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黑

    简竹楼的小门开了又关,一行人一个晃眼,进了去。

    “连娘子来了。”

    看门的小厮本分地道:

    “请随小的来,这边请。”

    边道,边引路,远远的,便看到简竹楼后头的私院,安九爷的书房还亮着光。

    “这么晚,九爷还没睡?”

    小厮在前头引路,闻言,微住了脚,侧身低头,不失恭敬:

    “我们家九爷候您多时了。他老人家一大清早就吩咐下来,若是连娘子拜访,不必来问他,只管请进来便是。”

    女子眸中微芒一闪,心中了然了。

    一大早就吩咐下来的事……看来她进淮安城的那一刻,安九爷就知道了。

    只怕后头她回到家中,赌坊的混混来找茬,他也一清二楚了。

    往闻府去,安九爷也定是知晓的。

    “连娘子且慢,”书房门口,小厮上前一步,用身子隐隐挡住了谢九刀和江老头儿:

    “我们家老爷只说,您若来找他,只请您一人进去。”

    她颔首,对身后两人示意,让他二人在屋外等着。

    便推门举步而入。

    刚入书房,身后门,便轻声被人带上。

    她首当其冲,便是朝着书房桌案后那张太师椅看去,空无一人。

    旁侧微微响动,珠帘碰撞,寻声看去,正掀开珠帘的,不是安九爷又是何人。

    “安九爷这般夜深,还亮着灯火?”

    安九爷迈着步子走出,猛一抬头,直勾勾地瞥了她一眼。

    举步边往桌案走,边淡然而道:

    “连娘子这般夜深,还来造访?”

    竟是不动声色,以她之言,回敬了过去。

    连凤丫微敛目,再抬起眼时,心中一片清明。

    “九爷气我一走了之?”

    闻言,安九爷冷哼一声:“不敢。连娘子往哪儿去,做什么,老夫不敢干涉。”

    她一笑……那就是气了。

    不过以她对安九爷的了解,对方能够直截了当地表示出不满来,那便是并不真的为此事动怒。

    她二人之间的关系,还有缓和。

    “安九爷莫气恼,不告而别是我的错。

    我家出了那些事,九爷您老不也当做没看见?

    叫我一双老实巴交的爹娘让一群混蛋欺负?

    我这不也没和您生气么?”

    言下之意是,我都没气你,你倒先生气了。

    安九爷原先情绪还四平八稳,这会儿听她恶人先告状,一口气堵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

    “哼!

    连娘子离开淮安城的时候,与老夫告别了吗?

    不告而别前,可有嘱咐拜托老夫照看你家里人?”

    听安九爷这么一说,连凤丫心中大安……安九这家伙,倒不是真的要跟她生分了。

    如此,最好。

    连凤丫是清楚的,不告而别,首当其冲,错在她。

    “我若是告知您,我要离开淮安一趟,您老当真不会阻拦?”这也是她为什么会不告而别的原因。

    安九爷看了看她,说不恼火,那不可能!

    她这是不信他,否则怎么会离开的时候,还要瞒着他?

    要不是主子爷那边来了鸽信,将他狠狠训斥一番,他还被她瞒在骨子里,还真以为那些时日,她在家里“思过”!

    自然,倘若没有那封鸽信,最后他也会察觉到,她早已经不在淮安城了。

    那间赌坊敢这么旁若无人的欺负连大山,显然对方已经察觉出,她久不在城中的事情。

    别人能够察觉,他又怎么会察觉不到。

    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又看了看对面那女子平和的面容……害他被主子爷狠狠训斥,这个事儿,他记下了!

    “今日返程回到淮安,连娘子去了闻府?”

    连凤丫也不隐瞒,直截了当:

    “是,回到淮安城,家里的椅子还没坐热,就匆匆去了闻府,求见了闻老太傅。”

    “是为了你爹那件事把。”虽是问话,却以陈述的口吻。

    显然,这件事,他多少知道一些内情。

    但连凤丫不知道的是,安九爷到底知道多少。

    试探地说了句:

    “的确是个麻烦的事。

    起先家父只以为是失些银钱,帮衬一下他二弟,还掉赌债。

    没想到对方塞翁之意不在酒。”

    “是被狠狠讹诈了一笔银钱吧?

    这几年你的名声,在淮安城里,也算是人尽皆知了。

    都看着你这些年赚了不少银钱,平时算计不着你。

    你这离开了淮安城,自然有那见钱眼开的坐不住了。

    对方哄你父亲签了多少银两的欠条?

    你家拿不出,老夫这里可以先周转。

    不过想来也不必这么麻烦,下晌的时候,老夫遣了张二鱼那小子去一趟赌坊,叫赌坊里的,把你爹签的欠条拿回来。这个面子,对方总要给的。”

    又道:

    “只是张二鱼那小子去了也不晓得回来了,又不知去哪里疯耍去了。

    明日看老夫怎么收拾他。”

    连凤丫面色古怪,又抬眼瞅了对面老者一眼……敢情他也只是一知半解。

    “对方哄我爹签了多少银两的欠条,这……我也说不准。

    九爷您看看,果酒甜酿的秘方子,它值多少银两?”

    果、酒、甜、酿!

    安九爷浑身一颤,惊呼怒叫道:

    “什么?

    竟然是冲着这个来的??”

    心里蓦然一阵冷凉:

    “他们还不肯放弃?”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暗的不行,就来骗的。

    这手段一个比一个卑劣无耻。

    “是老夫大意了……大意了啊……”安九爷脚步急促,在书房里徘徊走动,

    “一个赌坊,敢如此嚣张?”

    “怕是后面有人指使。连我连家老宅的人,一起说服了,设了这一局。

    最了解我爹性子的,非连家老宅的人莫属。

    又有这能力设局的,一并骗过您老的眼睛的,怕不是等闲之辈。”

    安九爷狠狠一锤桌子:

    “无论是谁,这手段太无耻下作了!”

    “牵线的是我爹的亲兄弟,出面的是赌坊,对方还在乎什么无耻不无耻?”

    安九爷一听,瞬间吐出一口浊气……也是,你跟赌坊谈道德,谈高尚?

    赌坊还在乎无耻下作见不得人?

    “这可不太好办了,现如今,有你爹按压签名的手印,对方是占了道理那一头了。

    哎……都怪老夫一时赌气,大意了去。

    这一次,只怕那果酒甜酿,是要保不住了……”

    “呵~我的东西,岂有那么好拿?”

    安九爷话未说完,一旁一道冷嗤响起,安九爷看过去,“你想到办法了?”

    又怕她不知此事的棘手,不忘提醒:

    “对方手里有你爹画押的文书在,对方占了道理,就是告到官府去,也无用。”

    “我今日来见安九爷您,不是为了这件事。

    我这一趟,是专门来赔罪的。

    当日不告而别,是我不对。

    对您不说,只是怕您阻拦。”

    她正色道:

    “现如今,我既然已经回来了。

    理当第一时间上门请罪。

    只是因为家中事出突然,我无法,只能先去闻府求见闻老太傅。”

    “老太傅肯出手?”安九爷自然联想到她是去求助的。

    是,她是去求助的。

    却不是安九爷所想的那样。

    “这也正是我接下去要与您说的。

    我这一次出了淮安城,往北去。

    是为了去应验我当时脑海里的一个设想。

    大幸。

    天不负我。

    在陇右,我的设想应验了。

    而我今日匆匆去闻府,也是因为这个设想。”

    安九爷脸上一阵不解……他们正在商谈的是同一件事?

    不是说,去闻府求见闻老太傅吗?

    怎么又成了为了她的一个设想?

    连凤丫倒也不卖关子,简单明了,把炼盐的事情,与安九爷提了一嘴。

    “此事当真?”她话落,安九爷已经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

    这把岁数的人,刚刚那一刻,急躁的就像个年轻小子。

    “不假。”

    安九爷忽然自激动中清醒:

    “假若闻老太傅出面,那你又能够得到什么?”岂不是到头来,白忙活一场?

    保护自己固然不错,但她北上西去陇右,那么遥远,最后却不能功成名就,那这一趟的辛苦,岂不是白白受了?

    “闻老太傅答应我,此事成,一定改变大庆盐贵的现状。

    天下百姓不用为了省那一点食盐,掐着指头过日子。

    这件事,难道不该做?”

    “只是为了这个?”安九爷不敢置信地望着对面那女子……以她如今的身价,自然不怕吃不起盐,此事实则根本与她关系不大!

    就为了……天下百姓吃得起盐?

    她垂眸:“能为大庆的富余强大,做出一些贡献,我便知足了。”才怪……她是这么好的人吗?

    这话也就骗骗别人。  她可不是一心贡献不求回报的圣母婊……该她的,一分也不会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农媳的开挂人生 天庭启示录 穹顶天魂的新书 千金归来,顾少寻得萌宠妻 重生:权贵娇女 透视异能:窦小宝的精彩人生 无止战歌 重生之玄学首富 失业后,我绑定自由职业系统 我读研的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