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五章 悬疑重重

    郭能,皇帝的人。

    袁云凉勾唇一笑,“连凤丫呀连凤丫,”那双邪肆的眼中,倏地一凉,如冰如寒,

    俊美容颜蓦地一肃,令道:

    “斩墨斩魂斩魄听令!”

    屋中本只斩魂一人,此一声令下,忽从黑暗中,旋出两道疾风黑影,黑影蓦地一跪,与之屋中斩魂,共三人,齐声应命:

    “斩墨听令!”

    “斩魂听令!”

    “斩魄听令!”

    三道声音,不带一丝情绪,同时响起。

    三道黑影,于一排并立,一字成形,跪于那独身而立的男子身后。

    男子背着双手,缓缓转身,垂眸居高临下,扫落跪地忠诚的手下,唇一弯,不带一丝暖意,薄唇一动:

    “盯紧她。任何异动,随时来报。”

    下首三人,面无表情,齐声应命:“属下遵命!”

    “退下。”

    低沉的声音,喝一声,三人无声退去。

    屋中静默,低沉的笑声,缓缓渐出,丝丝凉意,沁入心脾。

    与此同时,陆不平也在公子倾歌从那悲凉的心境中淡出来后,禀报了这件事。

    “郭能?”公子白衣似雪,笑容不变:“你瞧见郭能,郭能就没有瞧见你?”

    论功力,郭能和陆不平几乎不相上下,要发现,也是双方相互暴露。绝不是其中一人暴露,另一个人不察。

    “此事算郭能倒霉。”陆不平如实禀告,原来是当时连凤丫一行人从城郊回来,在热闹的街道上,连凤丫身边那个邋遢老头儿举着酒葫芦喝酒。

    迎面几个小孩儿贪玩,你追我赶,小孩儿嘛,冒冒失失,莽撞地撞到了那老头儿,老头儿手里的酒葫芦飞了出去,飞出去的方向,很不凑巧,就是冲着郭能藏身的那个方向。

    有此突然情况,郭能一时乱了心窍,这才露出了马脚。

    公子倾歌听着,却眯起了眼:

    “邋遢的老头儿?长什么模样?”

    无怪乎公子倾歌不知道这江老头儿的模样,他在藏幽谷中闭关多时,这一次外出,也是因为有所缘由。

    那村姑身边多了个老头儿,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但却没有亲眼见到过这个老头儿。

    而此刻,一个酒葫芦就砸出个天子亲卫,御林军左统领本尊。

    如果这一切都是巧合,那这个巧合可真是不能再巧的巧了。

    也难怪公子倾歌会有怀疑。

    “就是一个灰头鼠目,其貌不扬的老头儿。看着有些猥琐,属下着实看不出此人还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对于陆不平的评论,公子倾歌点了点头,他自己的人,有几分眼力,他清楚。

    就算是看人不是十分之准,但一个人身上有没有内力功力,还是看得出来的。

    “郭能……”公子倾歌十分玩味:“御林军左统领?”

    一个不起眼的村姑,引来御林军总统领的监视?

    答案几乎不言而明,公子如玉的面庞上,渐渐沉默:“陆不平,这几日,本公子身边不需要你照料,你给本公子盯住那女人。”

    一个郭能,炸出来的不只是袁云凉和巫倾歌,还有其他人。

    是夜

    百桥胡同那个小小的院子,一道黑影纵身一跃,夜色太黑,子夜时分,又起了雾,雾越来越大。

    每个城镇有三样东西不缺——官府衙门、酒肆客寨、停尸的义庄。

    淮安城的义庄,也和所有城镇一样,选址最偏僻的地方,白天就冷清,夜里就更萧索。

    黑影从百桥胡同一路纵越而过,熟门熟路地避开了巡城的巡城司,期间似乎并不急着去往目的地,领着身后那些别有目的的人,在这深城中绕圈子。

    足足绕了半个多时辰,甩掉了身后碍事的人,黑影才一个闪身,别到了义庄去。

    无论哪里的义庄,都是一样的代表着不祥,没有人会喜欢这种地方。

    白天阴森森,晚上更是让人胆惧。

    黑影落地,立在义庄门口的老槐树下,这老槐树也不知活了多大把年月了,树干虬结,根系深扎土中,又反长出土面,弯曲缠绕。

    老槐树下的黑影,站在那儿之后,就没有其他动作了。

    不知过去多久,嘀嗒——

    一声水滴声,从叶子上坠落的声音。

    轻微、细小、不惹人注意。

    老槐树下的黑影,终于动了。

    天地间,雾越来越大了。

    槐树下,一双炯炯的眼,望着叶落水滴声源处,此刻,天地之间,雾气缭绕,“还不出来吗?”

    苍老的嗓音,沙哑,像是砂石摩擦的声音。

    天地间,无人回应。

    槐树下,黑影咳嗽着:“怎样?要我这老匹夫亲自去请你出来?”

    一字一句慢吞吞的,并不着急,好像是田埂上七老八十还在干农活儿的田家翁,慢悠悠着。

    那处,雾气涌动,向四面八方,被什么东西打散开来,白浓浓的雾气散开一个人形,另一道黑影走了出来。

    “不敢。”那人从雾气中走了出来,沉默地一执弟子礼:

    “郭能拜见师叔祖。”

    铁硬的汉子向着老槐树下的人,跪了下去。

    “不敢。”槐树下的老者,以同样的话,回给郭能,眯眼落在郭能脸上:“堂堂天子近卫,御林军左统领,我这老匹夫,不敢受郭左统领这一跪。”

    郭能微急,朝着那槐树下黑影喊道:

    “师叔祖!”

    “你也别叫老匹夫我师叔祖。”老者冷眼旁观。

    “师叔祖!郭能年少拜入师门内,是师门养我教我育我,郭能不敢忘怀。”

    老者重重一哼,言辞刁钻:“不敢忘怀?”话锋一转:“郭能!我问你,本门门规第一条为何!”

    郭能心中一窒,艰难道:

    “凡丧门弟子,皆不可入朝入仕。”

    “你记得就好。”老者冷笑:“从你踏入朝堂宫殿,那日起,你就再也不是丧门之人。”

    郭能心中一阵凄苦:“师叔祖,郭能只想要重振丧门。”

    “丧门何须你重振?丧门之人,不踏足朝堂,不染江湖。

    丧门行事,全有自我章法。

    我丧门之人,从不被世俗名利道德法令所限制。

    不争名利,亦不在乎地位。

    祖师爷留有遗训:丧门兴,天意。

    丧门亡,天意。”

    郭能不甘,急切反驳:“可如今,我丧门落寞……”

    “住口!”老者猛一喝,厉声质问:“我丧门何时名声显达过?

    郭能!

    我丧门从立门立派那日起,可有在这尘俗间,名声显赫?

    既从没显达名望,又何来落寞一说!”

    郭能倏地眸子一缩,垂在身侧的铁拳,隐隐颤抖地紧握,好半晌……

    “丧门甘于隐身世俗之间,郭能不愿意!”

    闻言,老者哈哈大笑:“郭能,这才是你的真心话。记住,丧门兴,天意,丧门亡,天意。

    你郭能既不甘平淡一生,出山入朝起,郭能是朝堂的郭能,不是丧门的郭能。”

    老者说罢,举起腰间别着的酒葫芦,仰头灌一口美酒,酒葫芦的底部,刻着一枚古怪的印记。

    “嘶~好酒。”老者擦一把嘴,畅快的舒一口气,酒味扑鼻。

    郭能似已经忍得多时,终于忍不住试探去问:

    “师叔祖,您老人家怎么会在连娘子身边?”

    老者举着酒葫芦灌第二口,闻言,半空中,手臂微不可查地一顿,斜眸似笑非笑落在那不远处跪地的郭能身上:

    “她有好酒,又管我这老匹夫喝得日夜醉醺醺。”话落,忽地峰回路转,陡然反问:

    “倒是你,跟在那丫头身边好几日了,是要做什么?”

    郭能脸色变了又变,话没有套出来,却被师叔祖问住了。

    正在思考,如何解围。

    槐树下,老者蓦地眸光向着那郭能身后,一抹精光一闪即逝:“碍事的已经追来。郭能,你露了马脚。”

    还不待郭能细问,老者身子一闪,黑影如鬼魅,消失在浓浓雾气中。

    正此时,身后传来一些动静,郭能硬邦邦的脸上,蓦地一紧,眯眼向着身后看去,自然,一片浓雾,根本看不到人影。

    但这浓雾,也成了最好的藏身处。

    郭能纵身一跃,朝着老者消失的方向离去。

    百桥胡同,小小的院子,一道黑影这次没有翻墙而入,倒是优哉游哉开了小院的后门。

    吱嘎——

    “江老头儿,夜深人静不睡觉,你去哪儿了?”

    老者醉醺醺的步入,小门后,一道粗嘎的声音,平静问道。

    “诶?这不是小九刀嘛。”老者嬉笑,醉眼看人。

    谢九刀粗犷的脸上,一双牛眼,危险地眯起,突然发难:“江贵,你到底是什么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仙帝觉醒,祸害绝色美女老婆 官途纵横,从镇委大院开始 团宠锦鲤小福宝,旺家旺夫旺全村 屌丝逆袭,我让圣人入轮回 多日,多情 随身空间:重返山村去种田 灰空 女友分手后,他获得了透视异能 穿到病娇反派黑化前 重生之回到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