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九十三章 教弟

    连凤丫刚要问什么,约莫是观澜苑中的人听到她的声音,一道玉立的人影,身量已经拔高许多,清隽的面庞,依旧带着一丝未散的稚嫩,一张小脸,却非要摆出一脸的老沉持稳,“啊!”

    连竹心在自己的院子前,见到他阿姐的那一刻,少年人的眼神,一度亮得惊人,漆黑的瞳子,比星夜还美,连凤丫看过去时,那小人儿已经孑然而立,挺拔如松地立在她的面前。

    一双黑夜般清亮的眸子,就这样盯着他的阿姐,眼中,再无他人。

    “你……”连凤丫的声音刚起。

    只见闻老太傅风风火火赶过来,“丫头,进屋说!”话也不给连凤丫说一句,就叫罗管家把其余人等都赶到别处去。

    连凤丫眸子烁了烁,看了眼身后的谢九刀和嫣然,转身对老太傅说:“无妨,我信他俩。”

    老太傅态度奇怪,她并不蠢,自然察觉异常。

    老太傅分明是不想其他人在场的。

    嫣然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老太傅,沉吟片刻:“大娘子,我在门外候着吧。”

    她向来是个懂规矩的,从小长在太傅府,老太傅的性子,自然了解的。

    不让她知道,那便是她不该知道。

    大娘子虽然信任她,她心中微暖,却也要守着本分。

    “也好。”连凤丫道:“九刀,我有话要问这小子,我不识字,你跟我来。”

    老太傅看了看连凤丫又看了看谢九刀,既然正主愿意的,他也不能强求。

    几人往观澜苑里走去。

    观澜苑的西厢房,是老太傅给连竹心在府中开辟出的小书房。

    书房中

    连凤丫也不拖泥带水,直截了当,道:

    “今年殿试的考题是什么?”

    明知故问,他身前少年抬手执笔,点墨写下:论吾大庆皇朝前后二十年

    连凤丫不动声色,再问:“你如何作答?”

    少年再写:

    南北大运河,沿河建码头,兴商富民。

    建海事总局,开沿海商贸,收海税用之于民。

    官船出海下洋,显吾大庆朝威,使万邦来朝,行海上贸易。

    革制,以摊丁入亩替代丁银编制。

    少年书写,女子桌旁垂眸掠过,最后那一条时,险些把一口白牙咬碎,眼底冒火。

    连竹心,你倒是好大胆!

    只等少年写完,女子一指谢九刀:“读!”

    “不如老夫来读……”

    老太傅话没说完,连凤丫把桌上纸张往谢九刀手中已塞:“读!”

    她并没有阻止老太傅,却以实际行动告诉老太傅:谢九刀,她信任。

    你道她不识字?

    那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

    谢九刀浑厚的声音,读出来,读到最后一条时,这魁梧英朗的汉子,宽阔的肩膀也颤了下,粗犷的大脸,也微微发白,神色凝重。

    连凤丫听完,一肚子的火气更甚:

    “摊丁入亩?取代丁银编制?”

    她终是知道,闻老太傅为何会有那一番话说出来!

    这混小子,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几千年封建遗留下的丁银编制,真要那么容易革制,前人古圣贤,早已经做了!

    前世历史上有记载,摊丁入亩是在清朝时,推动起来的。

    而丁银编制确实漏端太多。

    但实则,明朝张居正时,就已有谈及改革丁银编制,为解决当时明朝内忧外患,提出“一条鞭法”的税制改革,也在几年后收到成效。

    可就是这样一条利国利民的税制改革,最终却在张居正过世不久后被废除。

    其中缘由啊……实在是牵扯太多!

    那是权倾朝野的张居正啊!

    税制的改革,最终却还是废止而终~

    改制的是张居正,他能够好好的活到病死,如今这混小子却想走张居正的路,他有没有张居正的魄力和权势!?

    她低头,却见竹心那小子一脸的倔强,在看到那小子紧抿的嘴唇时,连凤丫所有的怒火,化作一声苦笑的叹息……她往椅子上一屁股坐下去,垂着脑袋,看着地面。

    旁人看不见她的脸,只看到那女子沉默地坐在椅子上,望着地面发呆。

    连凤丫就这么靠坐在椅子上,望着脚下的青砖,沉思了好一会儿。

    她再抬起头时,却没搭理连竹心,只招招手,让谢九刀去院子中找块木桩子来,谢九刀去而复返,手中多了木桩子,连凤丫一指那木桩子:

    “砍。”

    谢九刀几乎不曾犹豫,拔出大刀,一刀子砍下去,木桩子顿时成两半。

    连凤丫站起身,让出身后黄花梨的木椅子,再道:“砍。”

    刀锋锐利,冷光划过,刀锋从黄花梨的木椅子上一砍而过,却没有砍断,留下了一公分深的刀痕。

    当是此时,连凤丫才沉凝地望向了已经拔高个头的少年郎,她面色平静,眼底神色却深沉难懂:

    “朽木敌不过一刀,

    同是一刀,黄花梨的椅子只留下刀痕。

    我们家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寻常百姓。

    山里的村户有句老话,今天阿姐就教你,”女子道,面色越发平静,仿佛之前怒火不曾存在过,望着对面的少年郎,一字一字道:

    “出头的椽子先烂,不经霜历雨的树木难成气候。

    同样,没有历经风霜的才智慧聪,都只是纸上谈兵。”

    少年把嘴唇咬得发紧,女子眸色更淡,声音却陡然凌冽:

    “你可知,你做错在哪里?”

    少年面色发白,却依旧倔强不屈。

    连凤丫看这小子显然不服气,也不气恼了:“你是不是认为,你根本没错?”

    少年不语,但那倔强模样,眼底的坚毅,分明就是不认输。

    连凤丫清淡的眸光从少年身上扫过,忽一声轻笑,在这静谧的书房中,尤为的讽刺:

    “可笑。”

    少年急,凤眼圆瞪,转身至桌案前,提笔急书:阿姐说可笑!阿姐凭甚觉得吾可笑?可笑又在哪里!

    笔落,纸张一掀,落在谢九刀手中,后者浑厚的声音读起来。

    “你不服?”连凤丫眸色清浅,碎碎光斑,透过窗棂,落在她的脸上,闻老太傅始终在一旁不语,此刻,却也眯眼朝那女子看去,显然,他亦好奇。

    只见女子不疾不徐地开口,字字清晰,却也字字珠玑:

    “你说要改革税制。凭甚改?如何改?”

    少年提笔书:摊丁入亩。

    谢九刀读。

    女子闻听过后,缓缓再问:

    “如何摊丁入亩?”

    少年书:摊丁入亩,按地亩之多少,定纳税之数目。地多者多纳,地少者少纳,无地者不纳。

    谢九刀再读。

    女子拍案称赞:“甚好!”话奉却一转,对那少年郎越发咄咄逼人:

    “一州县,地亩之多少,人丁之多少,你如何确定?如何丈量?所谓摊丁入亩,你如何实施?

    你自提出摊丁入亩,定然也清楚,摊丁入亩,得罪的是谁,那些人可会乖乖任由你改制?

    连竹心,你给我听好了,

    自古,

    改制,就会流血。

    这样,你还要坚持吗?”

    少年郎脸色渐渐发白,眼中也出现犹豫,他垂首,他在思索。

    书房中焚香阵阵清淡。

    袅袅白雾中,偌大书房里,清淡的女子,沉思的少年,旁观的老者,五大三粗的壮汉……安静,是此时的旋律。

    女子静静望着沉思中的少年郎,她并不急着打断儿郎的思考。

    谁也都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人生,该做什么,该怎么活着。

    她是他阿姐,她可以替他分析利弊,可以提醒他,却永远都不能替他做决定。

    他在思索,

    而她,在等。

    当少年郎再一次地抬起头时,连凤丫就知道了,他的选择。

    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来到这个时空,做了万氏和连大山的女儿,连竹心的阿姐时,她想要的就是一家人平安喜乐,不被人欺。

    她想要的步步锦绣,富贵一方,却没有想到过,这锦绣路上除了荆棘遍布,还有横生枝节的枝杈。

    伫立许久,女子抬首,眸光朝着身前的少年郎望去:

    “一改人丁编审,从如今的三年一编审,为五年一编审。

    二丈量田亩,人丁造册送部,令地方官府将丁银随同田赋一起上缴朝廷。

    三每省州道府,每年岁末,各将丁徭赋籍汇报总数,以看户口消长定州县政绩考核其一。”

    女子声音清淡,听不出喜怒哀乐。

    这声音并不出彩,就像她这个人一样,素淡得很容易被人忽视掉。

    但此刻,书房中,静若秋江水。

    老太傅心中却惊涛骇浪,朝那女子望去,久久难以置信……她每言,必有深意,必戳中重点!

    心中翻腾滚浪,起伏如潮,汹涌涛涛……她、她……

    “四,”女子清淡的声音,再一次地,在这静若秋水的书房中,响起:

    “滋生人丁,永不加赋。”

    滋生人丁,永不加赋!……轰!老太傅耳边炸雷!雷声滚滚不停歇!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屌丝逆袭,我让圣人入轮回 多日,多情 随身空间:重返山村去种田 灰空 女友分手后,他获得了透视异能 穿到病娇反派黑化前 重生之回到2010年 天价片酬,我反手捧红路人 星河彼岸【文明的终局】 神奇宝贝之开局鲤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