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事情,如残卷风蚀,只区区一句话,却以一种骇人的速度,弥漫开来。

    只要有惠名酒坊的地方,流言蜚语就散了开来。

    “她该庆幸,惠民酒坊,只在江浙地区遍地开花。”苏州白家的三房次子白慕白二公子冷哼一声,十分不屑。

    “你也太看得起她了,你以为她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若不是因那惠民酒坊,谁还认识她?”

    白家长房白大公子比白二公子看得更清楚,这天下之大,一个粗野村姑,凭借好运,赚了些银钱。

    别以为从山里走了出来,人模人样过了两天,就以为不得了了。

    底蕴,是时间堆积起来的。

    莫说是百年白家,就是底蕴最少的东城慕家,在一个莫名冒出来的惠民酒坊面前,那依然是庞然大物。

    说到底,就是看不起区区一个村姑。

    “大哥话虽如此,但是姓连的丫头,大话放出来,就是打了我们白家的脸面,”那句话,他们倒是可以当做笑话一般,一听而过,笑笑就是。

    可那丫头的话,可不是私下里说一说,如今江浙两地都在知道了那句“连氏酿酒,天下第一”。

    “若是我们白家放任不管,不做些什么,天下人岂不是以为我等酿酒世家,默认了她连氏的酒,天下第一?”

    确实如此。

    白大公子是被白家寄予厚望,三岁习四书五经,一朝得考,功名在身。

    进士及第,已是前途无量。

    “此事,听家里人安排。”白大公子,白煜沉吟片刻,对堂上的长者说道,便是间接表态,此事与他无关。

    他本是书生,一心向学,生于商贾,富贵不缺,却更明白,士农工商,为士才是他的路,入朝堂,位极人臣,才能贵不可言。

    比起钻营官学,其他的事情,都只是云烟过往,微末浮尘。

    至于那连凤丫的名字,也还是从白慕嘴里知道,要他看来,那女子粗俗不堪,所作所为,都只是为名为利,最轻贱莫过于商贾。

    白二公子细眼瞥了一眼身侧的长房大公子,他是最烦这白煜清高模样,平时就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好似什么都入不得他的眼,这白家,似乎在他眼中,都是脏物卑贱。

    可偏偏他这清高模样,家里从上到下却把他看得真正跟眼珠子似的宝贝,更别谈白煜进士及第的功名。

    白二公子垂眸,眼中闪过冷嘲……什么东西!

    整个白家为他白煜做后盾,才能够有他白煜白大公子毫无后顾之忧的读书向学考取功名。

    “大哥看不上一个妇道人家,”白二公子不由得刺弄刺弄他那清高大哥:

    “那也不怪。可大哥大约不知,你眼里头不值得一提的妇道人家,她亲兄弟却是被当朝老太傅闻老先生收到门下,成了关门弟子。”

    眼见他清高的大哥,白俊的脸色变了变,白二公子饶是不嫌够,反唇讥讽:

    “大哥考取秀才之后,可是心心念念要入闻老太傅的门下,不知家里托了多少关系,送了多少宝贝。不也没能如愿?”

    话说的还算好听,话里话外却是:

    你看不起人家,人家还看不上你呢。

    果不其然,白大公子白皙的脸上,涨得通红,又恼又怒。

    “她兄弟是她兄弟,就像我与你。”白大公子的嘴,也利着,又挺直胸背,脸上扬起一丝冷笑。

    就像我与你,我功名在身,你白丁一个。

    堂上老者眼看家中出色的两兄弟,一个一个话里带话。

    兄弟与墙大动干戈,这种事情,是每个家族都不愿意发生的。

    “好了!”老者冷喝道:“两人都少说两句。”

    又看向白大公子:“你自去书房温习,这次回来,何时动身京城?”

    “三日后。”

    老者点点头:“你去吧,只管一心入朝,为圣上效忠。家中琐碎,不用操心。”

    白二公子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眼中尽是讥讽,白大公子看也不看身边二弟一眼,只与长者告辞,转身离去。

    “慕儿,你大哥如今进士及第,才学能力不缺,他一心从士,不在家中,你大哥,是要做大事的人,他所缺,只是一个机会。

    这次入京,多方走动,若是能够得贵人提携。

    我苏州府白家,将更上一层楼。”

    白二公子岂会听不懂老者话中的警告意味,心里冷笑,嘴上却忍让:“是,慕儿知晓,大哥若能入朝为个一官半职,将来白家,还要仰仗大哥。”

    老者见他服软,这才点点头:“你知事就好。”

    又提及那连凤丫:“此事,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你有什么想法?”

    ……

    淮安城

    “听闻没有?苏州府的四大酿酒世家,正准备联合起来,一起问责酒娘子连大家呢。”

    “我也刚刚听说,是从苏州府走商来的商贩那儿听来的消息。”

    “别说是苏州府走商来的商贩,苏州府四大酿酒世家,对外放出了消息,自然,不光咱们淮安城里知道了。”

    这几日,淮安城中热闹非凡,酒楼茶馆儿说书的都是那连小娘子的段子。

    百姓不缺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这消息过时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跳到了一旁吃酒的桌子边,明明两拨人马互不相识,此刻却能够说到一处去:

    “我可是亲眼看到的,就是刚刚,那个连家的小娘子,被安九爷冷落地赶出了楼外。不肯让她进去咧。”

    “安九爷?简竹楼的安九爷?”

    “对,就是简竹楼的那位安九爷。”

    “我这可就听不明白了,连娘子,和安九爷什么干系?安九爷要把连娘子赶出简竹楼,还不让她进去?

    安九爷开店,就是迎来送往,却不让客人进?”

    小伙嗤之以鼻:

    “什么客人啊。”也不客气地抓起桌子上的豆子往嘴里一丢,“嘎巴嘎巴”嚼的动天响,咽下肚去,擦了把手,才说:

    “其实啊,连家那个小娘子,原来住在山里农户,就一个小破房,一下雨啊,家里就成了水帘洞,一家人睡一炕上,穷得很。”

    “不能吧,我可知道,连小娘子家里住着的可是带院子的青砖灰瓦白墙小院儿。那也老些钱,她家要真是穷得响叮当,怎么能够住那好的小院儿?”

    “你知道个屁!”那小伙儿老实不客气,又往嘴里抓豆子,桌上其他人被他这突如其来粗俗的话给喷到,正要恼怒,那小伙儿接着说:

    “她连家能够有如今的好日子,还不是靠着安九爷的提携。”

    说着眼底满是嫉妒和不屑:

    “她是运气好,不知怎么琢磨上来了一个猪下水的秘方子,正好安九爷经过,觉得那猪下水做的好吃,

    安九爷仁慈心善,就叫她家往简竹楼里供货。

    这是那连家小娘子起家的第一笔银钱。

    虽然猪下水的生意,在简竹楼那边儿,算不得什么大事。

    可也叫这连小娘子有机会和安九爷搭上了关系,这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那不还有‘英雄酒’和那个果酒甜酿吗?”桌上人听得连连惊奇,居然还有这回事。

    “所以说啊,这连家的祖坟上头冒青烟。

    居然后来又叫这连小娘子琢磨出了两个好酒的酿造法子。

    她既然与安九爷搭上关系了,安九爷怎么说,也要帮衬一下她的。”

    桌上人接了话茬子:“是这么一回事儿。但那也不能够说这连小娘子一无是处吧?我瞧着,这小娘子在吃食方面,却是有些本事。”

    小伙儿摊了摊手:“谁叫她好命咧!老天爷愣是让个黄毛丫头错打错招琢磨出了几道秘方子。

    这不,这才有了酒娘子连大家的起家。

    可这村姑就是村姑啊,到底沉不住气,多张狂啊,赚了些银钱,尾巴翘上天了,竟然公然喊出‘连氏酿酒,天下第一’。

    你们说说,安九爷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能够容得下这样不知轻重的黄毛丫头?

    想那苏州府百年酿酒世家的白家,都不敢轻易高呼,白氏酿酒,天下第一。

    她一个刚刚起家,手里两道秘方子的山野村姑,哪里来的本钱和自信?

    所以啊,她这次,是把安九爷给得罪狠了。  安九爷,可是她的靠山,没有安九爷,她连小娘子算什么东西?”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在女尊当大佬 独家专宠 来自未来[娱乐圈] 护花邪少(温柔一枪) 反派国师每天都觊觎我 失忆之王 影帝每日娇养指南 崩坏的重生路 重生九零:新时代 当仙皇回归都市有了两个女儿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