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认祖归宗了,之词胡同这边,沈家自然是已经早早将沈大山这一家子的院落准备好了,沈大山如今占着的是英国公府嫡长子的名分,

    院落自然不能差的。

    原本是要叫如今的沈二爷沈梁这一房的人,腾出院落来,

    但沈老爷子竟然绕过了沈二爷的那一房,重新开了一个更大的院落。

    这些个举动,沈府上上下下可都是看在眼中的。

    不过如今倒是好,天家直接赏赐了一座大宅子下来,说是给沈家的,可谁看不出来,那就是给那一家子的。

    凤淮雅居赏赐了下来,天家虽然没有明说,但只这个赐名,除了那位被破格封赐的异姓县主,谁还敢去住那间大宅子?

    沈老爷子精心布置的新院落也就无用武之地了。

    老爷子发了话,说是凤淮雅居里头,还需要布置一番。

    怕如今刚刚认祖归宗的大老爷一家子到时还得搬来搬去,老爷子做主,等凤淮雅居布置妥当后,再让大老爷一家子从柳南巷子那边搬进过来。

    如今个,沈大山一家子还在这柳南巷子里住着。

    这倒是也合了连凤丫……哦,不,沈凤丫的意。

    她也不愿意腾挪来腾挪去。

    如今她姓沈,对外也称沈凤丫,只是自己认的却是连凤丫这个名字,倒不是她多少念旧,只是她来到这个世界时,就是这个名儿。

    连凤丫这个名字,已经跟了她五年了。

    也跟着她历练了许多世事人情,见证了这个时空这个朝代的历史。

    还有……这个名字,与她一同,历经了五年月月毒发的“痛”。

    每一个月的寒热双毒发作时,她是连凤丫,不是沈凤丫。

    “连凤丫”是从泥泞里爬出来的,靠着一双手打拼出来的,靠着双脚走出来的,那登临而上步步锦绣路的艰难;

    “沈凤丫”是国公府贵不可言的,身份高贵的……但,与“她”有什么干系?呵~ 无论她改做什么名字,在她的心里,连凤丫这个名字不好听,有些俗气,却陪伴了她五年之久。

    外人愿意叫她什么那就叫什么,在她心中,她还是她,她还是那个初到这个时空这个世界时满身防备满身倒刺,而后被这个世上的家人治愈的连凤丫。

    她还是那个从一无所有到有了至亲家人,有了想要保护之人的村户女。

    “连凤丫”这三个字,见证了她的这一世。

    沈凤丫?和“沈微莲”除了名字不同之外,又有什么差别?

    沈凤丫……那又是什么?

    连凤丫心里冷笑一声……一个“沈”字,就想要抹灭掉她这一世的一切,她这五年的开心和痛?

    沈凤丫,不过就是一个代号而已。

    万氏倒是先松了一口气。

    她到底自觉自己小门小户,原本嫁给沈大山,也不觉得如何,哪里知道自己这嫁着嫁着,憨厚老实的农家户,就变成了一等一的勋贵子弟。

    沈家那边对她是什么态度,万氏心里多多少少门门清的。

    那位老太太看着面容慈和,但见过那几回,却从没正眼瞧过自己。

    别说是自己,就连她和连……沈大山的闺女儿,都没正眼瞧过几回。

    老太太倒不是对她一家子都不太上心,至少那位老太太第一回见她家的竹心,可是眼底都是那小子。

    这几日里,万氏就没有睡过一回好觉。

    连凤丫瞧着她,眼圈都熬黑了:

    “阿娘,你这是几天没睡?”

    万氏搓着手,坐地不安:“哪里敢睡。”

    “您啊,怕什么呢?”

    “这不,你祖父那边……”

    她话没说完呢,沈凤丫一声嗤笑:“我祖父?”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这一声轻嘲的“我祖父”,却已经生生将那股嘲弄尽显无余。

    “莫怕,有我在。”万氏不明说,连凤丫拍了拍万氏的手,双眼认真地望进了她娘焦虑的眼中,很奇妙的,万氏的焦虑和担忧,就在这短短一句话中,

    在她闺女儿那安抚认真的眼神下,淡淡地散去了。

    “可是,你祖母她看起来似乎并不满意咱家?”

    万氏还是有所疑虑的,

    连凤丫轻笑:“不过就是改了个姓。娘还是娘,爹还是爹,我还是我。阿娘,那位老太太也还是那位老太太。您瞧,有什么改动了么?”

    万氏听着这番话,一阵愕然。

    她不像沈大山那样真憨厚,她听得懂她闺女儿话中的意思。

    旁的人家,遇上他们家这种事儿,只怕会欢欣鼓舞,比起平头百姓,谁不想自己出生极好,血脉高贵?

    旁的不说,如今认祖归宗了,她闺女儿就是正正经经的国公府的嫡长千金。

    这可是人人都羡慕不来的。

    可怎么到了她闺女儿的嘴中,好像还十分嫌弃一样。

    就换了个姓?

    说得这样轻巧。

    “我姓什么,和我是什么人,并没有关系。”连凤丫是真的嫌弃啊,至少,她自己上一世还是姓连的,连凤丫这个名字,至少和上一世的自己,几百年前还是一家子不是?

    连凤丫这名字,听着怎么也比沈凤丫顺耳……好吧,也许这只是她自己的错觉。

    至少,她自己看这两个名字,连凤丫这个名儿,更顺眼。

    如今倒好,沈凤丫……她摇摇头,心里百般嫌弃啊。

    “那位老太太要是真嫌弃咱,咱可巴不得,娘啊,你是不知道,沈凤丫这名字,啧……”

    万氏顺口道:“怎么?你还嫌弃不成?”

    “是啊,嫌弃死了。”

    “……”万氏一阵无语,被她闺女儿这一番打岔,万氏心里头是彻彻底底放松了。

    居然莫名其妙觉得她闺女儿说的有道理啊:

    那一家子嫌弃他们家,他们家还嫌弃那一家子呢!

    ……

    沈家那边办事利落,凤淮雅居,紧锣密鼓地就整理妥当了。

    这些时日,京都城中,都在讨论这件事儿。

    外人们看凤淮县主那一家子,不知怎么个羡慕好。

    这可是一步登天,那可是英国公府,世袭罔替啊!

    凤淮县主那亲爹,居然还是英国公府嫡长子,那可不就是说,将来老国公去了,这爵位就落在凤淮县主那亲爹的头上了吗?

    还有人回到家去,找自家老爹问问:“您老也快回忆回忆,咱家是不是也是遗落在外的?”

    更有人发了魔怔,愣是坚定自家亲爹不是他爷他奶的亲儿子。

    还有人坚定地要翻看族谱,看看往上数三代,他家老祖宗万一也是个富裕的员外郎,这也说不定呐。

    当然,这只是现如今京都城中的传话。

    沈家动作算快,把凤淮雅居整理妥帖,这一日,沈大山一家子正式搬家,住的是天家赏赐下来的凤淮雅居。

    这一结果,自然毋庸置疑。

    两边宅子是相邻的,只隔了一扇高墙。

    连凤丫看着这高墙上多出来的一道圆拱门。

    圆拱门雕刻繁花,却是崭新。

    “这出宅子原本是前户部尚书的的府邸,官家赏赐给了沈家,那就一并并入了沈家的大宅中,

    原本两座宅子相邻,老夫让人凿了墙,墙上开了园门,

    往后两间宅子之间往来互通,我们一家子也更亲近。”

    沈老爷子亲自指着那道原本隔开两座宅子的高墙,解释道。

    连凤丫没有说话,面上平和。

    这原本也在她的预料中,既然有了劳什子的认祖归宗,就算这宅子命名为凤淮雅居,沈老爷子把这宅子整理出来,让做他们一家子的居用。

    可这宅子到底名义上是老皇帝赏赐给沈家的,她不信沈老爷子会放着这宅子和他们一家子单独地开府去。

    砸通两边相邻的高墙,这是“互通往来”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

    如今他们一家子也从柳南巷子搬出来了。

    沈老夫人看了眼一旁有些拘谨的万氏,老眼眯了眯,似乎在思索什么。

    “如今咱们一家子终于团聚了,这往后,老大一家子啊,你们就是沈家的人,不比之前在柳南巷子里头。

    国公府里,规矩是要多一些,但有心去学,也很快能够学起来。

    老大媳妇,这一点,你要上心一些。”

    这话说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来,万氏点头道是。

    连凤丫斜眼觑了一眼那老太太,眼中凉光一闪……这就要给她娘上规矩了?

    还真是一刻都不得闲?

    沈老爷子充聋作哑,只笑着问一旁沈竹心功课如何了?天家封的翰林院编修,有没有去上任啊,可适应啊。

    沈大山是插不上嘴。

    万氏那边,就显得孤军作战了。

    老太太摆了一堆的规矩,只把万氏摆弄得站立不安。

    这才收了嘴,轻描淡写道:“行了,老大家的,今儿个我也累了,你今日刚住下,也好生休息休息。”

    连凤丫在一旁勾着唇角听着……合着这老太太的意思是,她老人家收拾她阿娘收拾累了,要休息了?

    倒不是她放任万氏被这位面容慈和的老太太“收拾”,只是人家老太太此举倒也不算胡搅蛮缠。

    媳妇子和婆婆之间的关系啊,在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里,她这个做“孙女儿”的小辈,还真是不好随意插嘴。

    不过……不过嘛,山不转水转不是?

    老太太终于舍得给连凤丫一个眼神了:

    “你初来沈家,如今再也不是那个山中的村妇了,身为沈家嫡长孙女,当要背负沈家的荣辱兴衰。

    身为沈家女儿,当一切为家族兴衰繁荣着想。”

    连凤丫低眉顺眼。

    老太太瞧她这模样,眼中不满稍微散了些。

    才又道:

    “微莲是你嫡妹,往后你姐妹二人当和睦相处。”

    连凤丫继续顺眉顺眼。

    老太太扫了她一眼,问向一旁蓝嬷嬷:

    “去看看,微莲此刻功课可做完?”

    蓝嬷嬷没有去,只笑着回老太太:

    “估摸着世间,二小姐此刻,今日功课是做完了的。”

    老太太闻言,这才又对连凤丫说道:

    “既然你微莲妹妹今日的功课已经做完了,你也去见见你这位二妹,你姐妹二人谈谈心,姐妹亲情也更加融合深厚。”

    连凤丫眼观鼻鼻观心,眼珠儿盯着自己脚尖看,眼底飘过一抹无辜……谁要和那位名动天下的天之娇女姊妹情深啦?

    老太太是真的当她连凤丫是个小门小户穷山僻壤出来的,什么都不懂的吗?

    嫡长去看嫡次?

    姐姐去给妹妹请安?

    啧~~

    这偏爱可都是写在脸上了。

    你偏爱你的,拿我的面子去卖做什么?

    连凤丫埋着脑袋,把白眼翻得几乎上天。

    张二鱼匆匆跑来,谢九刀眼神敏锐,看到立即走向了张二鱼。

    他二人在那边,不知道说些什么。

    张二鱼喘着气说完之后,谢九刀疾步朝连凤丫走了过去,在她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老太太看到这一幕,眼底一丝不满……当真是没规矩,就算是上下关系,男女有别从来都是不变的。

    让个奴才靠在女子家耳边说悄悄话……这成何体统!

    正要呵斥。

    自己面前这孙女,忽地抬起头,目光清亮地看着自己,老太太拧了眉心。

    “老太太,这可不巧。

    我有要事等着处理。”

    “微莲那边正闲暇,你有什么要事非要这时候?”老太太沉了脸。认为她是故意的。

    她话落,

    那边急促得来回踱步的张二鱼,焦急地朝这边喊了一声:

    “县主!您快点!十万火急!”

    连凤丫朝着张二鱼瞅了一眼,一扭头,满脸无辜对着沉着脸的老太太,双手一摊:

    “老太太您看到了,不怨我,是真不巧。”

    话落,看也没看身后已经黑了脸气怒着的那位老太太,她倒是十分潇洒,转身招呼上谢九刀就走:

    “去把江去一起叫过去。”

    谢九刀拔步跟上:“是,当家的。”

    蓝嬷嬷跺着脚:“这叫怎么回事儿?老太太面前这么放肆?”

    沈老夫人望着那道洒脱的背影,神色十分不好。

    她朝她这刚认祖归宗的大儿子看去,沈大山尴尬地笑了笑,却一句斥责他亲闺女儿的话都没有:

    “那丫头向来停不下来,当了那个什么县主之后,就更忙了,今日还算是好的,往常忙得俺和她娘都见不到人影儿咧。”

    连大山憨厚地摸了摸后脑勺,解释道。

    老实人的无心之举啊,气得老太太胸口起伏加快。

    县主……听听……她这大儿子变相地告诉她:她那嫡长孙女可还是县主呢!

    老太太这可真是冤枉了连大山,连大山要是有这心眼儿,当初也不能被连家老宅的人欺负得鬼都不认识。

    老太太这一口老血嗫在喉咙里。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一品毒妻:夫君,请下榻 破局 亿万宠婚:首席老公太高调 从打工仔到顶级财阀 钗头凤 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 回到古代开书院 苏贵妃 盛少绝宠:替身小娇妻 呆萌追妻记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