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房间里,盘旋着人类亘古不变的古老旋律,当一切结束时,二爷觉得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好看的风眸中,有一丝疑惑不解。

    他贵为一国储君,向来自律,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于他而言,更多的只是为了舒缓身体上的需求。

    从不认为,这种事情,会有多么愉悦,甚至对于那些沉迷女色的王孙贵族,重臣世家子,他从来嗤之以鼻。

    书中描绘的绮丽缠绵,暧昧暖香,春色无边……也不过如此而已!

    二爷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轻轻抚着凤丫的肩头,眸中又动情,竟觉得吃不够似的……这种情况,着实前所未有。

    难道,那些书中所说,都是真的?

    这种事情,当真让男子沉沦其中?

    还是说,是因为用了情药的关系?

    二爷眼中更加疑惑,扫一眼熟睡的人儿。

    “来人,”陡然低喝一声:“备温水,本殿要沐浴。”

    不多时,侍者送来浴桶,“殿下,奴才服侍您沐浴。”

    “出去。”男子披着中衣,淡淡喝道,等门重新关上,二爷下了榻,湿了帕子,帮床上熟睡过去的女人擦身,一下一下,有些磕磕碰碰,几分笨拙。

    他立在床畔,静静垂眸看着床上女子……眼中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复杂情绪。

    忽然长臂一卷,连人带被褥,一起抱在了怀中,转身大步朝房门走去。

    “吱嘎~”一声,门一开,门外好一堆热闹。

    陆平候着,连陆风四个黑铁卫四使也候着。

    起初房里听不到声音,后来,那声音,让人耳红面赤。陆风这会儿那张大脸,还红得和猴屁股一样。

    陆平的脸色,是越来越臭,那房里的声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发生着什么。

    他是厌极了那粗鄙的村姑,那样低贱的身份,也配他清风明月般尊贵的主子爷碰?

    就是给他家主子爷提鞋,也还嫌她粗手粗脚!

    怎这样一个不堪入目的女子,躺在他家主子爷的榻上了。

    陆平黑着脸腹诽:这低贱的女子,睡了他家主子爷一次不够,还睡了第二次!

    在陆平看来,他家主子爷简直就是牺牲大发了,这亏吃大了!

    “吱嘎~”

    房门一响,惊动了门外所有人的弦,齐齐尊称一声:“二爷……”

    然后集体都住了嘴。

    准确的说,是张着嘴巴,合不拢了。

    陆平本来就很臭的一张脸,瞬间更难看了。

    “去她落脚的客栈。”门口,高大的男人,俊美面容无波无澜,淡淡道。

    谢九刀心领神会,正要伸过手去接男人怀中的一大团子东西。

    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有人比他更快。

    陆平已经伸出手,“爷,属下来吧。”说着,伸手就要把二爷怀中那个一大团的东西,接到自己的怀中去。

    后者俊美的面容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巧妙往旁边一闪,冷眼瞪了陆平一眼,冷冷启唇:“很闲?”

    “啊?”陆平眨巴眨巴眼,什么跟什么?

    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儿来。

    “这么闲,你去把马圈里的马儿都去喂一遍草吧。”二爷一身墨袍,轻描淡写的觑了一眼陆平后,抱着怀中的女子,风一般走了,徒留给陆平一个硕长高大的背影。

    谢九刀幸灾乐祸的瞅了一眼还呆滞着的陆平,“蠢货”,嘴里啐了一口,追上前面那道硕长高大的背影去。

    陆风这回机灵,用手肘撞了撞呆滞的陆平:“你傻啊,那是爷的女人。”也敢碰。

    陆平后知后觉,“什么爷的女人,就是个粗鄙的村姑!”恼怒的啐了一口:“你别说你不懂,凭这村姑的身份,别说是爷的正妃,侧妃,能得到一个通房的名分,就已经是千难万难了。”

    陆风沉了脸,平时五大三粗,这会儿脑子清醒:

    “陆平,爷的事情,也是你我可以瞎议论的?爷怎么想的,那是爷的事情,你记住,

    那女子既然被爷临幸了,那这辈子,也就嫁不了别人了,爷怎么处置这女子,是爷的事情,

    就算爷不给这女子名分,她也是爷临幸过的女人。

    而你我,爷再信任,你我就只是爷的手底下人。别逾越了。小心今后有你吃苦的。”

    说着,拔腿往楼下跑:“我不与你说了,我去给那女子准备马车。”也不忘提醒陆平:“别忘了,爷让你去马厩,给马儿喂草。”

    这会儿爷该已经在楼下了。

    陆平瞬间脸色难看到极点。

    陆风风一样跑掉,陆雨走上前去,膀子搭在陆平的肩膀上:“平哥,陆风大老粗,话糙理不糙。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个叫做连凤丫的村姑。但你听一听风哥的话,总归有道理的。”

    陆平闷着头,一声不吭。陆雨看他这个样子,摇了摇头,和其他几个人陆续走了。

    陆风跑到了楼下,就看了他家主子爷已经走到了门口:“爷,陆风这就去给连娘子准备马车。”

    “不用准备马车。”

    “啊?……啊??”陆风又看看门口那道高大硕长的背影,心里嘀咕着:不准备马车?那就叫谢九刀那个大老粗这么抱着连娘子回去?

    谢九刀也苦了脸……有陆平前车之鉴,打死他也不想抱着太子爷的女人回客栈啊。

    他可不要大半夜的喂马去。

    “是啊,爷,还是用马车吧。”

    二爷轻扫他一眼,什么都没解释,只清淡说道:“前面领路。”就在陆风和谢九刀掉了一地下巴的眼神下,一身墨袍的男人,抱着怀中那一大团子东西,踏进了夜色中。

    谢九刀后知后觉,一声不吭地跑到前面领路。

    “别走大路,挑人看不见的地儿走。”身后,墨袍男子压低了声音道。

    “那走后窗吧。”谢九刀道:“来时不敢走正门,怕落了别人闲话,就是走的后窗。”

    说着,脚尖一点,人已经落在屋檐之上。

    他刚落在屋檐之上,身后那道修长身影,如影随形而来,谢九刀闻弦知雅意,心里又嘀咕着:堂堂太子爷,却为一个女人的名声考虑,费这一番周折?

    早已经入了秋,夜里更凉。

    二爷修长的手指,捏着被褥,把人遮掩得更严实了,两只有力的臂膀,下意识抱得更紧。

    两道人影,起起落落,穿梭在大都燕京城的上空。

    客栈的后窗还敞开着,谢九刀先进去,一身墨袍的男人,随后而入。

    屋内狼藉,砖石上的血,已经干了。

    男人看了,眼皮一跳,薄唇抿成一条线,轻手轻脚把人连被褥安放在床榻上。

    “不好!”谢九刀突然叫道:“有人来过!”

    立在床榻边的二爷,替床上女子整理身上被褥的手,突地一顿,头没抬,缓缓道:“这玉楼春中的果然不寻常。”事发后,还有人来过她住的客栈……俊美的容颜上,浮上阴冷杀意。

    “来人拿走了那只黑玉簪。”谢九刀紧拧着眉头,“是贼儿还是下玉楼春的人?顺手牵羊还是有意为之?”

    突然一道寒气逼身,头顶传来冷冽声音:“黑玉簪?”  突如其来的寒气,让谢九刀惊了一下,随即道:“我回来时候,大娘子已经那样子,神智却还清醒着,那是她当机立断,拿着随身携带的黑玉簪,刺伤自己,才保持着清醒,碍到了我回来……要是……

    真不知道,后果会如何。”

    谢九刀拧着眉:“下毒的人,用心良苦了。”给一个女人用“玉楼春”,其心歹毒!

    他自顾自的剖析着,却没注意到,他身旁的男人,神色有异。

    过一会儿,谢九刀才觉得,屋子里静悄悄,太子爷没说话。

    “二爷?”

    后者面容平静了,淡淡道:“你先出去。”声音虽不大,上位者的威严,却不容人拒绝。

    谢九刀点点头,转身一言不发离开,顺手关了房门。

    男人折返床榻边,突然从怀中拿出一只精致匣子,打开后,拿出里头的脚镯。

    “咔擦”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那只脚镯,便稳稳圈在连凤丫细瘦的脚踝上。

    当时一眼看到这脚镯,他眼前便浮现这女子纤细的脚踝,若是戴上,不知如何好看着,于是在陆平还有陆风这些下手惊呆的目光下,二爷视若无睹,清风朗月地把脚镯收进了怀中。

    这脚镯得来时候,原主说,这脚镯,名唤“千机锁”,当时他觉得有趣,一只脚镯,却唤“锁”。  拿起来细看才发现,看似脚镯,实则做工精致到无法挑剔,小小的脚镯上,竟然真的打磨了不起眼的榫头,原主说,这脚镯,只配一把钥匙,一个锁头,一个钥匙,那锁头和钥匙,也是小巧精致,一

    旦这脚镯戴在了脚上,没有钥匙,就取不下来了。

    二爷眸光落在那脚踝上,满意地点点头,当时只觉得,这脚镯,落在这女人的脚踝上,一定好看,现在,这脚镯当真扣在了这女人的脚踝上……果然好看极了!

    忍不住伸出手来,那只修长干净,指尖如玉,骨节分明,贵气尽显的手掌,便轻巧地捉住那只小巧的脚丫,看了又看,这下不止觉得脚踝好看了,连这白嫩的小脚,也是好看得不得了。

    堂堂太子爷,对于他正在亵玩女子小脚的行为,一点儿羞耻感都没有。

    要是让陆平知道这事,估计又得大骂连凤丫,他家主子爷充满贵气的手,怎么能够碰连凤丫这种低贱村姑卑贱粗鄙的脚呢!

    二爷绝不知,今后他竟会对着一双小脚,食髓知味地多次回忆。

    看着天色差不多了,那只修长手掌,又将女子身上被褥碾好,倏然起身,他从后窗来,又从后窗去。  夜风中,一身墨袍的男子轻轻道:“连凤丫,你可要活着,早日来京都。孤,在京都等你。”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慕爱成婚,高冷上司住隔壁 重生翻译官:痞少让我宠 首席男神,独家热恋 谁没有青春年少 妖孽王爷,追妻忙! 萌妃养成:世子爷宠妻攻略 港片:从踩入老尖开始称霸港岛 怎么刚上大学就双向奔赴了? 高武:我于今夜执剑,斩漫天神明 乡野风流小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