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人话一出,连凤丫嘴角挂着一丝别样意味的笑,不说话了,只那一张脸上,含笑平和,

    那一双罩子,嵌在那张平凡的脸上,越发显得如洗澈亮,倒给那张不太起眼的脸,增设了几分别样色彩。

    那眼有神生动,婉转流连间,把这众生百相,依依看在了眼底。

    “酒娘子!这事儿不是这么办的,你总得给大家伙儿一个说法。”老乔领了头,在场众人,论资产,他身价不是最高,

    但论辈分,这里他却可以说的上话。

    “要说法?”连凤丫浅笑而问,见院中众生相,忽地勾唇,铿锵喝一声:

    “行!”

    这一声响,铿锵果断,竟没丝毫迟疑,“砸了多少东西,损失了多少银钱,三日之内,让各家都送来个明细,我连凤丫一分不差,照赔不误。”

    院中人,顿时松一口气……这损失的,总算有人填补,不用他们白白亏了银钱。

    众人偷乐着,人群中,却有个不起眼的脸色变了变,那贼鼠绿豆小眼,咕噜咕噜转几圈,分明憋了坏。

    “既然酒娘子给了说法,大家伙儿散去吧,散去吧,该做甚做甚去。”老乔既然是领着这个头来的,这会儿自然也要招呼着散场。

    正当众人准备纷纷告辞时候,那人群堆中,突然一道尖细的声音,想了起来,初闻那声音十分的刺耳:

    “不行不行!酒娘子只赔钱,怎么可以?”

    这声音突然冒出头来,许多双眼睛,都有些诧异的朝着那人看了过去,“丁痦子,酒娘子都给了说法了,怎么就不不行?”

    那人群中的,正是个矮小个子,尖嘴猴腮,八字胡边,还长一颗痦子,姓丁,旁人就称他丁痦子。

    丁痦子家里也是做着酒水生意,可比老乔他们还是差了些,平时这人狡诈多猾头,小聪明来占人便宜,

    连凤丫也是听说过这个人的。

    她那日上街,在一个烧饼摊子前耽搁了下,旁边两个老婶子就在说着这丁痦子。

    说这丁痦子真不是个东西,耍着法儿克扣酒水的分量,每次买来当时都是足金足两的,回家再以称量,嘿,好家伙,缺斤少两呐。

    都骂这丁痦子是铁公鸡来着,连凤丫只当是一个笑话听过,倒没有想到,今天还真见到这丁痦子本人了。

    “当然不行……不不不,我的意思是,酒娘子这赔偿自然是要赔偿的。

    咱们都是因为酒娘子才被砸了东西,这里面哪个人家没有损失?

    多多少少可都是损失了的。

    所以嘛,我的这个意思是,赔偿,那是一定要赔偿的。”

    “丁痦子,你莫要胡搅蛮缠,酒娘子不是已经承诺,对我等损失作出赔偿?”老乔平时就不喜欢这丁痦子,这人小气爱占便宜,可不光占他家客人的便宜。

    “老乔,你别拧眉嫌我丁痦子烦。

    你先听听我的意思,再看我丁痦子说的有没有道理。”

    “行!你倒是说,我等都听你说一说,你这肚子里塞了什么鬼道理。”

    “赔偿,是肯定要赔偿的。

    可是酒娘子这赔偿,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那些个人,都是地痞流氓,人家可不是为了我等,才会砸了酒肆砸了地窖砸了东西。

    人家可是冲着酒娘子来的,这个大家伙儿也都清楚,人家可是放话说,有什么都是找酒娘子。

    酒娘子把之前的损失结了账,赔钱给我等不假,可事儿终归还是没有解决,

    只要酒娘子一天不把那些恩恩怨怨解决掉,我等的酒肆那就是永无宁日,谁晓得,什么时候,那些个地痞流氓又来砸?

    我家这次,可是被打伤了一个伙计。”

    众人这一听,被提醒了一样,恍然醒悟:“对呀,这事儿不只是赔钱的事儿,”以老乔为代表,众人朝着前面那女子看过去:

    “酒娘子,丁痦子说的有道理。

    这是你和别人的恩怨,一天不解决,一天我等就要提心吊胆,可这不是我等招惹出来的是非,我等何等无辜?”

    连凤丫听着,朗月风清,无多情绪变化,只是看向那丁痦子,依着那丁痦子的意思,主动入丁痦子那个套,她浅笑有礼地求问一般:

    “丁老板说的有道理。

    那依照丁老板所言,我该如何去做?”那张平凡的脸上,尽是虚心求问:

    “丁老板既能够看出来症结所在,那定是有了解决的办法。还请丁老板指点迷津。”

    “这个……这个嘛……”丁痦子一时之间很是一脸欲说不说,几次三番看连凤丫,连连几次叹息一脸为难。

    众人看这丁痦子这番婆婆妈妈,有些急了:“你倒是说啊!”

    这事儿可不止关乎那连凤丫,也还关乎他们。

    如丁痦子所说,这事儿一天不解决了根儿,一天他们就得提心吊胆。

    谁家做生意不图个长治久安,太太平平?

    谁家愿意边儿做着生意,边儿小心胆怯下一刻就不知道又该出什么样的幺蛾子?

    众人又朝那屋檐下女子看去,只见那女子略显单薄的身躯一震,随即说道:

    “丁老板有话尽可说,不必介怀。”她一脸虚心求教,眼皮微垂,掩住眼中那丝讽刺。

    看那丁痦子惺惺作态,何必,闹来这么一出,不就是为了说这接下来的这番话?

    却还要拿捏作态……若不是这丁痦子还有用,需借着丁痦子的口……她眸光一烁,眸底凉薄一片。

    “好!既然酒娘子瞧得起我丁某人,那我可就不避讳了。

    这事儿终归究底,还是酒娘子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既然得罪了,就得想办法解决。

    酒娘子这每日里闭门不出,绝不是个办法。

    古话有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

    要丁某人来看,酒娘子该去找那系铃人。”

    连凤丫眼眸微垂,闻言,眸底深处,刹那一亮,唇角,一丝不可查的笑意……要的就是这丁痦子的这句话!

    耳畔,那丁痦子还在振振有词:

    “酒娘子虽然酿得一手好酒,到底还是少经世事了些,须知晓,这世上,总有一些事,不是躲就能够躲开的。

    还有那一些人,不是说得罪的就得罪的。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若酒娘子觉得丁某人说的有几分道理,那就去找那系铃人。”

    丁痦子话落,众人视线都落在那女子身上,只见那女子的脸上,几番犹豫几番纠结,似乎很难拿定主意。

    “众位酒行商会的叔伯,丁老板说的着实有道理,但我这儿,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众位年纪上,也都算得上我连凤丫的叔伯,还请众位帮我连凤丫拿个主意,这个系铃人,我连凤丫是去,还是不去?”

    院子中,众人这一听,也僵持住,这种事儿,怎好他们来拿主意,可是,这事儿也确实牵连他们。

    只这事儿一天不解决,这小娘子和三彩赌坊的恩怨,一天不了结,那他们这日子过得很久提心吊胆,日日没有一个安稳觉睡。

    人有私心,此为自然。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又把老乔推出来:“乔老,这事儿,你看呐?”

    老乔也不傻,众人的心思,他能不了解?

    众人见老乔不肯开这个口,不知是谁说了句:“丁老板有句话说的有道路,这世上,总有些事儿,躲是躲不开的。

    要我看,既然躲不开,那就去吧。”

    有人开声,其他人也附和起来:“那真躲不开,就只能去了,还有第二条路?”

    连凤丫瞧着这院子中的人,耳闻这些话,字字不漏,字字入心,如同说这些话的人,字字玄机,字字推脱。

    她只当做看不透这些把戏,脸上忽地扬起笑容:“行!众位叔叔伯伯说去,那就去。”

    众人闻言,眼睛一亮,这事儿总算要解决了,再也不用担心受怕了,各个笑呵呵地准备告辞,轻轻松松地离去。

    “咦?各位叔伯别走呀,”那身后,女子笑着叫住人:“既然都在,那就一起去吧,毕竟,人家砸的是整个淮安酒行商会,众位叔伯,没有不去的道理。”  她又看了看天色,不疾不徐,慢条斯理道:“也不必等明儿了,就现在吧。”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豪:从不喝洗脚水开始 凤临天下之妃子不善 帝京司少:权门宠妻 宠后之路 固执己见 重返青葱岁月 农女手里有口泉 枫凌天下 少东的彪悍爱妻 宠妻无度:影帝很会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