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瞧连凤丫理直气壮,安公公气得差点倒仰,再一冷哼:“好,算你有道理!”他此刻其实已经开始对连凤丫刚才那一番“嫁做人妇”的说法,开始质疑了。

    天地日月?

    山中庙宇?

    这些能开口说话吗?

    “就算杂家愿意相信你的话,连凤丫,你能叫别人也信你吗?你说你嫁做人妇,那谁能为你作证?”

    声音已经阴沉……安公公越想,越觉得连凤丫在耍他。

    之前对于这村女的好感,也耗光了。

    正这个时候……

    “有!”连凤丫突然抬头,从怀中掏出一物:“公公请看,这是民女夫君赶考前,交给民女的定情信物。”

    摊开手时,露出里面一寸幽黑冷色的簪子。

    安公公没太在意,随意的扫了一眼,心中一闪而逝的熟悉感,他也忽略了。

    伸过手去,随意的接过连凤丫手中的簪子。

    兰花指捏着簪柄,举到眼前,不太在意地看了看,“就这一枚簪子,也无法……”给你作证……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

    又把簪往眼前送,近得恨不得贴上去。

    若刚才只是举着远远瞅一眼,却没把这簪放眼中……一柄簪说得了什么事。

    此刻真恨不得把簪扣进眼珠子里去。

    安公公神色古怪,看了看簪,又抬着眼睛斜看一眼面前女子,看他面上似乎没有什么多余表情,哪知他心中惊涛骇浪翻腾滚涌!

    一旁的县太爷黄文黄大人,从刚才开始就没有说得上话,此刻见着安公公神情不对劲。

    只手指向连凤丫,怒目相视:“连凤丫,你到底安得什么居心!随随便便一柄簪子,英明神武的安公公岂会被你糊弄过去!”

    说罢,就吵安公公伸出手:“这等劣物,莫要伤了公公的眼。”说着便主动伸手去拿过安公公手中的簪子。

    手才刚刚探了过去,连簪子的边儿都没摸着,就被安公公推开:“黄大人,没瞧着杂家还在看簪?你这是何意?”

    “额……”县太爷黄大人此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不过是想要拍拍马屁而已,怎么反而变成他被训斥?

    阉党!

    黄大人在心中愤愤不平地怒骂一声,面上却小心翼翼陪着小心,不敢把心里任何情绪摆上面来。

    “咳咳,”安工工此刻心中惊涛骇浪,尴尬地咳嗽两声,试探地问向连凤丫:“连姑娘,这簪子是哪里来的?”

    安公公态度有些奇怪,连凤丫也是看在眼中,心中“咯噔”一下,不会是这簪子还大有名头吧?

    心里想着,手却悄悄捏紧握成拳,也试探地看了安公公一眼,“这是民女夫君留给民女的。”

    见安公公没有其他反应,连凤丫一咬牙……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是这簪子大有来头,那此刻也没有回环余地!

    不如!

    赌一次!

    “公公可是见过这簪子?那可否告知民女的夫君此刻的下落?”她便打蛇随棍上,如此以来,化被动为主动,又可以打消安公公的怀疑,没有比这更两全其美的事情了。

    安公公眼皮微微一跳,“杂家只是见这簪子精致,不像是一般人所用的起的。如此说来,你说的话,也倒是可信。

    料想你一介村女,倾家荡产也买不起这根簪子的边角料。可见,这簪子果真是别人给你的。”

    说这话时,安公公心里就已经在衡量了……这簪子,是那位爷的。

    怎么会到了这山野村姑的手中。

    至于这山野村姑所说的“夫君”一词,着实不可能。

    那人高高在上,非凡姿容于世,贵胄身份,怎么也不能娶一个村姑,便是入府做个侍寝的丫头,也不够资格。

    可这簪子的的确确就在这山野村姑的手中……以那人的脾性和能力,不大可能有人能从他的手中抢走偷走东西,就算是不小心遗漏了,那人的脾性,也绝不肯放任不管遗漏的东西。

    “你可还有其他证据?”想了想,安公公再次问道,这一次,无比慎重。

    连凤丫只觉得奇怪。但很快反应过来。

    答道:“公公知晓,民女没有读过书,是绝说不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样的话来的。

    这话乃是民女夫君所教,夫君常怀天下与国,那日曾对月自言自语: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民女恰好听到,不解,问夫君。夫君不嫌民女烦扰,仔细解答,怎奈民女愚昧,学而不会。

    夫君无奈,只教民女记住一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夫君是要教民女心怀感恩,感恩大庆国,感恩陛下恩泽,感恩天地的给予。

    得亏夫君教会,才让民女在被诬陷之后,不至于一根麻绳吊死树下。

    只夫君去赶考,曾说,不为官,不归家。民女也无法与那些村人们辩驳。只能含冤努力地活下去,为父母,为弱弟,为夫君。”

    花言巧语能像她说得如此骄人心有戚戚焉的,也是少数。

    安公公眉心的褶子揪成一团,看了看手中簪子,猛然一抬头:

    “这簪子且留在杂家这里。你此事,杂家无法做主,杂家今日就日夜兼程赶回京都城,如实禀报,如何做主,只看陛下的意思。”

    若没有这簪子……他也不会费这个心。

    可若是牵涉到了……那个人的话,安公公不敢擅作主张。

    他仔细又打量了面前的山野村姑,视线在那张平凡无级的脸上流连了又流连……心中是不信这连凤丫的话的。

    可……手中这枚簪子又如何解释?

    保险起见,安公公决定,立刻启程赶往京都城。

    ……

    连凤丫从衙门里出来,心下微微定了定……只要这安公公没有当下就怒斥于她,不会直接将她定性为“不贞不洁的荡妇”,那么事情就不会坏到哪里去。

    只要这安公公能把她的隐情一五一十回禀陛下,那么,陛下多半会选择信任她。

    不是因为她的话有多么可信,只因为,陛下他也不想丢脸。

    只要陛下没有傻到拆自己的台……这件事情就会以大圆满结束。

    比起被天下人笑话,自己赏赐“牌匾”的忠贞高义的女子,其实婚前早已不是黄花闺女。

    连凤丫相信,陛下更愿意和稀泥,顺着她给的台阶下,对天下人说她夫君是赶考的书生……如此,既全了陛下的脸面,也给了天下人一个交代。

    至于她家“赶考的夫君”是谁……天下赶考的书生那么多,她随便报一个名字,谁知道是谁?

    何况,赶考途中,病倒了啊,被野兽吃了啊……这些东西,可就都说不清了。

    连凤丫打的一手好牌,却丝毫没有想到……她的“夫君”在见了安公公之后,俊美容颜神色出奇的古怪,“她说这枚簪子是她‘夫君’送给她的定情礼物?”

    安公公脑门上,刹那沁出冷汗,硬着头皮:“是……那连姑娘就是这么说的。”他想询问事情真相,但面对面前的男子,安公公表示他还想长命百岁。

    修长的手指捏着簪柄,狭长凤眼微眯,视线落在簪子上,若有所思。

    一旁的陆平脸都要绿了。

    那村姑!好生无礼!

    肖想他们爷!

    “爷!这世间,只有沈家微莲,才配得上您!”陆平咬牙道,说完就“轰”一声重重跪下去:“那丫头不识好歹,属下帮您去杀了她!”

    男子若有所思,不理会陆平的话,却对陆平平静说道:“孤以为她中秋那夜就死了。”他父皇让人发下赏赐的时候,他甚至不认为这赏赐真能到了她手中。

    一个死人而已……

    中秋月圆,八月十五,每月十五,寒毒热毒交替发作。

    这一次可不像那一次一样,有他动手帮她压制毒性。

    可……

    他想到,那女子,低贱如草芥……却一遍一遍说着“我要活”。

    “真的那么想活啊……”二爷自言自语,嘴角忽然微勾:“那好……你若当真活着到了京都城,孤娶你又如何?”

    声音低沉静得没有声音,饶是陆平也没听清楚。

    安公公脑门儿上冒汗:“殿下……这……”如何是好?

    太子爷啊太子爷,你好歹给个示下啊。要怎么做,你总得吩咐小的一声不是?

    安公公无奈又提心挑担。

    二爷狭长凤眼垂下,落在面前跪在地上的安公公身上,声音淡淡说道:“你好生办差,那可是孤的‘妻’。”

    “……”天老爷啊!安公公要抓狂了!

    太子爷,你这是要闹哪样!难道?

    难道那村姑……哦不,那连姑娘,当真和太子爷有那暧昧关系?

    “安平。你以后,就跟着孤身边。”

    安平身子一怔,他混迹宫中,自然知道这句话的意义!

    “谢殿下恩泽!”

    陆平脸色变了又变。

    “二爷,沈家微莲比那连凤丫强上百倍千倍万倍!二爷您当真要娶一个粗鄙的山野村姑为妻?”

    二爷已经离去,只留下一角墨色衣摆,在书房门口一闪即逝。

    唯有一声磁沉的声音不慌不忙说道:“急什么?她能不能活着还是两说……”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你是我的军令如山 由衷喜欢 庭月照落花 都市之万界二维码 田园医后 她与校草的往事 独宠魔妻:最强炼药师 至尊花君 豪门公子的村姑妻 甜妻撩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