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身后人二话不说,立即从潘宁手上夺过那半人高的酒坛子,高举起:“县主她说:吾等但饮英雄酒,敌首作下酒菜——兄弟们,吾等杀敌,为何,缘何,不过是家中父老不受他国欺压!”

    那人一口干,这酒坛子陆陆续续往后传。

    众将士们虽身陷残疾的惨淡中,此刻却仿佛又回到了边疆苦寒之地,他们身上的热血又一次被点燃。

    浩浩荡荡的千多人,那样豪迈的高呼——吾等但饮英雄酒,敌首当作下酒菜!

    这样的场面,把人都看得心血高涨,热血沸腾了。

    人群中,有人捂住胸口:“俺,俺怎么觉得这心啊,都快跳出来了。”

    另一人瞪大了眼睛,望着那眼前浩荡的一幕,口干舌燥地舔了舔唇:

    “我,我想去当兵。”

    这一幕,实在是太刺激人的眼球,沈微莲不自觉地脚往后挪退了半步。

    她陡然意识到,自己居然退缩了,深吸一口气,直挺挺地立在了原地。

    那双美眸,望着自己身前的那女子背影,袖子中的手,死死地捏住了,指尖掐得泛白。

    有那么一刻,自己只是面对那村姑的一个背影而已,却生出一股莫名而来的无力感。

    沈微莲蓦然脸色微变,那指尖更是掐得发白,紧紧咬着后槽牙……不,她怎么会惧怕那个村姑。

    那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姑啊,她是沈微莲,沈家的天之娇女,国公府倾一族之力培养的勋贵嫡女!

    她是被护国寺前主持九能大师亲自批命,命格贵不可言的女子,她是……她是将来注定嫁与帝王的,一飞冲天的这大庆朝的雏凤!

    那村姑又是什么?

    那村姑不过是山野里长成的野草,那村姑是低贱入泥的卑贱之人。

    那村姑粗俗不堪,死了夫君被人和离的寡妇。

    那村姑什么都不是……对!她什么都不是!

    那村姑,她只是会怂恿人心,会慷慨激昂,除此之外,

    她什么都不是!

    沈微莲起伏不定的心潮,想到此,稍稍平缓了下去,一双美眸,望着那高昂的军队,那千多人的残兵老将……他们都被这巧舌如簧的村姑欺骗了,怂恿了。

    沈微莲望着连凤丫的背影……她承认,那村姑不是一无是处,她还会耍嘴皮子,巧舌如簧,可是,这些,终究不能改变什么,沈凤丫,换了姓又如何,始终逃不过那早已注定卑贱的命……这么一个永远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

    她走上前去,站在连凤丫的身旁,朝着那军队的方向,又是一礼,

    “诸位英雄,今日洗尘宴且到此结束,沈微莲愿为诸位去往护国寺祈福,愿众位儿郎一切安好。

    我沈家微莲在此承诺,若是诸位英雄,今后若是生活上有所难处,皆可到我英国公府上前来寻我,我定倾囊相助。沈微莲告辞。”

    话落,众人就见那白衣出尘的女子,施施然而走,不带一片云彩,走得是那样的洒脱,

    “微莲小姐果然心胸宽广。这等胸怀的女子,这世间怕是再难有人与之比肩了吧。”

    有人感慨道。

    “是啊,如此女子,才貌双元,才情出众,她出生高贵,却能放下身段,最难能可贵的是,施恩不求回报。

    你瞧瞧,微莲小姐分明为了那些当兵的做到如此地步,施粥给钱,愿意为他们去护国寺祈福点灯,甚至更是承诺将来那些人有难,可寻她处帮忙。

    如此心胸,如此大气。

    真不是寻常养在深闺中的女儿家能有的。

    可是做完这些却只字不提恩情两个字。你瞧沈小姐这品性果真如她的名一般,洒脱高洁。”

    人群里,许多人目送那道白衣出尘的女子离去。

    直到那白色高挑的身姿上了马车,进了车厢里,这才依依不舍地收回了视线。

    连凤丫的眼,淡漠地从那处收回。

    她只觉得,越发的可笑,甚至,那位天之娇女的话,让她觉得刺耳,心口隐隐压抑着愤怒。

    陡然一抬手,她又拎起第三坛子酒水:

    “我此处什么都没有,只有这酒。

    诸位,可愿意跟我走。”

    潘宁原本心口堵着一口气,隐忍难发,脸色也不太妙,此刻,那女子清淡却激昂的声音,让人一下子醍醐灌顶,像是夏日的午后一袭凉风突来,

    他想也没想,伸手就接过了那第三坛酒:

    “这第三口酒,我潘宁喝!”

    他再没有其他言语,干净利落地举坛对嘴狠灌了一口,他手中坛子还没有放下时,就被一旁的人抢夺了过去,那人似乎憋着一口气,黑黝黝的面庞,涨红了脸,什么话都没有,举坛子就冲嘴灌下去。

    酒水在众兵卒手中传递,无论从前在镇北军中是个什么职位的,在这里,在此时,众人无不是默然着举起酒坛子狠狠灌一口。

    突然人群中又一阵骚动声。

    五城兵马司的官兵们,一下子更加肃然了起来,几乎这一路上所有的官兵,一下子紧锣密鼓,严阵以待。

    是皇宫方向来的人。

    “圣旨到——”

    随着这一声宦官略显尖锐的声音响起,此处诸多人几乎立即跪地迎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有感镇北军边防劳苦,伤残老弱者千余人,今归京后,悉数归入凤淮县主门下。有所不从者,可至兵部报到,朕另行安排。钦此——”

    嘶~~

    抽气声不停于耳。

    接收镇北军残兵老将,这是连凤丫在御书房中,和老皇帝商议的。

    此事,也不过就是前段时间的事情。

    而知悉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

    寻常百姓们就更不知道了。

    此刻初闻此事,人群中惊诧错愕者众多。

    镇北军残兵老将们,倒是反而提前知悉此事了,当初从边关出军营,开拔回京时,众人就已经知晓。

    一路上,这些老弱病残众,却没有真正开过笑颜。

    谁都在为自己回京后,对将来的境遇感到茫然。

    这一进京,却是如此别开生面的接风洗尘,就是这个接风洗尘,就是那粥那银子,在这些残兵老将的心口,深深又砸了一块大石,原本只是阴云密布,现在却是遮天蔽日的昏暗不见一丝光亮。

    施粥布银……他们是流血流汗刀口舔血杀敌万千的兵将,不是乞丐啊。

    此刻圣旨下达,潘宁作为这群残兵老将这支军队的首领,他颤抖地抬起那只独臂:

    “臣潘宁,接旨!”

    与此同时,他身后高呼声一片,几乎同时,一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口中高呼而出,不同的只是,他们的名字而已。

    连凤丫也跪地迎旨:

    “凤淮领旨!”

    老皇帝旨意中提及她,用的是“凤淮县主”,那么,旨意就是下给“凤淮县主”的,又与沈家的“沈凤丫”有什么关系?

    连凤丫淡漠地垂下视线。

    宫中人离去,众人此刻还有些呆滞,尚且没有从那样一道堪称诡异的旨意中回过神来。

    是的,诡异。

    这样的旨意,的确可说是“诡异”。

    谁人不知道,凤淮县主,她只是一个异姓县主,她还是一个女子家,什么时候起,一个女子家,可以掺和进朝堂军队的事物中去了?

    虽说那军队千余人,只是残兵老将,可到底还是曾经和镇北军有所瓜葛的。

    天子到底是如何想的。

    陆家早已来人,只是起初时,这支残军入城,沈微莲先行一步上了前去,陆家今日派来的人,是陆三郎,陆三郎见着沈微莲已经起了这接风洗尘宴,

    就抬手制止了自己随行而来的陆家人上前去。

    原本是打算等到沈家那位千金接风洗尘结束,自己再上前,代表陆家人对这些跟随他们兄长的士兵们,表示感激。

    这一等,就是之后不可预估的事情了。

    先是沈家名动天下的沈微莲,再是那位刚刚认祖归宗的沈家嫡长孙女,终于得空了,宫中圣旨又来了。

    陆三郎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等,便是许久。

    此刻,宫中人离去,陆三郎上前去,对着那残军就是九十度的一个躬礼。

    潘宁是陆寒山的副将之一,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陆三郎,他面色微变,忙阻止道:

    “三爷不可!吾等受不起这礼。”

    陆三郎头也没有抬,弓着腰背:“不,这一礼,诸位受得起。”他道:“诸位受苦了。”

    一句话,潘宁伸过去抬陆三郎的手臂,颤抖了下,停滞在半空之中,再也没有伸出去半分。

    好好的汉子,毫无预警地,眼眶红通通的起来,他肩膀微微颤抖着,眼眶红似血,却没有流下眼泪,可瞧见,是拼了力气压制了那涩意。

    他好久没说话,好半晌,声音哽咽:

    “能跟随陆将军,是吾等福分,

    吾等习武不精,落得现如今这下场,但与将军无关。

    三爷请起吧。”

    陆三郎年约二十五六模样,潘宁那话,他没推辞,拔身而起,这一抬起上身,连凤丫只觉得,这人身量极高,足有一米八五吧……她脑海中陡然闪过那个身上时常带着清冽气息的男人。

    连凤丫眉心一蹙……真是大白天见鬼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 龙腾枭雄 四合院:开局报警抓傻柱 重生76:工业互联网帝国 玄学大佬又蹭病娇傅少气运续命 打造超级财团,享受美妙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