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为此, 公子沐笙只得另辟蹊径, 上疏周王,请行「察举制」。

    「察举制」朝议了半年之久, 再三更改后才得以施行。去年秋,周王终于下求贤诏, 允许乡绅,贤良,官员自下而上推选士族中被忽视的庶生子第, 不问门荫资历, 以郡为单位各推选一人,再通过考核, 选出前三位为“孝廉”, 以堪朝廷重用。

    同年,周太子洛鹤战死沙场,年幼的她痛失大兄,悲伤成疾, 险些撒手人寰。

    重病初愈的她,在公子沐笙的殿前,头一次瞧见通过层层选拔送来参考的刘峥, 刘峥的眉目, 同太子洛鹤有两分神似,许是思兄太甚, 她竟同疯了一般的起了移情作用。彼时, 满心满脑想的都是她要刘峥!明明是无关男女情爱的霸占强求, 年幼稚嫩的周如水却以为是一见钟情。

    周如水是个死心眼的姑子,认定了自个心喜刘峥后,便对他全盘信任,为他做尽了她所能做的一切。最后,自然是狡兔死,走狗烹,落得了一个国破身亡的下场。

    当今世上,最是讲究门庭出身,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秦元刘家虽是士族,却也只能排在末等。在世居邺都的贵族们看来,秦元刘氏,不过是个提不上台面的乡野小族。秦元刘氏的庶子刘峥,就更是个乡下来的乡巴佬了。

    所以,刘峥日后的显赫高贵,那一步步的平步青云,他自己虽功不可没,但到底,都是周如水利用帝王家滔天的权势,为他步步铺路,处处留名所换来的。

    这一年,秦元刘峥方才高中,平日里深居宫闱不声不响的周如水便放言道:“天下名士,虚怀若谷者甚多,才高如秦元刘峥者,屈指可数。”一时间,邺都哗然,世人本就对破格选出的这几个庶子孝廉很是好奇,周天骄再一发话,好事者不禁奔走相询,都问这才子刘峥是谁?此间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此后,周如水更是毫不避讳她喜刘峥。她二兄公子沐笙为此,还三邀刘峥入宫。公子沐笙乃周王嫡出二子,周如水亲兄。他六岁游泰山时,曾言:“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不临深谿,不知地之厚也。”这一言,引得天下名士交口称赞,一时之间便被传为佳话。以贤德为天下道的公子沐笙也看重刘峥,就叫刘峥更是面上贴金。

    而刘峥此人,能够出类拔萃被选拔成孝廉,自然也不简单。一直以来,他都很是懂得如何因势倒势,叫人对他刮目相看,再谋一个好声名。

    在周如水的记忆中,这天,为了给刘峥造势,她早早就放言,要亲自出城迎他刘峥归邺。之后,她便真抢在了众人前头,拦在了南城门前亲迎他入门,更为他绕了半个邺都送他回府。可当时的刘峥,明明沾沾自喜,却还摆出了一副不受的模样。他在众人面前惺惺作态,严辞拒绝了她的好意。

    此事过后,秦元刘峥的声名更赫,众人皆赞他有君子气度,在盛名皇权之下仍旧不卑不亢。但她周天骄,却成了自降身份,毫无眼色的笑柄……

    念及此,周如水秀眉微蹙,不由苦笑了一下。

    她知道,当下,刘峥纵然已中了孝廉,仍只是个末等家族的庶子,他还没有实权,秦元刘氏也尚未举家迁进邺都。她要做的,就是在世人面前撇清与刘峥的关系,再通过二兄断了刘峥在朝堂上的前程,如此,刘氏一族的命运可改,周国,便也就少了一个敌人。

    这头,周如水还来不及细想,夙英的声音便已从帘外传来,她轻快地道:“女君,秦元刘氏的车队来了。”

    这般快?周如水心中如五雷轰鸣,她咬了咬唇,诧异地将车帷整个撩起,扶着车栏,探头朝前看去。

    周如水本就生得极美,如今只露出俏丽白皙的小半张脸,就已叫四下坐在马车,牛车,驴车,羊车上的人都朝她望了来。

    周如水的目光却全停在远处疾驰而来的车队上。盯着那高举着的秦元刘氏大旗,小姑子的眼神若寒潭无波,越发得冷厉了起来。

    她这一生,最恨的便是秦元刘氏的这面大旗。它毁了她的一切,成了压倒周氏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如今,她绝不会允许秦元刘氏有翻身之日,秦元刘峥有翻身之日,一丝一毫,也不会允!

    “昔吾往矣,日月方除。曷云其还?岁聿云莫。念吾独兮,吾事孔庶。心之忧矣,惮吾不暇。念彼共人,眷眷怀顾!岂不怀归?畏此谴怒。”

    隔着车帷望向车外的风光,望着那一个个锦衣华服的郎君姑子,望着站在车窗边守着她的忠仆夙英,望着那高壮伟岸的南城门,周如水曼声而唱,她在唱,“回想我那过去的时光啊!日月辉映得无比美好,何时,我才能回到故乡?一年又一年过去,谁又能知道,我心中有多么的孤独?生活繁忙无止,心中忧伤不止。我想起旧时的你我,殷殷地回望又回望,难道不想回到故乡么?再也不能回到故乡了么?”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在这曲中,她仿佛回到了秦元刘氏领兵破邺的那一日。那一日,她那因君父荒淫无道而悲戚皈依,发誓再不踏入宫门一步的老母从兰若庵匆匆赶了回来,她死死地抓着她的手腕厉声喝道:“我儿可以输!可以输尽天下!可以输掉我与你君父的性命!但我儿不能死!你若死了,让我如何下去见列祖列宗?如何去见你的兄长?你若死了,怎对得起我扔下你父一人暴尸庭前,死不瞑目?兕子,你必须活着!便是苟活也罢!周家只余下你一人了,谁死了都死有余辜!唯独你不能!周家,只余你一人了啊!兕子,记住母亲的话,即便苟且,你亦要偷生!”

    谁曾想,那时她是抱着怎样的心酸苟活于世的?便是那一日,她混迹在仆婢中被押解出宫,戴着人、皮、面、具从此变成了夙英。而夙英替了她,戴上了与她相同样貌的人、皮、面、具,不光光是为她抵挡了风雨,还替她去死,替她遭受了千刀万剐的凌迟之痛……

    秦元刘氏灭周后,对周氏族人无一丝宽厚,除了苟且逃生的周如水和早就假死遁世的符翎以外,无一幸免。

    她曾亲眼目睹族人的惨死。刽子手行刑的前一刻,围观的众人只见囚徒中一沧桑老妇突而暴起,她曾是这个皇朝最至高无上的皇后,陡然间却已成了最卑贱的死囚。她满脸是血地狂笑着,忽然仰天长啸,嘶喊道:“愿吾生生世世,再不生帝王家,只求安乐平顺,一世康泰……”

    只有周如水晓得,那老妇并非惧死装疯,而是在朝她喊。她的母亲是在喊她,喊她即便不再在帝王家了,也定要活下去。她还在祈求,祈求上苍能叫她安乐平顺,一世康泰……

    但,怎的可能呢?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乎?!之后无数的岁月,无数次午夜梦回里,周如水都会梦见自个眼睁睁地看着侩子手的刀锋一寸寸落下,看着她的族人,看着她的母后,她的姑母,看着替她去死的夙英,她的亲朋死无全尸。而那一天,星辰昏暗,大雨磅礴。大火后,垣墙残断,宫室焚毁,焦黑的灰烬随处翻飞,雷声轰鸣中,血流更是成了河。

    她弯下身去捧,血水落满了她的衣襟,她抬起眼去看,她的眼睛也被染成了红色,双手亦然也成了红色。而后,她转过头去,漫天大火在雨中也不息不灭,天空仿佛被烧成了炙铁,到最后,那些红都成了灰,灰又变成了死黑,像永远都无法醒来的噩梦连连。

    她唱的正是这样的离人之苦,她思念故乡,她郁郁累累,她无力回天。她欲归家而家无人,欲渡河而河无船。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她的家没了,她的国亦没了,她比小民更窘迫,天下之大,竟无归处。

    然而,前尘若云烟,转眼百年身。如今,她回来了,她终于回到故乡了!念及此,周如水不禁悲从中来,嗓中更满是凄切之意。

    竟是离人之殇!

    王玉溪的笑容缓缓凝在了唇边,他注视着周如水,眸光不禁一沉。

    这天下,想得他青眼之人何其多?这些人中,附庸风雅,妄想世人皆知以扬自身名望者,不在少数。可要为他临街而唱,更唱起粗鄙小调的,却唯有眼前这位周氏天骄了。

    世人皆知,乡野小调多为粗鄙,只常在凡夫走卒、匹夫匹妇中传唱。世家大族间弹唱者甚少,更是不屑。周天骄从来养在深宫,怎会唱这样的俚曲?即便她真心喜之,可如此哀痛,几近断肠又是为何?

    她乃周王独女,自小锦衣玉食,受尽疼宠。心尖尖样的人儿,哪里会有如此悲苦?即便前岁太子洛鹤早陨,她悲痛成疾,一病不起。可也不至于,有这不得返乡的悲戚之情罢?

    难道?

    王玉溪蹙起眉,漆黑清透的眸子审视着周如水,忽然,他取过瑶琴,拨动了琴弦。

    悠扬的琴音伴着周如水的歌声,悦耳至极也萧索至极,就如同花朵萎谢了一般,凄凄凉凉,惨淡如缟素。

    周如水的浅唱,随着不疾不徐的琴音如倾如诉,如孤苦无依的游子落入了滚滚长流之中,漂泊,却始终到不了尽头。最后的最后,游子只剩枯骨般的身子照映进了夕阳惨淡的残红之中,艳帜如血,满是哀戚,全是无望。

    一曲罢了,竟是如泣如诉,引人泪下了。

    周国初立时,周圣帝曾请八方异士自立宝库,其中金银典藏无数,又有可利子孙万代/的/连/城/之宝。之后,为掩世人耳目,周圣帝以酬谢之名大摆宴席,将毫无戒备的众异士集体坑杀于洞口。从此,少有人知周国宝藏的位置,只是依稀有传,开启宝库的钥匙,是一块唤作“凤阕”的绝世暖玉。

    秦灭周后,公子峥才辗转得知,原来世人心心念念的凤阕玉,竟一直在周天骄处。

    再遇周如水,公子峥是欣喜激动的,他想要她的人,亦想要她的玉。但这些时日,他搜遍了周如水这六年来在府中所有的可栖身之所,却仍是毫无头绪。左右无法,箭在弦上,他才只得如此逼她。但他发誓,这会是最后一次了,往后,他是真的会好好待她的!

    “凤阕?若真有此物,我怎会国破家亡?”周如水凄然抬眼,那清透的目光,直刺得公子峥别过了脸去。

    这话实是凄凉,但公子峥再等不得了,他心口一硬,又道:“兕子,事到如今你就莫要再狡辩了!你心中最是明了,当年周王赐你的那块随身暖玉,便是打开宝库的钥匙,‘凤阕’!”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周如水轻笑着,眸光乍冷,抬眸,她一瞬不瞬地直盯向公子峥。那一眼,有恨,有怨,有疯狂,却再无半分往昔里的倾慕爱意了。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医妃有毒:王爷,玩命撩 重生之嫡女要休夫 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 穿成反派竹马的恶毒青梅 末世大佬穿成年代小福包 人生谜题解决专家 花开花落又一年 最后一次说我爱你 九千岁的掌中娇宠 都市之地府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