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开言很懵逼,前一刻还气势汹汹地在斥责别人,下一刻就被拎着后领丢进了一旁的车厢中。

    李开言没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张似笑非笑的俊美容颜。

    车厢还算宽敞,比他自己的那个车厢不知要舒服多少。

    车外的寒风也被挡得密密实实。

    车里,灯火齐聚,把一室几近密封的车厢照的没有一处是暗的,鼻间还有点点龙涎香……额,这跟他此刻处境有甚关系?

    李开言脑子里混混沌沌,当触及那双含笑却点冰带霜的凤眼时,蓦地一颤,不自知地喊了一声:

    “殿下?”

    他声音刚响起,自己就被自己发颤的声音吓到了,猛然醒悟过来,连忙面色一整,重新端起几分钦差大臣的态势:

    “殿下这是何意?”

    话落,一只冰凉的匕首,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李开言倏然一惊,抬头惊望过去:“太子殿下,您此举是为不妥否?”

    他只见那年轻的太子,端坐车厢之中,身前一个矮几,几上香炉袅袅,那一只修长白皙手掌,那年轻的太子爷,正举杯优雅品茶,李开言心中微怒:

    “太子殿下如今此举,莫不是要忤逆陛下?”

    密闭车厢之中,“呵~”

    一声轻嗤,萧瑾垂眸,淡淡落在李开言肃然的国字脸上,只那一眼,便仿佛不愿多给这李开言一个眼神了,

    掠过李开言,望向他身后的陆平:

    “请钦差大人入座。”

    陆平手中的匕首倏地加重力道,刺得李开言脖子一阵尖锐的疼,“你……”

    “李大人,没听到吗?

    殿下赐你座。”

    陆平声音如铅铁,硬邦邦像他这个人。

    “太子若是挟持本官,亦无法逃脱罪责!”

    陆平闻言,侧首冷嘲望李开言……这家伙竟然以为太子爷要挟持他逃走?

    一杯热茶推到李开言面前:“天寒地冻,李大人何不喝杯热茶暖暖身?”

    李开言摇首一望,那面容俊美无涛的太子爷,慢条斯理地收回手掌,李开言此刻已经有些恼,脸色黑沉锅底,脸狠狠往旁侧一撇。

    “吴大人不喝一杯?”

    李开言听到那清淡磁沉的男音,心中瞬间滑过什么东西,太快,来不及抓住。

    就听那一路上没几句话的吴征,硬邦邦的声音,说道:

    “多谢太子殿下赐茶。”

    李开言陡然启首,怒目冲吴征呵斥:“吴征,你要变节吗!你别忘了,你我二人都是奉皇命而来!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朝吴征压着嗓音呵斥,眼里却是威逼恐吓,那吴征却只淡淡给了他一眼,端起那矮几上的茶盏,一口喝下,又朝太子一礼。

    李开言此刻突然明白,这整件事情的怪异出自何处!

    “你……”他朝吴征望去,满眼的惊异,又陡然转头,一眼看到面前安坐的年轻太子:“殿下……”

    李开言面露恐色,连声音都在颤抖。

    他们……

    彼时,他脖子上被抵着匕首,而吴征,却安然无恙。

    车厢之中,诡异的寂静,

    忽地——

    “来了!”

    一道清冽的声音,车厢中陡然响起。

    李开言还沉浸在自己的各种猜测之中,忽听此话,顿时朝那声源处看去……来了?什么来了?

    吴征扫一眼一脸呆滞木傻的李开言,眼中一丝厌色,朝太子双手一抱拳:

    “殿下,臣外间护驾!”

    陆平一把收起匕首,道:“属下也去!”

    帘子翻动,又阖上,车厢之中,唯有萧瑾和李开言二人了。

    车外的声响越来越大。

    李开言提醒吊胆扯开门帘子,往外瞥一眼——一眼却惊魂!

    他“刷”的一下子,把帘子又放下,脑门子上冷汗淋漓,一双手掌,哆嗦起来:“这,这……”

    他语无伦次,“殿下,这,这下官不知道啊……”

    急于解释:“下官真是不知这帮马贼,从哪儿来的!”

    太子是在他押送途中出事,无论是不是他主谋,他都别想拖了干系!

    李开言说着话,忽车厢一阵颠簸,差点就翻车了,李开言脸色发白,刚要问:“殿下你没事吧。”

    嗖——

    一支箭头,好险从他耳边堪堪划过,那箭头忽然而来,李开言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殿下——”

    心惊动魄间,却见那温润品茶的太子爷,长袖一挥,一挥之间,那带着穿云破山,凛冽之气的箭矢,便被挥出了车窗之外。

    “殿……”

    “闭嘴!”萧瑾蹙眉,“叫魂呐!孤还没死!”

    这人是只会殿下来殿下去么!

    倒不知这姓李的到底是怎么做上刑部尚书,回宫之后,必定让人好好查一查!

    李开言被这一喝,不敢随意开口了。

    但此间外头凶险,他心里千万只蚂蚁在爬。

    “陆平,吴征,风雨雷电,速战速决!”

    外间,陆平等人闻言,齐道:“得令——!”

    “且留活口。”那车厢里又传来一句。

    吴征一把长剑,刺穿了一个“马贼”,却在听这一句话时,手下微偏,原本直戳心脏而去的一剑,偏了几分,刺穿了那人胸膛。

    他们本是有心算无心,这一队车马,从京城而来,看似,是听从李开言的命令行事,但侍卫之中,却早已经安插进该进的人手。

    这些人手,在听到车厢中,那道磁沉清冽的声音时,便齐齐按命令行事。

    萧瑾喝完一盏茶,外头的动静渐渐小了去。

    他放下茶盏,掀袍起身,朝外而去。

    “殿下不可!”李开言伸手抓住车门帘子,“外头凶险!”

    “滚开。”

    说话时,萧瑾一把掀开车帘,挡开李开言。

    茫茫风雪中,天色将暗不暗,狼藉与猩红的血液,锋芒不可挡的大庆侍卫与满地死尸,

    萧瑾踱步,走到被吴征压着的那人身前。

    陆平其后,一剑指向被按压跪地的那人脑袋,眼底冷光一闪:

    “说!何人派你来!”

    那人挣扎,不甘:“没有人!我们是马贼!”

    陆平一怒,骂道:

    “放屁!马贼会抢官道?”他一剑戳在那人肩膀,顿时一个血窟窿:

    “某劝你,赶紧招来!”

    “呸~死当官的,抢的就是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臭当官的!”

    那人朝地上狠狠吐一口血唾沫,恶狠狠看向陆平。

    风雨雷电四使者其一,陆雨手中拽了把从那些死尸身上搜来的兵器:

    “殿下,这是匈奴人常用的武器。”

    地上跪地的那人听到这句话,豁然抬头,“抢的!”

    萧瑾伸手接过,细细品看,忽一笑:“这是匈奴王的二王子军队中常用的武器,抢的?你能抢到阿岚多的军队中?”

    那人更是脸色铁青,却嘴硬:“什么匈奴王不匈奴王,抢的就是抢的!”

    萧瑾缓缓把手中武器递给陆雨,又拿袖中帕子擦了擦手,居高临下望着那“马贼”,“你大庆话说的不错。”

    “自然!我是这里山上的马贼,生在大庆,长在这里。大庆话当然好。”

    萧瑾忽地脸色一沉,眯眼一指那跪地的人:“扒了他的衣服!”

    陆平几乎没有考虑,道:“是。”立即上手,就在这天寒地冻,无数双眼睛下,扒开那人上衣。

    “左肩狼头纹身,好一个生在大庆,长在这里。”萧瑾一声冷笑:“捆起来。”

    “殿下,不杀了?”

    吴征问。

    “左肩狼头纹身,金印加身,这人在阿岚多那里,必然身份不会低。杀了?杀了多可惜。”

    地上那人却嘶吼挣扎,怒喝:

    “啊!!!大庆的太子小儿!尔敢!”

    却被陆平一巴掌扇得嘴角流血,“竟敢口出恶言!”

    他一巴掌过后,粗鲁那把人衣服重新穿上,堵住那人嘴,又捆粽子一样捆得结结实实,丢给下手。

    正这时,不远处有铁蹄声,声浪巨大而来。

    李开言短短时间,经历生死,此刻又见不远处铁蹄踏雪而来。

    心惊胆战,一波不平一波又起。

    “殿下这是……”他本能朝萧瑾身边靠近:“殿下,我们还是赶紧往驿站去吧。”

    萧瑾立在原处没有动,摇首望前方处,雪地被踏平,积雪溅起千层雪浪,黑色人与马如墨染的雪浪花,铺天盖地奔腾而来。

    那一刻,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那男人面如神祗,斧劈刀凿,深沉如山,沉稳内敛,他迎风霜而立,面马蹄铁甲雪浪,傲然于天地,与这风雪雾霭融为一体,他深眸含笑,一指那铁蹄而来处:

    “将勇兵悍,这才是我大庆朝真正的疆域防城,人不灭,城不灭!”

    狐裘迎风摆,袍袖翻飞——!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在女尊当大佬 独家专宠 来自未来[娱乐圈] 护花邪少(温柔一枪) 反派国师每天都觊觎我 失忆之王 影帝每日娇养指南 崩坏的重生路 重生九零:新时代 当仙皇回归都市有了两个女儿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