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九爷回去了,比之连凤丫而言,他还有更重要的人需要去觐见。

    接手简居楼这是必然,但他也十分清楚,之所以他有机会接手简居楼,也是因为连凤丫。

    太子爷的心思向来旁人猜不透,他也猜不透主子爷此举,有几分是为了如今住在柳南巷子里的那个女子。

    安九爷原本有心想要见一见那一对双胞胎,但当日,连家事忙,万氏又遇到了那样的事情,他也不便多打扰。

    一片愁云惨雾中,柳南巷子里,连家那个院子,好似三尺高头上,乌压压得一片惨淡。

    怕也是因为这个,太子爷才把他调来京都城,能够帮衬那女子一些。

    简居楼向来在京都城很有一些势力,瓜分京都城里江湖民间的一隅,不说是庞然大物,却也没有人敢轻易上门挑事。

    腊月二十

    传闻,简居楼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东家现身,旁人喊他一声安九爷。

    这便是安九进京之后,现身的方式。

    没人知道安九爷的身世背景,但简居楼却在京都城中,几十年屹立不倒,这也足以震慑住许多别怀鬼意的人了。

    所以,即便对外,无人知晓安九爷的背景,但这样的神秘,却也让许多方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安九爷入京之后,整肃简居楼内外,一下子,竟然在冬日萧索中,成了闪眼的人。

    其他势力且不说,秦淮河凌霄阁,袁云凉在听闻消息时,却笑了,笑得有些莫测高深,也十分寒凉。

    如他的名字,这一笑,让人胆颤。

    “看的那么紧。”怀抱花魁白无霜,饮着美人一双白皙柔润的手,送来的美酒,袁云凉莫名说了一句。

    怀中,白无霜眉间疑惑:“公子说什么呐?什么看得这么紧?”

    “无事。”袁云凉垂眸,凉眸轻从她脸上划过,女人嘛,无非就是一个玩意。

    又何须知道这么多?

    又把白无霜挥退,只留下斩墨:“北边的事情,如何?”

    “一切都如主子爷所料,边关不平静。”

    袁云凉眼中一闪即逝的冷嘲,薄唇一勾,“呵,狼是要吃肉的,天寒地冻,补不到食物,那就抢。”

    “是,主子爷料事如神。鞑子内部虽然分裂几波,但这一次,却分外的默契一致。”

    “任凭陆寒山能征善战,无米之炊,也养不活那几万人马。”说到此,袁云凉眼中一冷:

    “要怪就怪皇帝老儿一意孤行,修运河?呵,如今看他如何解危为安!

    要么挪用明年农事粮种,要么,下罪己诏,以昭天下,他乃一冒进昏君!”

    人道,谈天论地,却不敢明目张胆的议论帝王,但在袁云凉这儿,根本毫不在意。

    只他眼中的寒意,比天山的寒泉还要冻人骨。

    起身踱步,推开小窗,遥望远处巍峨的宫殿,唇畔毫无温度的勾了勾……那老儿以为自己千古一帝,霸业天成,如今恐怕是寝食难安坐立难定,急得怕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了罢。

    哐——的一声,修长手臂,甩上了窗扉,他转身,望向斩墨,“国仇家恨,本座倒想看看,那老儿一向乾坤独断,这一次,看他又能使出什么手段。”

    “主子爷,稍安勿躁,这一局,无解。”斩墨声线没有起伏地说道。

    “是,此局,无解。”袁云凉仿若看死人一样,判定了这一局。

    ……

    大庆王朝,德盛44年冬,腊月二十一

    皇宫大殿

    天未曾大亮,灰蒙蒙时,帝王已经早朝。

    一殿朝臣莫敢言。

    老皇帝眼扫座下,等了又等,却无一人吭声,死气沉沉一片。

    终于,怒了。

    “尔等乃国之栋梁,大殿之上,却无一人有办法?”

    他蓦地怒道:“朕用你们何用!”

    此言一出,群臣胆颤!

    天子九怒!

    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群臣俯首,战战兢兢。

    “……回禀陛下,臣……”殿下,有一人站出,却支支吾吾,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白爱卿,有话直言。”

    “臣以为,不如,不如先把运河之事,停歇下来。”

    那人终于说出他的办法。

    他话一出,立即便有人附和:

    “回禀陛下,臣,复议。”

    “臣,也复议。”

    “臣,复议。”

    “臣……”

    “……”

    “……”

    ……七七八八,便有朝臣站出来。

    老皇帝坐在龙椅之上,苍老的眼,微微阖着,好似十分慵懒,倒也没有生气,还柔和问道:

    “殿上,还有人复议吗?”

    他点点头,不似恼怒:“无妨,都说说自己的观点。今日朝堂之上,无分君臣,朕想听一听,众位爱卿意见为何。”

    众人偷偷打量身边之人,悄悄换个眼神,你看我我看你,做的隐秘,但怎么可能逃得过老皇帝的眼。

    皇位之上,老皇帝微微垂下眼皮,遮住眼底的冷笑。

    “陛下,老臣有话说。南水北调,运河之事,虽乃福荫千古的大事,却也劳民伤财,

    而今年之冬,是近三年里,气候最冷的一年。

    北地鞑子的牛羊马,冻死无数,那是一群豺狼,自家的牛马羊冻死,无食物过冬,必然是要来侵犯我大庆边境,抢夺我大庆百姓的粮食用度。

    虽有镇北军陆将军镇守一方,能保一方百姓乐土。

    但打仗,是要用银子的。

    换做以往,我大庆定然无惧。

    可如今,又修运河,运河抽调当地男丁,也需要分发物资粮草。

    如今等同两方受敌。老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暂停南水北调运河修理一事项。”

    说罢,撩开朝服,匍匐跪下。

    一旦有人领头,下头哗啦啦一众:“臣等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老皇帝差点儿被气笑,望着底下乌压压一片跪下。

    满朝堂之上,竟只有寥寥几人,站着。

    怎么?这是要逼他堂堂天子妥协?

    一旦此事妥协,便等同是认下一意孤行的罪名!

    “陛下啊,老臣们心向陛下,可民以粮为生、为安!

    望陛下三思!”

    老皇帝心潮起伏,一张老脸,涨的通红……谁曾想到,今年这个冬季,竟是如此之冷,把北地的鞑子牛马都冻死!

    一方面是北地鞑子,几方势力联合的对大庆边境的侵略,对大庆老百姓们的掠夺资源。

    一方面是运河之上,丁工们的口粮过冬。

    库中不是没有粮食,只是那些粮食,拨给镇北军一部分用作军粮,剩下的,就是用作明年开春,发放的粮种。

    即便再有剩余的粮食,那也不够运河丁工们一冬的口粮吃食。

    而若是挪动了明年的粮种,到明年春,就无粮发放下去。

    真是到了那个时候,事态更严重。

    虽然如今,事态已经十分严重。

    老皇帝狠狠握住龙椅扶手,他不想妥协,强硬了一世的皇帝,性格刚硬,怎么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但而今……老皇帝扫向黑压压一片跪地不起的忠臣们……他,不得不低头!

    “朕……”

    “陛下,”一道声音,打断了老皇帝没说出口的妥协,他朝那道声音看去,却是老太傅闻枯荣,他的老师。

    “老师可是有话说?”他虽然这样问,但是此刻却是灰心的,如今这个局面,就算他的老师学贯古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闻达于世,贤德大庆,又有什么办法解危为安。

    “陛下,南水北调之事,不能停下。一旦运河疏通之后,于我大庆,定然是功在当代,福泽千古。”

    老皇帝闻言,一向强横一世的君王,却也只能露出苦笑,他自然知道,南水北调一旦修成,大庆朝就能够开创出另一个盛世之局。

    旁人以为他想做千古一帝,后世留名,岂知,作为帝王,他更想要看到的是,百姓们安居乐业,盛世太平。

    南水北调工程,初看似花费巨资修建运河,十分不值,但却以长远来看,北地不再旱灾不断,南地也能缓解涝灾不断。

    再者,运河一旦修成,今后这条运河的繁荣,几乎不可言说!

    而若是今日一旦他暂停了南水北调,老皇帝心知,虽说是暂停,但再想开启这项工程,就难上加难了。

    深呼吸:“太傅所言,朕岂有不知?”老眼望着老太傅,老皇帝眼中神态苦涩,不似作伪:“太傅若有办法,朕、朕也……”

    话却被那苦涩埋没掉了。

    “陛下,老臣以为,陛下不如暂且不要做决定,张贴告示,普天之下,若是有能解决此次危机之人,不论出身性别,一律重赏之。”

    大殿之上,众人竖着耳朵听,原本还以为老太傅有什么惊人的办法,却原来也只是……

    不管这殿上众人,各怀心思为何,此刻却又纷纷心里摇头,不以为然。

    有什么办法?能借粮草危机?

    若是带兵打仗,或许还真的有能人胜任。

    老皇帝闻言,也是心里一阵叹气,却看了看老太傅,他内心也是不想妥协的,如今他这老师给了他台阶下,使出缓兵之计……也罢,也罢。

    “好,朕便立即下达告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灵能纪元 鉴宝黄金手 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 盛世谋妆 盛婚66亿,霸道总裁有点暖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 超级学生(未苍) 千金闲妻 召唤修仙大陆,国家乐疯了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