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庆王朝

    德盛45年,这是特殊的一个年头。

    何止是连凤丫一人,于这大庆朝里许许多多的人,都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

    边塞

    寒冷的冬季,总是漫长,因为寒冷,不止会冻死庄稼,也会冻死牛羊,更会,冻死人。

    塞外的鞑子,向来野性难训。

    处于边塞之地的大庆朝老百姓,自然,民风也比江南富庶之地彪悍许多。

    但即使如此,在野蛮的鞑子,他们的马蹄之下,这些边塞的百姓们,也显得弱势许多。

    鞑子们的牛羊马冻死无数,这就意味着,他们的物资平白缺失了。

    以那以往塞外鞑子的野性,自然,自己缺失了,那就去抢。

    边城的战事,一触即发。

    是夜

    寒风裹夹着暴雪,将这边塞旷野的城池,覆上厚厚的积雪,也覆上了无限的凄凉。

    一阵冷风灌进了刚刚被人推开的门扉,镇北军大将军陆寒山穿着厚重的皮甲,“微臣陆寒山,拜见太子殿下。”

    一声浑厚的嗓音,气息稳健,掷地有声。

    “陆将军不必拘礼。”年轻的太子,亲自上前扶起这被战场杀伐洗礼过的将军,他话不多,扶起陆将军后,立即转身走到屋内唯一一张桌案前,桌案上摆着的正是这镇北军的军方堪舆图。

    伸手一指一处关卡:“孤一路北上,行至此处,察觉此处防备不足,陆将军可知此处,是哪一军官统领?”

    陆寒山没有想到,这年轻的太子,今夜刚至这边疆城塞,却马不停蹄,不曾休息,就已经一心扑在了这战事之上。

    但他也没有推辞,闻言便立即上前来,垂目一看,顿时眯眼,一抬首:

    “殿下所言的防备不足吗,是怎样的不足?”

    他看过这军中堪舆图,那年轻的太子,修长的指尖,白皙如玉,却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祗,没有被烟火熏扰,

    但这样一个好似五指不沾阳春水,白皙如玉的手指,他却不敢轻视。

    只因,这看似不沾滴水的手指,指尖所指之处,正是他军中布置里,最为关键的一个关卡……这年轻的太子,只刚来边城,却已经将这边塞之地中,军中防备布置摸透。

    竟一指指出这最关键的一个关卡!

    但,他陆寒山既然知道这是最关键的关卡,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在此处的行军布置,该是整个军队之中,最为严谨的?

    而此刻,面前的太子殿下,却说,此处关卡,防备不足。

    陆寒山心有不欢,却没有表现出来。

    “孤来时,见此处,三人一组,换班轮岗巡逻。”

    陆寒山点头:“殿下所言极是,三人一组,换班轮岗,加大巡逻,此处一日十二时辰,从无间断。”

    说着,他一双虎目,便一动不动望着对面那个年轻的太子,似在问……既然如此,何来的防备不足。

    太子白玉面庞,俊美无涛,此刻面对一位杀伐果断的将军的质问目光,依旧沉凝如水,不动如山:

    “陆将军此番布置,自然是考虑十分周全。”太子说着,“三人一组,本是不错,若有意外,三人也可互相照应。”缓缓抬眼,一语双关问道:

    “敢问将军,换岗交接时,当如何?”

    陆寒山想也没想,冷面扬言:“自然是前后两班对接。”

    “对接处,何处?”

    “哨亭处。”

    “若是此时,有敌系潜入呢?”

    陆寒山听到此,已经不悦,这种小事,这太子殿下却紧咬不放,他统军几十载,“像殿下所言之事,军中向来有惯例。

    三人一组,二人交接,一人巡防。”这样做,也是因为怕这对接之时,敌方有细作潜入。

    两军对战,不只是在战场之上的对决。

    更不只是打仗杀人而已。

    更有这样派细作潜入埋伏,等等。

    但这种事情,行军带兵几十载,陆寒山不认为他有什么考虑不周到。

    却闻,一声叹息声,“陆将军行军带兵,天生将才。此事,孤本不该僭越。”

    桌案后,年轻的太子,轻叹一声,目光沉凝如水:

    “三人一组,二人交接,一人巡防,本该如此,陆将军所考量十分周全。

    孤来时路过此处,巧了,恰遇上两班对接时。

    却见,对接时,三人一组,两组士兵对接,无一人巡防。匆匆对接过后,此时便了了。”

    陆寒山听到此,不假思索,喝道:“绝无可能!”

    他是不信的!

    太子殿下却做一个“请”的手势:“陆将军不妨派亲信悄悄去查探一番。”说着,便低头掐着手指。

    白玉的指尖,轻轻掐算了一会儿,才抬首:“算着时间,此刻也快到轮班对接的时辰了。”

    他话落,陆寒山心中立即明了,这是提醒自己,此刻让人去前头查探清楚。

    他一边喊了人来,叫那亲信赶紧去查看一番,又在那亲信退出屋子时叫住那亲信:“悄摸的,别弄出动静儿来。”

    那亲信闻言,肩膀一颤,下一刻,忙垂首躬身:“是,末将领命。”

    太子冷眸扫过陆寒山,却不动声色。

    只唇角微微不可查上勾,他知,陆寒山大约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否则,也不必在那亲信快要退出去时叫住那亲信,吩咐了那一句“别弄出动静来”。

    而陆寒山此刻却是惊疑不定……如果……

    屋内安静

    陆寒山心里却随时间过去并不平静。

    太子能让他去查看,那多半此事并不假。

    若此事是真,那岂不是……

    忐忑不安,惊疑不定中,那亲信脸色发白地折返而回,将他所看,一一禀告上去。

    陆寒山闻言,心中大石“咚”的一声坠下,狠狠砸在心田。

    蓦地抬首,“殿下……”

    他急急要说话,却叫那年轻的太子,伸出一只手,示意他别说话。

    “你先下去吧,看到之事,不要与任何人说。”

    陆寒山覆了覆心神,令道,那亲信脸上血色还没有回缓,点头退下。

    至此时,陆寒山才猛地跪下:“微臣治军不严,责请殿下处置!”

    他此刻,脸色难看得很,黑成锅底,却紧紧抿着嘴唇,眼中火辣辣的愤怒和痛惜。

    夹杂的怒意,无处发泄,一双铁拳,死死地握住!

    头顶上

    “陆将军的确是治军不严。”那声音清淡地响起。

    陆寒山痛苦地闭起眼睛,此刻却还死死抿着嘴唇,不肯多说一个字。

    下一句

    “军中出了奸细,陆将军也的确是,责无旁贷。”

    陆寒山猛地一颤,霍然抬首:“微臣……”

    “不必多言。”太子摆了摆手:“怎么,陆将军还要替这人守着瞒着?”

    “我……”

    “是你哪个副将?”太子这样问,却不必陆寒山回答,便自顾自,淡淡答:

    “是吴栋吧。”

    跪地不起的陆寒山,虎目陡然圆瞪,眼中惊诧,似在问,殿下如何知道。

    “此处是整个军中最为重要的关卡,陆将军行军几十载,自然眼光老辣,一眼就看出此处最为关键。

    如此关键之处,陆将军定然不敢有所差池。

    对之谨慎又小心。

    否则,又何须特意安排人,一日十二个时辰轮班换岗的巡逻?

    如今边塞,战事一触即发时,大将军宓谋全局,掌控整个军队。

    必不可能亲自盯守一处关卡,而这关卡之重,大将军也不敢轻易放任,必定是放上自己最信任的心腹之人。

    能叫大将军信任放手施为的第一人,当是曾替大将军挡过一刀的,吴栋,当仁不让。”

    “吴栋他……年轻不经事,大意了这次。”

    “陆将军还要为吴栋说话吗?”太子轻轻一笑,眼底一丝讽刺:“军中惯例,三人一组,前后轮岗,对接时,二人交接,一人继续巡逻。

    能让这惯例失效,在此刻改了这惯例的,怕是大将军心中也已经对吴副将,有了怀疑吧?”

    吴栋为什么要改惯例。

    吴栋为什么前不改后不改,偏偏这个时候改。

    吴栋为什么只改这个惯例,明明有其他地方下手,却挑这个。

    一切的一切,陆寒山即便不想相信,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吴栋偏偏改这惯例,不是其他地方不好下手,而是如果朝其他地方下手,目标太明显,很容易被察觉。

    但只改这一个,却很难被人察觉,谁又会小心地注意到这一点点细节?

    陆寒山自嘲一笑,可不是?

    若不是今天太子殿下指出,他陆寒山至今不也没有察觉到?

    陆寒山痛苦地闭上眼睛,一双铁拳侧在身侧,隐隐颤抖……此时此刻,军中任何变置,都不是小事!

    看似只是小小一个对接的惯例改变,在这战事一触即发时,就再也不是什么“小事”了。

    “微臣定将他……吴栋军法处置!”

    陆寒山深吸一口气,心痛道。

    太子摇头:“按兵不动。”

    “殿下是要……”陆寒山不解。

    后者,俊美面庞,平静无波,却更如屋外霜雪寒凉,薄唇缓缓开阖,吐字清晰:

    “引蛇出洞。”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