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大老爷下晌回了家,前脚刚进了家门,后脚管家匆匆的跑来。

    “急什么,慢慢说。”张大老爷甚是不满意这毛毛躁躁的管家,拧着眉头瞪了一眼,后者喘着大气儿,“急,急事啊!”

    “好好说,把气儿喘匀了再说。”

    管家的是急在了心里,“大老爷,红叶镇上的人来了消息。”

    “红叶镇?”张大老爷想了半天:“有他们什么事儿?”

    “不是不是,红叶镇上新开了一家惠民酒坊,卖的就是香甜的果酒啊!”

    这一听,张大老爷倏然拔地而起:“你说什么?红叶镇上新开了酒坊?”

    这种事儿他怎么没有听说?

    红叶镇,近淮安城,镇不算大,却也不少,开一个酒坊,在红叶镇,那就算得上是件事儿了,按理,他这边儿早该得到消息了。

    张大老爷沉思一会儿,老练世故的老脸上,阴沉沉地,缓缓抬起头,倏然!冷沉的目光,就落在了管家脸上,森然一番打量,把管家看得心里一阵发虚。

    “你是说,”终于,张大老爷干瘪的嘴唇,动了动:“你是说红叶镇新开了一家惠民酒坊,酒坊里卖的是香甜的果酒?”

    “是啊,大老爷,红叶镇来了人……”

    他话未说完,张大老爷急切切地伸出手指:“快,快去把人给我叫进来。”

    管家的不敢耽搁,立刻转身去叫人。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管家领了个青衣小厮就来了。

    这青衣小厮刚刚要行礼,张大老爷的人影儿就已经“刷拉”一下子,跑到了他的面前:“别行礼了,你快说说那个惠民酒坊的事儿,一字儿不漏的都给我说了。”

    青衣小厮自然不敢隐瞒,心里七上八下的,但还真的不敢对张大老爷有所隐瞒,就把他们镇上,惠民酒坊的事儿给一溜的说了,从怎么开业的,开业的时候的景象,都给说了。

    “你说的大酬宾是怎么个回事儿?”

    这个词儿倒是听起来怪异的狠,他也是第一次听说,可凭借着这么些年的见识,隐隐约约似乎明白。

    红叶镇来的人又给他说了一遍。

    张大老爷听着心脏噗通噗通直跳,眼神阴翳起来,什么大酬宾啊,现场免费试吃啊,甚至是买二送一啊,这些东西,虽然都是第一次听说。

    可是人在商场,老练世故了,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如果说,这些看起来很吃亏的“惠民大酬宾”,看起来不着调的事情,全部都放在一起之后,会产生什么效果。

    “现如今,红叶镇的老百姓们对这个惠民酒坊都是个什么态度?”

    来人不敢隐瞒,也尽量挑拣了好听的话说,“老百姓们自然是高兴的,那一天开业的盛况,小的见识短薄……此生未见。”

    他已经是挑拣了好听的话说,张大老爷闭上了老眼,几乎是可以从这面前小厮形容的场面中,看到当时这惠民酒坊开业的盛况。

    恰是时候,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挨在门口,小心翼翼地看管家,管家的机敏,快步走了出去,挨着脑袋,压着声儿问:“什么事儿!这么匆忙?没见大老爷正在谈重要的事情?”

    来人是家中府门看门的,他这里比管家还急呢。

    “哎呀!大管家!你快来看看吧!门口又来了两个人!都说是有急事要见大老爷啊。”

    看门的门房没眼力劲儿,声音大了些,叫屋里的张大老爷听了个正着,张大老爷灰瞳中精光一闪:“去,”他对外面喝一声:

    “都把人叫过来!”

    一只手却藏在袖袍下,紧张地捏了起来。

    按理,这些外地来的人,要见张大老爷,那可就是不太容易,今日,张大老爷可不顾这些。

    杂乱的脚步声,可见外面的人,心中的慌乱。

    张大老爷心中咯噔一声响……别是叫他猜中了!

    那可真就是最坏最坏的结果了。

    显然,张大老爷在听到门房说外头又来两个外地人的时候,心中就闪过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见着来人,张大老爷这心里的巨石非但没有放下,更是眼皮直跳。

    那两人要行礼,都被张大老爷拦住了,“快说,何事?”  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显然,在来淮安城的路上,这两个人已经碰过头了,一人一咬牙:“大老爷,是这样,我们镇上前两日忽然开了一家惠民酒坊,卖的酒很特别,说它是果酒,又没有果酒的苦涩。

    反倒香甜入口。”

    话到这里,张大老爷眼神阴得不能够再阴了。

    一扭头,问另一个没有开口的人:“你也是这个事儿?”

    “对对对,我们镇上也是前两日突然开了一家惠民酒坊来着……”话未说完,“砰”的一声,巨大的声响,吓得屋子里众人把头缩成了鹌鹑,动也不敢动一下!

    管家的眼尖,大老远就看到了门房的又往这里匆匆跑来,他脸色一变,连忙跑了出去。

    把门房的一拽,拽到了假山石后头,“是不是外头又有人来?”

    那门房一脸恭维:“您老真厉害,这都能够猜出来。”

    啊呸!什么厉害不厉害!

    “快!快,快把人都叫进来。”管家的白了那门房小子,厉害?厉害个屁!

    他不蠢!

    书房里现在什么个境况,大老爷此刻能够想到的,他也能够想到。

    “这下……哎……”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他转身回去,进书房前,顿了顿,随后再次叹息一声“唉……”尽是无奈啊!

    只能够硬着头皮进去禀报:“大老爷,外头又来了人,我叫门房的把人都领进来了。”  他话说完,站在桌案钱的张大老爷一向健朗的身形,晃了晃,堪堪扶住了桌子,这才好不容易站稳了,饶是如此,他还抬着头,巴巴地往屋外看,巴巴地等着门房领来那些人……管家的看得明白……大

    老爷啊,这是心里还抱着最后的那点儿希望啊!

    时间似乎变得慢了,桌案前的老者,一向雍容的做派,此刻他却觉得度日如年。

    如果……如果……

    轰!

    突然之间,他的眼前便炸开了花了!

    入眼的人,看穿着打扮,那都是外乡来的。

    “你们……也是为了……惠民酒坊来的?”众人看不出个所以然,只看到那穿着讲究的老者,此刻老脸煞白如纸,嘴唇更是浮现一层灰白。

    “大老爷,您,您没事儿吧……”

    “快说!”没等来人关切的话问完,那桌案前的老者,陡然一提声音,重重的喝道:“是也不是!”

    “是……是!”

    几个人被吓得哆嗦……这怎么个回事儿啊?

    就把大老爷得罪了?

    小心翼翼地瞅向一旁管家求救。

    管家藏在袖中的手,悄悄地摆了摆。

    他也是不敢这时候出声。

    屋子里静悄悄,静得诡异。

    众人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好几双眼睛,就巴巴儿地小心翼翼地偷瞧着桌案前的老者。

    而老者扶着桌案的手,抓着桌子边缘,指甲都快扣进去木头里,手背上青筋浮动,“好!好得很啊!”

    几近咬牙切齿地蹦出这几个字儿,却好似是花了他所有力气,众人不敢看,却又忍不住偷看,视线触及了老者的脸,

    顿时,屋子里的几个人,一个个的都吓得不轻——只见桌案前的老者,两边太阳穴青筋鼓动!

    一条条青筋埋在皮下,就像是泥下的蚯蚓,丑陋地扭头,可怖异常!

    “大老爷,消消气儿……”别人可以不说话,但是张家的管家不行啊,只能硬着头皮劝说道。

    只桌案前的那个老者根本就听不进去他的话,世故的老眼中,杀意森森,咬牙狠厉道:

    “去!去把老二老三给我叫回来!”

    张二老爷和张三老爷被叫进书房的时候,张三老爷还满脸的不高兴:“大哥这时候找我干嘛?”

    言下之意是扫了他的兴致。

    张二老爷精明,一眼就注意到张大老爷的神情:“大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这去叫张二老爷和张三老爷的时间里,张府门外陆陆续续来了好几拨人马,都是要求见张大老爷的,此刻,都在书房里头,小心翼翼地埋着脑袋不敢说话,都知晓,事儿闹大了。

    倏然!

    张大老爷的手指一抬,“刷拉”一下,指向了那一群外乡来求见的人马,老眼却一眨也不眨地落在了张二老爷的脸上:

    “老二,我们被人耍得团团转!你说,这口气不顺,该怎么办!”

    却不等张二老爷回答,自顾自地自答自问:  “安九那厮和连凤丫那个贱丫头,摆的一手好局,安九那厮我拿他没办法,连凤丫那个贱丫头,难道我还动不得!”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拥有学习面板的神豪 傻子,别停啊 师傅忽悠我下山祸害师姐 怎么全家我战斗力最低? 直播:暴打东北虎,这叫小萝莉? 开着房车,去古代逃荒种田吧 都市魔道第一公子 偷香 娇妻别逃!boss非你不可! 不反着来就得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