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好恨,好想把妹妹救出来,但是双手牢牢的被暴火钳着,他做不到!

    终于那单纯的妹妹看着自己浅浅的笑了一下,然后撞死在了床头,幼时曾经嬉闹的大床染红了鲜血,鲜艳得刺眼睛。

    大茧子里的火炎蜷缩着身子,猛地睁开双眼,双目通红,仿佛身临其境般,转头怒吼道,“武炼、暴火!我一定将你们千刀万剐!”

    怒气消散了,才看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这……这是怎么了?”

    一个火红的小空间,他怎么会在这里?

    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胸口一个赤红色的小葫芦掉落下来,啪嗒,穿过火红的墙壁掉进下面的熔浆里。火炎这才清楚了自己的处境,腰上蓝色的绳索已经变得灰暗,微微一用力,绳索就断成一节一节落了下去。

    周围火红的墙壁像是豆腐一样,承重不了火炎的身体,跟着小葫芦掉进了熔浆。

    下面的岩浆滚滚的还冒着泡,掉进去后,身体感觉好烫,但意外的没有更加恶劣的情况。昏迷前,一点熔浆溅到都会露出白骨,现在醒来了居然能在熔浆里头游泳!

    火炎拍打了一下熔浆,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头顶石柱上滴答滴答的落着小水珠,火炎舔舔嘴唇,尝到了一种新鲜的血腥味。这么长时间呆在这里,滴水未进,嘴唇已经干的裂开了。

    仰头把滴答的水珠吞进肚子里,从来没觉得水是这样的甘甜。

    突然,头顶火红的大茧子开始溃散,全部向他这边涌过来。身边突然出现了呼吸般的声音,不对,不是对着火炎。而是他身边的小葫芦把这些火灵力都吸收了!

    火炎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小葫芦微微一收一缩,像呼吸一般不断吸收着火灵力。周围的熔浆拍打在它身上,赤红的葫芦显得更加耀眼。随着熔浆的拍打。摇摇晃晃的,像吃饱饭的肚子一般,开始往熔浆下面沉去。

    “那个小葫芦……”火炎眼睛一缩,紧跟着沉下了熔浆。

    这拇指大赤红色的小葫芦,他太熟悉了!父亲的密室里挂着一张画像,每次祭祖的时候,父亲总是要把他喊到密室里,让他看着墙上的画像。给他讲当年祖上的事迹。

    火姓一族的祖先火焚,就是那百年前叱咤塔纳尔贝西大沙漠边的赤烽火神!火炎想到了父亲说的:赤烽火神和邪魔一战,从大陆西面的塔纳尔贝西大沙漠边直接拼杀到无边黑海之上。

    在无穷的海上黑云压低,闪电不断劈下,邪魔滚滚黑烟中卷起浪花,赤烽火神以强横无匹的火族“赤凰烈”一击所出,海天尽红。

    邪魔吸收的无数亡灵在哀嚎,在向塔纳尔贝西大沙漠边惨叫,吸引更多的亡灵。火焚的火灵劲急速化作防御罩,赤红的“凰斗”每一击都带来光明!

    大海在那一刻失色。天地为之动容。

    没有人知道拼杀了多少天,赤烽火神始终屹立不倒,守护着塔纳尔贝西大沙漠边。等赤烽火神再次由无边黑海回到塔纳尔贝西大沙漠边时,邪魔从此消失了。所以直到数百年后,塔纳尔贝西大沙漠边上,还流传着很多赤烽火神令人振奋和向往的传说。

    可是没有人会再记得,塔纳尔贝西大沙漠边北方荒原这个偏僻的火族,就是赤枫火神的后裔!

    火炎潜下熔浆,追寻着赤红色小葫芦。越往下熔浆中的火灵力越充沛,没多长时间,那些火灵力顺着毛孔就要往里钻。他全身针扎般的刺痛。这些火灵力强硬的要往他身体里钻,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吹鼓了的气球。濒临爆炸的边缘。

    明显的感到,此时身体里的灵劲是爆满!

    终于。指尖儿再次碰到小葫芦,火炎翻手一抓,把它抓在了手里。在它身边,火炎没有感受到那种针扎般的疼痛,这一片儿的火灵力似乎被它吸收了很多。

    浮出熔浆,甩落脑袋上的熔浆,看着手中这个跟画像上一模一样的小葫芦,火炎觉得自己全身的热血被调动了。

    看到这属于祖宗的传说之物,真确的处在自己手中,那些一直以为只是传说的事迹,都变得真实起来——赤烽火神,叱咤塔纳尔贝西大沙漠边,踏遍每一寸土地,灵劲无匹,无可相敌。

    “可是这个有什么用?”火炎问着自己。传了千百年的传奇也只是传奇,没有人知道这个小葫芦有什么用途,甚至连火炎的父亲,也不曾提起过。

    火炎想着它能吸收火灵力,应该也能吸收灵士的火劲吧?十五岁的少年还没考虑太周全,就开始对葫芦输入灵劲。

    灵劲刚刚到葫芦周围,火炎就遇到了阻碍,随即他被葫芦弹到远方,撞上一根石柱,跌落在熔浆里。

    “咳咳!”火炎咳嗽着,嘴里吐出一口熔浆。眼角猛然间瞥见一抹身影,连忙潜到熔浆里。虽然其它的作用不知道,但是有这个小葫芦在手,可以再灼热的熔浆中来去自如,这一点却是肯定的。

    “这里火灵力好充足,老大说的是这里?可是再往前走全部都是熔浆,那小子能活下来么?”远处有人低声嘀咕着,面前的一切太壮观了,一个很大的溶洞,上面一根根的石柱,泛着红艳的光芒。

    下面全是熔浆,咕咕的冒着泡,往前走压根没有落脚的地儿!

    他说出了所有人的想法,那小子只有灵士两级的修为,到了这里沾上一点熔浆,还不得尸骨无存!

    “嘘,别出声,老大停下来了。”

    前面的武炼停下来,面无表情的转身,盯着他们道:“谁要是再多嘴,就给我滚出去!”

    看到老大生气,众人立马噤若寒声,特别是刚才感叹的那一个人。他赶紧低头,眼睛盯着自己鞋子看。

    “啰嗦的东西!”

    让火炎这样一个垃⌒圾从自己手中逃脱,武炼心中十分恼火。伸手朝那人一巴掌拍过去,他嘴角流出了鲜血。但依旧一动也不敢动,任由血液从嘴角流着,滴答到地面上。

    火炎听到声音,明白是武炼他们追过来了,此时他已经离岸边很近了,憋着呼吸不敢探头往那边看。只能潜在熔浆里,慢慢的往岸边靠去。

    他们要对这里进行重点搜查,所以现在呆在熔浆里。绝对是愚蠢的决定。

    火炎潜的比先前还要深,身边熔浆的温度又高了好多,武炼在岸上,他不能用灵劲抵挡,全身烫的生疼也只能选择硬撑下去。慢慢,一点一点的摸到岸边。

    这是个“几”字形的弯道,上面石柱密密麻麻,能挡住很多视线。

    火炎上升着,刚探出头来,就看见暴火从另一边的熔浆上过来。收了火劲防御罩:“老大,再往前火灵力更加紊乱,不过……”

    他想说那里一大片的地方。火灵力都很乱,可是暴火搜刮脑袋里所有的词汇,就是找不到适合形容的,抬抬手,也比划不出来,一张大脸憋得通红。

    武炼双手泛起淡黄的光芒,双手向下,然后身子慢慢升到半空中。他看着远处广袤的熔浆,指着一个方向道:“你带着谢释言过去。”

    “他?是。”

    暴火的看向了武炼身边那个长长头发的男子。他就是谢释言。暴火心里对这个人有一种不能形容的抗拒,谢释言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摸样。冷漠的性格跟暴火都截然相反,所以交情不深。

    谢释言从武炼身边过来。也不打招呼,直直的往前走着。

    “你……”暴火指着他的背影,对武炼的不尊重是暴火最容易恼怒的事,他手重重的拍向身边的岩石,岩石碎裂开来。

    谢释言没回头,淡淡的说:“傻大个儿,走吧。”

    由于武炼的指示,暴火无可奈何的跟了过去,谢释言手中隐隐出现一把黑晶锥,他翻手扎向暴火脖颈。暴火挡了一下,黑晶锥扎在手心里,谢释言拔出它,黑晶锥依旧晶莹,一点鲜血也没带。可是暴火脸色煞白,体内一股寒气乱窜着。

    这突然的情况弄懵了暴火,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身为同伴的谢释言,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手!

    “你干什么!”暴火愤怒了,他跟谢释言虽然不熟,可怎么说也是同属武炼的小队,这种攻击太没有理由了。黑晶锥,这可是能伤人经脉,能带走修为的灵器!

    暴火反抓住他的手,把谢释言推到岩石墙壁上,印出个人形。

    谢释言拍拍身上的碎石,“你心里不明白么?”

    “我明白什么!”暴火吼起来,声音虽然大,可是明显底气不足。

    谢释言继续前进,暴火复杂的望了望脚下的熔浆,选择跟了过去。

    火炎依旧呆在原地,分毫不敢动。直到人越来越少,他才重新潜进了熔浆里,心里默默记下武炼的一系列动作,原来火灵劲还可以这样用。双手情不自禁的想比划试试,一伸手,碰到了熔浆下什么东西,软软的。

    火炎心里警惕着,伸手摸着这软乎乎的东西,结果发现它只是熔浆里很常见的熔浆草。可是它长的位置不对,这里居然有一个溶洞!

    没有丝毫的迟疑,火炎拨开熔浆草钻了进去。

    而在岸上,武炼的指示也到了最后:“四级、五级的灵士去熔浆里搜索,三级的你们几个,去旁边的溶洞里搜索。”

    “是。”

    “是。”

    齐齐的声音,四五级的灵士走了一半,老大的话就是命令,他们只需要执行就可以了,纷纷祭出法宝,开始对这里的熔浆进行搜查。

    剩下四个三级的灵士面面相觑,他们修为不如别人,此时还要去溶洞里搜查,脸上有点挂不住。

    刚进溶洞,其中一个独臂修士就开始抱怨起来,“你说老大会不会小题大做了,刚才你说的对,这里全是熔浆,一个二级的灵士怎么可能活下来。”

    “老大这么做总有他的理由,嘘,不要再说了。”

    后来说话的就是刚才的倒霉鬼,瘦瘦的像火柴棍。被武炼拍了一掌,脸色很苍白,嘴角还挂着鲜血。

    “我也就是说说,唉,你过那边搜查,我去这边。”独臂修士相当惧怕火柴棍的遭遇会落到自己头上,赶紧补充。

    “嗯。”

    火柴棍个字比较矮,探身进了一个很低的溶洞,里头潮湿而且很黑,空气里有一种怪异的味道。而且头顶上还不断滴答着水滴,他只能多耗费些灵劲,撑起来防御。

    慢慢摸索着往前走,拐过一个弯,前面出现了一个岔口。

    “你那边有情况没有?”

    火柴棍回答道:“没有……”

    面前有岔口,两个洞口其中一个很矮,大概只有一尺的高度,火柴棍选择了另外一个稍大一点的溶洞。刚进去,身体本能的反应到了危险,赶紧加强防御罩。

    可红色的灵劲夹带着风声,迎面过来,匆忙撑起的防御罩没能阻止片刻,火柴棍面门陷进去一块,喉咙里模糊不清的发出一个音节,“你……”

    眼睛瞪大了看着面前的人,他怎么都想不到,那个被认为已经要死掉的小子,怎么有能力攻击的。而且这灵劲,比先前还要凌厉很多。

    火炎也是刚潜入溶洞中,越往里面溶洞越是复杂了,最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遇到火柴棍纯属意外,耳朵听到他们说话,火炎就立即掐好了法印。

    既然碰到了,火炎就没有放过的可能!

    “用你的鲜血,来祭奠火族的亡灵吧!”手上沾满了熔浆,狠狠的拍向了火柴棍的咽喉,咔嚓,咽喉碎了,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

    眼睛像金鱼一样暴突出来,到最后他也没有想明白。

    “第三个。”火炎小声说着,加上先前在洞口灭掉的两个人。

    手上沾满的鲜血,鲜红浓腥,这事要是发生在几个月前,火炎可能会呕吐,可是看尽了他们对火姓一族的屠杀,他已经不会了。

    远处的溶洞里传来声音:“你什么你?我问你那里有情况没有!没有发现那死小子,咱们就去下一个地方搜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免费科幻小说推荐: 基因边缘 星辰游走 全球游戏,开局觉醒神级天赋 快穿之咸鱼她躺赢了 暴君一家读我心声后,将我团宠了 修仙之星海 快穿好孕:娇娇靠生子被大佬独宠 赛博陷落 投喂流放罪臣后,她被迫现形了 诸天玄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