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今圣上去的是闻老太傅的府上,言明淮安城中的这些时日,就住在闻府之中,方便与老太傅叙旧。

    淮安府收拾出来,充以行宫的豪院,也就空了下来。

    连日风雪,停停又下,往闻府去的路上,当朝圣上,关心民生百态,自然,不会错过这次出行,路上所见所闻。

    车马向前,车里威严的老者,将道路两旁一切看在眼中。

    一旦到了闻府,进到厅堂,众人跪拜后,老皇帝目光灼灼,落在魏成玄身上:

    “朕进淮安城后,一路车马向前,朕看到衣不蔽体的妇孺,面黄肌瘦的小儿无数,魏卿,这是怎么回事?”

    魏成玄肩膀一震……果然还是注意到了。  他猛行大礼,整个上半身匍匐在地,“臣该死,臣治理失察……”他对老皇帝一番言说,将淮安城里发生的这些事情,赌坊如何嚣张,他魏成玄失察,导致百姓受罪,一

    并仔仔细细禀报了老皇帝,又道:

    “罪臣魏成玄自知有罪,而今淮安府上下,赌坊嚣张跋扈,罪臣已将大小赌坊一并取缔,我淮安府上下,如此藏污纳垢之地,不该存在。”

    老皇帝听着,眯眼看着魏成玄,他自不会因为魏成玄三言两语,就气愤填膺。

    龙眼横扫周围众人一眼,又在李公公耳边耳语了两句。

    李公公迈步上前,扫一眼众人:“众位大人且先离去,”话落,魏成玄刚要起身,李公公又道:“魏成玄留下听训。”

    魏成玄猛然身形顿住,叩首,道:“臣魏成玄,遵旨。”

    众人一一离去。

    “恩师也请留下来。”老皇帝叫住了闻老太傅。

    有人心眼儿多,还想和李公公套近乎:“总管大人,这陛下单单留下魏大人,魏大人不会有事吧?”

    李公公心里明镜一样,捏着嗓子,不冷不淡扫一眼身前人:“陛下不是说了吗,留魏大人听训,那就是要训斥魏大人了。

    至于魏大人会不会有事儿,陛下的心思,杂家可不敢猜测。”

    闻府厅堂上,只留魏成玄和闻老太傅。

    厅堂外,黑铁卫守住,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但是,在众人离去时,便传来茶盏摔碎的声音,和当朝圣上的怒气训斥声,不绝于耳。  离去之人,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心怀担忧,各有心思,不多时,淮安官场中人,便已经私下里传开来,知府魏成玄被当今圣上训斥,引来龙颜大怒,怕是今后官路到

    此为止。

    足足两个时辰后,才见魏成玄垂头丧气地从闻府中走出来。

    张家大老爷张潼假意走上前去搀扶:“魏大人,下官怎么看您这满脸疲惫?”

    魏成玄连连摇头,摆手道:“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哎……”

    一连三叹,推诿开前来关切实则探听消息的众人后,就孤身离去。

    以张大老爷为首众人,怎么看,都觉得魏成玄那离去的背影,孤身孑然,萧条瑟瑟。

    “魏大人这是……这不会是……哎……”有人惋惜叹气,也不知是真替魏成玄惋惜担忧,还是假意为之,这官场职场,孰真孰假,又岂是表面能够看的清楚的。

    张家大老爷张潼摸了摸胡须,目光落在魏成玄那萧索的背影上,轻笑了一声。

    ……

    魏成玄走后,老皇帝手里拿着一堆图纸,问闻老太傅:“此事,恩师觉得可行?”

    老太傅不动声色上前来,一礼:“陛下莫要拿老臣说笑,此事,陛下心中已经有了抉择,”他道,缓缓抬起头来,与老皇帝四目相对:“可是?”

    能与老皇帝如此说话,还反问老皇帝的,这当今世上,也就屈指可数几个人了,老皇帝闻言一笑:“还是恩师了解朕啊。”

    他把手中一叠图纸搁在了旁侧桌上,曲起手指,一下一下叩着那图纸:“修运河,朕以为,乃是必行之事。

    运河若建成,北可通燕州,南可达苏杭。

    到时,军用物资皆可以运河北上,也减少了陆运风险和时间。

    再辅以修建水库,确实可以减少南方水患北方干旱。”

    “陛下心中有乾坤,所言尽是老臣心中所想。”

    老皇帝望着桌上一叠图纸:“怕只怕,有人要阻挠。”

    “陛下乃雄主,必然不惧妖鬼蛇神之流。”

    “你啊,恩师啊恩师,你这张嘴,真是锯嘴葫芦,非要朕明言,才肯表态吗?”

    老太傅赫然一礼:“陛下当知,老臣之心,唯以大庆上下为首,一切为大庆黎明百姓有利之事,老臣必竭尽全力。”

    话锋一转:“修运河,乃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之事,老臣必竭尽全力,助陛下全力推行。”

    老皇帝闻言,眼一亮,拍案道:“好!朕等的,就是恩师这句话!”

    又从自己袖里,拿出一小包东西,打开后,露出里面白色晶体:

    “恩师让人给朕送来这个,是为何意?”老皇帝笑眯眯地看着对面老者。

    闻老太傅微微垂下眼皮……暗道一句,明知故问。

    却不慌不乱解释起来:

    “炼盐法。陇右那边有毒盐,有个丫头千里迢迢跑去那地界,千锤百炼,终于找出来这炼盐法,能将陇右的毒盐,炼成可食用的精盐。

    陛下手中的便是,经过炼盐法炼盐后的成品。”

    老皇帝倒是不急着问这炼盐法,却对老太傅话中的那个“丫头”感起兴趣来:

    “恩师口中的丫头,是哪个?”

    老太傅也不替连凤丫隐瞒,一五一十说起来连凤丫给他炼盐法的经过,自然,也提及了这丫头怎么会突然会这炼盐法。

    老皇帝听着,只觉得惊奇,“这世上,还有这样有趣的丫头?”

    就因为那些生活琐碎的小事,竟然就能想出来这炼盐法?

    “不瞒陛下知晓,陛下手中那图纸,也是那丫头北上陇右的途中,突发奇想,让人按照她想出来的绘制法,绘制出来的。”

    这一次,老皇帝心中大为震惊,却反而沉默起来,半晌,问:“那魏成玄所说的南水北调?”

    “此事却与那丫头无甚关系,那丫头只是把一路北上的地形图,以独特的方式让人绘制出来,本意原是想简化现有的地形图。”

    老太傅睁眼说瞎话,本意却是为了连凤丫好,他清楚,炼盐法也好,绘制地图的独特方式也好,这些按在这丫头身上,只会对她有好处无坏处。

    但要是连南水北调这等国之重事,都按在那丫头身上,那是会为她引来杀身之祸的。  老太傅颜色淡淡,还不忘解释:“连家那对姐弟,很是有趣。那丫头偶然在老夫书房看到一副地形图,所以背上陇右的时候,才突发奇想,是否能够简化地形图,让之

    精确明了,

    这才有了那一叠独特方式绘制的地形图。

    不过魏成玄确实是受了这丫头的启发,那丫头说,一路北上,所见所闻,也看到了北地干旱,民生困苦,说了句,若是这南边水可以调往北地,南北就都太平了。”

    话落,看一眼老皇帝,才开口,继续说了句:

    “魏成玄确实是个人才。可堪大用。”

    老皇帝听着心中千转百回,自然,他知道魏成玄是个能人,否则,即使有这南水北调的想法,也不敢上书奏折与他这当朝皇帝。

    启动南水北调这件事,不是儿戏,谁提出,谁成为众矢之的,轻则会遭人暗算,仕途不保,重则身家性命,全家老少,命不保夕。

    老皇帝心中也是担忧,但此事,他必行之!

    “既然炼盐法是那丫头想出来,她可有什么想要的奖赏?”老皇帝突然问道:“听闻她有酒娘子连大家的称号,不如朕再赐她一个炼盐大家的称号?”

    “不可。”老太傅伸手阻断:“那丫头当初来找老夫,便不想占这炼盐法的好处,推说,炼盐之法,是老夫为之,与她无关。”

    “哦?如此?”老皇帝眯眼,这炼盐的新法若是推行,必然又会是一件腥风血雨的事情,阻拦了现有盐商们的既得利益,

    他若真的赐给那丫头一个炼盐大家的称号,就是把那丫头推上风口浪尖,就是告诉别人,这炼盐之法,和那丫头有关。

    这丫头若是真的问老太傅要名要利了,那便是自寻死路。

    世间名利总是诱人,区区一个山野丫头,若是真的向他讨要名利的话,老皇帝一定笑容满面地满足了她,也好拿她填推行这炼盐新法的祸患,堵住那些反对者的嘴。

    拿一个出身低微的山野村姑,一个被名利诱花眼的女子,填悠悠众口,而他可推行炼盐新法,如此划算的买卖,老皇帝不会有一丝犹豫。

    只是……

    老皇帝眯眼问阻拦他的老太傅:

    “既然如此,这炼盐之法,对她毫无好处,她何必千里迢迢北上陇右?”  “老臣当初也狐疑不解,那丫头却说,她做那些,只因为看到这大庆朝许多百姓人家吃不起盐,只因为看到城中盐商以物稀为贵,一个盐商家的伙计,就能够轻易凭借

    自己心情好坏,不卖给百姓食盐。

    她把炼盐新法交给老臣时,只一个要求,她只愿看到大庆朝上下,老百姓们都吃得起盐,再也不必为了买盐而受气。”

    闻听老太傅一番之言,老皇帝心中震颤之余,又沉默了……本以为那山野村姑一样的女子是为名利而北上陇右,为名利千锤百炼试出这炼盐新法,却……

    好半晌

    “这次,是朕小瞧了这酒娘子。”  闻老太傅抬眼看向坦荡的老皇帝,心中有欣慰……大庆朝的强大,必然有君王的英明。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鉴宝黄金手 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 盛世谋妆 盛婚66亿,霸道总裁有点暖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 超级学生(未苍) 千金闲妻 召唤修仙大陆,国家乐疯了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 红土地上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