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血,温热。

    寂静深夜里,依旧传来一声不太和调的“中计了”,院中为首的黑衣首领,露在黑色面罩外的眼睛,倏然地一瞪,脚下生风,正要后退离去。

    霍然!

    一支冷箭夹带狂戾的气流,旋面朝他砸去。

    黑衣面罩下的面容不可见,只见他速度极快,本是准备退离的双腿,不得不朝着左侧迈去,只为躲开这致命一箭,哪怕他的动作已经十分之快,却也只是堪堪躲开了那迎面而来,杀气腾腾的一箭。

    刺啦~!  破天一阵刺耳鸣声,又一声“嚓~”,那支箭划破气流,深深扎进黑衣人身后的泥泞里,至此,依旧发出“嗡嗡”声,黑衣人朝后扫一眼,眼中一阵惊愕——那箭身牢牢钉在了地里,露于地面之上的部分

    ,在空气中颤动!

    眼中凝重微露。

    恰是时候,前方一间屋子,突然亮起了光,他眼角余光扫动,那间屋子的门,“刺啦”一下,倏然大敞,光亮之中,走出一道人影。

    眯眼细细盯了过去,那女子,身形瘦削,两手轻轻拢在两袖之中,覆在身前,十足十的闺中少女模样。

    再往上看去,却心中一动,与那双清冷的眼睛,对个正着。

    黑衣首领心知不该耽搁,转身就又想要逃窜而去,又一道箭划空而来!

    目标直取他身前!

    一次是巧合,两次也是巧合?

    不禁惊惧扭头朝身后那唯一一处光亮之处看去,那门中少女模样的女子,依旧立于门前,静静观望着自己。

    “你,走不掉的。”深夜之中,女子清澈的声音淡淡,打破了夜的沉寂,透入了那黑衣首领耳中,却是另一种滋味。

    他眼中犹自闪过一寸质疑之色,心念一动。

    眉头一抬,眼底冷光一闪,脚下劲气一点地面,就想要以轻功飞过墙头,怎耐身后涌出一阵杀意,身在半空之中,右脚脖子却仿佛千斤重,生生被人粗鲁地拽了下去!

    低头一看!

    粗面大汉,一脸煞气腾腾!

    来不及细想……“砰!”

    巨大声响,砸在地面,黑衣首领整个人被砸到地面的时候,眼中犹自不敢置信!

    就……这么轻而易举被攻陷了?

    他狼狈无比,被砸在地上,心中早已如同死灰,今日必定死在此处!

    陡然一抬头,目中已经露出冷笑:“设下陷阱又如何?终究还是白费功夫功亏一篑!”

    说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他心底冷笑,尚武堂只有枉死的鬼。

    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忽闻女子清澈淡漠的声音:“卸了他的下巴。”

    黑衣首领眼底刹那惊愕,来不及眨眼,下巴陡然传来撕裂的疼!

    “啊……!”

    深夜之中,这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喊声,惊落了院中花树的落叶纷纷。

    “你最好别叫的这么大声,惊动了这周遭的邻里,那就只能直接将你们这些歹人送官府了。”

    又是那女子清淡的声音,但却比任何的呵斥威逼还要有用,果不其然,那黑衣首领听到这句话后,嘶喊声戛然而止!

    当然……不能够送官府!

    杀人越货的事情,当然只能够夜黑风高无人的时候做,一旦惊动了官府,那就势必牵连他们身后的主人。

    如此,怎敢再开口叫唤一声。

    他只能仰起头,恶狠狠地盯向那敞开明亮的大门。

    女子,身形瘦削,缓缓朝他走过来,好似风一吹就要倒。

    但她,却一步一步朝着他走过来。

    黑衣首领眼中杀意闪烁,忽然扑腾起来,就要朝着面前女子扑过去,“哐”的一声,被一只大脚,狠狠跺在后腰上!

    女子的绣花鞋顿在他的身前,他恶狠狠仰起头,一抬头,那面容十分平淡的女子,已经缓缓地蹲在他的面前,一双清澈黑亮的瞳子,正居高临下地觑着他。

    “想死?现在还不行。你们还有用处。”

    他“啊啊啊”的喊着,眼底恶狠狠的。

    女子淡淡扭过头:“抠掉他牙齿里藏着的毒,替他把下巴接好,我就听听,他想要说什么。”

    谢九刀神情淡漠,一脚踩着黑衣首领的后腰,弯腰伸手就重重拽起这人的头发,往后一扯,这人的脑袋生生被扯得往后倒仰,

    谢九刀十分粗鲁,大掌扣在那人嘴巴里,指头“咔擦”一摁,那人嘴里直接掉出来好几颗牙齿,眯眼一看,果然一颗牙中藏着不起眼的毒药包。

    下一刻,立刻顺势把那人下巴重新接上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快准狠,但受刑的人,绝对不好受。

    黑衣首领疼得冷汗淋漓,却不敢叫出声,只怕惊动了这周围邻里。

    只把这恶气发在了面前女子身上:“呵呵,”即使狼狈,还冷笑着:

    “就算你还活着又怎么样,你爹娘已经死了!”

    他恶毒地望着面前女子,要看面前女子疯狂伤心。

    却只看到那女子一脸的淡漠,她举起手来轻轻拍了拍,两声清脆的拍掌声响了起来,又有两间房间陆续亮起来灯光,门无声打开。

    黑衣首领看到那两间卧房门口出现的一幕,瞳孔骤缩!

    他的手下,反而被人挟持在手中。

    “我怎么会明知道有人要狗急跳墙,还会放任家人处境危险?”女子淡笑一声,看不出情绪来,眸光淡淡从黑衣首领的脸上扫过去,忽而勾起唇瓣:

    “放心,我会把你们物归原主的。”

    说罢,站起身来,对谢九刀问道:“有人给我送上这么一大份厚礼,我是不是也应该礼尚往来一下?”

    说到此,话锋一变,眼中冷意弥漫:

    “绑起来,去回礼。”

    ……

    夜深人静

    未时时分

    清冷的街道上,一辆油纸布盖住的牛板车,车轱辘“咕噜咕噜”的响着,一路响到了张府门口。

    叩叩!

    叩叩!

    朱红大门响起两声敲门声后,没了声响,一切都仿佛回了平静。

    门后有守门的漫不经心打着哈欠,不耐烦地问:“谁啊?”

    只可惜,无人回应。

    但看门的门房想了又想,绝不是自己睡迷糊了,是有人敲门来着,于是乎,把门拉开一点缝,透着缝隙,往外头瞄。

    “哎哟,这谁啊,敢把杂物挡在张府门口。”

    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就去开门,要把那挡着门口的牛板车给推远一点。

    只刚刚手一动,那油纸布就滑落了下来,露出牛板车上的“东西”来。

    门房提着个灯笼,揉了揉睡眼,挨了过去:“什么东西……啊!鬼啊!”

    “噗通”一下吓得坐到了地上,“有鬼有鬼有鬼……”

    门里头府中巡逻的守卫魁梧地走过来,见门房失魂落魄的叫着“有鬼”,凑过去牛板车上看了一眼,转身抬脚就踹门房:“你丫瞎了?明明是个大活人!瞎嚷嚷个屁?”

    “活人?”门房呆住了。

    “活的,你怕屁。”

    门房赶紧“刷拉”一下子站起来,往牛板车上看一眼:“这谁啊?把个人放牛板车上就给挡在咱张府门口,真好大胆子……咦?这是什么?”

    门房的眼尖,从牛板车上拾起来一枚木牌,巡逻的守卫看到,牛眼陡然一凸,“给我看看!”

    飞快就从门房手中抢过木牌。

    细细看过之后,神情陡然严肃,又大步走到牛板车旁,伸手飞快地将板车上晕死过去的人,检查了一遍,严肃的神情,越发凝重。

    “你守着,我去汇报大老爷。”

    说罢,飞快窜了出去。

    转花园,过长廊,几经周折,气喘吁吁立在书房前:“大老爷,快出来看看。阿虏被人送回来了!”

    下一秒,门大开!

    “尚武堂的阿虏?他被人送回来了?”

    张大老爷原本就没有睡,他在等尚武堂的事情办完了,回来与他汇报。

    但这消息,似乎有些不对劲。

    “四肢经络全部被人挑断,丢在牛车上送到了府上来。”

    “在哪儿!”

    “就在大门口,送回来的时候,牛板车就挡在府门口!”

    守卫一说完,张大老爷拔步匆匆。

    一路几乎飞奔到大门口,他虽然是等在书房里,还没有睡下去,却也已经换上室内的薄衣,这会儿匆忙得来不及披上一件外衣。

    “大老爷,您来了。”门房见着正主,迎了上去,张大老爷看也不看,伸手推开,直去牛板车前。

    “灯笼。”他手伸出。

    早已有人候着一旁,立刻将手中的灯笼递给了张大老爷。

    张大老爷提着灯笼,照向牛板车,另一手在板车上人的四肢摸了摸,忽然手往板车上那人的嘴巴捏了过去,又把灯笼往那人嘴巴一照……嗬!

    周围之人,都是一骇!

    那嘴里,空荡荡,黑洞洞一片!

    “好狠毒的手段!”

    张大老爷眼中戾气一闪,随后把灯笼往旁边人手中一放,从袖中掏出一张帕子,擦了擦手,边面无表情问门房:

    “怎么发现这牛板车挡在门口的?”

    “回大老爷的话,就刚才一会儿,大门口响起来两声叩门声,我就从门缝里看过去了,就看到这牛板车了。”

    “没有看见其他的?”

    “没有,那人叩了两声门,就跑了。小的问门外的是谁,没人回答。”

    “手脚筋都挑断了,割了舌头。把人往大门口一扔,去九人,却只送来一人……好手段!”张大老爷阴沉沉地说道……把人丢过来,是告诉他:事情败露了,他的人被抓了。

    又把人四肢挑断,舌头割了,那是让人没办法向他透露一点点情况。

    这两步,并不是最狠的,只把一人丢到他门口……这才是最重要的——是在告诉他,主动权在她,她有他张家的把柄,是在逼迫他占据下风,丢了主动权!

    张大老爷擦好了手,丢掉了帕子,缓缓转过身去,慢吞吞地从守卫的腰间,缓缓地抽出刀来,对着微弱的灯笼,打量了一眼手中的刀。

    众人提醒吊胆地看着,不知张大老爷要做什么。

    倏然之间!

    张大老爷飞快转身,举起手中大刀,刀尖朝下,重重地插进了牛板车上那被送回来的人的胸口,鲜血汩汩地流出。

    亲眼看到的众人,心脏飞快地跳动,睁眼大气都不敢喘地望着这一幕!

    有人偷偷瞥牛板车上鲜血淋漓的那个人,那个人嘴里喷出来的鲜血,还在冒着血沫子……心有余悸地赶紧低下头去,心脏却狂乱不止。

    “张青,处理掉。”丢下手中刀子,张大老爷对侍卫命令了一声,转身面无表情地离开。

    只是蜷在袖子中的手,手背上青筋毕露!

    是谁?

    到底是谁!

    连凤丫?……不,不可能!一个天生贱命的黄毛丫头,没这个能耐,也没这个胆子!

    安九!

    “一定是他!”

    除了他,还有谁!

    挑了手脚筋,割舌头……思来想去,只有安九那厮有如此狠辣的手段了。  张大老爷袖中手掌,捏的骨节“咯吱咯吱”作响。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超级仇恨戒指 龙腾枭雄 四合院:开局报警抓傻柱 重生76:工业互联网帝国 玄学大佬又蹭病娇傅少气运续命 打造超级财团,享受美妙人生 重生七零我靠种田暴富了 一群白眼狼,都别管我叫哥 你选绿茶男,我离开你哭啥 我家妻子,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