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六十八章 罗管家敬献的皂孤很喜欢

    一道女音,尖锐跋扈地叫道:

    “我就知道,那小贱货不是个好东西!”

    连春珍和连老太太是最后赶过来的,刚赶过来,就听到了连海清的这番话,又看到地上的尸体。

    顿时,连春珍怒气冲冲,跑将过来,“小贱人真不是个东西,我去找她!”

    说着,转身就真的要去找连凤丫理论,那架势,根本就是寻思问罪去的。

    “站住!”连海清沉着脸喝道:“你去找大姐姐?你找她干嘛去?”

    “找她算账去!把她扭送衙门去,让她坐牢,要她菜市口砍头!”

    少年人的眉心,隆起了山丘,越皱越紧,沉沉的目光望着气急败坏面目狰狞的少女,连海清心里暗自叹息……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女子,都是姓连的,和那位比,他这个小姑姑差的不是一点点。

    二房的赵氏也跟着掺和起来:“对!就该如此,”说着,就撺掇起连春珍:

    “去找那小骚蹄子理论,把她送官查办,杀了人,没有不偿命的道理,恶人就有恶报。”

    连海清的眉心突突地跳,伸手揉了揉发疼的脑仁儿。

    “二婶,事情还不够糟糕吗?”他扭头,瞥向一旁的赵氏。

    “你什么意思?”赵氏顿时察觉受到了欺辱,长久以来被三房压着的不满,全部都爆发了:

    “你可别拿你秀才老爷的名压我,我赵红霞不吃这一套。”

    “二婶!”连海清的眸子压抑着怒火,少年的眼,黑沉黑沉地盯在赵氏身上,抑制着满腔的怒意。

    “咋?我好歹还是你二婶,你还要打我不成?”

    赵氏嫁到这连家老宅来,别的没学着,这耍泼无赖倒是和连老太太学的一个模子。

    她还要盛气凌人,却……

    “够了!”

    一声怒喝。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连老爷子阴沉沉的老眸,盯着赵氏的脸盘子上:“春珍年纪小,不懂事。

    你还要撺掇她一起去惹事?”

    赵氏满腔的无辜:“爹……您说啥咧?我咋撺掇了?春珍说的对,咱就该听她了。”

    连老爷子脸色更黑了:

    “对?对什么对?

    你怂恿撺掇着春珍去大房家里闹事。

    找那丫头理论?

    理论啥?

    说她害死了人?

    你有证据了?”

    “可朱三儿就是死了啊!”赵氏指着地上那具尸体,一脸“本来就是这样”的理所当然。

    “人死了,就是那丫头害死的?”

    “不是她还能是谁?

    朱三儿又没仇家,这前脚刚去那小贱丫头那儿招惹了她,后脚就死在咱家井里了?

    这不摆明就是那贱丫头嘛。”

    “就是,爹,二嫂子说的对。”连春珍在一旁帮腔。

    “你也给我闭嘴!”连老爷子冷着脸喝道:“你听二房的怂恿撺掇,这已经惹出事情来了,你还要再去惹事?”

    话落,连春珍的脸盘子,顿时就涨红了,她在家向来被宠惯着,虽然生在普通人家,却是被连老太太当做有钱人家的小姐养着的,

    长这么大,十指不沾阳春水,何谈今天当着这一大家子人的面,被连老爷子如此喝骂?

    一跺脚,更是铁了心要去找连凤丫的麻烦:

    “爹,您等着!我这就去把那贱丫头扯到咱家来!看到时还有什么说的!”

    留下一句愤怒的气话,连春珍赌气地执意要找连凤丫麻烦。

    啪——

    连老爷子猛甩了她一巴掌:“你脑子里装得啥?”

    老爷子也气得浑身发抖,气得不是连春珍的赌气,而是,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蠢货!

    忽地想起他那大孙女儿连凤丫,和春珍一般年纪,可人家如今多了不得,他生的这个,咋就跟个草包枕头一样咧。

    这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连春珍被他爹这一巴掌打得,两眼泪汪汪,“爹,你打我。就为了那个小贱货,爹!你打我!”

    连春珍大声地哭喊道。

    一双眼死死盯着连老爷子脸上。

    老爷子触到那眼,被他亲闺女眼中的恨死给惊得一颤,顿时心肝儿更疼,气得哆嗦起来。

    连老太太忙上前安抚,一会儿安抚老的,一会儿安抚小的,可这越安抚,怎么就越乱套。

    瞧瞧那说的什么话,一边说对闺女儿说,“你可别怨你爹,你爹生你养你,对你那样好,咋能把你爹给恨上?”

    一会儿对连老爷子说:“你别生咱春珍的气,她年纪还小,懂得啥咧。

    咱春珍天真无邪,哪儿比得上大房那个丫头心狠手辣。

    大房那个丫头,心都是黑的,咱家春珍,就是心善。”

    连海清在一旁,只把眉头拧得更紧,这一刻,他有种窒息感,眼前这鸡飞狗跳的一家子,无形间,成了他的拖累。

    “小姑姑,你去找大姐姐,你怎么跟她说?

    说大姐姐害死了朱三儿?

    大姐姐会承认吗?

    咱家有证据吗?

    你要告官,那到了公堂之上,也得拿出证据来,否则,就是诬告,诬告是要反坐的。”

    连春珍不哭了,仰头辩解:“这咋成了诬告?人肯定是她害死的,你不也说了,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除了她还有谁。”

    “官府人会听吗?”连海清问道:“谁看见了大姐姐害死朱三儿了?

    没有人证,没有物证,什么都没有。

    人,却是死在咱家的。首先被怀疑的肯定是咱们一家。”

    “你说真的?”连春珍不信的问道。

    “真的。”

    “咋能够这样!?”只等连海清确认后,连春珍立刻激动地跳起来骂道:“官府是吃糠的吗!”

    这话一出,连海清的眉心,蹙的更紧了,眼神闪烁不定地扫了连春珍一眼……真的,差得十万八千里。

    暗自摇摇头:“眼下只有报官,咱家不能把尸体就这么处理掉,迟早有一天东窗事发,

    到时候,咱家毁尸灭迹的做法,就已经让人认定,人,是咱家害死的。”

    连老爷子因为为此头疼了:“就……没别的办法了?”

    众人都看向了连海清。

    少年沉思片刻,“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他眼中一丝狠辣。

    望着众人殷切的目光,少年人缓缓说道:

    “这人是淹死的,咱们悄摸着,把这尸体,扔进河里去。”

    连老爷子眼珠子一亮,浑浊的眼里,顿时露出喜意:

    “好!就这么办唠!”

    反正人是淹死的,那不过就是从井水里,换到了河水里,尸身被人发现后,就算是验尸,都验不出所以然来。

    这办法,是连海清刚刚被连春珍这一通胡闹之后,静下心来突然想到的。

    旁人都没意见,二房的媳妇儿赵氏却是有些不愿意了:“那我咋和我娘家嫂子交代咧。”

    “人淹死的,和你有啥关系?”连老爷子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进屋前,对连二才说道:

    “你和老三,先把这尸体,藏到咱家柴火垛子里去,晚些时候,你俩兄弟,找个河段,把人给扔了。”

    当夜,连家俩兄弟,把人用草席一裹,找了个河段,抛了尸。

    第二天,朱三儿的尸体,就被人给发现了。

    报官后,官府来了衙役,验尸的说是冻死的。

    这就不了了之了,毕竟这天儿冷,这朱三儿掉河里,会游水也不一定就能活命,说不得落了水后,就被这河水的冰凉冻得手脚发麻,最后会水性,也冻死在这河里了。

    闻府中,二爷听到这一段,俊美寒凉的脸上,一丝冷笑划过。

    陆平在一旁,道:

    “殿下,那人,属下确定是扔进那口井里了。”

    “孤知道。”男人冷漠说道:“那个小秀才倒是有几分机智。”

    他坐在桌案前,一边说着,手里却把玩着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殿下,您手里这个……皂?”陆平想了半天,终于想起这物件的名字:

    “您都赏玩了许久,这皂,手上把玩久了,会化开的。属下帮您收起来吧。”

    他刚提起脚,走向桌前那俊美男子……

    “不用。”俊美的男人已经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走到身后的柜子前,拉开柜子,手上那块四四方方的皂块,落入了紫檀匣子里。

    “殿下……”陆平欲哭无泪,那紫檀匣子不是凡物,可稀珍了。

    柜子前,男人落了匣子盖,转身出屋,恰巧遇上府中的管家,男人垂眸扫一眼对方,低沉的声音道:

    “罗管家敬献的皂,孤很喜欢。你,很不错。”

    话落,人已经越过跪地行礼的罗管家,径自离去。

    “老奴多谢殿下的夸赞。”徒留罗管家还跪在地上,欲哭无泪……他那是敬献吗?

    他那是被抢了啊……

    真、真不要……罗管家愣是在心里嘀咕了半天,也没敢把那个“脸”字给骂出来,就连心里想一想都不敢骂,一脸被抢的倒霉丧气样。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