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为贵?何为贱?”

    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阴影下的那张侧容,堪称完美,是上苍的杰作。

    太子轻笑一声,声音却含在喉咙里: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兵莫非王臣。”

    他道:“天下万万人,极贵者,孤也。”斩钉截铁,丝毫没有一丝犹豫。

    没有犹豫,是因为自信非常,那是刻在骨子里,融在血液中的贵傲之气!

    那道眸光,落在公子倾歌的身上,

    极为的清傲孤绝,此刻的太子,他是站在高处的王者,傲视一切的姿态!

    “孤之父君,坐拥天下。

    孤之母后,天下女子之表率。

    论贵者,普天之下,除却孤之父君,还有人比孤,更贵重?”

    就算是当今的凤后,太子殿下的母亲,真要论及贵重,却也不及当朝太子!

    储君,国之本!

    公子倾歌呼吸微乱,紧抿嘴唇不语,望着那贵气天成的太子,眼中的情绪,却无处可发泄。

    “何又为自甘下贱?”太子道:“孤之贵,何须再向所谓贵人,迎头拍马,又何须向所谓贵人,趋之若鹜?”

    他冷笑一声:“你道那女子轻贱。

    你可知,孤与你最大的不同是哪里?”

    “哪里?”公子倾歌沉沉地问道,一双美眸乌云压顶。

    “你只看到那女子出身的卑贱,却没有看到她为淮安城的平民百姓捐资建私塾的高洁品性。

    一个出身在山涧小村的女子,一个从小做惯粗活吃过苦的女子,一个穷怕了的女子。

    她在有了银子之后,却没有守着银子只图自己一家子过上富裕的生活,

    有多少人能够做到,一朝富贵之后,依旧初心不变?

    你嘴里的那个卑贱的女子,富贵之后,却能够千金散尽去建私塾,为了那些她甚至都不认识的平民百姓。”

    当朝太子,很少打嘴仗,更是少言寡语的人,鲜少如今天这样说过这么多的话。

    于巫倾歌而言,却觉得这些话。十分的刺耳。

    “这,就是你嘴里卑贱的村姑。”

    太子的声音,清淡得毫无起伏的情绪,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却让听者,浑身都仿佛扎了小刺一样难受着。

    心里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卑贱,卑贱,卑贱!~

    卑贱的永远是卑贱的!

    什么高洁的品性?

    高洁?

    就那个卑贱的村姑?

    “不是每一个女子,都是沈微莲!”

    公子倾歌一双潋滟的眸,此刻,却散发着阴沉沉的寒,幽暗晦涩。

    高洁?

    高洁??

    高洁???

    哈……哈哈哈哈哈……

    “村姑永远是村姑。

    卑贱永远是卑贱。

    要怪,就怪她命不好!”

    如此偏执,如此的言论!

    屏风侧,太子望着面前的人,那张倾城的容颜……真的,很美。

    如此美的一个人……如此偏执的话。

    他却厌不起来,只觉得……那白衣倾城的巫倾歌,有些可怜着。

    摇了摇头……有一些事啊……他在心里沉吟着,那双和公子倾歌相似的凤眸,却闪过一丝旁人无法理会的情愫。

    屋子里烧着银丝碳,暖呼呼的,公子倾歌仿佛入了魔障一般,艳色的唇,不停地絮絮:“卑贱就是卑贱,出生那一刻就是错,都是错……

    都是错……

    都是错……”

    太子猛地眉心一蹙,大步跨上前,一把捉住了公子倾歌的手腕,指尖猛地一用力,一股劲气,顺着脉搏,入了公子倾歌的体内:

    “蠢货!你要入魔吗!”

    太子冷声一声喝断,只待公子倾歌清醒些许,猛地甩开那只凝玉的手腕:

    “疯魔不成,你要入魔障?”

    公子倾歌被这一甩,甩得一个踉跄,猛然清醒许多,只是他微垂着头颅,屋子里太暗,根本看不清楚他垂落头颅下的神情。

    一头乌丝,却在这期间,被加了劲气的一甩之下,发带飘落,青丝满头,垂落而下,额前青丝遮面,更是看不清他此刻神色。

    银丝碳无声息地焚着,向着这屋子里散着它的热气。

    那白衣飘然似仙人的公子,喉咙里,溢出了一声声的笑,“你知道什么?”

    他缓缓地抬起头来,一寸一寸地挪起了头颅,露出那张青丝半遮半掩的绝色面容,他望着那一身冷色,贵气逼人的太子,唇角缓缓地翘起:

    “像你这样的人,知道什么?

    你晓得一个幼小的孩子,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身在别人的屋檐下,要低头服软?

    你晓得一个年幼的小孩儿,在五六岁的时候,已经学会了要看人眼色?

    你又晓得,这个年幼的小孩儿,数十载岁月里,连自己的生辰都没有过过一次?

    你……又知道什么,哈。”

    公子轻笑着,公子平静地问着,

    “高高在上的东宫太子,殿下可曾为了一个馒头,和狗抢食?

    殿下可曾在天寒地冻被扒光了衣裳,仍在深山,子夜时分,唯一能够保命的,竟然是一只母狼的体温?”

    公子抬了下颚,姣好的容颜,略微上扬,勾着嘴唇:“像你这样的人,能够知道什么。”

    公子望向了另一双,和自己一般无二的凤眸,斩钉截铁地做下了结论:

    “卑贱的就是卑贱的,卑贱的就不该蹦跶的太欢,卑贱的就该活得卑贱。谁叫他从出生那一刻,注定卑贱。”

    好似是在说连凤丫,却仿佛又不是。

    许久

    沉默如许的太子,薄唇略动,低沉道:“你说的那些,孤,不知道。”

    屋子里,又回荡起公子倾歌嘲弄的笑声,久久不散。

    屋子里另一个男子,太子本人却没有打断,只是一双黑沉沉的眼眸,落在大笑不止的公子倾歌身上,从没有离开过一刻。

    也不知公子倾歌是笑够了,亦或者其他。

    忽地。

    “把脉。”他冷冷走上前去,一下在八仙桌边坐下,胸口依旧跌宕起伏,却已经平静着一张脸。

    太子倒也没有多余的废话,竟当真走上前去,在八仙桌前坐下,一只修长的手臂,搁在了巫倾歌的面前,两只凝玉的指尖,搭了上去。

    搭脉处,也是人的弱点,更是习武之人的禁忌,轻易不会让人碰触。

    两个同样鹤立鸡群的男子,却是完全不同的性子,这一刻,倒是安静地坐在一起。

    半晌

    “是毒,西夏的魂香。”公子倾歌收了手,说出结论:“不过以你的寒天功,正是此毒的克星。就算没有我医治,七日之内,你也可以以寒天功,自行化解。”

    话落,一双勾魂潋滟的眸子,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冷芒,带着一讥诮,落在太子面上:

    “你故意引我来,别告诉我,就是为了让我为你医治早就已经被你压制住的毒。”

    中毒?

    病危?

    呵~公子倾城容颜上,冷笑一闪即逝。

    当先听闻萧凤年病危,那时,他就不信。

    萧凤年要是这么容易死,那就不是萧凤年了。

    太子萧凤年,同样回望公子倾歌,半晌,徐徐摇了摇头,倏然!

    长臂猛地一划,拳风阵阵,砸向对面的公子倾歌。

    公子倾歌不料这萧凤年说变就变,居然会忽然发难,一招不察,竟然被一拳,砸在胸口。

    “萧凤年,你做什么!”

    公子倾歌被砸中这一拳,他倒是也不笨,立即后退,直退三五步外,才猛然地扬头颅,绝美的容颜上,怒气交加……换做平时,这一拳,他断没有被偷袭到的道理。

    只是今日,前一刻还在医治,下一刻,竟然不料萧瑾这厮,不知道发什么疯了。

    却听一到低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

    “引你来,是为了揍你一拳。”

    巫倾歌听得也愣住,一抬头,却看见萧凤年那厮竟然如此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说着“引你来,是为了揍你一拳”。

    他百般想不通缘由,怒道:“你既然是为了揍我这一拳,总要给我一个缘由吧。”

    凤眸紧缩那萧凤年的俊美面容上,他倒要听听看,姓萧的给个什么说法!

    却见那厮下巴一扬,薄唇吐出两个字:“没有。”

    没有???

    “萧凤年!你耍我!”公子盛怒!怒目相对:“费劲千辛万苦,不惜调动全城军士,城门守城司,衙门捕快衙役尽出!

    手下黑铁卫,就连御林军都调动,就为了毫无理由的揍我这一拳?

    你疯了吧!”

    太子萧凤年棱角分明的俊美容颜,倏地一抬眼,黑眸深深,薄唇再吐气死人不偿命的言论:

    “你我皆有伤在上,我不占你便宜。你不服气,”唇角一扬,星眸冷淡地一扫巫倾歌:

    “打回来。”

    边说,萧凤年半侧长眉一挑……真叫人牙痒!巫倾歌眸中燃烧熊熊赤焰。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妙手生花:千面皇妃 我来自人间,掌雷霆以罚神明 小人物的职场奋斗史 逍遥村医 替嫁王妃靠刷弹幕虐渣 我有美女消费返现系统 一朝穿成农家妇 流落荒岛我从草根变男神 恰似傲慢遇上病娇 皇后沉迷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