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如何想到这方法!”他依旧不信,质问起。

    连凤丫不急不躁,不惧不怕,坦然道:

    “不知大人可有盥洗过衣服?”

    “嗯?”

    她一笑:

    “盥洗衣服时候,第一遍,桶中水最脏,再洗第二遍,水渐清澈,第三遍,水几乎清澈见底,看不出杂质。”

    她又望向那老者:

    “您看过炼盐的全过程,除却碎卤盐块这一步,这炼盐的下一步,便是由盥洗衣服中得来的灵思。”

    魏成玄虽没见过,但见老太傅点头,又低头看地上摆着的几个木桶,一桶水清于一桶,依稀明白什么。

    她又收回视线,重新落在魏成玄身上,二问魏成玄:

    “大人可煮过咸粥”

    “又是什么说法?”

    她再一笑:

    “民妇还没出山时,总饿极了夜里偷偷去厨房里找吃的,可是家里吃的都被锁在碗柜里了。

    唯独一口剩饭,民妇只能加了一锅子的水,

    只望能多煮一碗是一碗,也好偷偷拿去给爹娘阿弟一起饱肚,第二日才有力气继续干活。

    可稀粥无味,民妇嘴里淡得发苦,可惜除了一口米饭,其他都锁起来了,除了盐碗里的盐,

    民妇壮着胆子敲下一角盐块,和水,还有那一口米饭一起熬煮。

    只那一夜,民妇太累,睡了过去,再醒来,锅里的水早就熬干了,

    动静大了,阿奶拿了竹条就来打,

    民妇却惊奇地发现,水敖干了,锅壁上却附着了一层盐粒……”

    她指了指地上的锅子:“这炼盐的最后一步的灵思,便是由此而来。”

    说完,她垂眸,肩膀忍不住耸动……妹的,说的她自己都快信以为真了!再说下去就真要笑场了。

    但这书房里其他三个男人,却看着那女子埋着脑袋,肩膀耸动……哎,果真是个可怜的女子。

    老太傅眼中一丝不忍:“好了好了,如今苦日子都过去了。”

    魏成玄无声轻叹一声……只知她是个不得家里人疼爱的村女,却不知,竟然如此凄苦。

    再者,她所说句句有理有据,炼盐之法,如何想到,她所说,完全合理。

    此刻,魏成玄也好,闻老太傅也好,心里都涌出一股疑惑……难道这世上之才能,果真与出身学识无关?

    果真有这……与众不同之人?

    两人看着那女子,同她一样凄苦的人家,并不在少数,煮过咸粥的,天下何其之多,盥洗衣服的,家家都做……

    世上那么多人做的事情,如此平常的事情,可这女子,独独这个女子,却以此琢磨出炼盐之法。

    更难能可贵的是,她去想之后,并没就此罢了,想过之后,亲自实践……求真求实,此等秉性,才是最难能可贵。

    也难怪,世上人天天做的事情,如此平凡的事情,唯她一人寻出炼盐的法门。

    又道几句,连凤丫与之告别。

    “要把竹心少爷带回去?”罗管家似不愿意。

    连竹心小小的脸上,也露出倔强和暗暗的拒绝。

    连凤丫低眸只一扫那小人儿,便收回了视线:

    “你若不想回去,阿姐不勉强你。连竹心,等你想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就给我好生跪到家门口。”

    语毕,她蓦然转身,不再理会身后那小人儿倔强又委屈的眼神,谢九刀从一旁太傅府中下人手里,接过闻老太傅为她准备的油纸伞。

    撑开,大步追随而去。

    风雪中,一女子,纤瘦好似风吹就倒,一男子,粗犷壮硕如大牛,一前一后迈步其中。

    女子立前,男子立后,后面的男子,高举着油纸伞,伞下只罩着前面那女子,他一身衣服,覆了一层白皑皑的雪花。

    出了门,又走百多步,转角口,终于看不到闻府的大门,女子笔直的腰板蓦然一软,手已然扶住了一旁的围墙,才堪堪站稳。

    “大娘子?您这是?”

    女子倏的转身侧首,谢九刀眼中一阵愕然:“您这是……”她满头的大汗……病了?

    “吓的。”女子虚扶着墙壁,支撑自己软无力的双脚:“九刀啊,刚刚可真凶险啊。”

    谢九刀闻言,瞬间明了,也瞬间愕然……她这模样,是叫刚才书房里的老太傅和魏大人吓出来的?

    他又望了望那女子,垂目,冷呵呵一声:

    “那您可真能够装模作样。亏您能一路装到出了闻府视线外。您厉害。”

    明明吓得冷汗淋漓,可他可还没有忘记,刚刚在书房,她那自信坦然,她宣誓野心勃勃,她那挺得笔直的腰杆!

    “别提了,九刀啊,我腿软。”

    “我扶着你。”

    女子却不搭上谢九刀伸过来的那只熊掌。

    “九刀啊,我真腿软。”

    “您想如何?”

    女子闻言,瞬间开了笑颜:“你背我走。”

    谢九刀:“……”

    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

    “嘶~冷咧。”女子猛打一哆嗦,抱住了自己。

    谢九刀沉默着,一步迈向前,壮硕的身躯,便无声在女子面前蹲下,露出宽厚的腰背。

    女子一喜,哈哈一笑,毫无淑女地就趴了上去:“九刀,咱们走,雪里散步好有趣。”

    不有趣,一点都不有趣……谢九刀默默道,一会儿想着,她够懒的。

    一会儿想着她不会是装的吧,她胆子那么大,会被吓着?

    想的最多的却是……京都城里那位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把他的手脚都剁了?

    “大娘子。”粗壮的声音,半路上突然响了起来。

    “嗯?”

    “此事,要保密。”粗糙的声音,沉闷的响起。

    “……你神经病了吧。”

    这个也要保密?

    蓦然脑海里灵光一闪:“谢九刀,你不会是怕男女授受不亲那一套吧?你怕娶不到老婆?”

    说着,她嗤笑一声:“等我有钱了,我就圈养十个八个力拔垂杨柳的大汉,举凡我出门,都用壮汉背我走,那才叫威风。”

    “……”威不威风他不知道,他知道,她这辈子是别想了。

    “真的,大娘子,严肃点,此事,保密。”

    “……谢九刀?你哪根神经搭错了?又不是没抱过我飞……”

    “快住嘴!那是什么情况?那是情非得已!什么叫做我抱着你飞?

    大娘子,你不能这么血口喷人,会害死人的!”

    一路上,谢九刀都在想,要是她再胡说八道,京都城的那位爷,真能把他剁了喂狗。

    于是乎,谢九刀在被派遣到连凤丫身边的第N个日子里,在某个叶明星稀的夜晚,向京都城的方向,发去了第一封传信。

    小小一张纸条,书:

    连娘子有意在发迹之后,购数十个健壮精硕的大汉,举凡出门之时,作为人轿,背她出门。

    京中东宫,男子刚沐浴,白色浴衣闲散披着,垂眸一扫掌中纸条,墨眸瞬间冰寒,

    屋里被炭火烧得暖意融融,宫中近身之人齐齐被一股莫名凉意冻得打了一个哆嗦。

    陆平有心想看一眼,那纸条上写的什么,男子修长指尖一扬,纸条已在半空中肉眼可见附着了一层冰霜,待落地,已碎成冰渣,一丝不剩。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只道谢九刀此刻只觉得,背着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一个烫手山芋,他几乎用飞的,迅速赶回家中。

    与此同时

    简竹楼

    安九爷自然也收到消息:“她回来了?”

    “今日刚回,立即去了闻府。”

    “哦……是去求人了。”安九爷逗着鸟:“这天冷了,这死鸟也不活络了。”

    “那是,九爷说的是,天冷了,人也不活络了,何况是这鸟儿?”张二鱼附和着,试探问道:

    “连娘子家里的事,您果真不管?”

    “她离城时,可有与我知会一声?

    又或者,她出淮安城那日,可有让我替她照看家里人?”说到此,狠狠哼了一声。

    说不气恼,绝不可能。

    张二鱼只得埋头缩着,安九爷有气,这会儿不让他发泄,只怕到时见到连娘子,会更不好收场。

    不如此刻让他老人家发泄出来。

    这气散了,也就好了。

    “你去那家赌坊一趟,让他家那位少东家把手里连大山摁手印的那张文书交出来,就说是我安九要的,给,还是不给。”

    张二鱼神经一松,喜笑颜开……他说什么来着,让老人家把气恼发出来,气散了,也就好了。

    “九爷您还是心疼酒娘子的。”

    “去,去,别拍马屁,去办事儿吧。”  “诶!小的这就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九零:新时代 当仙皇回归都市有了两个女儿后 种田后她成了大佬 农门俏医女,侯爷偏心宠 戏假成真:演瘾君子这么像?查他 重启05 国家请我出狱,我的身份曝光了 从卖鱼摆摊开始的幸福生活 加代的传奇故事 山野风情小傻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