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俊美无双,千雅温和,一身书卷气,温雅佳公子……有许多许多赞美的词汇,能够形容那车厢里的那个男子。

    连凤丫转身,静静看着,清浅地笑了。

    勾勒的唇角,因为温泉庄子上的劳作,有了一丝血色,清透的眼底,一汪冷泉,莹润如华,她浅笑的唇角,压着一丝滑稽的笑容……什么温雅,什么温和,都是假的。

    一双浅眸,望向了车厢之中,不惧不退,那男子,绝也不是什么满身书卷气的温婉公子。

    “你是谁?”她笑着启唇,吐出三个字。

    车厢里的人,完美得找不到一丝瑕疵的那个温雅如华的男子,俊美的脸上,一丝皴裂,刹那间,又恢复如,那最初满身书卷气的读书人。

    “姑娘不记得小生,那可记得,曾欠一位上进的读书人,他的锦儿?”

    车厢里的男子,一双凤眼狭长,也静静望着车下那女子,是,这是一场阔别已久的重逢,这重逢,又是一场精心安排的行程。

    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

    再假,也有真。

    他,和她,他们曾相识。

    这场精心安排,他怎样也想不到,换来的却只有一句——你是谁。

    他深知一件事情。

    他,不是一个容易被人轻易忘记的人,更不是一个容易让女人,轻易忘记的男人。

    你是谁。

    她站在他的面前,他的车马下,仰首看他,浅笑很美,却问他,你是谁。

    “姑娘,可还记得,曾欠在下的锦儿。”

    他问出这句话,想看她又要如何应对。

    却见车马下的那女子,侧首轻轻在她身后那个莽夫的耳边低语了两句。

    那莽夫转身就走,须臾又归来,归来时,手上却抓着一只锦鸡。

    “你的锦儿。”连凤丫轻笑从容,就这么,把那只谢九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锦鸡,递给了马车上的“书生”。

    “看来姑娘不是不记得在下,是不想记得在下。”

    “是。”那车里人只是静望着她手中那只锦鸡,却不接,连凤丫只得举着那只锦鸡,与他对望:“我并不想记得公子。”

    如此坦然的回答,连遮掩一下都懒得,袁云凉却是愕了下,随即苦笑:

    “没曾想,在下视之为缘分,再见姑娘时,欣喜如狂,姑娘眼中,却是躲之不及。

    可否问一句,”凤眼轻抬,落在车马下,那女子,寡素的脸上:“为何?”

    “九刀,”连凤丫却是扭头问向身后:“烈酒醇厚的英雄酿,清甜甘爽的果酒酿,你爱哪一个?”

    谢九刀如实答:“自然英雄酿。”

    连凤丫唇角勾一寸:“踏破江湖,朝堂风云,你爱哪一个?”

    “当然是江湖自在。”

    连凤丫唇角勾两寸:“漠北的雄风,江南的温雅,你爱哪一个?”

    “若将来事已了,此生还有机会,愿余生在漠北,天高草地现牛羊。”

    连凤丫唇角勾三村:“有个机会,江老头儿和这公子,你更想揍哪一个?”

    谢九刀了起眼皮,忽地粗粗食指,朝着马车上那温雅公子一指,“他!”

    连凤丫眼底笑意甚:“好——揍他——”

    喝声中,带着笑意,笑意里,带着不拘小节,她话落时,旋身一避,恰逢其时,一道利箭一般身影,如风,如雷,风林火山!

    射将而出——!

    来势汹汹,不打一声招呼,便这样攻伐而来!

    车厢里,袁云凉凤眼之中,愕然来不及闪烁,铁拳八风,利刃九层,夹杂烈风,拳风呼啸,烈风刺骨,倏然逼近——

    太快!

    太猛!

    太突然!

    藏——无可藏!

    一招既出,再无收回。

    拳风迎面砸来……轰——

    两拳相砸。

    拳对拳,劲气八方动!

    刺啦——哐——的一声巨响下,马车四面裂开。

    忽地

    “喂,你的锦儿。”旁侧一声女子清脆声响,随这一声响,一只彩羽的锦鸡,扑棱着翅膀,一声鸡鸣之下,扑棱着朝着那对拳的两人而去。

    “九刀,回。”那旁侧,女子声再响起,魁梧壮硕的莽汉,便从那马车之上飞身而下,安静地立在了女子身后。

    “锦儿已还你。”

    袁云凉手一伸,一把抓住那只本该砸在他身上的锦鸡,耳畔,却是她的奚落。

    一转身,那只锦鸡在手,却是背手而立:

    “为何?”

    袁云凉凤眼冷然,盯着那女子。

    连凤丫勾唇一笑,只眼角余光,从袁云凉身上一滑而过,不答一句,转身而去:

    “谢九刀,我们走。”

    “慢着——”那马车之上,只剩下一块踏板,踏板之上,袁云凉就要追来。

    连凤丫微侧首,一眼望去,“不走?”她慢悠悠眺望四方:“不走的话,五城兵马司就快到了。

    京都城里,当街寻衅滋事,公子不怕被抓的话——”一勾唇,“我奉陪。”

    四方裂开的马车之上,没了厢顶,冬阳之下,冷风依旧,袁云凉站在那破碎的踏板之上,蓦地眯眼,射向车下女子。

    忽地勾唇,却听一声低沉令道:

    “我们走~!”

    话落,马车上那不起眼的马夫,忽地动了,一手执上缰绳,一手甩了鞭子:“驾——”

    马蹄飞扬,踏起路上前些日子还没化去的雪粒。

    风过,马过,声落:“姑娘,我们必将再重逢。”

    回应他的,是连凤丫淡目送那马车离去背影。

    “走,我们也回家,九刀,我饿了。”

    谢九刀见她懒洋洋,才从那快要消失的马车背影上移开了目光:“大娘子,今日太招摇。”

    “是,招摇。”她勾唇:“隐忍多年,也该,招摇了。”

    谢九刀蹙眉……“不可,太险。”

    “我不招摇,危险就不存在了吗?”

    “可……”谢九刀犹豫片刻,眼中顿时一丝坚定:“京都城,太大太大。”

    “大,才能够,鲤鱼跃龙门。”

    几道黑影匆匆四面窜而去。

    之词胡同沈家

    “这么说,她当街如此招摇?”

    “是,大老爷。”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正跪在沈大老爷身前禀报。

    蓦地,沈大老爷起身,冷笑道:“京都城,不是她可以随意放肆的地方!要找死,怨谁?”

    沈家另一处

    “当真?”

    “老爷,属下句句属实。”

    沈老爷子蹙起眉头:“夏虫不可语冰,萤火之光岂可与日月争辉。若是老夫的微莲,定当隐忍一时。

    京都城的街坊上,王公未敢寻衅滋事,果真……真凤不是山鸡可比。老夫,太失望。”

    沈家还有一处

    “小姐,你为何如此关心一个村姑?”丫鬟问向那一身白衣仙气缥缈的女子:“她不过是个满身铜臭味的俗人。”

    “桃儿,行礼准备好了吗?”那女子没回答丫鬟的话,缓缓转身,一张斐然绝色的面容,显露人前,纤白玉指勾起耳畔一缕落发,挽到耳后,出尘、绝美、悠然、柔雅……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为美。

    “早就准备好了。”

    “启程吧。”

    “啊?……可是还没有告别老爷子老太太……”

    丫鬟话未说完,沈微莲已经婀娜而出,高挑身段,气质斐然,往北望:“他在那里,等我。”

    皇城之中

    御书房里

    老皇帝的跟前,也恭敬跪着一个样貌不起眼的中年男子。

    只待那中年男子禀报完今日的情报。

    老皇帝却不气,笑呵呵地与对面老太傅下棋:

    “一年复一年,年年春节里,今年却不同。

    不知这春节里,多少盐商不在家中过,却奔赴北疆去。

    太子已在去边城路上,路途险阻,往北走,天寒地冻。

    不知,何日能抵达。”

    “陛下莫担忧,太子殿下,向来沉稳内敛。一旦抵达边城,定会往金陵城送信。”

    老太傅又落一子,棋盘上,黑白双方,始终势均力敌,白子只稍落后黑子半子,待老太傅执白子再落子时,又追回那落后的半子。

    “连凤丫那丫头,今日倒是嚣张一回。”

    老皇帝不置可否道,却没露出对这件事的喜怒来。

    “听闻是被拦了路,那丫头不是好事之人。想来必定有缘由。”

    老皇帝听着对面他那帝师的先生,落一子,还不忘此时给连凤丫那丫头偏心两句。

    轻笑起来,一子黑子“啪嗒”一声,落在了棋盘上:

    “一月后,她若是真能够为朕种出万亩良田,朕,许她嚣张!”

    老太傅听闻,忽地落在手中白子之后,立刻起身,对着老皇帝一礼:“那老臣,就先替我那不成器的徒儿阿姐,谢过陛下,金口玉言。”

    “你啊你……还是偏心自己的徒儿,先生,朕,可也是您的弟子。”

    还有一处

    京都城一个未名院落里

    枯井下有人,接了信纸,从枯井下纵横的密道穿梭而过,终于在一处阳光甚好,鸟语花香的院落中,“先生,有消息。”

    被换做先生的人,缓缓侧首,一张老迈的面容,一双矍铄的眼,望着手中传来信纸,又把信纸丢进了炭火盆中,顷刻间,成灰烬。

    慢悠悠抬起头:“蚁群出动吧。探一探那连九公主宁安公主千求万求也求不来的温泉庄子。”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花都修真狂少 游戏之从愤怒的小鸟开始无敌 暧婚之重生恶妻 荒岛原始生活 强制渣男从良记 失物招领铺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慕爱成婚,高冷上司住隔壁 重生翻译官:痞少让我宠 首席男神,独家热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