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那日归来之后,连凤丫沉寂许久,那人要她去京都城,是要她带着资格踏上那块土地。

    换一个人,现在或许大开阔斧,要做出一番大事,连凤丫却反而沉下心来,当天夜里,她悄然回到了位于百桥胡同的家中。

    夜深人静,一盏蜡烛摆在窗台下的书桌上,这书桌原本是虚设着,连竹心偶尔在此间练字用的。

    可今夜,这书桌前,伏案而作的不是那小小的人儿,却是人们眼中大字不识一个的连凤丫。

    她伏在桌案前,嫌那细软的羊毫笔用起来麻烦,干脆折下屋子里一株盆栽的枝丫,蘸了墨汁,在桌案上写写画画。

    一张一张的白纸,沾染上墨色,很快就翻了一页,换一张纸,桌案前的人儿,很是忙碌,偶尔会停顿一下,隔空手指在桌子上“嗑噔嗑噔”地有节奏地敲击着,不过片刻,又会埋头在纸上继续写写画画。

    天色将亮,一声鸡鸣,清晨的微光从窗户缝里透了进来,连凤丫放下手中的纸笔,将一夜成果——满满一叠的纸张,整理好,放到了自己的梳妆台抽屉里,这才走到窗前,伸手推开了窗户。

    下了一夜的雨,今晨止住了,推开了窗,满眼湿意的绿,随便挑眼望去,一株月季粉色的花瓣上,沾上了雨露。

    深深吸一口,满鼻子的清香,沾着湿。

    顿时,只觉得,岁月静好,不过是庭院、草木、干净的空气。

    眼角余光扫到一道黑影,凝眸望去,连凤丫笑了……这小家伙,倒是有一股毅力。

    “你去哪儿?”

    向着大门走过去的人影,顿了顿,扭头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伸手朝着东边儿指了指,“啊啊”的两声,就又转身往家外头跑。

    连凤丫顺着那手指往东边儿看了看,当然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家里东边的围墙……但,东边儿,记得没错,闻府就在那个方向。

    她又抬头看了看天,天刚开亮,朦朦胧,就是这城里卖菜卖的人家,也才刚刚起床吧。

    转身披了一件披风,连凤丫出了自己的厢房,没走几步,就在前院里遇上了褚先生:“我爹娘若是醒了,还烦劳先生与他们说,就说我和竹心买菜去了。”

    褚先生是个明白人,不去揭破连凤丫的谎言,站在那儿眯着眼笑着点点头:“当家娘子尽管去,家里老爷太太,老朽自会应对。”

    二人都是明白人,连凤丫对上褚先生的眼,盈盈一笑,自是双方都心知肚明:他识破她的谎言,她也看穿他的担忧。

    “如此,家中就拜托先生了。”

    她行一礼。

    “如此,小公子就拜托当家娘子了。”褚先生同回一礼。

    不再赘言,连凤丫往东城闻府方向而去,不多时,便追上连竹心了,她只一声不发地尾随其后,小心翼翼护着小人儿的安危。

    天色微微亮,路上行人少,她家竹心长得聪慧清秀,这城中万一碰上一个人贩子,她家竹心还口不能言,连呼救都是奢望。

    也正是因为担忧,这才尾随连竹心后面,也才和褚先生说了谎。

    褚先生同样是因为这一层担忧,也才没有戳破连凤丫的谎言。

    一个帮着瞒着家中两个老的,一个尾随其后护着小的。

    这二人默契,可见一斑。

    连凤丫心系幼弟,倒是把自己一双儿女给忘到了脑后,后来回到家中,差点没被万氏给骂得狗血淋头。

    闻府的大门还关着,府中置办一日用度的小厮婆子们,都是从后门进出府的。

    小小的人儿这次是有备而来,阿爹亲手做的小木凳,被他一路辛苦地抱着来,手里的竹篮,是阿娘亲手编织的,里头放着这一日的用度。

    小木凳只到他膝盖上,不高,也不特别重,只是他人小腿短,这一路从家里抱着到闻府,后背的衣裳湿了一层汗。

    只见那小人有条不紊将小板凳当着闻府的门前放下去,又从竹篮子里,一样一样拿出笔墨纸砚,小板凳上是放不下这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就被小人儿有条不紊地搁在了小板凳旁的地上,只留下一叠纸张,平铺在小板凳上。

    连凤丫隐在昨日的拐角,静静看着。

    那小人儿又从竹篮子里掏出一块足够大的粗布,铺在了小板凳前,这才在粗布上跪坐下。

    此时,天色更亮,路上人潮多了起来。

    偶有经过闻府门前的路人,都要侧目而视一下。

    小人儿不为所动,安安静静地执笔在纸上书写。

    天光大亮,闻府大门开了,犹自睡眼惺忪的小厮,见着外面的这一景象,也是眼凸凸地望着,不知所措。

    “这,这……小孩儿,你谁啊?”小厮晃过神来,揉着眼睛往外走:“去去去,这里不是你闹着玩儿的地方,归家去吧。”

    那小孩儿仿若未闻,手中书写不曾停止,小厮似有起床气,早早的就被人堵了门,谁心中能舒坦,这小孩儿还不听劝,说着就要恼火,被身后当差的同伴拽住了,

    “别冲动,我瞧着这小孩儿是昨天先生请进亭子里的那个。咱们先去把这事儿禀报给罗管家,请他定夺。”

    说着,那小厮就跑开了去。

    后院里

    罗管家惊呼一声:“什么?他又来了?”

    说着,不等前面报信的小厮说话,罗管家又呵呵冷笑起来:“那也没用,先生说了,这小子再来,冷他几天。”

    报信的小厮不知怎么办了,小心翼翼问着:“那罗老……您这看着,咱们该怎么对那小子?小的们把人赶走?”

    罗管家“哼”了一声,“赶走作甚。先生有说让咱们赶人走吗?”

    “啊?”那,那,那怎么办?

    “不赶人走,就让他这样呆在咱们府门前?”小厮犹豫地说道:“不太好吧……让人看到,指不定传出什么闲话来。”

    “闲话?先生都不在乎,我们做下人的闲操心。”

    “那,那咱们就当做没看见?”小厮又问。

    罗管家这回笑得有些真诚:“就当做没有看见,你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罗管家目送小厮离去,眼中露出笑意……这几个小厮知道什么?

    先生可说了,这小子要再来的话,就冷他几天。

    先生这话再明白不过……冷他“几天”。

    瞧瞧,先生也只是冷他“几天”而已。以他对先生的了解,先生多半只是想要让那小子吃点苦头,“几天”之后,先生多半还得收这小子入门。

    也不知,先生到底是看重这小子哪一点。

    罗管家摇摇头……再如何出众的机智,是个哑巴也不管用啊。

    夏天的天气很是炎热,眨眼太阳高高挂在头顶。

    闻枯荣闻太傅收关门弟子的事情还没有着落,今日和以往一样,闻府门前一样的来了许多求拜师的学子。

    只他们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一来,就看到了一小人儿,跪坐在闻府前,安静练字。

    有人惊诧:“这小子是谁?瞧瞧人家这拜师,别出心裁啊。”话还没说完,身旁的同窗就飞快的转身跑了。

    “喂!你跑什么啊?”

    跑出去的人,扭头喊了一句:“我也去搬个板凳,备上笔墨纸砚再来。”

    他这一喊可好,周围那些人各个脸色一变,互相看了一眼,几乎是同时,转身就跑。

    闻府看门的小厮,看着这一景,脸色都变的古怪了……“这,要不要去禀报罗管家啊?”

    庭院里,罗管家得了消息,笑眯眯説:“你们几个只管看大门,其他事就当没看见。”话说完,转身却朝着书房去:“先生,那小子搬了个板凳在门口练字呢。”

    书房里老者抬起头,淡淡说了一句:“这事情,你刚才说过,老罗,你记性差了。”

    “不是,先生,我这要说的是,那些前来求拜师学子们,都回去搬板凳准备笔墨纸砚了。”

    “嗯。知道了。”

    嗯?知道了?……“就这样?”罗管家傻了眼。先生未免太平静了吧。

    他哪知,他家先生憋着大招呢。

    #####推荐基友唐宁的文《谈情说案之与子偕刑》程安玖,大龄女汉子,是二十一世纪重案组刑警队的一姐,在一次出勤缉捕毒贩的过程中壮烈牺牲了,意外穿越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大夏朝,成了俩包子的单亲母亲,还遇到了被黑道组织谋杀于与自己相亲路上的白法医,这是要再续前缘的节奏么?好吧,谈谈情破破案顺带养养包子啥的,这日子可不要太美好哟!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 龙腾枭雄 四合院:开局报警抓傻柱 重生76:工业互联网帝国 玄学大佬又蹭病娇傅少气运续命 打造超级财团,享受美妙人生 重生七零我靠种田暴富了 一群白眼狼,都别管我叫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