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九十九章 让人遍体生寒的袁云凉

    “唔——!”

    夜深人静,夜空中的月,很亮很亮。

    女子厢房里,一个女人,嘴里咬着一块布条,眼睛里有咸湿的液体,不是泪,是汗。

    咸湿的汗水,浸润了眼眶,刺得眼球发疼,但那冰桶中的女子,却没眨一下眼睛,目呲欲裂的瞪着远方,一双唇瓣,上下死死的阖着,把那唇瓣间的布条,咬得深深凹陷!

    疼!

    痛!

    生不如死,无外如是!

    厢房外,谢九刀抱着手臂,立在门口,魁梧得身躯,挡在门口,像一尊门神,似乎要替屋子里的女子,挡住风雨的袭击。

    但他心知,那屋子里,才是人间地狱。

    可他进不去,也不能进去。

    数不清这是第几个月圆之夜了。

    但如今日这般的,厢房里传来压抑的低鸣声,他却怎么也听不习惯。

    她没喊过救命,从始至终,从他第一次知道月圆之夜她会毒发那日开始,他就没有听到过这个女人喊过一声救命,更别说开口喊疼。

    不疼吗?

    怎么可能。

    只是,不喊出来而已。

    换句她的话说,如果喊疼,能够让她不那么疼的话,那她就喊,否则,就是在浪费本就不多的体力。

    谢九刀站在厢房外,屋子里一阵一阵压抑的痛苦之声,他那张粗犷的大脸上,牙根死死的咬着,嘴梆子更是几乎虬结。

    就不知,太子殿下可曾听过这痛苦压抑的低鸣声。

    就不知,那位一国的储君可会心疼!

    反正、总之,他……是心疼了又疼。

    哪怕,喊一声啊。

    偏偏一个字都不喊,这沉默的忍受那折磨,却让人更加的心酸。

    这是后院,前院里,一道黑影翻墙而来,寻着路,往后院去。

    谢九刀蓦地,大掌不动声色地握住了身后的大刀,一双虎目此刻泛着凉意,森森地望向了黑夜里的一个方向去。

    屏住了呼吸,聚精会神地紧盯着那个方向。

    厢房里,传来水声,他知道,屋子里的那个女人,再一次经历了一轮寒热交替的过程……每一次的寒热交替,都是剥皮裂骨的人间地狱。

    他明明可以以内力相助,却因为男女有别。

    他明明能够减少她的痛苦,却碍于这一切。

    本就心中烦躁,此刻更是有不速之客前来。

    更是烦躁的异常。

    正准备爆裂的拔刀,那大掌,却在刀口拔出些许时候,蓦地顿住。

    “哎,真是的,今儿晚上酒水喝多了,人老咯,憋不住咯……啧啧,这天寒地冻的起床上茅厕,真冷,嘶~”

    一道老不正经的声音,突地响起来,伴随着木门吱嘎声,江老头儿驼背的身影,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谢九刀眯了眯眼,随即,那抽出来的刀,缓缓地重新落入刀鞘里。

    又抱着手臂,静静立在门口……那老驼子的本事不简单,只怕那不速之客这次要吃个闭门羹。

    谢九刀粗犷的大脸上,厚唇一扯,露出一抹冷笑。

    果不其然

    下一刻,那方向就传来缠斗的声音。

    声音不大,可见来人也不是泛泛之辈。

    谢九刀并不担心,那老驼子,他谢九刀都看不穿,如果老驼子都收拾不了那不速之客,他谢九刀恐怕也收拾不了。

    谢九刀一边注意屋子里的动静,只要这屋子里还有响声,那女人大约就还清醒着,要是没了动静,那就是晕死过去了,如若那样——

    一边儿又竖着耳朵,注意那边的动静。

    月华下

    两道黑影缠斗着,一个高大挺拔,一个猥琐驼背。

    怎么看,都应该是那高大挺拔的占上风才是,但偏偏,老驼子逗猫儿玩儿一样,把那高大挺拔的“不速之客”给耍弄得有些狼狈。

    袁云凉额头上沁出了冷汗来,忌惮地看着那面前一脸猥琐的老驼子,谁能想象得到,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猥琐驼背的老头儿,居然是不世出的高手。

    他自认江湖之中,他的功夫已经是前十的了。

    如今,在这毫不起眼的猥琐老头儿面前,竟然有些招架不住。

    袁云凉眯眼扫了一眼那亮着灯的厢房方向,一句话都没有说,好不恋战,转身就跑。

    江老头儿背着手,顶着他那标志的驼背,立在那儿,目送了袁云凉的离去。

    竟然也不去追。

    “哎哎,冷死老头儿我了。”说着就背着手,木门又一声“吱嘎”,他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谢九刀此刻没有心思去质问江老头儿,为什么就这么看着人离去,不把人留下。

    只是站在门口,沉思着。

    不知过去多久。

    屋子里传来一道弱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睡吧。”

    虽只是虚弱的两个字,谢九刀提着的心,悄然放下。

    如同过去的每一个月一样,谢九刀悄然无声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空旷的街道上,没有人影,偶尔有一两个醉汉,倒在巷子口,街道边的。

    袁云凉踉跄了一步,差点儿被醉死在路边的一个醉汉给绊倒。

    一只手捂住了胸口,胸口处,一口积压的血液,在这一绊之下,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住,噗——的一声喷出。

    血液不止落到了他自己的衣襟上,更是喷到了那街边醉汉的身上。

    抬起手缓缓擦去了嘴角的血,再抬头,一双阴鸷幽色的眸子,正闪烁着森然寒芒。

    低眸,狭长的眸,掠过了那醉汉,蓦地,修长手臂伸出,把那醉汉提着胸前衣领,豁然拽起,另一只大掌,轰然罩在大汉的头顶,咔擦——一声,那原本还活着的醉汉,已经身首异处,

    竟是脑门被生生摘下!

    袁云凉把手中头颅,往沟中一丢,又把那尸身踹进沟中。

    月色下,那双眼,邪气又森然,泛着偏执的光。

    突然地一回首!

    望向了连凤丫家小院子的方向,抬手,再一次地揩了一把嘴角的血,阴狠地一眯眼。

    只看那方向一眼,他并不眷顾,一眼过后,倏然转身,抬脚步入夜色之中。

    吱嘎——

    百花阁的阁楼,窗外飞进一人。

    斩墨、斩魂、斩魄三人齐齐跪地相迎:“主子!”

    “滚出去——”

    袁云凉拨开了身上的夜行衣,一边往寝房走,一边脱下身上那身夜行衣。

    一路走来,丝毫不见停下。

    斩墨、斩魂、斩魄三人莫名,心惊之下,立即退去。

    只留袁云凉一人在阁楼上。

    三人刚退出阁楼,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声巨大的摔瓶声。

    砰——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惊惧……主子此刻是盛怒之中!

    但是,到底是什么让主子如此盛怒!?

    三人不明就里,只能胆战心惊地候在外面。

    袁云凉砸了名贵的古董,犹自阴沉沉地立在床榻边。

    一盏铜镜,映射出他的身影,他一双邪眸,此刻只剩下阴霾,死死盯着铜镜中,他胸口处的那一掌。

    那是手掌的印记,并不是江湖上什么特别的掌法,更不是什么铁砂掌,阴冥掌,那就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掌而已!

    但就是这普普通通的一掌,却在他胸口留下血色手印,更是逼得他差点儿伤了心脉。

    若不是那个猥琐老驼子根本没有想要弄死他,他今日,就回不来了。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袁云凉才更是怒气交加!

    别人跟逗猫儿一样耍着玩儿的打法,却差点儿让他死在那里。

    “说她是村姑?”他冷笑,那这个村姑可真是不得了。

    前有杀人者谢九刀,后有这个他一点都看不出来历的老驼子。

    到底,这女人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

    大木床的清布床罩晃了晃,袁云凉垂眸,视线在那晃动的床罩上,蓦地,那床罩里伸出来一只白皙的藕臂:

    “爷~您回来了,巧儿想您~”

    绵软甜腻的嗓音,由床罩里传了出来,那床罩蓦地分开,露出一张杏眼桃腮的芙蓉面。

    袁云凉背着光线,那张俊美不凡的面庞,落上了阴影,巧儿看不清楚,袁云凉倏地轻笑了,伸手一勾,将那软玉温香抱满怀:

    “嗯?想爷了?”他轻笑着,几分邪肆几分惑人,蓦地坐在床榻边,把那美人揽在膝盖上:

    “来,告诉爷,巧儿是怎么想爷的?”

    一只藕臂伸了出去,伸手揽住了男人修长的脖颈,更把自己的身子栖入男人同样不着寸缕的精悍胸膛里:

    “巧儿也不知,只知一时见不着爷,心里就失落落的……唔~”

    娇言软语还未说完,就被男人吻个正着。

    芙蓉帐中,男人精悍的背脊,上下起伏,如野兽一般凶残,他听着身下女人的求饶,只是那双眼中,寒凉寒凉,只有征服和盛怒,却再也找不出其他。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在女尊当大佬 独家专宠 来自未来[娱乐圈] 护花邪少(温柔一枪) 反派国师每天都觊觎我 失忆之王 影帝每日娇养指南 崩坏的重生路 重生九零:新时代 当仙皇回归都市有了两个女儿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