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一日搬家的时候,连凤丫问及了连竹心的启蒙西席褚问褚先生,可愿意跟着他们一同迁居淮安城中。

    褚先生念及自己年岁已经大了,便不想兴师动众,也图年老落叶能归根。连凤丫倒是十分能够理解,连竹心却万般舍不得。

    那一夜也不知连竹心与褚先生蹙起畅谈了些什么。当然,竹心是个后天的哑巴,即使谈话也是以笔墨代之,以此跟褚先生交流了一夜。

    一夜过后,翌日清晨,原本不愿意舟车劳顿的褚先生,一夜之间改了注意,却有三个要求:一要老年无忧,二要不卖身为奴,三要辞去西席之职务,从此就是她连凤丫家的管事。

    第一要求她能理解,第二要求她也能明白。

    这第三个要求,连凤丫那时候不明白缘由,直到今日这闻老先生要收关门弟子的消息传了出来,此时此刻,连凤丫才恍然明白了褚先生的用心。

    回到家后,她第一件事就是牵着连竹心的手,疾步走到褚先生的面前:“先生,”她放下连竹心的手,双手做躬,屈腰恭恭敬敬给褚先生行礼,标准的九十度的大礼,是连凤丫鲜少与人施的。

    而此刻,态度之恭敬,眼中的敬意,无需特意假装,第一礼:“先生,这一礼,为先生给舍弟的启蒙之恩。”

    第二礼:“这一礼,为先生的不离不弃。”

    第三礼:“而这一礼,”连凤丫把头结结实实的冲着地面,脊背和腿都呈九十度的角度,态度之恭崇,嫌少有之:“这一礼,为先生的大义成全。”

    褚先生既然已经是连凤丫家的管事,主人家又迁了新家,要忙的事情十分多,褚先生这几日也是没有得休息,此刻手里正拿着商铺伙计刚刚送来的碗筷,却见远远的连凤丫拉着连竹心,火急火燎地跑到自己面前。

    原以为是主人家有些事情需要吩咐他去做。

    却没想到这家里真正的一家之主的丫头,却突然上演这一出。

    褚先生起先是愣住了的,但随着这一礼、二礼、三礼之后,褚先生惊诧的老眉松了开来。

    当连凤丫说道这第三礼时,褚先生俨然已经对她现在的突兀行为释怀了。

    人老珠黄,说的可不仅仅只是女人家,这词儿,对谁都是一样的,不管男女……人老便要珠黄。

    褚先生已老,珠目浑浊,可那双看似浑浊的老眼之中,透着洞彻,摸着胡子:“老朽本生活潦倒,当家的给了老朽一口饭吃,老朽总要知道投桃报李。”

    连竹心在一旁,看看他阿姐,又看看他的先生,眼中显出不解和疑惑,眼珠子一转,伸出小手,就拽着一根竹子,在一旁的泥地上写下一行字:

    先生,你们都在说什么啊?弟子看不明白。

    连凤丫虚眼一瞄,瞥到那行泥地上的字迹,她只当做自己不识字,也不去问一旁的褚先生,只伸出手来,朝着那正拽着竹子的小人儿招招手:

    “过来。”她说着,拉着连竹心在褚先生面前:

    “跪下,给你先生磕三个响头,竹心,你记住,一日师,终生父。从今往后,褚先生是你半个父亲,无论将来你出息与否,且与褚先生养老终生。可记住?”

    小人儿眼中透着不解疑惑,但却小脸上严肃地点点头,当着褚先生的面,当着他阿姐的面,给褚先生磕了三个响头。

    “爹,娘,你们来的正好。”连凤丫眼角余光扫到夫唱妇随的夫妻俩,“爹娘,既然你们都来了。不如也听一听。”

    她说完,看向连竹心:“竹心,你是不是不明白阿姐为什么让你这么做?”

    确实不明白。

    小家伙眼中露出不解和求知。

    “你别急,阿姐跟你说,你的先生是个什么样的先生。”她边说,边看了一眼褚先生,后者也不去阻拦她,既然自己的意图,已经被这生就七窍玲珑心的女子看穿了,那再做什么遮掩,倒反而显得虚伪,这不是褚先生的为人。

    “今日里,淮安城里传遍了一个消息,就是闻老先生要收一门关门弟子。闻老先生,昔日拒太祖恩请入阁拜相,只愿纵情山水的文人雅士,他之品性,高洁如莲,他之才情,宇内四海。”

    说到此,连凤丫再次看向了一旁的褚问褚先生:“褚先生,你是早就知道太傅闻枯荣闻老先生,要收关门弟子的事情了吧?”

    褚先生也不否认,也不解释,他是如何提早知道太傅闻枯荣闻老先生要收关门弟子的事情。

    这便是默认了。

    “褚先生,多谢您请辞舍弟西席之职务,多谢您的成全和大义。”褚问是连竹心的启蒙先生,这对于一个学子的意义非凡。

    褚问没有功名在身,连一个秀才都不是,他担忧连竹心今后被人笑话,他怜惜连竹心小小年纪已经身残,不想再让连竹心今后被人嘲弄有个连秀才都不是的启蒙恩师。

    他主动请辞西席之职务……“老先生,您是想让竹心他去争一争那当朝太傅闻枯荣的关门弟子吧?”

    此话一出,在场几人全部都愣住了。

    再憨厚如连大山,也隐约明白了,面前的这个褚先生,做出这样的大义和成全,对连竹心是怎样的恩义!

    若之前,与这褚问,连凤丫有算计之心,那此刻,连凤丫对这面前的老人家,更多的是敬崇!

    天下熙熙皆为利忘,天下攘攘皆为利来……谁人能够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却真心去为旁人着想?自己却退居身后,安心做起了管事的职务?

    西席和管事,在世人的眼中,原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身份区别的。

    连凤丫再次心中感慨,想起连家老宅,想起了连海清,更想起了当初连老太太吴氏第一次见面前这个褚先生的时候,对这个小老头的嘲讽。

    连老太太吴氏骂褚先生是读一辈子书的书呆子,不如她的好孙孙连海清,小小年纪就考中了秀才廪生。

    此时此刻,连凤丫却更觉得那个连家老宅里的人,那个连海清,万分的可笑。

    秀才又如何,书呆又怎样?

    “君子无德,才高八斗又怎样?”她不禁感慨道,蹲下身来,向着连竹心说道:“你莫要学你海清哥哥。”

    她话说的隐晦,但连竹心就是听明白了,他的阿姐是在说他那个秀才哥哥有才无德,叫他不要去学那个人。

    点点头,小小的脑袋转向褚先生,那双眼中,透亮清澈,全是孩童的纯净明澈,却又多了对褚先生的敬仰,缓缓弯腰,又磕了一个头。

    小小的身体,跪在地上,只那么一团小团子,肉呼呼的,很是可爱,很是娇娇,但这小小的肉圆子,却仿佛小大人一般,信誓旦旦给自己磕了一个头,褚先生不禁为之动容,叹息一声:

    “哎,起来吧,老朽只是小公子家的管事。莫要行此大礼。”

    他话刚说完,一向憨憨的连大山,却叫道:“要得要得!这头,他该磕。”

    老实人啊,不会说话,却没忘恩负义,做的,都是人事。

    连凤丫勾唇笑了笑,“爹娘,你们被怪我自作主张,叫竹心把褚先生当做半个父亲,褚先生他,受得。”

    至此,褚问褚先生在连凤丫家中,倒更像是一家人,一个长辈。

    “只是……褚先生,我知道你的好意,可竹心他毕竟说不了话……”闻老先生又怎么会收一个哑巴当关门弟子?

    这话,连凤丫没有说出口,但意思就在那儿了。眉眼中不禁有些担忧。

    “是谁当初和老朽说,这孩子他身残志不残?又是谁说,嘴巴说不出话,手里可做大文章?怎么这话在老朽这儿就有用,换了闻老先生那儿就不作数了?”

    话锋一转,褚先生老眼中露出了狐疑:“还是说,当家小娘子当初是故意用这话来诓骗老朽的?”

    褚先生一番喝问,如同醍醐灌顶!却也……

    连凤丫少见的红了脸,心里有一丝心虚……当初可不就是用这番话来算计褚问褚先生答应成为竹心的启蒙西席的吗?

    “咳咳……这回是我俗气了,褚先生教训的是。”她说着,垂头对连竹心:

    “还不去看书?不知闻老先生要收关门弟子了吗?

    不知褚先生为你操碎了心吗?大好的光阴,你也敢辜负。趁年轻,多努力,你又笨,还要偷懒,还不肯比别人努力,连竹心,你小子是皮在痒了?”

    “……呃……”连竹心被他阿姐一通糊头海脸的训斥得懵了,莫名其妙……但他多机灵啊,撒丫子就跑去书房看书了。

    在场的几个大人,全都蒙圈了。

    连凤丫点点头,“那么,褚先生,我就去看看孩子了。”说着,就没事人一样,款步走去自己的卧房。

    褚先生望着那道翠色背影,垂下了老眼,对着一旁同样蒙圈的万事和连大山抱了一拳,算是打过招呼要先去忙了,碗筷丢在地上,也就丢在那儿了,他沉默地背着手……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只是褚先生的背影,似乎有点力不从心,也太沉默了……仿佛心有戚戚焉。

    在转角处,无人的地方,褚先生叹息了一声:“哎……”这一声叹息声,似乎透着了那么一点子的无奈。

    摇摇头:“老了老了……竟是当初看走了眼,还道这丫头只是有那么几分小聪明,人却纯良的很……哎……哎……哎……”此时此刻,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后来,褚先生踏实地做了连凤丫家的大管事,跟着她从小小镇子,经风历雨,目睹她披荆斩棘,目睹她斩妖伏魔,目睹她势如破竹,目睹她一路扶摇。

    对此,褚先生只有一句话:她纯良?她纯良个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父母双圣,我觉醒万倍增幅挂 我在非洲当酋长 第一红人 武魂:开局觉醒黄金帝龙 寻觅心灵归宿 至尊大明星:我开局震惊了全网 偏执小狼狗的追妻日常 都市:大佬挂了,我继位! 我的疯狂逆袭人生 极品古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