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出东方,鸡鸣叫早

    老皇帝日复一日的早朝,他精气神甚好。

    一番议事,群臣似乎很乖巧。

    殿试才过,东华门事变,历历在目。

    历代皇朝,都要重视几分。

    便是群臣心中也要有许多意见,但显然,老皇帝实在是太强悍了,又或者是,老皇帝把持朝堂数十载,他的铁血作风,早已经印在众朝臣心中。

    除非是利益相关,牵扯颇大的事情,否则,群臣们之间,好似都是一团和气。

    李公公宣读完新届科举分封,按照惯例,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榜眼、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其余人者,入皇榜的,授翰林院庶吉士,等待他们的是,三年的考核,考核合格者,授翰林院编修、检讨等官。

    都是授翰林院编修,但这之间却还是有十分大的区别。

    再有就是,其他分拨各部任主事等职位。

    这几乎是每年惯例。

    “众位爱卿可还有事?”老皇帝问了一句,李公公公事公办,喊道:

    “有事起奏,无事退堂。”

    今日这一朝早朝,本应该就在这一团和气中,散朝,各自归家。

    朝臣们多是准备叩谢退潮了,一道声音,在这偌大朝堂中,突兀地响起:

    “启禀陛下,老臣,有事请揍。”

    咦~?

    是谁?

    众人听这声音,心中起了好奇,朝着声源处看了过去。

    老皇帝都起身了,这会儿就差李公公的陪同下离朝了,偏被留了下来,老皇帝脸上没好颜色,向朝下一看是谁,顿时心里骂了句:

    混账东西,朕日理万机,困得很,打扰朕清净,要是没什么屁事儿,老家伙,那就等着被修理吧!

    实在是不怪老皇帝今早火气大,他昨夜又把连竹心那份殿试的卷宗看了一遍,琢磨着,这块璞玉,该如何雕琢。

    连竹心的身份有些特殊,不只是因为他是帝师的关门弟子,更有就是,连竹心与常人不同:口不能言,这到底是一个缺憾。

    几者权衡之下,老皇帝也有些烦恼。

    早朝上看众朝臣乖巧得很,近来又没什么大事儿,他可是准备回去补觉。

    明显,老皇帝睡眠不足的火气,众朝臣离着远,也感受到了。

    这下,一个个拿着眼睛觑向那不知好歹的家伙。

    一个个精明得很,都不说话,摆明就是准备旁边看戏了。

    老皇帝不得不一屁股坐回那张又冷又硬的龙椅上,他甚至连面上装一装都不愿意,直接绷着脸表示“朕很不高兴,你这事儿精”,垂眼落在下方,硬邦邦问:

    “爱卿何时?”

    众朝臣听着,心里明了,这是连废话都不愿意和那老货说啊。

    沈老太爷显然也感受到这股来自帝王的低气压,下意识的退缩了下,但很快,他打消掉这股念头……不能退缩,这事儿,事关沈家未来几十年啊!

    权衡利弊下,沈老太爷顶着老皇帝的压力,硬着头皮,他“噗通”一声跪下,手脑匍匐在地,忽如其来悲痛大哭,喊道:

    “陛下,老臣请陛下为臣做主啊!”

    朝堂之上,众人闻此音,皆被这突然的悲痛大哭吓得一哆嗦,一个个拿眼睛去看沈老太爷沈群。

    新晋刑部左侍郎,徐如,只觉得,沈群这大把年纪,大殿之上匍匐痛苦,这副模样,实在是……没眼看!

    他和沈群算是老相识,沈群也算是公卿之家,嫡出的名门之后,教养和仪态,绝不该做出如此小儿哭诉之态,

    他瞥了瞥眼,好心劝说:

    “沈老大人,您有话直说。”你丫哭什么哭!

    还哭的这么幽怨绵长,好似天下人都欠了你一样!

    他看沈群没眼看,沈群看他也是冷笑一声。

    当然,这种私底下的小动作,只有当事人见着。

    徐如顿时觉得,这老货怕是又打什么歪主意。

    那哭诉的模样,简直跟死了爹娘差不多了。

    老皇帝揉了揉发疼的脑仁儿,若论地位身份,这老货好歹也是英国公老公爷。

    年纪还和自己差不多,又不好当着众人面,像训奴才一样训斥他,

    于是忍着睡眠不足的火气,愣是僵硬地扯出一个自认很和蔼亲和的笑容,问道:

    “爱卿有话直说,若是有冤情,朕定当为爱卿做主。

    爱卿为国为民,任劳任怨,朕再忙,也不忍爱卿受委屈。”

    言下之意是:你赶紧说,别扯犊子了,我很忙的!

    沈群于是哭诉起:

    “老臣求请陛下,让老臣的大儿,认祖归宗!”

    这不啻于是一个闷雷,炸得老皇帝猝不及防啊。

    不光是老皇帝猝不及防,大殿之上,众人面面相觑,呆住了。

    什么情况?

    “老公爷……您这什么意思啊?”有人小声问:“您的长子不就是沈梁沈大人吗?”

    这人不提这话还好,一提这话,沈老太爷就一脸悲色,好似受到多大委屈,哭诉不停,他把几十年前沈老夫人去淮安,途中生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却又把事实真相,改了改:

    “当年臣的老妻生下的是两个儿子。可恨当初的接生婆子怀了坏心思,只道臣的老妻生下的两个儿子,只活了一个。

    臣虽悲痛欲绝,却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老天爷有眼啊,几十年后,又叫老臣见到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说着,年迈的身躯,颤颤巍巍地匍匐在地,“陛下啊,您可要为老臣做主啊,老臣年纪大了,只想这天伦之乐。”

    说的那是一个悲催万分,小心翼翼不求其他。

    老皇帝觉得寡味……这种事儿,你既然找到自己亲生子,那你自己去认回呗,还要再朝堂大殿上这番哭诉。

    认儿子就去认儿子,找他干嘛?

    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老皇帝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既然这老货不要脸地当众哭诉求他,他也不能因为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博了这老货面子不是。

    嘴里不在意地说道:

    “果真是你儿子,朕替你做主。”

    老皇帝话刚说完,沈群已经急急叫了出来:

    “是!真是!他真是我儿子!

    老臣那老妻当年生子的时候,看了一眼,那孩子屁股上有块胎记,

    不久前,老臣家中的大管事在澡堂子洗澡时,见着了,真真儿的!

    那就是我儿子!”

    老皇帝忍不住翻白眼,他管着老货是怎么认出他失落的儿子的?

    心里不爽归不爽,老皇帝寡淡地点点头:

    “既如此,真是爱卿的儿子,爱卿只管去让那孩子认祖归宗,回头给朕上折子,朕一并允了。”

    要说这里面一点儿他的事儿都没有,那是不对的。

    寻常人家失落子认祖归宗,那是要宗亲见证下,名字写入族谱,被供在祖宗族堂里的,这才算是入了宗族。

    但三公九卿,名门望族,那是需要走一趟公事的,毕竟,如英国公府,那就涉及到了爵位的传承。

    老皇帝只当这老货耍小聪明,在大殿之上,提及这个事儿,是怕自己这个皇帝到时候不承认,把他上书的折子扣下。

    这样一想,心里更腻歪,老皇帝撇撇嘴:

    “爱卿那失落的儿子,此刻在何处?朕可着人帮着爱卿去找。”

    这话也不过就是说得好听,真要老皇帝去找,他可不干。

    沈群感激涕零,面笑颜开,喜滋滋上身匍匐于地,深深给老皇帝叩了个头,“哐哐哐”,这三声,声音响亮啊,

    在这本空间极大的大典上,还有余音回荡。

    老皇帝见沈群诚意那个足啊,心中也稍感舒畅了起来,脸上笑意也真诚许多:“爱卿不必如此。”

    话刚落,沈群三个响头,叩得“邦邦”响,一抬头,喜滋滋谢恩:

    “老臣那失落子,名连大山。乃是今届探花连竹心的生父,凤淮县主是他长女。”

    “……”老皇帝张嘴结舌,心里猛地浮现一个念头:

    娘的!怪不得这老货的头叩得“邦邦”响,这么卖命!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父母双圣,我觉醒万倍增幅挂 我在非洲当酋长 第一红人 武魂:开局觉醒黄金帝龙 寻觅心灵归宿 至尊大明星:我开局震惊了全网 偏执小狼狗的追妻日常 都市:大佬挂了,我继位! 我的疯狂逆袭人生 极品古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