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九刀,一身秋雨,深色袍子,破破烂烂,湿漉漉的黏在身上,往下淌着水滴。

    那额上硕大青花奴印,更把他的狼狈显示无疑,连凤丫盯着面前的人奴,这人已经十分狼狈,但在他的脸上,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狼狈和窘迫,身为人奴,背着奴印,却如此的坦然。

    本应如狗活着的人,眼中却烁着狼光。

    这样的人,自己送上门来,却说刀求主,只为活着……连凤丫垂下头,沉默了好一阵子。

    屋子里很安静,谢九刀没有说话,褚先生便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这两个人,一个没有急着表态自己的忠心可以昭日月,一个没有立即提出对谢九刀身份的质疑。

    一个应该表忠心,却不表。

    一个应该提出质疑,却不提。

    什么话都没有说,却复杂凝重。

    漫长沉默之后,女子缓缓抬起了头,一双眸子不算美,且清且寒:“你需回答我三个问题。”

    声若寒潭水,面若冷冰窟。

    对面满身风霜的谢九刀,对上那双眼,冷不丁地心一紧……这双眼,绝对不是一个寻常女子会有的!

    他呼吸微微一顿,这眼神……好熟悉!

    待他再想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再难看到那道无比熟悉的眼神,心中不禁轻嘲一声……谢九刀啊,你当真老了,看错了眼,那种血雨腥风杀人无数才会有的眼神,怎么可能在这样一个寻常女子身上看到呐。

    暗自摇摇头,不再纠结于此。

    但道:“好,你问。”

    “你从哪里来?”

    女子问。

    谢九刀没做思考,就答:“不可说。”

    一旁褚先生浑浊的眼珠,微微动了下,依旧没有看向谢九刀。

    女子眼中不见波澜,续问:“既是人奴,你与西四街上那条黄泉路,是何干系?”

    “没听过,不认识,没去过。”三连否定,谢九刀同样是想也没想,就回答到,话音刚落地,忽然意识到什么,陡然盯向对面那女子。

    女子唇角微勾起一道弧度,证实了他心中所想——她在套他的话。

    “你不是淮安城的人。”她出口,道出一句陈述句……不识西四街上黄泉路,他从外乡来。

    这事情,便足够古怪了。

    谢九刀紧抿着唇盘子,关公眉紧拧,牛眼凝重:

    “你要撵我走?”

    几乎是他脱口问出问题的同时,对面那女子同样开口,“最后一个问题。”她淡道:

    “你为刀求主而来,刀有刃,刃无眼,可杀敌,也可反过来杀主。”

    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她冷眼盯着对面的谢九刀。

    而谢九刀看了她一眼,忽从腰间刀套拔起一把大刀,举在身前。

    褚先生脸色一变,忙踱步上前,挡在连凤丫身前,“你要做什么?”

    谢九刀不答,垂眼看身前刀,左手忽然靠近,拇指在刀刃一滑,连凤丫和褚先生眼前一花,一眼之后,谢九刀手中大刀,已然重新收进腰间脏的不见原色的皮套之中。

    “以血起誓,谢九刀将拼尽全力,护连娘子一生安危,此刀杀敌,指天指地绝不指向连娘子。若违誓言,五马分尸。”

    那一滴鲜红血珠滚落下去,血珠落地,他誓言已成。

    连凤丫深深看了对面谢九刀一眼,眉心之间无比凝重,眼神更深亮,就这顷刻功夫,她心中已经思考许多。

    褚先生不发一言,在这件事情上,他无法给出意见。

    一方面,是他们一家急需人奴,另一方面,是这谢九刀来历太诡异。

    “谢九刀,你记住你今天的誓言。”连凤丫终于开口。

    这人来的太蹊跷,无论这人为什么而来,于她而言,已经没有选择。

    若有人指使他来,那人至少现在不会动她,否则,何必多此一举,大可今夜就收拾了她。毕竟,他们一家,此刻在别人的眼中,就是手无寸铁的待宰羔羊。

    若真有人指使谢九刀而来,若真是要加害她,谢九刀找上门的时候,她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了。

    且再看看吧。

    连凤丫转身离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道叫停声:

    “慢着。”

    “还有事?”

    谢九刀望着门口那道背影:“你不问我犯了什么罪,被贬斥为人奴?”

    连凤丫没有转身,冷漠地说道:“与我,何干?”

    谢九刀一愣之后,再问:“既然我来历不明,你为何还要留下我?”

    背对着谢九刀的女子,唇瓣勾起一道讽刺……“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自己来历不明,招人怀疑。”

    “既然如此,你大可以赶走我,为什么还要留下我?”

    “谢九刀,你要明白,我手中,无刀可用,让我成日心中惶惶不安。”她眼中闪过自嘲:“我别无选择。”

    没有刀在手,让她不安,有刀在手,也十分不安,既然都是不安,为什么她不赌一赌,赌这把刀能够信守承诺?

    她一直就是一个赌徒,上一世赌命,这一世赌运。

    什么都没有的人,不赌何来的机遇?

    谢九刀一嗫:“那你就不想知道,我来的目的?”

    连凤丫听着,轻笑出来:“我说我想知道,你会告诉我吗?”她觉得好笑,从始至终,这人就说是为了刀求主而来,从始至终就有诸多隐瞒。

    就连他从何处来,都是“不可说”。

    她怎么会以为,这人会把真正的目的告诉她?

    “好了,不早了,你和褚先生准备……”

    “会。”连凤丫有些不耐烦起来,正说着,身后谢九刀忽然打断了她:“我会告诉你,我来这里,是为了保护你的命。”

    门口那道背影片刻僵硬之后,女子轻笑起来:

    “奇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好了,你们休息吧。”

    明显,她是不信这话的。

    谢九刀愕然……他说的是实话。

    好多天前,他如死狗,在京都城的水牢之中,见到那个人。

    “我要你护一人安危。”

    他在水牢,锁链加身。

    那人一身黑袍,长身挺立。

    闻言,他只觉得好笑:“殿下说笑了,如今谁都知道我谢九刀,已然是个废人。”

    那人声音平静,脱口而出:“身中百蛊,能活下来的人,会是个废人?呵~”

    “殿下也知道我谢九刀身中百蛊?”他冷笑:“我经脉之中全是蛊虫,一身杀人的本事,全部都废了。不是废人,是什么?”

    他气愤,这人是闲得慌,专门来看他笑话的?

    “我帮你解蛊毒,你替我护一人。”

    “殿下又说笑了,要解我身上百蛊,除非噬蛊虫……”他原本讽刺说道,下一眼陡然瞪大铜铃大的牛眼,伸到他面前的那只冰冷的手掌里,正是噬蛊虫!

    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双眼放光:“好!”他一口答应下来:“成交!”

    解百蛊,护一人……这世上,还有更占便宜的交易吗?

    “先别急着答应,”那人又说:“我要你这一生都护她安危。”

    原来……,要的是他的一辈子。

    但即使这样,于他而言,也是再划算不过的交易了!

    “是谁?”

    拿去噬蛊虫来做交易,那个要他护安危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淮安道淮安城中百桥胡同连家的连娘子。”

    “额……”那是谁?“从未听过啊。”

    “你去到淮安城之后,自行打听,就清楚了。”

    ……

    谢九刀从那日思绪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门口早已经空无一人,哪里还有那道背影。

    百思不得其解……那人,就为了这女子,拿出价值连城都买不到的噬蛊虫?

    又想到,刚刚他说的那句话可是大实话,偏偏,对方明显的不相信。

    算了~

    此时此刻,京都城中,东宫偏殿里,也有一个人没有睡,书房亮着光,一道身影,斜依着太师椅,修长的手臂,撑着脑袋假寐。

    一声轻微声响靠近,陆平来催:“殿下,天色不早,就寝吧。”

    男子缓慢睁开眼,黑眸如深潭,边站起身,边开口道:

    “算一算日子,那个屠夫也就在这几日里到淮安城了吧。”

    留下这句话,不等陆平回答,男子踱步而去,只留下一道欣长背影。

    陆平摇摇头,不再多言,可心中的不满,却没有退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屌丝逆袭,我让圣人入轮回 多日,多情 随身空间:重返山村去种田 灰空 女友分手后,他获得了透视异能 穿到病娇反派黑化前 重生之回到2010年 天价片酬,我反手捧红路人 星河彼岸【文明的终局】 神奇宝贝之开局鲤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