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六十六章 这女子又成长了

    活生生的人,要是掉进了井水里,第二日多半是要被人发现的,因着淹死的人是会浮到水面上来的。

    活人,落井了,肺部里是有空气的,加之脂肪之类的一起,这才能够在短时间里浮上来。

    可是朱三儿是活活被冻死后,才丢进了水里的,死人落水,可不比活人。

    这一日清晨,连二才是最先起的,打了井水准备烧开锅,也没发现这井里的变化。

    连老爷子身上的,穿戴整齐唠,推开他和他婆娘的屋门,走了出来,刚好看见了二房的,有些不大确定地问:

    “昨儿晚上,院子里好像有一声声响?”

    连二才一扭头,便看到他老爹精神抖擞:“爹,你指定是昨天做梦了。”

    “你就一点儿没听见?”

    “听见啥啊?”连二才不以为然,正好连三福也起来了,连二才看着就问:“老三,昨晚你听着院子的动静了吗?”

    连三福摇着头,一脸不解:“昨夜里,有什么动静?”

    连二才往他爹那边一摊手:“爹你看,老三也没听到动静,我就说你是睡迷糊了。”

    说着,兄弟二人各自去忙各自事情了。

    留下屋门口,连老爷子左思右想,眉头松了又皱起,皱起又松开……“不能啊……难不成真睡糊涂了?”自言自语道。

    瞅了一眼那井口,昨天那声响不大,闷闷的一声,但连老爷子听着,仿佛是水声,可要说是水声,又不太像。

    迈开老腿,半狐疑半不解地走到井口边,绕着井口走了两圈,眉心紧紧地蹙着,昨夜里,就没个人听到声响,也怪他贪暖和,起不来塌了。

    带着迟疑,够着脑袋,伸着脖子,往井口里看,天光大亮,站在井口,倒是能够看清楚井里头,若真有什么,也能瞧见。

    “爹,你站井口,瞧啥咧?”连二才在厨房门口问道。

    “没,”连老爷子转了脑袋,同时松了一口气:“没看啥。”看来是真睡迷糊了。

    ……

    简竹楼前

    “呀,连娘子来了,稀客。”跑堂的刚开门,这一天的营业,也就开始了,“您是见安爷吧?小的这就去叫。”

    他前脚刚准备去叫安九爷,迎面身着貂皮大袄的安九爷,笑脸慈和:

    “我说呢,今儿早上早早就听到喜鹊叫了,原来是有贵客登门。”

    “您抬举。”连凤丫抬脚步入店堂里,摘了身上挡风的披风,身侧的粗犷汉子,熟门熟路地接过。

    她顺手理了理乱发,一回身,侧了半边身子,“九爷有空?”

    安九爷没答,笑呵呵地上前去,老眼瞅了一眼谢九刀规规矩矩捧在怀里的女子披风:

    “隔壁成衣铺的吧?”

    又点评道:“针脚够密实,用料却是差了些意思。”一抬头,问:“怎不用狐皮,那才叫顶好。又暖和,又好看。”

    “都是一样穿,我们寻常百姓,比不得富贵人家。”

    清澈的眸子,落在安九爷的身上,“九爷这身貂皮好气派。不便宜吧?”

    “还好还好。”安九爷笑呵呵着,转眼就话锋一转:“我说,连娘子,可别说一件狐皮披风,就是十件,你想要,还怕没有?

    光在老夫这儿,每个月的分红就是一笔不少数额。”

    “别,您老可别说笑,真穷。”她笑,扬了扬眉,又冲着安九爷努努下巴,示意道:

    “屋里说?”

    安九爷诧异下,也仅仅是微一愣,随即点头:“行,二楼有包厢。”

    又冲跑堂的小二吩咐道:“备一壶热茶端上来,再送上些吃食。”

    “诶,得嘞,东家您瞧好,小的这就去。”

    小儿屁颠儿屁颠儿往后厨去。

    几人相继前后步入二楼,进了包厢。

    包厢里

    “九爷,我就不卖关子了。”

    安九爷原本还想要与这女子周旋,想要看看这次她又是为了何事而来。

    却倒是没有想到,这女子今次却是不绕弯子。

    他脑子里刚想着,就听那女子清朗的声音唤一声:“二鱼。”

    张二鱼应声向前迈出一步,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着个什么东西。

    连凤丫接过,往桌上一拍:

    “九爷替我掌掌眼,这值几多钱?”

    安九爷瞄了瞄桌上那一团油纸,眼中一丝疑惑,伸手拨开那油纸,“这是何物?”

    正巧,跑堂的小二端了吃食来,“东家,连娘子,茶水都备上了。”边儿把木托盘里的热茶和三叠吃食,往桌上放,边儿说道。

    “小二哥,跑堂的时候,有没有脏乎乎的麻布?”

    “有,当然有。连娘子问这作甚?”

    “拿一条来。”

    “那可不行,那玩意儿,不仅脏,还油乎乎的。怎么能够脏了连娘子的手?”

    连凤丫不说话,一旁张二鱼机灵着:“我家大娘子要,你就去拿呗。”又补充道:“越脏的越好,对,还得再打一盆清水上来。”

    小二瞅一眼张二鱼,猜不透那意图。果真下楼去拿了条油乎乎的麻布和一盆清水上来。

    安九爷倒也不做声,只是越发不明白这女子的意图了。

    他这回倒是安静地看着就好。

    他看那女子也不嫌脏,那油乎乎的麻布,又没洗过,还是用了老久老久的了,他自己个儿看着就有些嫌弃,那女子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伸手拿起那麻布,浸润到清水里。

    “你这是……”

    又见那女子拿起油纸包里那不知是什么的玩意儿,在麻布上搓搓洗洗。

    “这是这是……”渐渐的,随着那女子动作,安九爷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油乎乎的最难洗了。

    平时用皂角树结得皂豆,磨成粉末来洗,穷一些的人家,用的草木灰。

    安九爷那老眼都快瞪出眼眶来了,一点儿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里看到的……

    “可真干净……”自言自语赞叹了一声,陡然拔地而起,身后的椅子因着动作剧烈,哐啷一声倒在地上:

    “你怎么做到的?!”

    连凤丫洗净了手,接过谢九刀默然递过来的帕子,擦干净了手上的水珠,这才抬起了头,却不答安九爷,反笑问:

    “九爷觉着这能值几多钱?”

    “价值千金……不!万金……不!比万金更多!”安九爷呼吸急促,他虽是替二爷办事的,却也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人,

    精明如安九爷,怎么会不晓得眼前这物件,一旦出世,就会被那些名门望族,权贵之家热捧。

    随之而来,便是富庶人家,讲究的书香门第,富绅之流追捧。

    连凤丫笑而不语,却一双眼,清澈着,望着激动得脸庞红通通的安九爷。

    此时,安九爷刚触到这女子笑而不语的眼神,才陡一个激灵,瞬间理智了,他咳两声,以演示之前的失态,正色道:

    “连娘子可是有何为难之处?”

    连凤丫眸不动,心中却是赞一声:上道!

    和聪明人合作,向来不需要多费唇舌。

    如此,省却许多功夫。

    “九爷英明。”拍一句马屁,她拿一双眼儿,笑盈盈地盯着安九爷的脸上:

    “我出物,九爷出力,所有盈利我六你四。”她也不绕弯子:

    “九爷知晓,任何买卖,皆有成本。”这一句话,两重目的,一来是定下分成获利的比重,

    二来,顺道解释,为何她六安九爷四,也省却对方心中因这一成比例而生出的不快,对她有了芥蒂。

    安九爷闻言,一笑而过:“自然。”

    连凤丫这才又续道:

    “民妇的眼界尚浅,不及九爷见多识广。

    民妇的人脉,比不得九爷交友广泛。

    物,民妇出。

    怎么卖出去,就靠九爷您的手段了。”

    一件新的东西出现,虽好,却也需要花费许多精力推出,人们了解了东西的好,才会掏腰包。

    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也是为什么她找安九爷合作的原因。

    谢九刀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这样好物,她不一人独享。

    安九爷哈哈大笑起来:

    “丫头,你这算盘打得好,你出物,老夫出力,顺道用上老夫的人脉。”

    虽这样说着,安九爷却不是真气怒。

    连凤丫垂眸,一礼:“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无论你我,都会赚的盆满钵满,”话落,一扬眼皮,一抹灵动的精光:“九爷,难道不是吗?”

    安九爷收了笑,静静打量面前的女子……这女子,又成长了。

    从前聪慧之余略显稚嫩,如今,更沉稳了。

    “何时供货?”他问。

    连凤丫闻言,眼睛一亮,这生意,十拿九稳了。

    “七日后。”她的模具,需要时日制作。

    “好,七日后,老夫亲自去取货。”

    说着,伸手摸上桌上那块东西:“这一个,老夫留下了。”

    “自然。”

    在连凤丫离开前,安九爷最后问的是:“此物,何名?”

    “皂。”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灵能纪元 鉴宝黄金手 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 盛世谋妆 盛婚66亿,霸道总裁有点暖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 超级学生(未苍) 千金闲妻 召唤修仙大陆,国家乐疯了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