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四十一章 巫倾歌出关

    深山老林中,总有一些常人不能涉及的地方。

    这不光是在这个时代,即便是在几千年后,人们都有难以涉足的地方。

    世人都知藏幽谷中有医仙,却不知藏幽谷身在何方。

    那时候,巫倾歌受伤极重,他闭关是为了疗伤,即便是他的医术已经登峰造极,这个世间,可能再也难有人能出其右。

    陆不平一如既往地守候在石门之外。

    他的公子,正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啊,受着苦。

    说是闭关,可哪儿有人知道,公子闭关,其痛苦,不亚于受那世间最歹毒的毒药侵蚀。

    公子每逢一段时间,就会出来。

    这道石门,也就是那个时候才会开启。

    可这藏幽谷中,谁也不知道这道石门,下一次开启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陆不平一日又一日地,守在这个地方。

    藏幽谷中事务,自然有左右护法去主持。

    他瞧这四面景致已经一片欣欣向荣,眼瞅着那胡不溜秋的石门叹息不已……公子啊,您啊这回进去之后,怎么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您啊,再不出来,这春去夏便要来临。

    叹息声中,

    地面颤动,陆不平面色忽然一紧,双眼死死地盯着几尺开外那道石门。

    轰隆隆声中,那石门就在他的眼前,开了一道闸。

    那身姿出尘,一袭白衫跃入了眼底。

    陆不平眼睛一亮,匆忙中喜悦跃入眼中,“公子!”

    他跑过去,眼底微微发了红……公子闭关,是受扒皮之苦,熬不过,会死的。

    “您可痊愈?”陆不平急切问道。

    若是还没有痊愈,那便是还要闭关的。

    公子身上有秘密,这该死的秘密是要人命的!

    陆不平不敢去想,却怨恨起了那个人。

    那高高在上的人啊,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般好的公子,受着那样的罪。

    一袭白衫如月,巫倾歌依旧是那出尘的仙人。

    他缓步走到崖边,身下是青山流水,一笑之下,一旁的繁花都为之失色:

    “她可好?”

    陆不平脚下一顿,心中为之难受起来,扫一眼那身前背影,清减了许多:

    “好,好得不得了。”陆不平心中说不出的闷,公子闭关,历经生死,出关的第一句话,便是问“她”。

    “她”是谁,自然不必公子明说,相处这么久,陆不平早已经清楚。

    公子问“她”,定然是沈家那位天娇。

    可公子却是知道的,可笑的是,公子倾歌的名声再如何响彻九州大陆,那又如何,公子心里清楚的很,这辈子,也无法名正言顺地近了那位天骄的身。

    “那就好。”巫倾歌苍白的面色上,荡起一抹温柔的笑,比那身旁繁花也更耀眼。

    “近来可有有趣的事?”

    公子又问。

    陆不平早已经习惯了,将那些江湖也好,朝堂也好,在公子历经生死时发生的那些事情,说与眼前的巫倾歌听。

    “有趣的事,近来有许多,公子要听哪一样?”

    “你挑拣了说。”巫倾歌缓步走到一旁去,在一旁石凳上坐了下,那一袭白衫,在绿色掩映下,那一头墨发散乱披下,仙姿傲骨的模样,堪比谪仙人。

    陆不平没有多想,挑拣了近来有趣的事情说:

    “英国公府沈家,明日就要迎来沈家真正的嫡长子。”

    “真正的嫡长子?沈家的嫡长子不是沈梁么?”

    “不,几十年前,英国公夫人曾遗落一个孩子。

    如今这个孩子已经找到了,英国公府老公爷为此,不惜上奏……那个人,求请那个人,让失子认祖归宗。”

    提及“那个人”,陆不平顿了下,抬眼偷看了巫倾歌的表情,后者神色无波无澜,只“哦?”了一声。

    陆不平再说起那英国公府的事情来:

    “那失子,公子您认识。”

    “这倒有趣。”巫倾歌淡淡道,依旧意兴阑珊。

    “这人叫连大山,是凤淮县主的生父。”

    “凤淮县主?”

    巫倾歌仔细想了想,抬了头:“朝堂新封的县主?”

    “这位县主,您也认识。”

    “那就更有趣了。”巫倾歌淡漠地说着,丝毫看不出什么有趣来。

    “公子您真认识。

    就是凤淮镇上那个酒娘子。”

    巫倾歌眼皮一跳!

    陡然抬起眸子:“连凤丫?”

    “是她。”

    “她不是快死了吗?!”

    算着时间,那女人就算没死,此刻也是差不多了。

    陆不平摇摇头,“谷中眼线打探来的消息,酒娘子还好生生的。皇宫里的那位赏了自己的温泉庄子给酒娘子,京都城中传递来的消息,再肯定不过,

    说的是这位酒娘子每日出入温泉庄子,不见一丝病态。”

    巫倾歌陡然站了起身:

    “不该。”

    “属下无一句虚言。

    算着日子,明日就是英国公府接酒娘子那一家子认祖归宗的日子。”

    巫倾歌眼神变了变:

    “这般说来,而今英国公府的嫡长孙女,倒是那个女人了?”

    陆不平没说话,但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如果连凤丫的生父认祖归宗,那她就是名正言顺的英国公府嫡出的大小姐。

    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巫倾歌脸色沉了沉,忽而一笑,额间朱砂痣,红如血:

    “她倒是个有趣的人,只可惜,命不好,注定是个短命鬼。”

    “可……线报传来的消息,酒娘子好生生的。”

    巫倾歌忽转头,眼神颇为怪异:

    “你见过谁中了寒热双毒,还能够寿终正寝的?”

    陆不平牙关一紧……没有。

    从来没有。

    就是当年的楚狂人,那样铮铮铁骨,一样最后零落收场。

    “不过她倒是真有毅力,中了寒热双毒,每月受一次生不如死的苦痛,一个女人,硬生生扛了五年,也当真是不容易。”

    陆不平听到此时,此刻竟然有种难言的心有戚戚焉,心底莫名居然涌出一丝钦佩和惋惜。

    寒热双毒,月月发作,铁骨汉子都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一个女人家,却扛着这生不如死的痛,足足扛了五年。

    忍不住,陆不平问身前的巫倾歌:

    “公子,这毒,当真无解吗?”

    “有啊。”公子话落,陆不平眼睛一亮:“公子不妨出手救下……”

    陆不平话未说完,公子唇角一勾:

    “一死百了,寒毒也好,热毒也罢,烟消云散。”

    陆不平脸上的笑意迟滞住……那就是,无解了。

    他愣神时,身前人已经飘飘然离去,却不是像往常每一次那样,往石洞中而去,却是飘飘然往闭关之地外而去。

    “公子,您痊愈了?”陆不平欣喜问道。

    “痊愈?”一道略含嘲讽的声音,从远处飘向陆不平:“我此生,安有痊愈时?你若问的是萧凤年的那一掌,倒是马马虎虎痊愈了七八成。”

    痊愈了七八成……那就是根本没有痊愈!

    陆不平脸色乍变:

    “公子没有痊愈,您这是要往哪儿去?”

    那道仙姿绰古的背影,被山风撩动,白衫猎猎作响:

    “往热闹处去,京都如何?”

    陆不平面色乍变:

    “不可!”

    他飞快朝着那仙人般的背影追了过去,像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公子莫要犯傻!”

    他追得再快,却不及那道背影乘风而去。

    ……

    翌日

    京都城

    天色刚亮

    沈家人已经忙碌起来。

    从下人到主子,今日个,沈家上上下下,无论心中有什么想法,此刻都随着沈家当家做主的沈老爷子一同早起了。

    开祠堂不是小事,族老们也不是好伺候的。

    沈家是个大家族,支脉繁多。

    虽说,支系的族人们,平日是进不得这沈家的祠堂的,也唯有每年祭祀的时候,才能够入内观礼。

    但今日,却还是要各个都到场。

    忙碌中,时间一过,已是天光大亮,一声洪亮的声音,在沈家祠堂上空响起:

    “吉时到——”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平凡的农村,不再平凡的生活 开局一艘船,沉了 都市:从入住爱情公寓开始 会议邂逅的女总裁 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 村野小神医 四合院:从签到获得烤猪蹄开始 趁宝藏同桌没曝光,忽悠她做老婆 匹夫驾到 四合院:秦淮茹摸错门,能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