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海清愣住了一下,一下子作惶恐状:

    “大老爷此话诛心啊!海清虽出身村中农户,但是海清也是读书人,连凤丫是我的大姐姐,我再混不吝,也万万做不出算计长姐之事啊!”

    张大老爷冷眼望着那少年,却不为所动:“好一个‘做不出’!事实面前,你有何狡辩之词?”

    且当他这个张家主事是蠢的吗!

    这区区一秀才郎,竟也敢在他的面前,睁眼说瞎话!

    张大老爷绷紧的老脸上,浮现一层怒意:“连海清,别说我张某人偏听偏信,就给你一个机会说清楚!”

    话落,张大老爷眼中冷光一闪:

    “老夫有三问,一问,投主委身乃是为奴,奴者,贱籍也,是也不是?”

    “……是。”连海清被张大老爷冰冷目光注视下,稳了稳呼吸,道。

    张大老爷不理会,继续问:“二问,为奴者,永无自由之身,是也不是?”

    “是。”连海清再答。

    闻言,张大老爷老眼眯了起来,再问:“三问,为奴者,子嗣后代生而为奴,世代贱籍,是也不是?”

    “……是。”

    “好!”三问三答,张大老爷陡然站起,并指一指堂下少年,张大老爷目光似寒刃,朝连海清射过去:

    “连海清,这三问,你既都承认了,”冷笑一声:“老夫再问你,你还敢口出胡言自言自己‘做不出’吗!”

    连海清呼吸慢了半拍,却没有慌乱,镇定了一下,朝堂上张大老爷拱手:

    “大老爷既然有三问问海清,海清也有三问问大老爷。”

    “哦?你还有三问问老夫?”万万没有想到,堂下那秀才郎,还敢问他三个问题,转瞬一想,问便让他问,“好,你问。”

    他就看看这连海清还能如何信口雌黄!

    连海清抚平心绪,十分尊敬地朝着张大老爷作揖:

    “海清三问,

    一问,海清的大姐姐若是不愿意配合大老爷,不愿交出到手的钱财名利,大老爷要如何对她?”

    他说着,清秀的脸上,一脸肃然,目视张大老爷,眸光清澈不见丝毫心虚。

    张大老爷绷着脸,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是他们二人心中都清楚那答案——巧取豪夺,杀之后快!

    张大老爷张嘴不答反说:“这是你的第一问,第二问呢?”

    虽为正面回答,却已经表了态。

    连海清续问:

    “海清二问,刚刚说的是我那大姐姐不肯交出东西来,要与大老爷作对。现在说的是我那大姐姐若是愿意听从大老爷的吩咐,把东西交出来给那位贵人。

    那大老爷又会如何对待海清的大姐姐?”

    这个问题,问的蹊跷。

    如果第一问,连海清问出那样的问题,答案那么明显。

    那这第二问,答案岂不是应该更明了吗?

    不交出——死,那交出来,岂不就应该是——丢掉了烫手山芋,这件事儿到此为止,连凤丫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可要是真的如此,连海清为何又有这第二问?

    直到有了这第二问,张大老爷这才正眼看向了堂下的少年,眯着眼,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连海清力持镇定,只有他自己知道,胸口那颗心,跳得飞快。

    “嗯……”张大老爷眯眼看着连海清还一会儿,才淡淡“嗯”了一声,收回了视线,“你继续问。”

    “这第三问……海清斗胆问大老爷,是做奴做马的活着好,还是守着普通百姓的身份死去好?”

    他的额头鬓角,沁出微微细汗。

    当他问出那一句“是做奴做马的活着好,还是守着普通百姓的身份死去好”的时候,便已经是在试图去摸张大老爷的底了。

    又或者说……他是在试图摸索张大老爷背后那位贵人的底。

    他是在问张大老爷:他那个大姐姐服了软,把东西给了张大老爷,就真的能够高枕无忧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言下之意是跟张大老爷说:连凤丫不给是死,给也是死。

    不给,对方巧取豪夺,用见不得光的手段抢来。

    给,对方会放过一个知道果酒甜酿秘密,却又随时能够被其他势力威逼利诱的人吗?对方……会让她清醒地活着吗?

    张大老爷一双老眼,若有所思望着堂下那少年,不发一言。

    “大老爷,大姐姐一家虽已经被逐出族谱,可我大姐姐一天是我大姐姐,一辈子就是我大姐姐,我不想看到她年纪轻轻,就凋零了。”

    少年朝张大老爷深深把腰弯下,把头埋下:“大老爷明察秋毫之末,洞彻世理,海清绝不是再害我大姐姐,反是在救她。

    也恳请大老爷念在海清这一心想要帮大姐姐,给海清多一些时间,让海清再行劝说我那大姐姐。”

    张大老爷看着连海清好一会儿,才开声:“好。看来是老夫错怪你了,你果然是有情有义。”

    说着,忽然专转身在书桌后的多宝格里拿了两本字帖,放到了桌上:

    “海清啊,你是个有情有义的,资质绝佳,这两本字帖你拿回去临摹,下一次来,老夫亲自考校你的书法。”

    闻言,堂下连海清猛地一抬头,眼中是藏不住的欣喜,“多谢大老爷。”

    他心脏砰砰跳,张大老爷把自己字帖给他,这不足为奇,但张大老爷说,下一次亲自考校他的书法……自古以来,只有自己的晚辈或者弟子,才会得到师者长辈的考校。

    张大老爷此举,是把他当做自己的晚辈或者弟子了啊。

    他欣喜若狂,这一切,全部落在了张大老爷的眼中。

    “那海清告辞。”

    张大老爷笑意盈盈,目视连海清离去的背影,消失在书房门口,陡然收敛脸上笑意。

    眼中闪过一丝讽色……这个连海清还是太稚嫩了,他只推测出他们不愿意这世上再有人知道果酒甜酿的秘密,所以判断他们不会放着那个连凤丫好好活着。

    却忘记,连凤丫除了果酒甜酿,还是当今圣上亲自赐下一座牌坊的女子,她所出“英雄酒”之名,也是当今圣上亲自赐名。

    试想,他们得到果酒甜酿之后,这连凤丫就死了,这事儿说不得就传得沸沸扬扬……这叫这纵横各方势力怎么想?

    难保不会有人暗中调查。

    若是调查出什么蛛丝马迹,到时候朝中那位贵人……太也得不偿失了!

    所以,要么得到果酒甜酿,那个丫头片子不能够死;要么不要这果酒甜酿,这丫头可以死。

    但这两件事情,却不能够同时发生,否则,引人怀疑。

    但若是,这丫头片子要是能够投奔到他的门下的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

    至于那连海清,若真能够“救”他那个大姐姐一命的话,自然……再好不过!

    “去,去请崇山来。”张大老爷叫来身边小厮。

    “是,大老爷,小的这就去请少爷来。”

    张崇山被张大老爷身边侍候的小厮叫了去,“什么事儿,这么急?”

    “少爷随小的来,就是。”

    张崇山只得跟上去。

    “祖父。”

    张大老爷对一旁小厮努了努下巴:“出去,把门关山。”

    “祖父,这是?”张崇山看着书房的门阖上,扭头不解看向张大老爷。

    “崇山,吾孙,祖父问你,今日这来的连海清,你觉得这人如何?”

    张崇山没多想:“海清兄为人谦逊,谨言守礼,学识不凡,是难得的人才,将来说不定就是国之栋梁。”

    张大老爷轻轻一笑,“崇山,你记住,以后与这连海清相处,需留一个心眼。”

    “怎么?祖父觉得此人不可交?”

    “此人可用,却不能深信。”

    张崇山愣了一下,但还是拱手对张大老爷道:“是,祖父。”

    “你且记住祖父的话,此人谋略虽不足,但心中却不甘平庸,他的眼中,始终藏着‘野心’二字。”把“野心”藏在了那毫无攻击力的温驯谦和的笑容下,的确,可以麻痹许多人的警惕。

    张府外,少年郎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高墙大院,转过身,眼中的温和散了去,瞅一眼手中字帖,削薄的唇瓣,笑了笑……终于,还是瞒住了那只老狐狸的疑心。

    他怎么会那么好心的……去保他那个目中无人的大姐姐一条性命呢?

    那么说,只是为了让张大老爷那只老狐狸看到他虽有小聪明,却遇事考虑不周,有小聪明却无大智慧大谋略,为了麻痹张大老爷那只老狐狸罢了。

    “这一关,总算糊弄过去了。”

    连海清此举是一箭三雕,一是分明他就是不想他那个大姐姐好,却把那些算计他大姐姐的事情,生生弄成了是要救他大姐姐一条性命,世人不可说他无情无义,只说他有情有义。

    二是他心中十分清楚他那个大姐姐若是不交出东西来,必定有杀身之祸,但一旦交出东西来,张大老爷便也不好真的对她下黑手,恐怕张大老爷会有其他手段掣肘他大姐姐不敢再把果酒甜酿的秘密告诉其他人。

    他清楚这一切,却在张大老爷面前,表现出不知道,说出一个漏洞百出的推测,这是向张大老爷示弱,为了麻痹张大老爷。

    三是此举恰好能够给他那个大姐姐入套争取到考虑的时间,也算是完成了他答应她大姐姐“求情”的这件事。

    少年走在大街之上,步履轻快,嘴角挂着愉悦的笑弧。

    到底,谁利用了谁,谁又被谁利用……张大老爷和连海清,都认为自己‘赢了’,都认为自己是利用别人的那一个。

    苍天在看,无悲无喜。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双修高手在花都 老婆初恋回来续旧情,兵王要离婚 神医改命:冥王的宠妃 系统跑路后,宿主在娱乐圈里翱翔 四合院:何雨柱重生,我逆天改命 父母双圣,我觉醒万倍增幅挂 我在非洲当酋长 第一红人 武魂:开局觉醒黄金帝龙 寻觅心灵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