴君听到儿媳说得这么可怜,笑道:“我暂时替你看着,等你从江州回来,自己再查账吧。”她还当儿媳回娘家一趟,左不过两三个月之久。

    朱玉笙面露讨好:“母亲,我们去江州祭拜完父亲之后,夫君会直接从江州出发前往蜀中任职,时间暂定在三年。”

    “三年?”柴娴君久在后宅,也不清楚继子的职位变动,此刻是当真吃惊了:“你让我……让我替你管三年铺子?”

    亲婆母尚且担心吞了儿媳嫁妆,况且继婆母。

    这孩子也当真放心?!

    柴娴君心中满是疑问,但触及到儿媳妇诚挚的眼神,所有的疑问都咽了回去。

    她嫁给卫山川之时,原就是最艰难之时,也不必考虑卫氏族人或他的前妻端慧公主,只有两人在流放之地相依为命。

    但回京之前,其实她的内心也颇为忐忑。

    忐忑于继子与卫氏族人能不能接受她,更忧心端慧公主会出面刁难她,后来卫灏要娶妻,又担心与继儿媳相处不谐。

    谁知所有的担心都不曾发生。

    继子对她毕恭毕敬,儿媳更是要将嫁妆铺子给她管。

    那孩子紧握着她的手,央求道:“偌大的京城,我除了来求母亲,当真不知道要去找谁帮忙。原本想着自己经营的,谁知夫君要去蜀中任职。我们……”她略微低头,面现羞涩:“我跟夫君不想分开,那就只能让母亲劳累了!”

    柴娴君回握住了她的手:“好,我答应你!”

    解决了最大的难题,朱玉笙高高兴兴收拾行李,在约定的日子辞别了依依不舍的卢明月,同夫君卫灏,以及亲娘徐氏婶娘贾氏,踏上了前往江州的路。

    卢明月带着丫环前来送行,拉着她的手舍不得松开:“嫂嫂,原本我还想同你多玩些日子,谁知你急着要回江州,竟是连我的婚礼也参加不了。”

    她距离成亲还有半个月,已经被父母拘在家中备嫁,此次借着为义兄义嫂出行的理由才光明正大的出门。

    谢聪一早便接到卫灏夫妇要离京的消息,连早饭也没吃便在城外候着,方才见到朱卫二人上前来寒暄两句,此时一双眼珠子恨不得粘在卢明月身上,眼神里都泛着光。

    陪同卢明月一起前来的是其母身边的心腹婆子。

    她母亲深知女儿的秉性,怕她借着送行的由头跟谢聪见面,或者相约去哪儿玩,逼着她出门带个耳报神。

    卢明月此时嘴里与朱玉笙说着惜别之语,眼神也不住往谢聪身上瞟,两人久不相见,相思成灾,此刻都咧着嘴傻笑,简直活脱脱一对儿小傻子。

    朱玉笙小声在她耳边打趣:“明月妹妹,你到底是来送别我们夫妇的,还是前来会情郎的?”在卢明月脸颊飞红的同时,她还偏要促狭的挑破谢聪来意:“说起来,我家夫君跟谢家妹婿向来没什么交情,我们夫妇回江州,他能来实出意外。你说……他是来送我们的,还是借机来见你的?”

    卢明月轻捶了她一下:“嫂嫂!”知道还说。

    朱玉笙笑不可抑,被卫灏拖上马车,这才结束了送行。

    她回头望着停留在原地的年轻男女,不由感慨:“当初听说夫君有未婚妻,我心中还暗暗不开心了许久,没想到明月妹妹心有所属。”

    卫灏没想到她心中竟然还有过这样的波澜,揽过她笑道:“我怎么不知道?”

    朱玉笙疑惑:“明月妹妹怎的就不喜欢你呢?论英俊论才干你哪一样比谢聪差了?”

    卫灏轻昵的在她鼻尖印下一吻:“你觉得好的,旁人未必觉得好。”

    朱玉笙揽住了他的腰,仰首亲了下他的下巴,怜爱道:“可怜的夫君,竟然被明月妹妹嫌弃了呢。”她想起婚后卢明月一次来,打趣她的话,忽伏在丈夫膝头咯咯笑起来。

    卫灏揽着怀中温软的娇躯,笑问:“你傻笑什么呢?”

    朱玉笙笑够了,才道:“我想起来,婚后有一次明月妹妹来,好奇的问我,日常我们夫妇在房里的时候,我有没有多加件衣服。”

    卫灏不解:“加衣服做什么?”

    “她问我,跟你单独待在房里,有没有被冻死?”当时她正值新婚蜜月期,每日苦恼于丈夫在床榻之上的热情如火,有些招架不住,哪想到这一层。

    此时想起来,才明白卢明月之意。

    “笙儿,难道你也觉得……为夫过于冷淡了?”卫灏俯身,俊脸逼近笑到面色绯红的妻子,眼神里充满了欲念。

    婚后,朱玉笙熟知了丈夫的一切,对他眼神里的侵略体验深刻,此时连忙要逃:“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快松开我要去喝口水。”

    卫大人向来熟于掌控一切,伸臂从一侧马车上固定的小几上拿起盏子饮了一口,抱起怀中的女子吻了起来,马车里传出令人脸红的声音,驾车的卢登假装自己是聋子车夫,听不到马车内夫妇俩的笑闹声,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弯了起来。

    谁能想象得到,他家冷淡到似乎漠视世间一切的主子,竟然在婚后改了性情,性子日渐变暖,对妻子越来越体贴。

    他们这帮近侍,好些时间都听到夫妇俩在书房玩闹的声音,有时候还能听到卫灏的朗笑声。

    后面的一辆马车里,贾氏舒舒服服靠在马车上,还从身侧的小几上拿起松软香甜的点心大吃特吃,只吃得肚子滚圆,也舍不得罢手。

    “还是京里高门大户家里的点心好吃啊。”说着再抓起一块点心,无奈吃得太饱,于是转头塞给了一旁的朱玉笛,又有点惋惜:“可惜宝瑞没来,见识不了京城的繁华,这点心也不耐久放。”催促朱玉笛:“还不赶紧吃?!”

    朱玉笛受斥,惊得一口将点心塞进嘴里,奈何她人小嘴小,一整块点心塞进去,差点呛到,贾氏想到儿子没吃到,反而是一直不太待见的小女儿跟着她上京享福,心中更不舒服,抬手便要打她一巴掌:“没眼色的东西,就不能慢点吃啊?”

    徐氏连忙去拦:“弟妹你做什么?吓到孩子了!”递了水囊过去,这才解救了朱玉笛。

    朱玉笛眼含泪花感激的望着大伯娘,这才把口里的点心咽下去。

    马车走走停停,一路前往江州。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穿到荒年,我成了极品老妇 惊了个奇 医妃有毒:王爷,玩命撩 重生之嫡女要休夫 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 穿成反派竹马的恶毒青梅 末世大佬穿成年代小福包 人生谜题解决专家 花开花落又一年 最后一次说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