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路上无言,却在快要进了柳帽儿胡同的时候,连凤丫缓缓说:

    “你瞧,这就是极为肮脏的事情。现在,竹心,阿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选择,错过了……你这辈子就都做不了纯粹的好人了。”

    身旁,小家伙儿摇摇头,很是坚定。

    比起做纯粹的好人……他更不愿意那些脏的事情,叫阿姐一个人承担。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连凤丫说:“所以,竹心,记住了,我们不去主动招惹老虎,却一定要有打虎的本领。……否则,便是阿爹的跪地磕头,阿娘的哭诉求饶……便是我当初山中遇难,便是被人硬摁在水缸里。

    再有……我不教你害人的本领,教给你的是还击的本事。你若学得四不像,学的阴毒狠厉,那就再也不要叫我一声阿姐了,可懂?”

    在连竹心的点头下,连凤丫犹豫了一下,又说:“我为何绕这个大一个圈子,却没废了连海清的学业仕途,不是因为他和我有着那点子血缘牵扯,只是因为……”

    说到此,顿了一下,才郑重地对着连竹心说:

    “因为,阿姐想要亲眼看到,我阿弟,连老爷子连老太太看不上眼的连竹心,在连海清引以为傲的学业仕途上,处处压制他一头。

    弄死连海清,远远比不上,有朝一日,他曾经看不上眼的人,却已经需要他仰望。”

    连竹心小小的身躯绷紧。

    正这时,胡同口远远传来一声:“凤丫凤丫,叫娘看看,你可没事吧?”

    “给爹也看看,你没伤着吧。”

    一对夫妻冲了过来,捉住连凤丫,一阵猛瞧,瞧着没什么不对的,这才松了口气,连竹心说:“我就说吧,是你多心,凤丫这丫头向来懂事,不会出事儿的。”

    “真、真没事儿?”万氏还是心有余悸。

    连凤丫望着两夫妻身上一层雪,心中了然,这是不放心她,出去找她了。

    轻巧一笑:“嗨~能有什么事儿啊。娘,爹,我和阿弟冷冽。”

    “行。行。锅子里煮着热汤,走,咱们回家去,爹拔了大蒜叶子,给你切了蒜末子,洒在骨头汤上,香喷喷。”

    连大山心中大石头放下,眉眼都闪着轻松笑意,弯腰一把抱起小儿子,便扛在了肩膀上,“走走走,骑马马。爹爹给你做马马~驾~驾~”

    万氏看见,一阵轻笑:“你爹这性子,越发开朗了。”

    “有娘在,爹听娘的话。这家,只能越来越好。”连凤丫也跟着笑。

    ……

    半月之后

    淮安城中,左院门口

    一口棺材摆在那里。

    一个少女正在门口等着:“我真是连海清未过门的妻,拜托小歌儿帮小女子通报一下吧。我爹这一去,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说着话,就已经有人匆匆跑进了左院里,在学子住的小楼最西头,找到了连海清。

    “连公子,外头来了个女的,拉着她爹的棺材,说是你的妻咧。”

    正在窗边练字的连海清,一笔下去,写错了字,毁了一副字画。

    眉心拧了一下,又不着痕迹松开,这才抬头,望向门口,轻声细语:“我没娶妻。”

    “我就说,那女子一定是骗子。连公子,我这就去把她打发了。”

    “等一下,”连海清叫住了人,放下手中纸笔,眉眼都是善意:“我跟你去看看吧,万一也是一个可怜人……若能帮上一些……你等我取些银子。”说着,就往内室走去,出来时,手中揣着一个钱袋子。

    小厮一脸明悟……哦……好人呐!

    “连公子,你真是好人。骗子就打发走了就是,心善呐。”

    连海清只抿嘴浅笑:“走吧,别耽搁了。这天冷的。别叫那女子受了风寒才是。”

    小厮又夸赞一番。

    左院门口,已经围上了一些人。

    这棺材摆在学院门口,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

    远远的,连海清看到那女子,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嘴角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果然是她!

    前些日子,那件事没有做成,还敢回来。

    他还以为这事没做成,她也被打个半死,多半是死在外头了。

    没想到,还有脸来找他。

    冷笑着,人已经走到了大门口,连海清收敛起了脸上的冷笑。

    “海清……”刘静娘轻喊一声。

    连海清一脸懵懂:“请问姑娘是?”

    刘静娘心中咯噔一下……再一次响起连凤丫在那破屋中的话……他当他真的会娶一个身世如你这般娘家无靠的女子?

    是啦……是啦……连海清他分明就从来没有要娶她的打算!

    又想起那时候,连海清对她的承诺……刘静娘心中满满被欺骗的怒火和恨意!

    她险些就死了啊!

    这连海清不说兑现当时承诺了,他现在却演一出翻脸不认人!

    报仇!

    她要报仇!

    “海清,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啊。”刘静娘想起那冷漠得没有人性,却狠辣的如同豺狼的女子,亲口教她怎么应变这种种的意外。

    那女子说,连海清一定会出来见她,也说连海清也一定会翻脸不认人,咬定不认识她。

    那女子更说,这时候该怎么应对。

    刘静娘一咬牙,按照那女子教她的去做,快速地靠近了连海清,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够听得见的声音威胁道:

    “当初你叫我做的事情,我确实没有做到,但是我也是对你有感情的。

    我爹如今去了,我一个人无依无靠,只剩下你,可要是连你也不给你一丝依靠,那我就把我爹的棺材抬到府衙前,一纸状书把你告。

    反正,反正我爹也去世了,我一个弱女子,也没办法在这世上,好好的活着了。”

    言下之意是说,既然我都没办法活着了,还怕告官告不赢受到惩治吗?就算输了官司又怎么样,我反正是活不了了,也要拉个人垫背,到时候总会有人对这事情有所闲言闲语的。

    连海清陡然眯起了眼,冷光透着眼缝隙,射向刘静娘的脸上,刘静娘心抖动了一下,但……她觉得,比起那位如同豺狼虎豹的女子,连海清的气势,气势也就那样了。

    眨眨眼,接着按照那女子说的话去做,说完这狠话,又放弱姿态,刘静娘戚戚然道:“连公子……奴家也是没有办法,奴家只是想要好好的活着而已……若能活着,谁愿意和自己的心上人闹得不欢快,奴家、奴家只求连公子一个安身立命之处。”

    连海清眯着眼,面上看似平和,实则,脑子里正在飞快的盘算着得失。

    若是真的叫这个女人拉着她爹的棺材去了府衙面前……他自然有把握不会输了官司,可就算是赢了官司,那也得不偿失,终归是学业仕途之中的一个黑点,以后若是走到官场上,很容易叫人拿捏住把柄。

    思索片刻……他倒也果决,一下子做了决定。

    “原来是静娘啊。这么多年没见,一时没有看出。”说着,连海清就朝着四周聚拢来的同窗拱拱手,温和解释起来:

    “这是海清的远房表姐,儿时曾见过,因为太久未见,一时没有想起来。我这表姐老父去世,无依无靠,听闻海清在这城中,就来找海清了。”

    说着就又说了一通,把众人挥退后,领着刘静娘,又请了抬棺材的,往一处院子去。

    “静娘,你先安置在这里,你爹的丧事,我会请人帮你置办。”连海清说着:“这院子你先住着,是我一个同窗家中搁置不住的,我请了他帮忙。”

    刘静娘呜咽着哭:“连公子……您是好人,静娘,静娘对您的恩情无以为报。”衣袖下,一只手却死死掐住手中的绢帕!

    要忍!

    要叫这伪君子后悔当初的欺骗!

    而左院门口

    那些人却未曾真散去,三两成群问:

    “那真是远房表姐?那为何,那女子要说自己是海清未过门的妻?”

    “这……回头问问?”

    正说着

    就见连海清远远踱步而来。

    一人迎了上去:“说曹操曹操到。海清,那女子说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静娘是我远房表姐,此次也是前来投靠海清的。”

    连海清微笑着解释。

    但周围那些人却有些不信:“那也没必要说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啊。”

    连海清心中有些不耐烦,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他不是蠢笨之人,知道这件事,绕不过去,只能想了一个折中的说法:

    “也许……儿时曾有娃娃亲?”说着,自顾自一笑:“就算是曾经说过,那也只是戏言罢了。双方又没有定情之物,又没有纸笔作证,想来左右只是家中长辈的一句戏言吧。”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

    “走走走,今天休学,咱们去醉仙楼品酒去。”

    “要的要的,”另一人激动的跳将起来:“听说醉仙楼今天得了一瓶英雄酒,听闻晚上就要拍卖,谁的文采拔得头筹,那酒就归谁。”

    “那还等什么?走,海清,”那人呼朋唤友:“咱们也去见见那英雄酒的稀罕去。”

    连海清眼中瞬间的阴郁,被人揽住脖子,一抬头,便散了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失业后,我绑定自由职业系统 我读研的那些事儿 离职后,我中了五千万 90年代打工人生 拒当备胎,拥抱白月光 股民的炒股日记 此间月夕花晨 反派:舔女主干嘛?女反派不香吗 开局桥上救下轻生女,系统激活 兽族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