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九刀发现一件怪事。

    每到月半,大娘子就会差遣了他去办事。

    一月三十天里,大娘子每夜晨昏定省,一向很规律。

    惟独每月月中这一天,总会把他打发走,她自己早早入睡,还特意吩咐了,不管有什么事情,都等到明日再说。

    夜色深浓,谢九刀手中提着一只烧鸡,满脑子的疑问,无处发泄。

    傍晚时候,大娘子寻了他过去:“九刀啊,你去帮我打一只野鸡,亲自帮我烤好了,明天早上我要吃的。”

    他当时就差点儿以为自己耳朵失聪了。

    太阳都落山了,这里是城镇,去哪儿给她打野鸡?

    得出城啊!

    还要他亲手抓,亲手杀,亲手烤。

    要吃烤鸡,他们入住的客栈,不就有?

    但容不得他反驳,大娘子少见的不讲道理,把他连盘缠带人,一起往屋外赶。

    谢九刀深知,跟这女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他连夜出城去,旷野林子里,摸黑去抓野鸡……谢九刀手里拎着那只蔫蔫儿的野鸡的时候,无望地望着黑浓的天际发呆……想他谢九刀一世英名啊!

    等到他把那只野鸡拔了毛架了火烤熟,往城里去,深夜进城,免不得要被一番盘问。

    谢九刀毫不心疼,抓了一把铜板子,就往守门的官差丢过去,又给领头的老兵油子,塞过去二两重的碎银锞子。

    “我们家大娘子嘴馋的很,也不知这女人和男人就是不一样,想到什么就闹着要吃。”

    粗莽的汉子,把手中香喷喷的烤鸡拎了起来,给一众守门的老兵油子看,“这不,非闹着要吃新鲜现杀的烤鸡。”

    领头的兵油子够眼瞧了一眼那油纸包着的,果然只是一只烤鸡,脸上就露出油滑的笑:

    “行了,兄弟,你投奔了那样的主家,也不容易。去吧去吧。”边挥挥手放行,还道:

    “那些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富贵人,就是会瞎折腾人。”

    “可不就是啊。唉,这话我也只敢在老哥哥面前抱怨抱怨,哪儿敢真的当着主人家的面说三道四。

    她叫我去做甚,我就去做甚。”

    “不容易不容易。”

    三言两语唠着,谢九刀如愿进了城,又往福来客栈去。

    守夜的伙计睡眼惺忪给他开了门,谢九刀伸手递了几枚铜板,伙计果然热情许多。

    问长问短:“这位爷饿是不饿啊?小的去厨房给您瞧瞧,还有热乎乎的臊子面,给您盛一碗儿?”

    谢九刀挥了挥手:“小兄弟你忙你的。我累得慌,臊子面给我留着明早吃。”

    说着就往楼上去。

    二楼的西头,他拎着油纸包着的烤鸡,旋身就要进自己的客房。

    眼角余光,突然扫到最东面的那间客房,那客房黑灯瞎火的,但谢九刀突然的犹豫了一下,眉眼中闪过质疑。

    向来住客栈,大娘子和他两人两间客房,一左一右相邻靠在一起,但每逢月中这一天,必定两间客房,能隔多远就隔多远。

    一分不解,两分狐疑,三分好奇,四分质疑。

    鬼使神差,谢九刀站在自己客房门口的身子,遂又旋身出来,轻手轻脚往那最东头的客房去。

    他耳力极佳,未曾走到东头那客房,就已经听到一阵极为痛苦压抑的轻哼声。

    牛眼蓦然一厉!

    粗狂的脸,神色凝重看向那间黑压压的客房……他确定,声音便是从那女人的房间里传来的!

    加快步伐,他匆匆几步走到客房外,抬手就想要敲房门,蒲扇大掌刚刚抬起,却顿在了房门前。

    脑中飞快思索,此时敲门真的好吗?

    一声一声痛苦难忍的压抑声,还有水声……到底,这房间里,发生什么事!

    他脚下生钉,动弹不了。

    就在这门外等着,去也不是,进也不是。

    这一等,便是一个时辰。

    屋里恢复安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门外,谢九刀拧着浓黑刀眉,想了又想……他总不能够什么都被瞒在鼓里,既然那人叫他护她安全,他总要知道,每月月中的反常是怎么回事。

    “大娘子,您还吃不吃烤鸡?”

    屋内,突然一阵寂静,半晌过后,一阵轻微的窸窣声,屋内亮起了火烛,谢九刀面前的门,就被从里头拉开来。

    那女子,满脸惨白站在他的面前。

    谢九刀眼角余光透过她,看到屋内景致……一室狼藉!

    就和有许多人,在这屋子里打过架一样!

    “进来吧。”

    连凤丫惨白着脸,淡淡地扫了一眼门外的谢九刀,转身不顾身后的谢九刀,脚步虚浮地进了屋。

    她神情淡淡,往圆凳上坐去,才撩了眼皮,扫向依旧站在门外,满眼震惊看着屋内狼藉的粗狂大汉。

    “进来坐,把门关上。”

    等到谢九刀满心不是滋味的走进屋里,连凤丫才淡淡说道:

    “我身上中了寒毒和热毒。每到月中这一天夜里,必定会发作。”

    她三言两语,算是给了谢九刀交代。

    垂眸,眼底露出轻嘲……她也没有指望,能够瞒住谢九刀多久。

    能瞒得了一时就瞒一时,谁又愿意被别人看到这样狼狈无能的模样。

    谢九刀此刻内心的震惊,却已经无以复加!

    牛眼圆瞪,不敢置信地望着那烛火下的女人,一人同时身中寒毒和热毒,毒发时候的难受,绝不是她话语中轻描淡写的那样简单!

    谢九刀自己需要噬蛊虫救命,那种痛苦,只有亲身体会的人,才能够感同身受。

    而一个弱质女子,每月月中那天,必定要经受一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折磨,谢九刀的脸上,震惊之余,更多肃然,揪紧的眉头,心惊肉跳地看着那女人……她是怎么熬过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的。

    眼角余光扫到了她屋子里两个大浴盆……难怪了,难怪她的客房里,会有两只洗浴的大木盆。

    难怪她床上的被褥凌乱破烂!

    难怪上头布满了鲜红的抓痕!

    难怪她的指尖,伤痕累累!

    “谁下的毒?”谁会对一个农家女子下这样的狠手?

    烛火下,女子苍白的脸上,溢出讽刺,失血的唇瓣轻轻扬起半抹弧度,嘲弄轻语:“谁知道呢?”

    谢九刀一滞,生生被这四个字里的嘲弄,逼得心里的问题,再也问不出口。

    她的身份,她的家底,她的背景,都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按理,谁会和一个卑陋的村妇过不去?

    “你知道,漠北有个狂人,当年也身中寒热双毒吗?”沉默中,谢九刀凝重地问她。

    谢九刀看着那女子,面无表情,声冷如刀:“他死了。”

    “漠北狂人楚血詹,江湖人称楚狂人,人送外号滚刀楚。”

    连凤丫垂眸眨眨眼,她怎么会不明白,谢九刀如此浓墨重彩描述这楚血詹的缘由,无论是楚狂人,还是滚刀楚,都足以说明,此人当真狂人一枚。

    “楚狂人死了。死在寒热双毒的双重攻讦之下,从中毒那天,到死那日,不过五年时间。

    大娘子能扛几天?”

    连凤丫勾着唇角:“能扛一日是一日。”她又笑了,笑得霸道:“谢九刀,我还没死呐。”

    谢九刀,我还没死呐!

    谢九刀一愣……她说,她还没死呐。

    他又深深看了那女子苍白的容颜,失血的唇瓣,却笑得无比霸道,霸道中,却不加掩饰的张狂。

    他突然想起什么,自认识这女子以来,她似乎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过输。

    如果她低头,那是为了更好的抬头挺胸。

    “每月月中,我可用内力帮大娘子压制。”话落,一丝犹豫:“但这种方法,却只能偶然为之,强行压制的次数多了,下一次毒发的时候,只会更严重。

    而毒性被强行压制下去,日积月累下,中毒的人,身子骨,就从内力败坏了。”  所以,寒热双毒月中毒发的时候,反而是沉积在血骨里的毒性,向外释出的时候,未必是坏事,但毒发时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却足足能够熬死一个大男人,像漠北狂人,那样的人杰,依旧死在这双

    毒之下。

    女子苍白脸上释怀出一抹笑意,摇了摇头,便不再说话。  谢九刀满怀心思地回到自己的客房,想起京都皇城里的那个人,他,是否清楚这连凤丫身上的毒?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拥有学习面板的神豪 傻子,别停啊 师傅忽悠我下山祸害师姐 怎么全家我战斗力最低? 直播:暴打东北虎,这叫小萝莉? 开着房车,去古代逃荒种田吧 都市魔道第一公子 偷香 娇妻别逃!boss非你不可! 不反着来就得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