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这酒娘子是不是喝的太猛了?果然是不会喝酒……会喝酒的人咋会一口灌下去?那可容易醉。又不是白凉开。”

    一旁的白公子自然也在观察连凤丫,在见到连凤丫一口灌下去一碗酒的时候,心中冷笑……他祖父都不敢这么喝,醉死她,活该!

    要他看,不用喝第二碗了,她就得晕死在这儿。

    既然是这样,白公子索性慢条斯理地喝。

    连凤丫又拿起第二碗,一旁倒酒的大汉,忍不住提醒:“别喝这么快,容易醉咧。”都知道您不会喝酒,但您好歹支撑的时间久一点儿啊。

    连凤丫又是一口灌下去一碗酒水。

    “完了完了,马上就要醉了。”四周担忧声无数。

    到底,现在连凤丫代表着淮安城的颜面,虽然喝酒不是女人擅长的事情,可今儿个特殊啊。

    白公子轻笑一声,放下了第一个酒碗。

    也不去喝第二碗了,就幸灾乐祸地抱着手臂看着。

    连凤丫的第二只酒碗,悄无声息地放在桌子上,手掌已经举起第三只海碗。

    喝之前,抬眸望着正抱着手臂看好戏的白家公子,而后,酒碗举到唇边,又是一口灌下,灌下之后,酒碗往桌子上一丢,碗便滚了一圈儿停住了。

    而此时此刻,众人也发现了怪异之处,照理说,连凤丫早该醉了。偏没醉。

    “这……酒娘子的酒量也和她的酿酒术一样厉害?”

    “应该……是吧。我瞧着酒娘子没有喝醉咧。”

    “哈哈哈,这下白家的公子踢到铁板了。”

    白家公子面色大变,不敢再轻视,飞快拿起第二只碗,喝得有些匆忙。

    但无论他的速度怎么快,那女人,一只碗就又喝光了。

    白公子额头上冒冷汗,喝到第十三碗的时候,已经脚下站不稳了。

    可眼瞅着那女人可好,桌面上就剩下了三碗酒,她还好生生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这……这天下居然还有这样子的女人?

    这、这当真是女人?

    哪个女人这么能喝?

    白公子快傻眼儿了。

    自己剩下七碗,而她还有三碗……可!

    不!

    怎么能够输给一个女人!

    自尊心极高的白公子,狠狠一咬牙,心道:豁出去了!

    抄起一碗酒水,痛苦地闭上眼睛,狠狠灌进肚子里去。

    连凤丫额头上沁出一丝丝的冷汗来,脚下却仿佛生根,面无表情地抄起桌上的酒水,一碗又一碗,终于,最后一碗,喝掉了。

    “白公子,承让。”

    白公子已经头晕眼花,脑子都快不清楚了,若不是从小浸淫酒这一行,早就是晕死过去了。

    “赢了!”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喊第一声:“酒娘子连大山!当之无愧!酒娘子连大家!”

    “酒娘子连大家!”

    “酒娘子连大家!”

    群起雄风,声势浩荡,这一声声“酒娘子连大家”,又仿佛回到了两府斗酒大会的赛场上一样。

    人群骚动,有些人甚至激动的身子在颤抖:“赢了!我们淮安府又赢了!我们赢了苏州的白家!百年白家,输给了我们淮安府的酒娘子连大家!”

    “千杯不醉连大家,为酒娘子连大家贺!”

    “千杯不醉连大家,为酒娘子连大家贺!”

    此起彼伏,街道上人头攒动,一个传一个,奔走相告,热闹非凡!

    此情此景,尤为壮观!

    白家的公子,快要站不稳,扶着桌子,勉强站稳,耳畔听着淮安城的百姓呼喊叫好,一股股屈辱,油然而生,再去看对面的女子,那女子依然是那张寡淡的脸,可他却在面对这张寻常寡淡的脸的时候,竟起了一丝丝的敬意……说不上这感觉,只是觉得,这二十碗不同的酒水喝完,她还能够不扶着桌子稳稳地站在原地,这便让他觉得了敬意……他自己此刻就站不稳了。

    是的,除了恼羞成怒之外,对这个寡淡的女人,内心里隐约有着一丝丝的敬意。

    “认赌服输。”灰败着一张脸,白公子颓然垂着头:“本公子苏州府白家第三房次子,家中行二,白慕。”他白慕这一点担当还是有的,输了便是输了!绝不会输不起!

    “何来输赢?大家伙儿见证,不过是苏州府的白家白慕白二公子请我喝酒罢了。”

    白慕白二公子决绝地一挥手:“不必再说了!输了就是输了,本公子输得起!”他此刻已经头晕脑花,不忘怒视:

    “今日无论输赢,我白家与你都结下了仇怨!绝不是你和稀泥的两句话,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酒娘子心知肚明,你我两家之间的干系!”白慕说道。

    连凤丫耸耸肩……既然人家不领情,那她自然不勉强。

    白慕有句话说对了,她和白家早就结下仇怨。只因为她异军突起,必然触碰了现有者的利益,蛋糕就那么大一块儿,她要吃,定然要从白家嘴里抢食。

    既然双方都知道这个道理,那就,不必多说了。

    “都散了吧。没甚好看的。”

    连凤丫说着,继续往简竹楼的方向走,却在中途,拐进了一个死弄堂里,再也支撑不住,脑子晃晕,就往前砸了下去。

    不期然,落入一道凉意的怀中,她怎么可能不醉?那整整二十碗的白酒,尽管酒水的读书并不高,但是二十种不同的酒水,掺杂一起,又是整整二十碗……

    身前的人,揽着她的身体,她只觉这人身上的冷香极好闻,忍不住嗅了又嗅:“好香……”

    轻低吟一声,将她揽入怀的男人,如玉冷凉的面容上微微变化:“何苦?”

    “你不懂。”

    “你说。”我不懂,你说给我听。

    如他的人,少言寡语。

    但怀中女人轻轻笑:

    “锦绣路,步步荆棘。”

    “所以跟男人拼酒量也算吗?”低沉的声音问道。

    “你是谁?”她不答反问,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尤其这冷香扑鼻,还有这怀中的冷凉……舒服极了。

    她的脑袋动了动,想要从他的怀中钻出头来,仰着头看一看这人的长相,脑袋刚动,又被扣住了后脑勺,摁入了冷凉的怀中,低沉的声音,在头顶轻声响起: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过路人。”

    “哦……路见不平的过路人啊……”她脑子越来越晕乎,越来越沉沉,眼前景象在转动,说话都有些大舌头:“那你是好人。”

    好人吗?男人俊美的面容上嘴角噙着一抹轻讽的笑。

    手臂陡然一沉,他便知,怀中的女人,醉死过去了,整个人,便将全身的重量,放在了他的身上。

    抬起女人的下巴,细细看了看她额头上细密的汗,突然手臂一动,拦腰抱起怀中女人,又用身上披风将她从头到尾盖住了,脚下一点,绝好的轻功,踏风而行。

    几步脚尖轻点,飞快消失……朝着安九爷的简竹楼去了。

    “二爷,您这……”安九爷看着他家主子匆匆往三楼二区,就要追上去。

    “下去,准备解酒汤。”

    “啊?……啊!哦哦哦!”

    安九爷极度怀疑那披风下的人就是连凤丫,主子以为披风遮住了脸和身体,他就忍不住连凤丫的鞋子吗?

    男人抱着连凤丫上了三楼,进了屋子,把她放在了床榻上,看了一眼她的脸,从怀中掏出一块锦帕,细细地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珠。

    “难受……”

    男人挑了挑眉……现在觉得难受了?

    手里却将她的脑袋调整好舒服的姿势。

    做好一切,男人垂眸,扫向怀中软软的人儿,漆黑的眼底一阵无奈……这女人,大概忘记还要给他的长子和长女喂奶……竟敢喝下这么多的酒,他的长子长女得受苦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