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三十九章 萧凤年心痛了

    湖畔小亭,倚栏而坐。

    柳抽芽,花正艳。

    阳光正好,风吹带暖。

    一切,都刚刚好。

    连凤丫一点都不好。

    对面那个,真的很让人眼疼。

    看着就觉得眼疼。

    “这位公子,那种事情是什么事情?”她开门见山问,不太高兴:“还有,我以为,上回那件事情,只是一个意外。”

    萧瑾扬眉:

    “这世上没有意外,所谓意外,都是缘分。”

    我~呸~

    狗屁的缘分!

    “所谓的意外,也可能是精心设计的巧合。这位公子你说呢?”

    她眯眼朝他看去,冲他冷冷一笑。

    萧瑾闻言,一挑眉:

    “所以我精心设计自己被一个女流氓强压强睡?”

    连凤丫脸一红,这回还真是被躁的,那一夜发生了什么自己不记得,事实如何,全凭他说,

    关键是,她~心虚……那晚的事情,她是当事人,记忆却残缺。但事发之前,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却是知道的——

    谁晓得自己有没有“如狼似虎”把对面的“小可爱”吞吃入腹?

    再琢磨对面那个人,其他都不说,但有一点,就那张脸,就足以颠倒众生。

    要是自己不瞎的话,甭管自己前世那张脸长什么模样,自己现在这具身体这张脸……还真是操淡的平平常常。

    要说“用强”的话,好像还真的是自己这边“更有需要”???

    再说她最不想见的一张脸,绝对就是对面那张足一颠倒众生的那一张。

    很想站起来说一句“山水有相逢”,然后站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不留一片云彩。

    但……

    连凤丫无奈地端坐在石椅上,冲对面那个,挑了挑眉:

    “公子说话,向来如此直爽彪悍么?”

    “那要看,对谁。”

    两人唇枪舌战,无形的火花四射。

    连凤丫见根本占不到便宜,干脆很光棍儿地两手一摊,身子往身后的栏杆上一靠,瞅着对面的他:“你想要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她可不信,他接近竹心,是巧合,是缘分。

    同时又对这个猜测,产生质疑,很多年前,她见到他,是巧合,还是算计?

    “县主怎么如此质疑在下的诚意?”

    连凤丫脸上的表情,渐渐收敛,眯眼觑那边,眸底寒光一闪,她唇边挂笑,笑意清减:

    “我只问公子一句。”

    “可。”萧瑾道,宛若上位者俯视众生。

    连凤丫那双清透的眸子,微不可查地一闪,再抬起眼时,已经恢复如常:

    “黑玉簪的主人,公子知是不知,真知还是真不知。”

    萧瑾唇角一翘,眸光更是紧落在对面那道人影身上:

    “知又如何?不知又如何?”

    “知,真知,可谈。”她道,声线都淡了许多:“不知,真不知,缘分也好,算计也好,请公子,都到此为止罢。”

    对面男人,黑眸一烁,半晌,挑眉:

    “那好,我也问县主一个问题。”

    “请。”她伸手示意。

    “簪和人,哪个重要?过往和将来,哪个重要?”

    连凤丫一颤,“你容我想想。”她缓缓垂下脑袋,萧瑾并未催促,只是一双凤眼,落在那个黑乎乎的头顶,移也不移一分,

    好半晌——

    “我不知道。”她抬首,清眸坦然望向他,“明天和死亡,哪个先到来,连这,我都不知道,公子要我如何知道,过往和将来,哪个重要?”

    说到此,她袖中的手,忽收紧!

    眼底一丝异样,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清华一片。

    萧瑾察觉一丝怪异,敏锐如他,利眸似剑,射向她:“你……”

    他似乎想到什么,呼吸一滞!

    袖中手,同样忽收紧!

    “毒……”

    “无妨,不过是区区寒毒和热毒。扛过去,死不了。”萧瑾话未说完,就被这清透女音打断,她倒是说得潇洒,毫不在乎一笑置之:

    “只是,有点疼啊。”连凤丫笑着说,她也不在乎在这个人面前,弱点尽显,早些年,在淮安的时候,这人不就知道自己身体的异样了吗。

    萧瑾袖中的手,无意识地握得更紧……哪里是,有点疼?

    那有多疼,或许他没有经历过,当年的漠北狂人楚血詹,何等英雄盖世,人称滚刀楚的楚狂人,一样最后自尽于这寒热双毒无尽的折磨下。

    铁血铮铮的男儿,最终零落收场,这女人……心口被人掐住一样,萧瑾眼中露出痛意。

    细细朝那女子看去,

    她衣衫向来素雅清淡,不明艳不张扬,好似江面浮雾一样,但近些时日,却爱着鹅黄柳绿淡粉胭紫,虽也素淡清爽,却很容易让人忽视一件事——她,又清瘦了。

    萧瑾静静看她,这时候,才恍然明白,为什么往日里一袭青衫或白裙的女子,突然之间换上了颜色,黑眸落在那张素净的面庞上……她往日是不涂口脂的。

    这襦裙,这口脂,她又在遮掩什么!

    心知肚明啊——

    男人蓦地伸手去,快得连凤丫来不及反应,自己的手腕被人捉住,对方修长有力的指骨,纹丝不动地禁锢住自己的手腕:“无礼——”

    萧瑾搭脉,片刻之后,紧缩的心,松了松,神情缓和了许多,他虽然不是医者,但习武之人,寻常搭脉查探还是略知一二,

    松一口气,神色微缓,以脉象来看,她身体里的双毒并没有恶化,原就该如此,往北疆平乱前,他以内力镇压化解一部分。

    可他更是知道的,这双毒的可怖之处,不在于毒死人,在于折磨,一月一发,直到把人折磨得痛不堪言,求死自尽而亡。

    “无礼?”他唇角一丝笑意,一闪而逝,身子如灵鸟,灵动无比,一越,越过二人之间的石桌,施施然,已经立在她的面前,“怕是县主不知道,何为无礼——”

    话落,手下巧力一施。

    那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危机感,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压来,连凤丫面色骤变,强烈的危机感,激起她暂避锋芒的本能,

    下一秒

    “唔——!”她不敢置信,那唇上微凉的触感,

    光天化日之下,旷野湖畔凉亭里,古人都是这么开放的吗!!!

    眼中愕然一闪,怒意攒动!

    抬腿就踢——对方却仿佛早有预料,亦抬起一只腿,架住了她的。

    连凤丫眨眨眼,再眨眨眼,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古人居然比她这个拥有现代灵魂的现代人还要大胆开放!

    清冽的凉气,铺天盖地的,那人的气息,意外的让人并不讨厌,有那么片刻,连凤丫走了神,联想到了上一世的一个香水——芦丹氏的冷水。

    这人的气息,像极了那清冽泛着凉气的味道。

    不,

    不一样。

    如果“冷水”是清冽着泛着凉气夏天的凉汽水的味道,那这人的气味,是清冽着泛着凉丝丝的雾气,却又炙热着。

    “唔!”她猛睁大双眼,对上一双黑不见底的双眸,不知何时,一只冰凉的手,绕过了衣服,触在了她的后背,

    男人眸中一丝不满:“你不专心。”

    要不是不方便开口,连凤丫此刻估计要破口大骂了!

    但她下一刻,豁然住嘴,眼神也变了,衣服下,后背的那只手,从那只手传来,源源不断的气流,她不练内功,却也知道,这是这人的内力。

    他的内力,源源不断地往自己的身体里流入,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硬要说,连凤丫觉得……那气流,像极了生命力。

    思及此,她心下慢跳了一拍,瞳孔骤缩,再抬眼,神色复杂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男人凤眼含笑:

    “乖,抱守心神,放松。”

    身体里的每一个末枝分流,好像都被一股和煦的暖流梳理着,承载了五年的痛,好似都被平复着,和声细语般地安抚着。

    自从接收这具身体开始,前所未有的舒畅和轻松,像是回炉重造一般。

    她一动。

    腰肢便被另一只手禁锢,“乖,别动,我不会害你的。”

    连凤丫心脏又一次慢跳一拍……他以为她动是因为以为他要害她?不是,她只是,不想欠他。

    可这人却说,我不会害你的。

    心下,越发的复杂难明。

    好半天,那只手松开了她。

    连凤丫一双眼,带着警惕:

    “说吧,你到底想要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别说一切都是巧合,是缘分。

    你知道,我不信的。”

    萧瑾默然,半晌,看她:“那你以为,我要什么?”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完美如意 军事大能万界之上 重生暴富,从忽悠老爸挖山参开始 都市故事之我的随机系统 FBI神探 九劫帝尊 平凡的农村,不再平凡的生活 开局一艘船,沉了 都市:从入住爱情公寓开始 会议邂逅的女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