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个东西,不同凡响。

    沈微莲美眸一怔,她这回,是真的呆了。

    晶莹剔透,却又不是玉?

    比玉更清透,简童的那双手,高高的将酒杯举起,那是一双不太好看的手,即使不用去摸一把,也能够感觉出,这双手的粗糙,骨节的粗大,那是经常劳作的人,才有的手,这样的手,不用去想,也知道,掌心上,布满了老茧。

    那只布满老茧,骨节粗大的手掌中,那只稀罕的酒杯,在太阳光的折射下,更加的发亮,熠熠生辉。

    金黄色的澄澈的液体,其上浮动的冰块……透过杯壁,看得一清二楚!

    好美……是杯子!

    好丑……是连凤丫的那双手!

    沈微莲呼吸一滞……那双手,不配拿着那晶莹剔透的酒杯!那女子的掌心的老茧,会磨坏了那样稀罕珍奇的宝贝!

    “这是……?这是!”淮安府知府魏成玄轰然站起!

    他已然是知府的官位,稀罕的东西,见得也多,但就是这个,却是平生未见!

    “快!快快呈上来,让本……让闻老太傅掌掌眼!”太激动了,魏成玄差一点就说“本官”,转念一想,连忙改口,但明眼人都看出来了,……魏大人此刻的激动!

    不光是魏大人激动,所有看到的人,都睁大了眼睛。

    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

    小厮上前去,把托盘伸到了连凤丫的身前,“连小娘子,仔细小心一些。”

    酒杯放了上去,连带着,还有褚问手中的那只盒子。

    小厮手里托着托盘,走的仔细又小心,生怕一不小心,摔了手中的宝贝,此刻,他认为,他手中托着的不是托盘,而是他的脑袋!

    闻老先生虽然不像魏成玄等人面上那么的激动,其心中,却也惊涛骇浪……小心翼翼地举起了酒杯,晶莹剔透……当然,玻璃里是有杂质的,但是所有人似乎都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瑕疵。

    台下,刘忠良也惊叹于那晶莹剔透的杯子,他猛然睁大眼睛,意识到什么,脑子里“轰”的一下子炸开了!

    所有人都在看杯子,刘忠良猛地转身,看的却是他身旁的那个女子!

    连凤丫也扭过头,看着身旁的刘忠良,忽然……扯出一抹轻描淡写的笑……

    这一笑,刘忠良心惊胆战!……是她,果然是她!果然,她去城郊窑洞,是为了这个,为了那一双晶莹剔透的杯子!

    这一刻,刘忠良心里五味陈杂,复杂地看着身侧连凤丫的脸……被耍了。

    他心里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

    但此刻,他已经没有了愤怒,只剩下了无奈。

    输的不只是手段和心智……娘的!这种事情都能够发生!刘忠良心里骂娘,谁能够想到,这种事情都能够发生?

    怎么到了这野丫头的手上,什么东西都变成好东西了?

    果酒变得甘甜爽口。

    就他娘的住酒的杯子,还是稀罕物!

    酒好,杯子好……刘忠良此刻已经明白了,联想今日发生的所有事,分明,不是自己挖坑给人跳,是挖坑把自己埋了,人最后只需要给坑填个土。

    别说刘忠良,张家大老爷,此刻也是灰头土脸,也恨不得骂娘……那等稀罕的杯子,到底这区区山野一村姑,到底是从哪儿弄到的。

    闻老先生终于放下手中杯子,对着台下的连凤丫点点头:“你之心意,老夫定然代为转达。”

    连凤丫却又说:“请闻老先生再品一次杯中酒。此酒是之前果酒不同。”

    闻老先生狐疑地望了手中酒一眼,他自然不会就着这只鸳鸯杯,只把杯中酒,重新倒入自己的杯子中,尝一口,眼底又是一阵惊诧:

    “这是……葡萄酿制的?”

    “对。”连凤丫眼中闪过笑意,酒虽然也是果酒,却和普通果酒不同……是她好不容易收到的人家用葡萄酿制的酒水,

    也亏得她请安九爷帮忙,跑了很多地方,也才在一个穷户人家,购得了葡萄酿制的酒水。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闻老先生浅吟慢唱,一瞬间,老眼精光一闪,他,明白了那丫头的意思。

    场中不缺明白人,沈微莲神色大变,幸而有帷幕遮脸。

    巫倾歌额角青筋迸起,艳红唇瓣紧抿,望着台下女子……好,好得很!

    眼底杀意越发浓郁。

    区区山野一村姑,野心却不小。留不得她了……巫倾歌心里辗转一声。

    台上黑衣男子,帷幕下那刀斧神功的俊美容颜上,幽深的眼,专注于台下女子身上,突然,他神色一动,眼角余光扫向巫倾歌。

    “两坛葡萄酿,赠与凤后娘娘。”高台之下,那女子说道。

    高台之上,陡然之间,响起另一道女音: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缘何……有了果酒,有了一双鸳鸯杯,又要特意寻来葡萄酿,赠与凤后娘娘?”

    沈微莲从始至终,并未太说话,而此刻,她却突然出声。

    连凤丫望着沈微莲,眼睛眨都不眨,心里却是冷笑……沈家微莲,此话诛心!

    沈微莲的话,寻常百姓或许听不懂,但,此处文人,便未必不明白。

    沈微莲是在问她:你既然已经有了果酒,你还特意弄出了一双稀罕宝物鸳鸯杯,这都不算事儿,但你又特意再赠给凤后娘娘葡萄酿,你有什么居心?

    便是闻老先生那几句诗“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此诗早已有,大诗中葡萄美酒到底是葡萄酿制的葡萄酿,还是葡萄和美酒,此已经无法考证。

    夜光杯,也并不是连凤丫此时赠送给凤后娘娘的玻璃杯。

    当然,此诗四句,重点却是后两句,会让人多想。

    而闻老先生却明白,连凤丫的这一双鸳鸯杯,两坛子葡萄酿,明面上是赠送给凤后娘娘的,实则却也是在向帝王家表态:她连凤丫有野心,她连凤丫还忠诚,她连凤丫想要锦绣前程,不做那普通商人……而商人做到顶,那是什么?

    ——皇商!

    皇商虽然还是商人,却和“皇”牵扯上干系,地位已然和普通商人不同。

    连凤丫用这一双晶莹剔透鸳鸯杯,真正诠释诗中“夜光杯”,又用两坛葡萄酿,这背后意思联想到的,就是这首诗,她又用诗中最后两句诗,变相地向帝王透露她的渴求——她在用这种方式,请求帝王赐她“皇商”之名。

    但此时,沈微莲却突然话锋犀利地问道:你连凤丫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你有什么居心?

    这就不太好了,连凤丫所做的这些事情,只需要隐晦地透露给帝王家,她的诉求,但一旦被人直接当面斥责责问,如果这个问题解释不清楚的话,连凤丫就势必背上一个“居心不良”的罪名!

    好狠!

    连凤丫心中冷笑……沈微莲,你若诛我心,我也定让你难堪!

    场中氛围诡异。

    台上,黑衣男子袖中的拳头,不自觉地捏紧了些,却不自知。

    陆平隐在不起眼处,也看着场中那女子……也是震惊,一个山野村姑,怎么有如此的野心!

    但又拿连凤丫去和沈微莲做对比,到底,凤凰就是凤凰,而山鸡飞不成凤凰。

    沈微莲嘴角微翘,盈盈美眸望着那女子。

    看不得的,就是这命比纸薄心比天高的人!

    生就山野村姑,便是这等命,却要做那不该做的梦!

    沈微莲绝不承认,她是因为心底隐隐察觉出,高台上那个黑衣男子的目光,始终都是停留在那场中平庸的女人身上,而心底隐隐的不甘。

    那场中的女子,消瘦的身姿,风一吹就好像要飘一飘,许多双眼睛望着她,而此刻,连凤丫的处境,就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惊险无比!

    闻老先生也替她担忧。

    她却心中,不慌不乱。垂下眼皮,遮住眼底的冷意……谁若诛我心,我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沈微莲,你莫怪我……叫你成为笑话!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鉴宝黄金手 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 盛世谋妆 盛婚66亿,霸道总裁有点暖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 超级学生(未苍) 千金闲妻 召唤修仙大陆,国家乐疯了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 红土地上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