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八十八章 连凤丫跟我走

    春雨温柔,夏雨如瀑,秋雨淅沥,冬雨……冬雨不曾婆娑。

    大庆王朝德盛42年冬,淮安府道,太傅闻府之外,那人如同丧家之犬。

    他有倾城之姿,他有仙人身段,他还有救人的本领,天下的人,他想杀的,多数都可以如愿。

    他什么都有了,唯独……唯独没有过往。

    他往前走,不知去处。

    他垂头望着脚下,脚下只有看不到尽头的泥泞……而他,着一身清白,如月白衫,却一脚踩在望不到尽头的泥泞中——这是他的路,他脚下仅有的路。

    他如行尸走肉,只知道一步一步往前走,仿佛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僵硬着他的这一生。

    他走过了街道,无人的街道,道路两旁,紧闭的门扉。

    在全城禁严的大扫荡中,贩夫走卒早已经归家,商铺酒肆也早早关上了大门,没有人愿意惹上莫名的是非。

    清冷的街道,一眼可以看到尽头,空空荡荡。

    他转身,进了未名的巷子。

    巷子里散发着破旧和恶臭。

    这里是整个淮安城最贫困的下九流聚集的地方。

    恶臭、脏乱,是这里的常景。

    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此时此刻,却也没了人影。

    他站住了脚,硕长的身子,就立在一团恶臭之中,他没有回头,却好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跟了一路了。”

    巷子口外,两道身影,女子抬起手来,向着一旁的大汉摆了摆手,便径自一人步入那恶臭之中。

    黑暗的巷子,唯一的光,被这道巷子口步入的人,挡住了。

    女子举伞,踩着同样泥泞的恶臭,缓步踱到了那巷子里白衣的男子身后,一把油纸伞,遮住了漫天的冬雨。

    “怕是,这今年冬,最后一场冬雨了吧。”女子淡淡的开口。

    男子驻足了许久,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那把伞,许久许久……“你来看我笑话?”

    “我来看你有没死。要是死了,我正好给你找个地方埋了,算还你的救命之恩。”

    连凤丫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可惜了。”

    “我没死,你好似很惋惜?”

    连凤丫轻笑了起来,俨然用着一副“你是傻子”的表情,瞥了一眼身前背身而立的男子:

    “死人的债好还,一口棺材一块墓地,埋了,逢年过节烧些纸钱。

    活人的债,可比死人麻烦。”

    蓦然之间

    这小小的巷子里,笑声顿起,渐渐的,笑声越来越大,郎朗之下,仿佛这笑声不知终结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巫倾歌大笑不止,笑声贯穿了天地,笑声又在这巷子里的来回飘荡。

    连凤丫没有去阻止,没有打断,没有疑惑,没有劝诫……她只是微微蹙了下眉,今日的公子倾歌,他的身上,笼罩着让人窒息的晦涩。

    她不必懂,因为不会有所交集。

    她不能不管,因为她欠了救命的恩情。

    他笑了有多久,她便举着伞站了有多久。

    终于。

    巫倾歌仿佛笑够了,缓缓地转过身,凝眸望向她:“为何来?”

    他问的是,为什么会特意候在闻府附近,直到他从闻府出来后,一路尾随到这个地方。

    “给你埋骨。”连凤丫垂下了睫毛。

    巫倾歌一震……“给我埋骨啊……”哈哈哈哈……他如丧家之犬时,唯独只有一个她,一个他从来最看不上眼的村姑,在他的身边,关心他的死活。

    一身孑然处,再没有第二个人关心他的生与死。

    除了她,再没有第二个……只有,这个他最看不上眼的村姑。

    可笑……可笑不可笑?

    他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可悲……可悲不可悲!

    “跟我走吧。”巫倾歌揩一把眼角笑出来的一颗泪,高傲地扬起了下巴:“我能为你治愈寒热双毒。”

    “走?走去哪儿?”她问,却没有去问关于她身上的寒热双毒的事情。

    “藏幽谷有你的容身之处。”

    连凤丫一笑,眉眼都舒展开来了,伸出一只满是老茧的手指,她指向天地之间:

    “这天地,都是我的容身之处。”她要是想,她便哪里都去得!

    她始终相信,再低的起点,再晚的起步,只要她想,她便能。

    “一个村姑?”巫倾歌眼底露出的轻视:“你知道井底之蛙吗?你从那小小的村落里走了出来。

    走进了这偌大淮安城中。

    你又以为,一个淮安城,你能够看到多少景致?

    连凤丫,充其量,你此刻也只是一个从一个小井里跳到了一个大点的井里的蛙而已。

    你想要的,你像跳梁小丑一样拼命蹦跶的,你努力想要得到的,你最终追求的,

    不就是一个富贵荣华?

    跟我走,藏幽谷里,你要的,都能够给你!”

    他没有看到,他自己此刻看着身前那个他最看不上眼的女人的眼神,是多么的执着,他没有看到,他自己此刻的眼神中,是多么的迫切和……憎恨。

    连凤丫看见了。

    她不懂,也不必懂。

    只是静静听完了这人的话。

    眉微抬:“你真的懂吗?”她想要的。

    “除了荣华富贵,你还想要什么?山珍海味?绫罗绸缎?稀奇珍宝?金银珠宝?

    好,都给你。

    你,跟我走。”他也不知道,他今天到底发的什么疯,他更不知道,他这么地坚持地,执拗地要这个他最讨厌的最轻视的,最厌恶的女人,跟他回藏幽谷,到底是为了什么,又是在坚持什么。

    只是很多年后,很多年后……很多年后的事情,很多年后说吧。

    此刻,他只是要这女人,跟他走。跟他走,做什么,他还没想好。

    一只布满茧子的手,抓起巫倾歌的手,又将他的手,翻转过来,一只雨伞,伞柄塞进了他的手掌中。

    巫倾歌一愣,垂眼看向了手中的那只伞,耳畔,是那女人伴随着雨水击落在地面的声音:

    “下雨的时候,要打伞。伞可以挡住天上的雨。

    想哭的时候,不必大笑。伪装是给别人看的。

    独自一人时,不如放纵大哭。”

    耳畔,那女人的声音很轻,轻的不细听,就会漏掉,她的声音,却盖过了冬雨。

    巫倾歌仿若如遭雷击。

    “伞拿着。既然扮演了出尘仙人的公子,就不要让外物毁掉你的仙气。”自然,外物,包括雨水。

    他怔然地望着那道纤瘦的背影。

    那讨人厌的女人,把唯一的一把伞,递到了他的手中,她却洒脱地,一转身,步入雨幕中。

    恶臭的巷子,她走的不疾不徐,和她在斗酒大会上一样,不疾不徐,不匆不忙……他,更讨厌这个女人了。

    “一个村姑!一个村姑!……你只是一个村姑!连凤丫!”他朝着那走到巷子口的背影喊道:

    “任你怎么样,你只是一个村姑!村姑就是村姑!永远都是村姑!”

    “你休想做梦!

    你休想觊觎你不该碰的,不该得的!

    你休想!

    你就该老实和本分,守好自己的本分!”

    巷子里,公子大声地喝道,尖酸刻薄得比这市井里的妇人还要更甚。

    他扔了伞,赤红了双眼,一双美眸,像是厉鬼,就冲着前面那道纤瘦的背影,叫嚣:

    “连凤丫!你别妄想了!

    莲出淤泥而不染,杂草就该任人践踏!

    不要妄想,永远不要妄想!”

    可那纤瘦的背影,却没有停住脚步,却在他的眼前,不疾不徐地踱步而去,她抬起的脚,她每一次的迈出,都仿佛是踩着他每一句话,每一个声嘶力竭的喝声。

    她没有回头,没有驻足,她的每一步,脚踏实地不匆不忙,没有焦急没有恐慌,没有对未知的害怕担忧。

    “为什么……”他更讨厌这个女人,这个村姑了。

    耳畔处……

    下雨的时候,要打伞。伞可以挡住天上的雨。

    想哭的时候,不必大笑。伪装是给别人看的。

    独自一人时,不如放纵大哭。

    那女人的话,久久不散。

    哈哈哈哈哈,他狂笑……不如大哭……不如大哭!

    笑声止住,公子木然地站在恶臭的巷子中,不知是雨是泪,……不如大哭。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

    眼角的余光,掠过了那把油纸伞。

    公子弯身,捡起了伞。

    一个人影,白衣如许,身姿傲然,纵然浑身湿透,那白衣公子,举着一把油纸伞,从那脏臭的巷子中,翩然而出。

    公子举伞,漫步雨中,踏着脚下的雨点,一头的乌发散开,垂垂至腰腿,如仙又如画……仿若一幅笔墨丹青山水画,缥缈仙气袅袅。

    ……伞拿着。既然扮演了出尘仙人的公子,就不要让外物毁掉你的仙气。那讨人厌的女人如是说。

    公子白皙如玉的手掌,紧紧地握住了掌中伞柄。

    轻贱的就是轻贱的,卑微的就是卑微的。谁,都不能够例外。……公子寒眸幽幽烁烁的。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