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修长大手飞快抓出襁褓中孩子,一手别扭抱着孩子,一手便以最快速度,往孩子体内灌入一股自己的内力,帮助孩子梳理体内的杂乱。

    动作看似粗蛮,那股输入孩子体内的气息,却柔和……全不似他平日冷酷的作风。

    收手时,孩子脸上出现一丝丝红晕,气色比之之前,好上许多,看着也健康许多。

    一个大男人,从来高高在上,谁能够想到,这位爷,手握生杀大权,一言定他人生死的贵人,竟有朝一日,笨拙无比地替个小不点儿穿衣包襁褓?

    又将怀中襁褓送入床榻里侧,就看见床内另一个小不点儿。二爷这才猛然想起刚才这女人似乎是先给这小家伙喂了吃食。

    伸手抱起这个襁褓,二爷没忘先看看孩子性别……他总要知道,他的孩子是男是女。

    怀中的小家伙睡的很香,就是他抱起她,也依然在襁褓里打着小呼噜,一母同胞的哥哥还是弟弟,完全不同,二爷弯腰,把小家伙,和她的兄弟,一起送到床榻内侧去。

    就这么弯着腰,扭头侧眼望着靠在床头半坐着昏睡过去的女人脸上……眸光异常复杂。

    这女人,为他生下了两个孩子。

    从未想过,生下他长子长女的女人,会是一个山坳里的山野村妇!

    凤眼中杀意涌动,自古帝王权贵之家,都有秘闻传统——去母留子!

    他贵为太子,一国的储君,长子长女生母是一个贱民村妇,若要留下这床榻里侧的一双儿女,只有牺牲这女人了。

    只心中隐隐有着不愿,还有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男子清冷的目光落在了她消瘦的脸颊上,猛然心中一阵没来由的不喜,一只手,便攫住昏睡之人的下巴,捏了捏,不满地哼道:

    “太瘦了。”

    这三字刚脱口,男子就愣住了……她太瘦,与他何干?

    ……这个女人,必须死。

    心中这么想着,男子的视线却停留在女子的脸上,一双眼,仿佛在审视自己的私有物一样,犀利的打量。

    眼圈下一圈浮肿暗沉……这女人是多久没有睡个饱觉了?

    双颊凹陷……家里的人是怎么照看的?

    看一眼都硌得慌的锁骨……这是瘦成了皮包骨,到底有没有吃好?

    丰盈饱满的的胸……额,这个还不错。

    哦……这该死的女人!喂了孩子衣服也不拉起来,就这么睡过去了……这今天闯进屋子来的要不是他,是别人呢!!!

    二爷没发现,就这一番打量的时间,他老人家已经跑题了。

    说好的“这女人必须死”呢!

    你倒是动手啊!

    ……

    夜色更深,黑影飞出了连凤丫家的院墙。

    深夜中,墨袍翻飞……“起风了。”二爷仰头,凝眸望了一眼天际。

    轰隆隆!

    他话刚落,一记雷鸣响彻大地!

    深四月,春雷动。

    暴雨而下,墨袍湿透,街头上,修长身影,不紧不慢,便在这暴雨之中,款步而行。

    轰隆!

    又一声雷鸣轰隆而下!

    这男子,踏雨听雷,墨色长发散了下来,几缕额发贴在脸侧,更显冷峻清傲。

    不远处,一道黑影迎了上来,上来就把手中的油纸伞,遮在了男子头顶,陆平惊呼:“爷,您的发簪呢?”

    男子不答反转过身,去问自己这个随从:“陆平,你说,自古以来,有多少人能够扛过寒毒热毒双毒加身的折磨?”

    陆平愣了一下,答:“属下不知,只知道这寒热双毒加身,就是漠北那位人中豪杰,也仅仅是扛过了几年,最终自毙而亡。

    属下想,这天底下,总没有人再比那漠北豪杰能够扛过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了吧?”

    言下之意是说,这天底下,就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扛过这寒热双毒的折磨,就算是扛过一段时间,最终还是会忍不住生不如死的折磨。

    男子听了,默然点头:“嗯,迟早都是活不了的……孤又何必多此一举。”

    却不知,这话是真心假意,还是说,仅仅为今日自己的心软找了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借口?

    “陆平,我们回京。”

    陆平一惊:“这么快?爷何不休息一晚再回去?”

    “回京。”

    ……

    一辆马车,如同来时一样,低调地驶出了凤淮镇,往着京都城的方向,连夜跋涉。

    翌日清晨

    连凤丫揉着眼睛醒过来。

    一惊!

    她怎么睡的这么沉?

    连忙去看身边的两个小家伙。

    却见两双乌溜溜的黑眼睛,一起朝着她看,狠狠松了一口气,又被两个萌娃的萌态给柔了心。

    去看二宝的时候,连凤丫愣住了……似乎,二宝有些什么地方不大一样了。

    仔细看,才恍然发现……“娘!娘!快去请郎中!”她有些激动地扯开嗓子朝着外头喊道。

    这孩子的气色,红润了许多。进气也比之前更加平稳。

    手有些抖,抱起二宝,小心翼翼地探着他的脉,虽然比不上他姐姐,却跳动的比之前有力平稳。

    忽然眼角余光扫到梳妆台上多了一物。

    连凤丫带着一丝狐疑,起身,撑着身子,走了几步,梳妆台上,赫然多了一支黑玉簪,下压着一张信纸,

    心中咯噔一下,她连忙抓起黑玉簪,看了一眼,放在一边,又抓起被黑玉簪压在下面的纸,两行龙飞凤就的大字,跃然于眼底:

    承浅,瑜真

    连凤丫仅仅看一眼,便似乎明白这区区四个字的意思,扭头看一眼床榻,两个襁褓,安静地躺在那里。

    苍劲的笔锋,写就两个名字!

    她拿起黑玉簪,看了又看,莫名的熟悉。

    只这黑玉簪和从前那一只,形状不同,雕工不同。

    她又将簪子里里外外翻看一遍,没有找到莲花印记,但却在簪柄上找到细微的瑕疵,似乎这一块曾有雕刻的花纹,只是被人抹去了痕迹。

    连凤丫说不出此刻什么感受……昨夜,这房子里,曾出现第四个人,而这个人,十分有可能就是她两个孩子的生父,这个生父,或许还动手帮了孱弱的二宝一把……否则,一夜的功夫,二宝的身体状态,显见的好转?

    扫眼看一眼梳妆镜,却呆住。

    镜子里,那女子,脖颈上多了一块暖玉坠子。

    ……

    行径淮安城的马车里,二爷神色复杂无比。

    只道这世上唯有沈家那朵微莲,才能够配得上自己。却没想过,替自己生下长子长女的,却是一介村姑。

    更难以想到,自己三番五次对这平平淡淡的女子心软。

    只问一句:他当真只是因为那女人迟早是个死的结局,才没有狠下杀手?还是说,他私心里并不想杀了她?

    二爷突然开口:“陆平,你觉得沈小姐如何?”

    “天下第一美才女,太子妃的不二人选。”

    “是啊,天下第一美才女……”二爷眼神讳莫如深。嘴角勾了勾:“陆平,孤心软了。”

    “爷?”陆平有些不解地喊了一声。

    “孤平生第一次对一个人心软。”二爷清冷的声音,从车厢里创出来:“一个女人。”

    这一下,陆平瞪大了眼睛!

    全然都明白了!

    “爷!”陆平着急的喊!……爷,不可以!那女人有什么好!

    “一而再再而三的心软。”

    那清冷的声音,幽幽响起。

    “爷!您那是错觉!您只是不识得情爱。”

    “那女人,身中寒毒热毒,是活不久的,等她死了,封妃。”二爷淡漠地说着,如他这样的人,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动心,不亲手杀了她,不过是因为反正不用他动手,她也是必死无疑的。

    陆平松了一口气……二爷没犯糊涂,是好事。

    那种上不了台面的女子,怎么能够与二爷并肩,立足天下人前?

    “听闻沈家小姐回京了。”陆平说:“爷可要见一见她?”

    马车上,二爷那张俊美的脸,再一次恢复成古井无波,眼底没了情绪,只剩下淡漠,薄唇开阖:“也好。”淡淡吐出两个字。

    却不起一丝的波澜。

    他自己都未必察觉得到,每当他提及那个粗野的村妇的时候,整个人便仿佛鲜活起来,有了喜怒哀乐,更像是一个有血有泪活生生的人。

    一路无言。

    二爷撑着脑袋,凤眼斜眯,望着车窗外,有一件事,他没有和陆平提及——堂堂太子爷,趁人之危了。

    此刻手掌心中,依然余存着那丰盈绵软的触感……天晓得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虽只是多摸了一把……好吧,好几把。

    可对于咱们向来后宫清冷,远女色的太子爷而言,俨然是前无仅有的事情了!

    那女人,当真是丑的很……二爷一脸嫌弃地回想着那女人,衣衫不整地半靠在床头的模样,薄唇勾了勾:“嗯,太丑。”脑海里却把他嘴里“太丑”的女人,那春色无边的模样,回忆了一遍又一遍。

    ……

    连凤丫家中,大宝砸吧砸吧地吮着乳汁,连凤丫皱了皱眉头,不忍责怪:“嘶~疼。小家伙,你轻点,就你劲儿大,”一边拧着眉心,想着“怎么这么疼,平时也不这样啊”。

    又自言自语:“肯定是昨晚大宝这小家伙儿太大力。”

    实力背锅——大宝喝饱,躺在襁褓里,打了一个饱嗝,傻呵呵地笑。

    这一日,谁情根已种,却后知不觉。

    这一日,谁看不清自己真心,错过五载岁月。

    一个高高在上,生杀与握,一个低入泥潭,身份卑微,便是这样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却有了一双儿女。

    “那女人,扛不过去。”他料定她活不久。

    “爹,娘,竹心,咱们该迁家淮安城了。”她眼睛露出精茫,跃跃欲试:“时机到了。”

    锦绣路,步步为营,她走的艰险却稳健。

    一步一步,步步生花。

    六月初八,宜迁家。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 回到古代开书院 苏贵妃 盛少绝宠:替身小娇妻 呆萌追妻记GL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胜者为王 透视小神医 妖妃倾城:高冷将军请自持 独家宠婚:景少,帅炸天(重生景少帅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