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

    清晨

    连家乱了套,老宅的人,惊慌失措,二房的赵氏在哭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骂着她男人:

    “你还要不要点脸,刘静娘那个小骚货,你也敢碰。

    那是你三弟房里的人,挨千刀的王八羔子,你就不怕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刘静娘的床上,连二才也乱了套:“你别瞎咧咧,俺能做出那个事儿?”

    “都抓奸在床了,你还要咋的,你还要抵赖?”

    二房的媳妇儿赵氏哭成了泪人儿:

    “我早就看出来了,自从这刘静娘到了咱家,你那一双眼珠子,贼溜溜地老盯着她身上看。

    可我咋也想不到,你这王八羔子平时看着挺怂蛋,真有这胆子碰了那贱人。”

    刘静娘扑了过去,抓住床上睡着的女人:“你个小骚蹄子,还不起来,叫你勾引男……啊!!!!”

    她晃着床上的刘静娘,后者被她晃得脑袋一歪,被子里露出一张惨白惨白的脸,两眼下乌青一片!

    “死、死、死人了!”

    赵氏尖叫哆嗦,跳出老远。

    床上另一侧的连二才听到死人了,扭头往下一看,好死不死,对上一张惨白的鬼脸。

    “嗬——!”吓得两腿哆嗦,往床角落靠了去,离那尸身老远:

    “死、死、死人了呀!!!!”

    这大声尖叫,不出半刻,果然引来了连家一家老小。

    连三福踹了门进来,一进来,就看到自己的兄弟衣衫不整地在自己妾侍的床榻上,轰——的一下子,整个人都炸了:

    “王八蛋!连二才!老子的女人,你也碰!”

    追过去就跳上床,连鞋都没来得及脱下,拽了床角的连二才一阵揍:

    “碰谁不好,碰静娘!”

    倒不是说连三福有多在乎刘静娘,但今早这目睹这一幕,他脸面往哪儿放?

    头上一片绿,还是他亲二哥给绿的!

    “别,别,别再打了,三福,别打,疼,疼咧,”连二才一阵狂躲,灵活得简直像只猴子:

    “人,人死啦!”

    “啥?”

    “刘静娘她,她死了!”

    二房的媳妇子赵氏啧啧发抖,指着床上的尸身:

    “三弟,这刘静娘真的断气了。”

    连三福不信,但看连二才害怕的表情,十分逼真:“你最好别骗……”他边说,边伸手过去推了一把一动不动的刘静娘,“真、真、真死了???”

    倏然瞪大了眼睛,脸上瞬间苍白无比。

    恰是这时候,连家老宅的人,陆陆续续的来。

    连老太太骂骂咧咧的走进来:

    “瞎嚷嚷啥,这大清早的……”

    “娘,静娘,静娘死了!”连三福连忙抓着空闲的时候,跳下床去,一下子跑到了老太太跟前儿。

    连老爷子和连海清是一同到的。

    刚到,就听到刘静娘死了的事儿。

    连海清脸上蓦然一变,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他倒是不像他爹那样怂蛋,伸手飞快地试了一把刘静娘的鼻息,

    顿时!

    面色骤变!

    “海清。”连老爷子秉着呼吸喊了一声。

    连海清转头,神色不太好地对着连老爷子,重重点了点头。

    这下子,连老爷子苍老的面容,一瞬间也沉重无比。

    “死了?”连老爷子低着脑袋,看着地上,似乎在想什么。

    连老太太可没这好涵养:“好端端的人,昨儿个还好好的,怎么一晚上就死了?快报官去!”

    她冲着连二才就叫道:“去把官老爷请来,家里发生命案。”

    连二才面色顿时也不好了:“娘,可使不得!”

    连老爷子也沉了脸,斥责:

    “胡闹!家里出了命案,报官可说得清楚?”

    “可这小……这女人又不是咱家害死的。”连老太太不满老爷子在儿女孙辈面前不给她面子,满心不愿意地嘀咕着。

    “娘,真使不得,我我……”

    连二才结结巴巴说不清楚,只能求救地往他婆娘那里看去,赵氏愤恨地哼道:

    “刘静娘死在这床上,二才他刚好也在这床上!”

    说着,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起来:

    “俺咋眼瞎,嫁了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

    “住嘴!”连老爷子猛地沉声喝道:

    “都啥时候了!还只顾着那点儿小事?哭哭啼啼的,再把邻里都引过来,咱家,谁也说不清,怎么就死了人!”

    “二娘……死的有些奇怪,”一直默不出声的连海清,忽然拧着眉心说道:“而且,死的时机也太巧合了。”

    他眯眼看了一会儿床上刘静娘惨白惨白的脸:“阿爷,听说我大姐姐昨天回到淮安了。”

    连老爷子下意识就摇头:“不能够。”

    她敢忤逆,但一个年轻女子,敢杀人?

    他是不信的。

    连海清眼底闪过深思,忽而抬头:“阿奶,昨晚小宝问你要吃食了吗?”

    连家二房的小儿子,连小宝自打到了这淮安城后,也不知跟谁学的习性,娇贵了,半夜里常要学邻居家的孩子,吃夜食。

    老太太宠惯着,老人家也不嗜睡,夜里小孙子有个要求,立即爬起来,麻溜地给小孙子弄夜食吃。

    老太太叫连海清给问住了:“奇了怪了,昨夜里睡得沉,可就没听到小宝儿在外头喊门?”

    转身就要出去问问还在睡懒觉的小孙子:

    “老婆子我这就是问问小宝去。”

    也没人阻她,连海清看着连老太太胖胖的身子离去的背影,,摇着头:

    “怕不是没听见……怕的是,小宝他昨夜压根儿就没有闹腾阿奶。”

    连老爷子仔细寻死起来:“昨夜却是奇怪,往常夜里起夜少三次,昨夜一次也没醒来过。”

    连二才这一次倒是难得聪明一回,跳了起来:

    “我就说,我怎么可能会从自个儿屋子里,睡到刘静娘的床上来,就说我绝不能做出这种混账事儿!

    肯定是那臭丫头,我这就是她家里找她去!”

    连老爷子猛地叫住:

    “站住!”

    他黑着脸去:

    “你去找她做啥?

    你有证据?

    没证据的事情,你找她能做啥?”

    他此刻,也心惊胆战,难道那贱丫头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做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

    他还是不太信,可昨夜里却是大家伙儿都睡得死沉死沉,这不该!

    又看了看已经死得透透的刘静娘,这女人死得也太巧合了吧。

    “海清,这事儿咋办?”

    连海清一脸厌恶地望着一眼死了的刘静娘……没用的东西!

    用她时,就死了。

    “报官吧。”一旁连海清的娘,李氏小声说道:“这人死得不明不白,这可不是办法。”  “这不能!”一旁二房的媳妇子赵氏连忙叫嚷道:“刘静娘的屋子最偏,隔了一个矮墙,旁个就是邻居,早上我见不着二才,偏找来刘静娘屋子里……旁个邻居的王大娘

    恐怕听见我哭闹。”

    连老爷子一听,顿时气得提起手来,气得颤抖地点着赵氏的脸:

    “你!你糊涂!”

    这下是报官也不能够报了,在刘静娘的屋子里,这赵氏和二才哭闹,叫隔壁王大娘听见,偏偏刘静娘又死了,这可就说不清了。

    连海清脸色难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那个大姐姐,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时候回来了淮安城。

    更想不到的是,刘静娘就这么死了!

    “拿条破棉被盖住尸身,对外就说二娘病了。

    等到半月,让二娘‘病死’吧。”

    连海清说道,报官是不可能了,隔壁的人都听见了三房夫妻俩的吵架声,他们自己个儿又没有证据,证明人是连凤丫害死的。

    就算是此刻,他也只是这样猜测而已,毫无证据可以证明。

    “哎,也只能够如此了。”眼下,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连老爷子脑子倒是还清楚。

    ……

    连凤丫家

    一大早,一个小乞儿敲了她家的门:“你是酒娘子吗?”

    小乞儿脆生生问。

    “是,我是。”

    “有人叫我给酒娘子问句话。”

    “你问。”

    “张二鱼你要活的还是死的?”小乞儿张兮兮的脸上擦了一把,脆生生就问了。

    连凤丫眼皮倏然一跳:

    “叫你问话的人呢?”

    “呀,你别抓我呀,那人给我一枚铜板就让我给酒娘子带句话,没有其他的了。”

    说完就跑了。

    “谢九刀!”连凤丫面色沉重:“去简竹楼问问,张二鱼昨天回去安九爷那里没?”

    她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  “要快!”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