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自称文弱书生,却身形结实的袁云凉,谢九刀和连凤丫两人脑海中浮现出这个人影来。

    他和凌霄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谢九刀刚刚打探来的消息:春闱前不久,吴玉在凌霄阁有了一个女人,两人惺惺相惜,吴玉将其引为红颜知己。

    若说,沈大老爷沈梁是指示吴玉的推手,那这位红颜知己,到底在这件事情里头,充当了个什么样的角色……这一点,似乎并无相关,细推敲下来,却让人不寒而栗。

    这世上事情,当然有巧合,但连凤丫从不相信,如此完美的巧合。

    一切事情,太完美了,反而更为可疑。

    褚先生悄悄问了谢九刀,听闻谢九刀打探来的消息,也心下一惊。

    他们,怎么好像入了一个庞大的超乎他想象之外的棋局之中了?

    “当家的觉得,是因为什么?”褚问问道:“是……”他警惕地试探:“会不会是因为……”

    “闻枯荣。”不必褚问明说,女子面色淡然地吐出三个字,眯眼却露出更为沉重的凝思,半晌,道:

    “哈~这京都城啊,妖魔鬼怪盛行。”

    褚问一愣,咂摸起这女子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起初,不明所以,最后,不明觉厉,咂摸出这话里头深藏的意思,褚问眼皮狠狠一跳,心脏仿佛被什么狠狠一捏,惊叫起:

    “皇权……”

    “嘘~不可说。”

    “是,是是。”褚问连忙收嘴,惊起脑门一排冷汗,他悄悄捏了捏老拳,掌心汗津津的黏糊,指尖颤颤地发抖:

    “……该,怎么办?”

    眼皮直跳,心惊胆战,他脸色发白,好半天,才醒过神来,一抬头,两眼死死盯着面前女子,问道。

    怎么办?

    能怎么办?

    “不如……我们还回淮安城吧。”褚问冷汗淋漓地说道,“这里,这里……”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

    “退?”女子眼中一闪,浅白唇瓣,凉薄地切断了褚问的痴想:“晚了。”

    话锋一转,奇怪地看向褚问:

    “先生,怕了?”

    褚问垂首……怎能不怕?

    “阔海孤舟,浪高百尺,当家的,深夜时,你可敢安然入睡?”

    褚问没有回答,他怕亦或者是不怕,却这样问:深夜时,你可敢安然入睡?

    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女子,想要从那张似乎什么都不能让她起波澜的淡然神色中,找出她的害怕。

    但很遗憾,不管他怎么找,却也很难看透那张实在是有些寻常的面容,看她,就像是透着一层层迷雾一样,怎样都看不清楚,模模糊糊。

    一个想法蹦出脑海:难道她真的不害怕?

    又一个疑问浮现在脑海中:

    如果这都不害怕,那什么,能让她怕?

    “其实……当家的,就算是连家退居淮安城,依旧有一方地位。”她在淮安的布局,立足整个大庆,至少今后十年之间,这女子不犯大错,连家可保,十年地位可保。

    至此,褚问还在说服连凤丫退居淮安,退出京城。

    连凤丫闻言,朝褚问看去,唇角,似有若无勾起,一双眸子,清澈似水,也平静得让人心底发憷:

    “先生当真认为,咱们还可以退居淮安?

    他们……会什么都不做,让连家退出京都?”

    退出京都,就是退出这盘大棋之外。

    怎么可能?

    连凤丫哼笑一声,摇着头:

    “大约,只有沈梁那个蠢材,最愿意连家退出京城吧。”

    其他人?

    老皇帝愿意?

    江去口中那所谓的一先生愿意?

    亦或者……从很早之前,就别有用心接近她的袁云凉愿意?

    她此刻甚至怀疑,当年与她有着五年之约入京都的那个男子,也是下局人之一。

    那人,可愿意?

    褚问沉默了,沉默得异常得无奈。

    饶是他不停劝说面前女子,可也心知肚明,能够安全退居淮安,这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事情。

    老皇帝要用连竹心,这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的,否则,怎会排除万难,封一个口不能言的探花郎?

    当家的温泉庄子,已经启动,老皇帝亦有心用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否则,又怎么会前无古人地封一个外姓女子为县主?

    而今,英国公沈家,又来横插一脚……一个探花郎的孙子,一个得圣眷的血脉,于而今血脉平庸,眼看快要衰落的英国公府而言,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更有连竹心的老师,闻枯荣的身份之特殊,在这大庆上下,是个特殊的存在。

    如此局面,当如何?

    退?

    褚问苦笑摇头……他其实是知道的,那不过是奢望了。

    还有那所谓一先生,到底是何人,到底用意为何,如今,尚且不明朗。

    这种局势下……不管做什么,似乎都是妄动。

    既然退无可退……“当家的,心下有何打算?”他问道,神色十分凝重:“局势尚且不明朗,敌人尚且不知用意,目前展现出的,却已经是强悍无比,对方又似乎并非正人君子,手段频出,当家的,心中可有估算?”面对这样的局面,这样的敌人。

    “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谁也不知道。”

    褚问闻言,陡然一震……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谁也不知道……哈,好!好一个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谁也不知道!

    她不知!

    对方亦不知!

    他望着面前女子,至少,她无惧。

    连凤丫手指在掌心中,轻轻叩击,一下又一下,眸子沉思,忽抬头,“褚先生可有留意,前方战事?”

    “当家的问的是,去年北边鞑子结盟,侵犯我大庆疆土,镇北军开战北疆,陆寒山将军坐镇边塞?”

    “是,如今离开战已经是四五月前,陆将军骁勇善战,我这些时日,虽忙于温泉山庄的事情,也偶有听到传来京都的零星片角的消息,听闻,战事似平息了?”

    “好似还在胶着状态,看似平息,但保不齐,镇北军一退,那边再起祸端。”褚先生显然是更关注边塞事宜,他似高兴,又似乎遗憾:

    “虽看似胜了,但似乎也付出十分大的代价。

    那边天气苦寒,我大庆输在战马骁骑上,”大庆的战马确实比不上草原之上那些品种,还有就是若论战马,其资源稀缺,这是大庆,乃至之前各皇朝,都不得不面对的窘境。

    步兵和骑兵的区别,在打仗上,那就一目了然了。

    “老夫听闻,镇北军惨烈,虽然目前情况,平定了边疆战事,但是镇北军里,好些兵卒,断了腿的,缺了一只胳膊的,瞎了一只眼的,

    还有年纪稍大一些的,

    军中不养闲人,但这些人可都是为了大庆,流血流汗的。

    镇北军那边,听闻陆将军已经上书朝堂,求请朝堂给予这些伤病残将补助,让其遗老家乡。”

    褚先生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转念一想,这事情自己都头疼得很,面前女子又能如何?

    捐钱捐物?

    这是治标不治本。

    这样想着,却忽然听到耳边女子的声音响起:

    “老皇帝该头疼了吧?”

    褚先生一惊,“唰”的抬起头,愕然地望着那女子……她知道?

    “褚先生,县主可有入宫面圣的权利?”

    “当家的要面见圣上??”

    褚问惊呼:“有是有,只是……”

    “请褚先生代为写面圣文书,我这个凤淮县主,不能白当不是?”

    她一句话,却让一旁两个男人都侧目,“本不该问,当家的要做什么?”难不成是为了拒绝沈家认祖归宗那档子事儿?

    如若是这样,那……

    “我啊,去医治老皇帝的头疼病。”

    褚先生还没有回过神来,就看到面前那张素淡的面庞上,浮起的笑容。

    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荒谬的想法:

    难不成,这女子,还真能够医治天家的头疼病?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