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女要状告的是这三彩赌坊嚣张跋扈,滋扰民生,”众人看着公堂上那女子,侃侃而谈,咬字清晰,用语精简,将三彩赌坊如何滋扰淮安酒行商会众商家的恶言恶行公之

    于众。

    魏成玄听着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一敲惊堂木,喝问:“堂下陆行,可有此事!”

    陆行此刻又恼又恨,铁青着脸瞪向了人群中。

    丁痦子连忙上前,正要说话:“知府大人,此事,乃有误会……”

    “误会?!”他话未说完,就被一声清冷女音截住,连凤丫倏然走到了丁痦子身旁,言辞凿凿质问道:

    “丁老板,你说这是误会?

    何来的误会!

    难道三彩赌坊没有打砸我们淮安酒行商会,没有滋扰这在场这么多酒行商家?

    你说误会,误会在哪里?”

    她浑身气势一起,丁痦子居然有点心惊,但片刻,便想起正事儿,连忙解释起来:

    “此事怪不得三彩赌坊,该怪连娘子你!

    我等酒行商会众商家,都是受了你的牵连。

    正是因为连娘子你与三彩赌坊之间的过节,我等众人才会不堪其扰。

    可此时,终究是因你而起,又与三彩赌坊何关?”

    “住嘴!”连凤丫冷声一喝,一脚抬起,猛地向前跨出一步,几乎要逼退那丁痦子:

    “人皆有骨性,我连凤丫虽为女子,也有骨性,丁老板真是叫我大开眼界,竟然为了欺压自己的恶人说起话来。

    丁老板,你为人的骨性去哪里了!”

    她眸底一丝轻视:“我看,丁老板枉为男子!是分不分!你简直就是一个软骨头!”

    “连凤丫你休得如此猖狂!

    我丁痦子有说错哪一句话?

    我等众商家在此,难道不是因为受了你的牵连?简直就是无妄之灾,你连凤丫休想一推干净!”

    “推?何来一推干净的说法?”她扬起下巴,眼底余光都不屑给与这面前的软骨头:

    “自尔等今日出现在我家中,自尔等陈述所发生之事,我连凤丫何时有过推却?”

    她话落,转身眸光烁烁,从众多淮安酒行商会代表身上划过:

    “是不是你们说,被三彩赌坊手底下的恶棍欺压?

    是不是你们说,家中都被打砸狼藉?

    而我连凤丫,是不是当即拍案,承诺,所有损失我一人承担?

    这话,我可有说过?”

    她话落,最终一眼落在老乔脸上:“乔老,你最公众,你来说,我可有说过所有损失我连凤丫一力承担?”

    “这……”

    老乔有些懵,这会儿竟然有些进退两难,看看连凤丫,又看看丁痦子,再看看身旁人,还有陆爷凶恶的眼神,他有些难以两全。

    “堂下之人,为何不回答?”魏成玄突然肃然喝问:“连娘子可有说过那话?”

    老乔被这突然一喝,身子一颤,忙作答:“回知府大人的话,连娘子确有说过此话。”  连凤丫向堂上魏知府一礼,“魏大人明鉴,民女所言句句属实,然,丁老板显然对民女有所误会,民女恳请魏大人给民女一些时间,与这丁老板当面对质,也与这三彩

    赌坊的陆爷当面对质。”

    “准!”

    “多谢知府大人。”

    连凤丫一礼后,转身再对丁痦子:

    “你道我与三彩赌坊之间的过节,惹得整个淮安酒行商会不得安宁。

    尔等乃是被我连凤丫所牵连。

    此事,暂且搁置一边。

    我只问丁老板一句话,我与隔壁老王吵了架,隔壁老王却是找你算账,把你痛揍了一顿,丁老板你服不服这一顿揍?”

    “你与隔壁老王吵架,与我何干?我何等无辜?为何要挨这顿揍,自然不服,绝对不服。”

    “好!”连凤丫一声叫好,眼中冷光一闪:“既然是我与三彩赌坊之间的过节,三彩赌坊有何理由去找淮安酒行商会众商家?

    尔等何等无辜!

    竟就被这一通打砸?

    无论我与三彩赌坊之间有天大过节,三彩赌坊该找的人是我连凤丫,毫无理由去找尔等撒气。

    难道这就不是目无法纪?

    简直嚣张跋扈到丧心病狂!

    不止不讲道理,要我瞧,三彩赌坊是把自己当做淮安城的法纪了!否则怎么会做出如此目无法纪的事情?”

    她话落,跪在地上的陆行心中“咯噔”了一下,丁痦子被这身前女子通身的气势镇压住,讷讷有些结巴。

    她一转身,对魏成玄施礼:“魏大人明鉴,若是民妇与三彩赌坊之间的过节,若是私了不成,这淮安城里,还有魏大人您在,还有这知府衙门在,

    无论何种情形,都还轮不到这三彩赌坊用私行,私自滋扰百姓!

    再者,”连凤丫露出自己受伤的左肩,顿时鲜血淋漓,一个血窟窿露在人前:

    “民妇这左肩上的血窟窿,就是三彩赌坊的人伤的,众目睽睽之下,三彩赌坊对民妇喊打喊杀,这位陆爷更是纵容手底下的人,对民妇下杀手!

    若不是民妇命大,这一刀,便不是落在民妇的左肩上,怕是民妇此刻已经呜呼哀哉!”

    魏成玄面色一变,这一次,是真的变了脸色,他虎目沉沉落在堂下那女子左肩上,之前便觉得她动作怪异,此刻才看清,这是受了伤。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魏成玄三拍惊堂木,声声敲击在有些人的心口上,惊心动魄。

    岂有此理!

    太子爷当初委派他魏成玄定要顾好这女子的安危,如今太子爷不日即将抵达淮安,这女子却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了伤。

    叫他……如何与那位交代?

    “区区一个赌坊,目无法纪自尊为法,淮安城中,目中无人,惹是生非,枉顾人命如斯,

    本官看,这藏污纳垢之地,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他话落,一拍惊堂木:“三彩赌坊恶行召召,害人性命,本官若是不重罚,天理难容,

    来人呐,将这陆行先行关押牢房,三彩赌坊封查!”

    人群中,一阵欢呼声。  那些个被三彩赌坊害苦了的妇孺们,抱头痛哭,魏成玄站起身来,扫一眼那些抱头痛哭的妇孺们,心口淤着的那口气,终于散了开来……今日便是没有连凤丫那一朝事

    儿,这三彩赌坊和这陆行,他魏成玄也会查办!

    好还这天地一片明朗,还这些妇孺们一个公道!

    连凤丫没有去看跪在地上的陆行,却对着丁痦子还有其他几个人淡淡说道:“我瞧丁老板与三彩赌坊的陆爷惺惺相惜?”

    丁痦子心中一紧……莫不是这小娘皮知晓了?

    陆行却仿佛清醒了过来,后知后觉,指着连凤丫:“是你!都是你!是你对不对?”

    那女子缓缓侧首,垂眸居高临下望着地上的原本不可一世的陆行:“天理昭昭。”

    “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我和你没完!”陆行此刻犹自叫嚣,看这模样,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连凤丫垂着眼眸,心中冷笑……对,还没完。

    陆行被人押了下去,公堂后,一条帘子背后,张大老爷神色阴沉,猛一握拳,咬牙切齿:“连凤丫!”

    三字落,他已转身,匆匆促促往大牢去,遣了牢里的衙差,背着手走到陆行的牢房前,隔着牢门,阴沉沉地望着陆行。

    牢门里,陆行一看张大老爷,连忙连滚带爬,“大老爷,救我啊。”

    “蠢货!老夫与你怎样说的?

    你要修理那臭丫头,也要做的漂亮一些,莫要让人抓了把柄。”

    “大老爷,您救救我,这次是小的轻敌了,没成想,这贱丫头这么狡诈奸猾。”

    张大老爷面无表情,低头居高临下望着牢门里的人:“这几日,你先呆在里头。

    陛下的御驾,不日即将抵达淮安城。

    老夫不便在此时再生事端。

    过些时日,陛下的御驾离开了淮安,老夫再想办法,救你出来。

    至于三彩赌坊,竹篮打水一场空,是保不住了。

    也罢,没了三彩赌坊,还有四彩赌坊,五彩赌坊,六彩赌坊……”

    张大老爷皮笑肉不笑,“呵……他魏成玄还能一一查封?”

    “是是是,大老爷英明,那个魏知府哪儿是您的对手?”

    “住嘴!有些话,心里可以说,嘴里不能说。”  “是,大老爷教训的是,大老爷的教诲,小的牢记于心。”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专职高手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炮灰求生手册 美女上司贴身保镖 重生魔法妻 玉离伤 皇上别闹 永堕黑暗靠近你 掌上娇 姐我不想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