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管家不明所以,照做,举着伞,大雨中往府门外站着。

    仰头看大雨瓢泼,电闪雷鸣……他就不知道,先生缘何要自己傻愣愣站在这府门外,虽有伞遮雨,湿气却润了衣服,湿乎乎衣料占着肉里,很不舒服。

    “哎……”这都叫个什么事儿!

    “老人家且等等。”一道轻扬的女声,穿过雨水雷电风声,透到了罗管家的耳朵里。

    谁在喊他……举头望过去,不禁讶然!

    远远的迎着风雨,一个女子举着伞,朝他走了过来。

    “你是在喊老朽?”

    “老人家手中的伞,是舍弟的。”连凤丫原本是候在转角处,亲眼看到连竹心被领进了闻府里,久久却不见人出来,再等,等到的却是一个闻府的人举着她阿弟的油纸伞出了来。

    这个时代的油纸伞,一般模样,区别不大,但连竹心的油纸伞上,她却故意在伞顶包了蓝色的布头。

    连凤丫眼光灼灼:“不知是否贵府的主人家吩咐的老先生举着这把伞,候在府门口?”

    罗管家轻“咦”了一声,昏黄的眼珠,闪过诧异,望着这不大起眼的女子……这都能看出来?

    连凤丫笑了,已然明白,“如此,就麻烦老先生前面领路。”

    罗管家不及细想,“请随老朽来。”话刚出口,脚刚迈开,却猛然察觉……从这女子出现开始,自己就被牵着鼻子走。

    脸色有些晦涩,正要说什么。

    却听后面清浅的笑声:“老先生说的是,小女子是客,客随主便,当听从老先生的吩咐,一同入府,推辞倒是矫情。”

    额……他说了什么?

    他说了什么了啊!

    他什么都没说!

    什么客啊主啊的,什么他的吩咐一同入府,这都是她说的,不是自己!

    但转念一想……他这是又被这女子给牵着鼻子走了。

    分明什么都是她说的,她却给了自己这个闻府管家刚才失态的事情,一个台阶下。

    再有一点,刚才在他第一次察觉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时候,原本自己是要呵斥这女子两句的,被这女子一番客客气气挑不出毛病的话打断后,自己也不好再训斥人家。

    罗管家心里明白自己这是又给人牵着鼻子走了,却还是不得不面上感谢人家。别提心里多别扭。

    六角亭子里。

    “竹心。”连凤丫一道清脆的唤声,石桌旁赌气的稚童豁然抬起了头,黑曜石的眼珠子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瞬间发亮,欢快的笑着“啊啊”两声。

    连凤丫连凤圈住朝着她冲来的小家伙。

    “不可调皮。”

    一声温柔的呵斥,倒是制止了小家伙。

    “啊啊啊!”我想回家。

    倒是亲姐弟,心有灵犀一点通,连凤丫就是看懂了小家伙的意图,摸了摸他头:“等一等。”

    连海清不料,罗管家去而复返,带回来的人,是他这辈子最厌恶的,心里一阵厌烦,面上依然恭谦:“大姐姐。”

    连凤丫这才注意到之前一直隐在六角亭子旁的连海清,笑呵呵的望了过去,一双眼睛,却比幽潭还要冷:“哦,是海清弟弟啊。”

    如此漫不经心,如此的……浑不在意!

    轰!

    积攒的怒火,便被这轻飘飘的一句话点燃。

    连海清能忍,这从他以往做的事情就能够看出。

    连海清的心性也够坚韧,否则,凭他一个农家子弟,何以走到今日府学学子的地步?

    无论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人,连海清都是温柔的,谦恭的,翩翩君子的。

    可!

    就是这么一个处处能隐忍,能装的连海清,几次三番在连凤丫的面前,都被轻而易举的点燃心中潜藏的怒火。

    连海清双眼冒火,她!

    她凭什么如此的轻慢!

    她凭什么如此的漫不经心!

    她凭什么如此的……看不上他!

    她又以为她自己是谁!

    她又以为她自己无所不能!

    她又以为她当真是那什么高义妇人!

    连凤丫,她不过就是一个婚前失贞的山野村姑!

    胸口剧烈起伏,目次欲裂!

    连海清猛然闭上眼睛,要冷静!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紧握成拳头的手掌,松了开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眼底渐渐恢复清明的瞳子。

    连凤丫有些失望……哎,可惜这次机会了。

    她就是故意用那样漫不经心的口吻,那样轻慢的字眼,去骚动连海清心里潜藏的那只丑的见不得人的恶鬼。

    只可惜啊,她这个“海清弟弟”心性果然够坚定,能忍人之不能忍。

    连凤丫失望的同时,心里点点警惕……她这个“海清弟弟”小小年纪,却已经心志坚定如此,这今后,随着年龄增长,真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个模样。

    暗自摇摇头,一边心里打定主意——绝不能叫他成长起来。

    现如今就处处歹毒的算计于她,让他长大,谁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你就是这小孩儿的‘阿姐’?”上座老者扬声打断了连凤丫的思绪,她这才记起面前这个老者是谁。

    “民女是。”她道,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地问道:“不知道先生找民女,有什么事情?”

    “哦?”老者轻“哦”了一声:“你怎么知道,老夫要找你?”

    “先生真是有趣。”连凤丫边说着,边指着连竹心的油纸伞:“先生的意思,民女明白。”

    老者点点头,这女子果然有几分聪慧。

    他叫老罗举着小家伙的伞去府门外等候着,便是要等来小家伙的家人。

    这么小的小孩儿,再聪明早慧,家人也不放心一个人在外头,何况天还下着雨,但凡疼惜子女的父母,都会担忧地遣人来找。

    “姑娘是一直候在暗处?”老者说出自己的猜测,一则目光落在连凤丫那把伞上,二则实现扫过了连凤丫的衣服……这衣服被湿气打的通透,至少是在雨水中站了好些时候了,绝不是刚从家中赶来。

    “民女担忧阿弟,这年头遇上拐子,民女没处和阿爹阿娘交代。”

    “姑娘大可以陪同在你阿弟身旁,何必藏在暗处?”

    面对闻老先生的刁问,连凤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雏鹰只有自己翱翔天际,才能成长成天空的霸主。我帮不了他飞翔。”

    连海清心里十分复杂,这是第一次,他听着这个他眼中心里的那个没有见识的大姐姐,说出这样的话来。

    老者一阵讶然……这女子,果然是有些聪慧。

    “民间女子有这样一番见识,也实属难得了。”老者说道,指了指连竹心:“老夫欲收你弟弟为关门弟子,可你家这个小家伙似乎在生老夫的气,不愿拜老夫为师。”

    “竹心,先生所说,是真的吗?”连凤丫垂头看向连竹心,一派温和中,眼中有着严厉,“你为何生先生的气?”

    小家伙自然说不出,却倔强把头一扭。

    连凤丫只得盈盈望向了上座的老者。

    “咳……许是这小家伙是因为起初老夫因他口不能言轻慢了他两句,故而认为老夫徒有其表,不愿拜师。”

    老者倒是十分坦荡。

    连凤丫嗫了一下,这闻老先生这么坦荡的说出缘由,倒是叫她不好做了。

    “竹心,先生说的,是你心里想的吗?”

    这一回,连竹心憋着小嘴,一双黑曜石的眼睛里都透着委屈,恨不得掐出泪珠儿来。

    连凤丫看了,一巴掌拍在连竹心的脑壳上:“你委屈什么?闻老先生乃当世名儒,要是真的如你所想的那样,是个虚有图表之人,为什么最后还要收你为徒?”

    小家伙倔强的瞪着她,又扭头狠狠瞪着老者。

    “啪!”又是一巴掌落在小家伙脑壳上。

    “你还不认错?你是不是认为你自己是对的,先生是错的?你是不是认为这件事你自己没有过失?”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