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枯荣背手而立,老者的手掌,因为年迈,大抵干燥得很,但此刻,他的手心里,却汗湿一片。

    魏成玄亦没有好到哪里去。

    有当朝太傅在,魏成玄亦然当以老太傅马首是瞻。

    此刻老者不言,他魏成玄虽心急,却也不好先于闻老太傅之前开口询问。

    显然老者更为谨慎,虽被那“南水北调”四个字,惊得眼皮直跳,却没立即表态。

    只见他眯眼似思索,半晌才莫测高深:“连娘子怎会有如此想法?”这不该是一个山野村姑该有的见识,她一没读书,二无高师,怎来如此眼界?

    不该!

    连凤丫唇角微不可查一勾,眼底一抹早已预料到……果然是怀疑了。

    也是,连凤丫的身世背景,这里谁人不知?

    却屡屡惊人之举,先前不过是一些吃食上的事情,倒也只是让人觉得惊奇之余,一笑了之,并不算惹人眼注目。

    之后,地形图、炼盐之举,都能够说得通。

    精修地形图,只是作改良,虽让人震惊,至多就是震惊了,再不会有其他。

    炼盐之举,也只是方法上的创新,不过是说明,这世上本该有这种方法,前人没找着,恰好被她找到而已,至多是运气之好。

    但此刻……她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一旦提出“南水北调”,那就不再是“奇巧淫技”小道尔。

    “世上的事情不怕难,就怕琢磨。”她浅笑,盈盈目光下,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岁月的洗练,她说:

    “我穷怕了,穷的时候被人欺负。

    我被欺负的怕了,我明明姓连,我却没了祖宗。

    不光外人欺负,本该最亲的血缘亲人也欺负。

    我怕极了寒冬腊月里,冰水里洗衣,一双手十根指头各个都是冻疮,又疼又痒,”

    她便说着,还把手伸了出去:“喏?这年年冻疮,到了春夏,好了,下一年秋冬又起新的,旧痕没有消退,新痕又上了,

    年复一年,我这手,呐,这冻疮的疮痕,是消不掉了。”

    这书房里的两个大男人,看了一眼,便起了恻隐之心,那哪儿是这个年纪姑娘家该有的手?

    就是平民百姓家生了闺女,叫她干活儿,也没有这般的伤痕累累,创痕不退,老茧遍布。

    平素谁又会真的认真去看一眼别人的手,今天看了,却是满心震惊,震惊之余,却又哑口无言。

    她还说:

    “我也怕极了大热的太阳底下割猪草。晒得晕乎乎,却吃的还没我家的猪好。

    猪还能吃饱,我割一天的猪草,只得一碗稀粥垫肚子。”

    她还在笑,笑得有些无奈,有些愤愤,有些凄苦,有些悲凉……那笑容,叫人看了,比她那双手,还要让人心中难受。

    “我穷啊,可我不想再被欺负了。

    我能怎么办?

    我是想不到好办法,只能琢磨,起初,是琢磨着赚点小钱的法子。

    这不,老天爷看我过得苦,真叫我琢磨出了。

    先是猪下水。

    可有了猪下水,却才刚见到几个铜板子,我这白花花的银子都没看到,就有人来抢。”

    这“有人”,自然是张家的人。老太傅和魏成玄也曾听说过。

    “不光抢,还无比蛮横。

    你道我能怎么办?

    只能想了法儿地找靠山。

    这不拉了简竹楼安九爷的大旗当虎旗。总算叫我渡过那难关。

    可有了猪下水,总有人惦记,有人眼红,我总不能一直拿着安九爷的名头,安九爷能护我一时,能护我一世么?”

    闻老太傅垂眸……自然,不能。

    “一个猪下水,分量太轻。

    我想着,我得再给这个家加点分量。

    老天爷保佑,叫我琢磨出了英雄酒。

    终于得了当今圣上的赞赏,我想着,这下总能够安稳一些了吧?

    不。

    惦记我的人,更多了。

    我想,还是不够分量啊。

    我再琢磨,有了那果酒甜酿。

    事情到这里,我总可以在这淮安城里有个落脚处了吧?

    我以为是这样,但不,惦记我的还是惦记我,从前不惦记我的,现在惦记我了。

    我想了又想,怎么这我银钱赚的越来越多,制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这惦记我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不光数量上多,就连惦记我的人的身份,都高了。

    我这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回是回不来头了。

    可要是让我选择,即便我当初选择反抗选择从大山里走出的那一刻,就知道后头会发生的这些事情,我也绝不会转个头重新回到大山里去的。

    既然如今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回不了头,也不想回头。

    我只能往前走。

    有了果酒甜酿,我还是被人欺负。

    张家人只是马前卒,我又不知他背后的是谁人,是何种身份。

    但一定,是比张家人身份还要高的,否则,又怎么能够驱使张家人替他办事?

    我思来想去,必须要给自己加码加重量,我得琢磨出更有分量的东西。

    那日买盐,小小的盐铺子的掌柜,就能趾高气昂呼来喝去,一是看不惯那等下作作风。

    二是……有利可图。

    总算是叫我琢磨出了炼盐的新法子。

    陇右有卤盐,我从那眼铺子掌柜嘴里知道的,我不过是多问了两句,那掌柜的就冷嘲热讽,道:

    你要觉得我家的盐缺斤短两,你又以为这盐是烂大街的玩意儿?

    这东西精贵,产量本来就小。

    你要嫌弃,那你去陇右,陇右有毒盐,那量大,随你吃,看你吃不死。

    那些日子,我就琢磨着炼盐的法子,说句实话,我也不晓得我想出来的那法子能不能成功。

    我必须得走一趟陇右。

    幸好幸好,老天爷还是很照顾我的,这法子果然如我脑海里反复推测的一样,总算没有白走一遭陇右。

    至于地形图,这个就是巧合里,我与九刀说过,若是二位大人想知道,事后问问他就是了。”

    闻老太傅老眼深邃,似乎在衡量她这话真假。

    “至于我说‘南水北调’,想来不必再多说了吧?”她轻笑,一脸坦然:“世上事,不怕难,就怕琢磨,

    而我所做所有事,不过是,不再任人欺负。”

    她笑:“陇右归家,民妇今日抵达淮安,落脚家中,以为可以与家人吃个团圆饭,

    实际,民妇却是前脚刚到家,后脚就急匆匆来闻府上求见老大人。

    为何?

    不怕两位大人笑话,

    民妇刚回到家中,就被‘债主’找上了门。

    可恨!

    民妇不过是个把月不在家,家里老父老母就叫人好生欺负羞辱!

    栽赃陷害,指黑为白,扭曲事实,无恶不作!

    瞧!

    民妇有了果酒甜酿,还是叫人欺负!

    ‘南水北调’是民妇在看到北地旱情严重,又仔细看过这些地形图后,琢磨出来的,只是民妇本不想提起,因民妇不曾读书识字,不曾有见地眼界,民妇怕闹了笑话。”

    闻枯荣淡道:

    “既然不想说,怕闹了笑话,现在又为何说出来?”

    女子清澈的眸子陡然抬起,落在魏成玄的身上,眸光灿灿:

    “这就是为何,民妇想见魏大人的缘由。”

    “我?”魏成玄食指指自己,一脸不解,这与他有何关系?

    他无论如何思来想去,也不觉这事,与他有关。

    “是,淮安知府魏大人,就是你。”女子一礼,才道:

    “南水北调,需魏大人牵头。”

    魏成玄心中一震,倏然捏了拳头,明年秋,各地官员需进京续职,各有考核,他自有见地,这‘南水北调’,若成,他魏成玄一步登天,官拜三品。

    自然,有风险,若不成……但,如‘南水北调’这种政绩的机会,五十年未必能遇!

    机遇与危险,从来不分家。

    他定了定心神,缓和后,才慢条斯理问:

    “为何是我,也可以是别人。”

    连凤丫勾唇一笑……鱼儿,上钩了。

    此时,就不用急着把自己的目的袒露出来了。

    缓口气,慢慢说,闻老太傅和魏成玄已经咬了她的饵,她敢打赌,此刻就算她不急着说,对方也会急着听。  “这事先不解释,”她眸子微抬,灿若星辰:“不如,先听一听,怎么个‘南水北调’?”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