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凤丫轻轻一点头,已经脱下了身上的厚披风。

    连大山忙制止:“用我的。”

    “爹,你的自然要用,得给娘盖着。”

    万氏被谢九刀移到竹排上,今日幸好谢九刀来了,不然凭借连凤丫连大山两个人,可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不伤到万氏的骨头,把人挪上竹排。

    她蓦地转身狠狠扫向那一团狼藉,手掌紧紧地一捏拳:“爹,九刀,我们走!”

    谢九刀和连大山一前一后,抬着竹排,连凤丫跟在后面。

    那来报信的人,也陪着一起。

    ……

    柳南巷子

    连凤丫家的院子

    屋外

    “张家婶子,今日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心善,我娘恐怕就没命了。”她说着,眼圈已经红了,隐忍着,叫了一声褚先生,后者递过去一张银票: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您的恩情,我连凤丫记在心里头。这些你且拿着,年岁里,天寒地冻不容易,今日您又陪着这上山下山好几趟,莫要着了凉。

    这些银钱,且买些驱寒的药食,这天气,可不敢真冻出病来的。

    今后您要有什么事情,但凡我能够帮上忙,您尽管说。我一定做到。”

    这张家婶子开始不肯要,几番推却。

    “张婶子,这银钱,你就拿了,莫要再推却。恕我家今日招待不周,家里此刻手忙脚乱,实是没有时间再去忙着其他。”

    这样,这张婶子才肯收了银票:“实在是太多了。”

    “再多也买不来我娘的性命。”

    张婶子闻言,身子一震,心尖尖似被什么东西震动了下,抬头,看面前女子双眼赤红一片,她再也说不出什么来:“那老妇先告辞。”

    永安堂的郎中,也替万氏看了病,果真如谢九刀所言,左腿折了,髋骨裂了。

    又经过寒霜洗礼,万氏这身子,一下子就病倒了。

    送走郎中,连凤丫狠狠地抬袖,一擦泛红酸涩的眼角,愣是一滴泪没有流出来。

    转身进屋时,脸上的冷意已经退去,换上平静的神色。

    屋子里,谢九刀第一眼就察觉出,那女子不对劲。

    连凤丫走到床榻边,望着床榻上,一动不动的万氏。

    连大山正守着床边,“你娘喝了一碗热姜茶,刚刚睡去。别扰了她了。”

    连凤丫无声静默,只是袖中的手,已经死死握紧。

    转身离开这暖意融融的屋子时,什么话都没有说,眼角余光从谢九刀的脸上扫过,无声示意谢九刀跟出来。

    她便出了屋子,走在前头,一直走到了她自己的卧房,关了门,才发作。

    哐啷——的一声

    把八仙桌上的物件全部都扫落了满地狼藉。

    谢九刀眉心一跳……从没见过她如此怒躁,如此不敛情绪,如此发泄!

    只怕……这件事,绝不会轻易罢休的。

    “当家的,且歇歇气。”

    他也知,此刻,劝无用,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你可瞧见,那山道小路上,我娘跌倒的地方,分明不是第一现场。

    那些人以为将痕迹泯灭掉了,我就瞧不出来,那片脏乱泥泞的雪,是被人脚踏过的!

    脚印可以擦掉,做过的事情可以擦掉吗?”

    她兀自说着,越说越快,胸口跌宕起伏,脸色涨得通红,这是憋的,憋得一股子怒意,把一张本无多少血色的脸庞,憋得通红通红。

    谢九刀道:“是,瞧见了。”

    屋舍里,一片狼藉,还寂灭无声。

    忽地,一声轻笑,打破一片静默。

    只听那怒意无从发泄的女子,轻轻地开了口:

    “道是谁,藏也是藏不住。

    以为抹灭了害人的痕迹,我就查不出来么?

    左右路上的行人多得是,那个时间段里,又发生什么,总有人看到罢。”

    那微含怒气的声音,却轻的让人心里发毛,谢九刀不及说什么,果真……下文来了。

    “这种事,你未必拿手。”

    话落,已经转身推门,边往外去,边道:

    “我去求江老爷子。”

    谢九刀猛地眉心一跳……求?

    她竟用上一个“求”字!

    不知为何,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瘦削依旧,单薄依旧,却好似裹夹着翻天的气势,不是不发,而是,时候未到。

    她似乎把万氏受伤的这股子怒意,全部化作了隐忍,她在忍,只怕一招这滔天怒意爆发了,便是不得了的大事。

    那女子的背影,看着平和,平静得不起波澜,可不知为何,谢九刀就是觉得……要出大事了!

    等他追了过去。

    仅仅是看到那女子朝着江老头儿深深一扶礼。

    而那个看起来猥琐驼背的江老头儿,已经转身出了院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那女子也不做其他事情,就站在廊檐下头等。

    等到院门再次敞开,门口出现江老头儿的身影,那一直动也不动的女子,蓦地起身,疾走了过去:

    “老爷子,有消息?”

    江老头儿点点头,也不废话,只说了四个字:

    “之词胡同。”

    咚——!

    事情已经有了结果。

    谢九刀心里骂一句,狗娘养的那一家子,没事儿找事儿。

    这下可好,巧得天衣无缝!

    他猛地抬眼,望向身前那女子,以为会看到一张怒气狂烧的脸,却……谢九刀心里狠狠一沉!

    那女子实在平静,可越是平静,却越是让人心里发毛。

    “当家的……”他忍不住唤一声。

    那女子却不搭理他,抬首拉着江老头儿的袖子:“老爷子,您过来,与我细说道。”

    话落时,松手转身,往屋里去。

    江老头儿从谢九刀身边经过,却被谢九刀高大身子一横,挡了半步,谢九刀垂眸,“江老头儿,家中境况你懂的,此时不应再招惹强敌。”他顿了下,吐出四个字:“大事化小。”

    江老头儿嘿嘿一笑:“你瞧那丫头是愿意大事化小么?”

    谢九刀牛眼烁了下:“劝一劝。”

    这下,

    “哈~”老驼子举起酒葫芦:“有本事,你去劝。老头儿我是没这本事。”

    说着,跨着外八字,从谢九刀跟前经过,理都不理会。

    只留下谢九刀守在门外吹冷风。

    牛眼里,一丝担忧。

    如今家中处境,确实糟糕。

    她虽不曾表现,他却有几次,看见她紧拧如丘壑的眉心。

    往屋子里看去,但愿那老驼背的,能够说得委婉一些。

    可这话,他连自己都骗不住,说得委婉一些,就有用么?这事儿就能当做没发生吗?

    虽在屋外,可以他的听力,自然能听清屋子里的对话。

    越听,心中冷意更甚。

    那沈家太过了!

    就连他也想狠狠教训一番!

    等到屋门再开时,却见那女人脸上表情依旧,平淡无波,可以他跟随这女人身边的时间之久,她越是这样平静,等到她爆发的时候……谢九刀心沉沉的。

    “当家的,这里是‘京都城’!”他忍不住提醒,这里不比淮安城。

    京都居大不易,勋贵清流、达官贵族、皇亲国戚……实是太多太多了。

    其中又以姻亲相伴,各方势力,盘根错节。

    稍有行差踏错,只怕万劫不复。

    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我知道啊,这里是京都城。”连凤丫轻轻说,撩起眼皮,疑惑问:“京都城怎么了?”

    京都城怎么了?

    京都城怎么了!……谢九刀被她这一句问话,问得一口气嗫在喉咙里……她还问,京都城怎么了!?

    “当家的,京都不比淮安清净。当家的不知晓这里头盘根错节的枝枝叶叶,根系错杂。

    但我谢九刀必须提醒当家的,京都城里,没有谁是简单的。”这话说的逾越了,可他不得不说。

    这女人不知道京都城里的利害关系,可他是知晓的!

    想当年,他位高权重时,一样被撸去官职,贬为人奴!

    “当家的,我知你怒,针尖对麦芒,鸡蛋对石头,是最不理智的。您一向能忍,为何这一次却忍不得!”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不知这内里的关系,就放手施为……他不能看着她“送人头”!

    他……不忍!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