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屋子里暖和的很,屋外的窗沿上,打起了“梭梭拉拉”的声音,小家伙起身飞快地窜到了窗户边,小小推开窗户,从缝隙里够着脑袋往外瞅,一下子,欣喜地扭头就朝着床榻上的连凤丫看去。

    张了张嘴,想说话,却说不出声来,小家伙自己迟疑了一下,没打一声招呼,转身就推开了门跑了出去。

    连凤丫看得莫名不解的时候,“吱嘎”一声,那门又被推开,她抬眼扫过去,是小家伙的身影,去而复返。

    飞快的又窜到了她的床榻前,却把一双冻红了的小手,捧着什么,伸到她的面前,连凤丫半是不解的往那双冻红的掌心中看过去……饶是如她这样的人,也是惊诧了一下,随即抿唇一笑……连眉眼都柔和了。

    红彤彤的掌心中,赫然安静地躺着些许薄薄一层的雪……她的视线又重新落在小家伙的脸上。

    此刻他的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正泛着兴奋的光芒……会心一笑,他是想要告诉她,外头下雪了。

    心更柔,便抓住那双冻红了的小手,拿起一旁的帕子,擦干了掌心的雪水,连凤丫的手掌有从前干农活留下的老茧,这双布满茧子并不平坦的双手,毫无芥蒂地把连竹心的小手裹住,倾身呵着热气。

    “你啊你,跟着先生学了字,也还是这么的不安生。”连凤丫点了点身前小家伙的脑袋:

    “今天休学,褚先生放你休息,巧了,家里的酸蜜饯没剩多少了。”说着,就从怀中揣出十文钱,塞到连竹心的小手中,她笑的像只狐狸:

    “阿姐馋,先生放你休假,你可别想赖在家中躲懒,帮阿姐买包酸蜜饯来。”

    小家伙接过银钱,到不推脱,转身出了屋门,顺手拿起门边靠着的油纸伞,便呼啦啦在风雪中跑开去。

    “你去哪儿啊二狗子?”万氏眼瞅着连竹心往门外跑去,连忙放下手中挑拣的野菜,够着脑袋,从厨房里喊着。

    “呃呃呃……”连竹心边发出没有意义的单音,一边用手比划起来。

    万氏看懂了,碎碎念起来:“行,你去给你阿姐买蜜饯,这下雪了,路上路滑,你走慢点,摔着哪儿你阿姐到时候揍你!”

    这之后便是一声“吱嘎”声。

    连凤丫躺在屋子里,依然能够清楚地听到万氏的声音……不禁翻了个白眼。

    她这个娘……不,还有爹,不管她怎么说,哪怕淮安城的户籍上,记载在册的名字是“连竹心”,万氏和连大山,时常也还是改不了口,常就唤作“二狗子”,说是贱名好养……

    但随即,她笑了……有家,说说笑笑,絮絮叨叨,屋外冷,人心暖,嗯,这感觉真好。

    正想着,却听见屋门“砰”的一声,发出好大的撞击声。

    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一股冷风灌入了屋子中,顿时,连凤丫冷的颤了一下。

    抬头还没有看清来人,被一道大力紧紧拽住了手臂,连竹心“啊啊啊”的,眼中露出一丝慌乱。

    “怎么了?”

    “啊啊!啊啊!”

    他说不出话,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手中拽着连凤丫的衣袖却越来越紧。

    连凤丫看这小家伙不同寻常的慌乱,心中“咯噔”了一下,心下明了,一定是这小家伙发现了什么事情,否则怎么会去而复返。

    “你等等。”二话不说,套着厚衣,又把自己全身围住,连凤丫便手牵着连竹心,匆匆往外走,刚走出院子里,万氏就追了上来:

    “凤丫,这是咋了?”万氏满面焦急,那门“砰”的一声撞的好大声,大老远她就听到了。

    刚追出来,就又看到闺女穿的严严实实,撑着伞要出门……她哪儿能不急?

    “娘,”连凤丫空着的手,一把捉住了万氏慌乱的手臂,暗中用了用力,稳住万氏的心:“娘,你去做饭,我出去看看。”

    便拉着连竹心往门外走。

    门扉虚掩,是刚才连竹心去而复返的时候,匆忙之下没有来得及关上的。

    在门前半米处,她脚下顿了一下,伸手准备拉开院门,手臂突然就是一紧!

    垂头看向身侧,小人儿眼中写了赤裸裸的焦急。还有一丝……害怕。

    连凤丫的视线,重新落在了大门上,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扇虚掩的院门。

    伸手

    拉开……

    眸子骤缩!

    她终于知道……为何小家伙会如此慌乱害怕!

    北风夹带飘雪,大门拉开,七尺之外,一口薄皮棺材,安静地横在胡同里!

    棺材旁边,安静地跪着一个少女。

    素衣缟服,一口薄棺!

    棺材板上,赫然四个血红大字——杀人偿命!

    难怪了……难怪了!

    难怪竹心那小家伙会那么慌张和害怕!

    与褚先生读书识字,那血色大字和一人一棺材挡在家门口……难怪小家伙那么地慌张!

    连凤丫眯着眼打量面前的一人一棺,雪刚下,棺材和人身上只有零落的几片雪白……想来这一人一棺,也是刚刚才摆在了她家门口。

    连竹心害怕的紧拽着她的手,连凤丫任由他拽着,一双眼,却透着寒气,落在那穿麻戴孝的女子身上。

    “你没话说?”她淡淡问道。

    那女子连忙抬头:“说什么?我爹喝了你酿的酒,死了。”

    连凤丫眼神更冷,语气更淡:“那你应该去报官。”

    跪在雪地中的少女僵了一下……大约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会这么说。

    难道……不该是花钱了事吗?

    那女子僵了一下,下一刻就言辞尖锐地回道:“你酿制的酒水,害死了我爹,难道姑娘你非但没有一点点的负罪,还如此理直气壮?!”

    穿麻戴孝的女子说着,似乎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再次抬头与连凤丫说:

    “我老父本就生养了我一个女儿家,老父这一走,就剩下我孤苦一人,我又没有夫家帮衬,这才没报官,而是先来找了姑娘你。

    若是姑娘能够给我足够的银钱,好叫我以后的日子过下去,那这事……我就烂在心里,绝不说出去。”

    这话听着没毛病,好似和她好好商量一般……但,这背后的陷阱……连凤丫眯起了眼,眼底的冷芒,似乎比这周围的寒雪还要冻透人心。

    不知不觉,雪越下越大,鹅毛大雪,呼呼而下,一片白芒!

    风雪中,连凤丫伫立在她家的门前,冷冷地注视着七尺之外的一人一棺……连老爷子,我与你说的话,你都当做耳旁风了吗?

    原来,这段时日的平静……不过是为了这一场算计!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开局一艘船,沉了 都市:从入住爱情公寓开始 会议邂逅的女总裁 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 村野小神医 四合院:从签到获得烤猪蹄开始 趁宝藏同桌没曝光,忽悠她做老婆 匹夫驾到 四合院:秦淮茹摸错门,能怪我? 妖龙重生之现代逍遥傲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