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御书房

    “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安。”

    老皇帝的视线掠过自己桌前的儿子,眼底深深不见底,手把桌案上的奏章,丢过去,丢得精准,“看看这份奏章。”

    一旁总管太监李公公却下意识瑟缩了一下肩膀。

    那份奏折正是之前陛下问他打哪儿来的那一份。

    平日里各地送来的奏章,他自是要分门别类,按各州县的一份一份整理好。

    淮安府魏知府的那份奏章,他着实不记得有整理过。

    陛下精明的很,略思索,又着他即可去请太子殿下来御书房。

    显然,陛下猜忌太子爷了。

    这会儿,更是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把那份多出来的奏章丢到太子爷的面前。

    这是……试探?

    哎,天家无父子啊。

    李公公心中感叹着。

    这时却听御书房里,桌前太子殿下,一贯冷淡:

    “淮安府魏成玄的奏折。”

    “太子没看,已经知道是谁呈上的奏折?”老皇帝四平八稳坐着,不动声色问。

    “不用看,”那冷淡声音,再道:“奏章是儿臣使人在父皇早朝时,偷偷塞进去的。”

    李公公听得心惊胆战……太子爷莫不是糊涂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做?

    即便做了,怎么能够认?

    老皇帝目光泽泽,不发一语地盯着他这个沉默寡言的儿子。

    “儿臣不想造反。”

    李公公听了这句话,差点儿就跳起来了。

    这种话,他他他……太子爷爷敢当着当今陛下的面说出来???

    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偷窥桌案后的皇帝,想看看陛下是否大怒。

    李公公却没想到,看到的是,那对父子,大眼瞪小眼着对峙。

    老皇帝坐在椅上,等了又等,结果这满室静得落针可闻,那混小子再没有只言片语的解释了。

    “就这样?”老皇帝不满地坐直身体:“我儿就没有什么还要解释的?”

    “父皇大智,看过魏成玄的奏章后,自然清楚,魏成玄为何要把这份奏折托付儿臣。”

    老皇帝眯了眼,扫一眼那奏折……的确,这份奏折,若是正常上书,只怕未必就能够四平八稳地摆在他的御书房桌案上。

    “来送奏折的人,是魏成玄的亲信,拿着闻老太傅的手信来求见儿臣,想来这奏章里提及的事情,魏成玄已与闻老太傅提及,

    商量过后,才想出这折中的办法。也是怕这份奏折中途夭折,不能被父皇龙眼相看。”

    魏成玄亲信拿的不是闻老太傅的手信,是他当初在淮安城里将那女人安危托付魏成玄时,留给魏成玄的信物。

    但这事,却不便细说,只好拿闻老太傅出来说项。

    “你这样说来,朕记得,老太傅辞官离京后,去的就是淮安府,定居淮安城?”

    “父皇没记错。”

    “这样说来,就可以说通了,淮安城知府魏成玄和老太傅一城居住,又怕呈现的奏折中途夭折,借用老太傅,经由我儿的手,呈递奏折。

    但我儿何必多此一举,大可以直接拿了奏折来御书房,何必还要使人偷偷塞进奏折。”

    “儿臣不想造反。”

    “你……你啊!”老皇帝闻言,险些被气笑了。

    御书房里,李公公听不懂,老皇帝心知肚明他这儿子的意图。

    传递一份本该呈送上来的奏折,那是一回事。

    使人在中间偷偷塞进来这份奏折,太子只是充当了一个传递官的作用,充其量只是提供了一个传递途径。

    但是若是太子直接拿着官员呈送给天子的奏折,直接来御书房见他的话……大庆官员的折子呈送的对象,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当朝天子!

    若是官员折子直接呈送的是当朝太子,那太子是何居心?

    怕是要落人口实。

    “太子固然用心良苦,朕理会得。

    但太子往朕御书房里塞眼线,太子是何意?”

    一旁,李公公心都提起来了。

    “儿臣逾越,愿受罚。”他垂眸,一叩首:“但不怪儿臣,御书房重地,父皇自己的人手不加以管教,今日是儿臣,换做他人,父皇,又该当如何?”

    老皇帝涨红了脸……瞧瞧,瞧瞧这个态度!

    不过正也因为他这个冰块脸儿子,坦荡磊落,换一个儿子,他已经雷霆怒火。

    今日这件事情,显然太子一开始便没有打算瞒着他,否则,他这个儿子的手段,能做到滴水不漏,根本不会让自己猜到这个儿子身上。

    显然这错漏百出,是故意为之。

    不过这也确实表明了太子无二心……但,太子提醒了他一句话,他这御书房是要整顿一番了,

    不,不只御书房,他身边都要整顿一番了。

    老皇帝看着他这儿子,小时候就是个冰块脸,长大了更是难以招架。

    说他一板一眼,却又知变通,说他知变通,却又恪守本分。

    “我儿既已看过这份奏折,说说你是如何想的?”一句话绕过,李公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陛下这是不打算追究了?

    桌前太子沉思道:

    “儿臣以为,此上所言,大为可行。

    但也只是魏成玄一面之词,若真实施起来,此间许多难处,具体细碎事情,还需要亲自见到魏成玄,当面询问清楚,那时才有初论。

    初论若定下,再有朝堂上下商讨此事。

    由水利局测绘地形图。”

    老皇帝听着满意点头,又忽然道:

    “说起地形图,魏成玄奏折之中附上的一叠图纸,倒是有趣,这魏成玄,果然是个人才。”

    “为今关键,就是见到魏成玄。见到魏成玄之前,此事需保守秘密。”怕的是,一旦这件事情露出风声,就有人要取魏成玄性命了。

    显然,太子爷所想所虑,正是当今天子所担忧的。

    思虑再三,忽站起,老皇帝喝道:

    “传朕谕旨,朕思太傅闻枯荣甚深,欲与老太傅共饮叙师徒之情,三日后,朕御驾亲临淮安,亲见帝师呈情。”

    一语落,朝堂震荡。

    果不其然

    上至一品大员,下至五品朝官,跪地觐见,阻扰不断。

    无奈当今圣上,绝非让人拿捏的木偶皇帝,他帝王之才,雄才伟略,经纬绝伦,大庆朝堂,主强臣弱。

    再者,太傅闻枯荣,是当朝天子,还是太子之时,封三公太傅,至如今,帝师闻枯荣,三公太傅依旧,天子不曾去其三公之位。

    可见,一来是闻老太傅才高德深,二来也说明,当今圣上对他确实出了君臣之义,还有孺慕之情。

    论众朝臣跪地求见,苦口婆心,依旧改不了当今圣上的决定。

    无奈臣弱主强,众人一番作态之后,只得加紧安排三日后天子行程。

    三日后

    太子请随天子左右,同往淮安。

    御林军守帝都皇城不变,黑甲卫随行。

    太子随行,原不该如此,皇宫之内,当有坐镇之人。

    天子下淮安,太子当坐镇宫内,稳住朝堂内外人心。

    太子力排众议,欲以身护天子左右,护其安危,又思闻太傅之深,愿同往淮安,亲见三公太傅,闻枯荣。

    “念其太子对老太傅孺慕之情,朕,许了。”

    这一番下来,满朝文武再次震惊!

    这对天家父子,果然心大,双双离开皇宫,出京都城,下淮安,就不怕,不怕……

    二日朝堂之上,众人听闻这消息时,面面相觑,没有人敢说出那句话——这对父子就不怕有人趁当朝天子和太子均不在皇宫时,造反吗?

    圣旨下,天子下淮安期间,朝堂事物由左右丞相二人共同管理,文武百官协同配合,太后垂帘监国。

    启程前一日夜

    一道密信交到当今圣上手中,一手举着信,一手搓着莹白的盐粒,老皇帝眼底一丝难以察觉的激动,  “小李子,看来这趟淮安,的确是非去不可。”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