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老夫人很是心疼,但老爷子在教导小辈的时候,老夫人是不会去反驳的。

    只能心疼地看着沈微莲。

    这是她养在身边,呵护在手心里的宝。

    沈老爷子见自家的这个孙女荣辱不惊,心中稍稍松快一些了,他很是满意沈微莲的 心态。

    便是做错了,也能欣然接受。

    老爷子心里想着,能接受错误,才能改正,她的年纪还小,许多事情还可以教,今天城门楼子的事情,并不会真的对这丫头造成什么坏处。

    也许镇北军归来的那群残军,心中或许会对微莲今日所为有所微词,但即便如此,微莲今日所做所为,在百姓们眼中,依旧是一件大义大德的好事,

    即便将来有人提及这日的事情,他家这个二丫头也是出于好意,着实是太年轻,许多事情总有做的不妥的时候。

    人非完人,初心乃是好的,那就成了。

    至于那些残兵老将又是如何想的如何感受的……沈老爷子心中漫漫地一掠而过。

    沈微莲离开之后,老夫人对老爷子说道:

    “纵然二丫头此事做得不妥,那大丫头就没有错?

    身为手足,不思帮衬,却在一旁给自家人拆台?

    老爷子就准备这么放纵那大丫头?”

    “芸娘似乎不喜欢大丫头?”老爷子问道。

    沈老夫人眼底一丝别扭:

    “她到底已经是个和离之身,老爷子不知晓这内里之事,我寻找去打探大郎一家子的时候,顺带也是打听了大丫头的。

    外人嘴里,大丫头还背着个克夫的名声。

    说是大丫头的夫君,原本是上京赶考,却死在路途之中。

    我只怕大丫头是个……”

    老太太欲言又止。

    沈老爷子会意道:

    “芸娘别多想,我沈家的姑娘怎么会是不祥之人。

    再说,如果大丫头果真是不祥之人,怎么能够入得了天子的眼?”

    沈老夫人只得点头,至于老爷子这番话,有没有打掉她心里那丝顾虑,那就不得而知了。

    “大丫头那里,总归也该管家管家,既然入了沈家的门,那就要守着沈家的规矩,

    虽说,兄弟阋墙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我们沈家的姑娘身上,那到底也是让人看笑话的。

    我瞧着,那大丫头是个野性难驯的,

    这人心到底如何长得,隔着肚皮,谁也看不透。

    这次事情虽说没有对二丫头造成多坏的影响,可到底也还是被有心人看到眼中去,将来若是二丫头她……扶摇而上时,

    那有心人拿今日事情说项,只怕还是会对二丫头不好的。

    老爷子是知事理的,大丫头那性子那心性,不改一改,只怕今日这个事情,也才只是个开端,此时不教导,不与她规矩,

    日后指不定还要惹出多大的麻烦来。”

    老太太道。

    老爷子揉着眉心,他这个老妻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他也有他的难处:

    “她此刻圣眷正浓。”

    “圣眷这种东西,最难揣摩。

    老爷子您最清楚不是。

    今日天家喜欢哪个了,明儿个指不定就能厌恶了这个。

    谁也说不清楚,皇恩浩荡,皇恩也丝毫不讲情面。

    而况,大丫头虽然背负县主之名,到底只是个异姓县主。

    这天子恩宠,又能延续到几何,谁说得清?该管教的还是得管家。”

    沈老爷子连连说是,心里却盘算着,他老妻的话着实提醒他,如是能够趁着这圣眷正浓时……

    至于老太太那番话,沈老爷子深以为然。

    只如今那丫头圣眷在身,可这圣眷是否能够一直在身,那可真就是……啧。

    ……

    连凤丫从沈老夫人的居所出来后,往凤淮雅居去,一路路过花园,花池,又经廊坊,

    沈家的府邸造得精美绝伦,处处皆美。

    廊坊弯曲,转角迎面,对面那人身量比她爹矮了一些,身材也像是儒雅书生。

    她停顿片刻,视线在那人身上一晃而过,不加理会,提步续走,

    对方倒是先喊住了她。

    “我们见过。”

    那人道,连凤丫闻声,收住了脚步,徐徐回身,眼朝那人看去,那是一张儒雅白面,和蔼可亲,叫人看了忍不住心生亲近。

    她唇角有微笑:

    “是,我们见过,国公府开祠堂的那日。”

    似不经意提及“开祠堂”,对面那人眼球缩了下,只那么一下,要不仔细看,都难以发现。

    又是那张和蔼可亲的面庞,中年人的态度让人如沐春风:

    “大丫头这是去哪儿?”

    连凤丫听着这声“大丫头”,唇角的笑意更浓:

    “二叔倒是关心我。”

    这廊坊,接的是那处花园,这个点,这个时节,日头已经有些烈,可别说,他是去花园散步的,说给鬼听鬼都不信,鬼还知道夜间才能行动呢。

    分明是瞅准了时间,人家特意在这里堵她呢。

    “一家人,同宗同脉,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长辈关心子侄小辈,本是伦常道理。”

    如今的二老爷沈梁,和蔼笑着解释。

    连凤丫但听不语,一双眼,含笑就盯着他看,盯得沈梁有种莫名的不舒服感。

    好半晌

    连凤丫“唔”了一声,言语轻快起来:

    “二叔说的是。受教了。”

    又看了眼日头:“二叔有事忙?我就不叨扰二叔的时间了。”

    客客气气说完,又与那面色可亲的“二叔”辞别,连凤丫领着身后谢九刀,举步离去。

    她转身那一刻,唇角含了一丝嘲弄……所以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还是很有些道理的,那句,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怎么就那么耳熟呐……

    连凤丫背影渐行渐远,她身后,沈梁眯眼望着那道背影,眼底闪烁不定……似乎正在思索什么,拿不定主意。

    连凤丫离去,直到身后再也看不到沈梁的身影,谢九刀才问出自己的疑惑:

    “大娘子刚才为什么要容他?”

    “你说的是他那番话?”

    走在前头,连凤丫唇角一勾,溢出一个冷笑:

    “他故意说的,我为什么要揭穿他?

    他以为我是山里来的,又是一个女子家,定然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只要稍微一诈唬,就能够从我的反应中看出东西来?”

    “大娘子,他刚才是在试探你?”

    “他拿不准沈家到底跟我们一家子交代了多少内里实情。

    外界传他是沈家二字,朝廷里,沈家那位老爷子对外也宣称,当初沈家老夫人生下的是两个孩子,

    我爹是丢了的那个。

    他是小的那个。

    外头可都是这么认为的,没人知道,他沈梁只是一只狸猫。

    你以为刚才那迎面遇到,是巧合么?”

    连凤丫说道,不理会身后谢九刀,进了凤淮雅居,直去褚先生那里,又与褚先生交代了一些事情,“我爹娘那面,劳烦褚先生点播点播,

    提前与我阿爹阿娘通个气儿,沈梁这个人,疑心重,还会再试探。

    要是让他知晓我爹娘那面已经知道他的出身,只怕又要惹出幺蛾子。

    不如装个什么都不知,之前我们还在柳南巷子时候,这人就已经对我阿爹阿娘还有我阿弟下过手了。

    虽然他不敢明目张胆,但那些时不时的算计和祸害,也足够让人头疼一阵。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是?

    干脆,装个什么都不知,省了一堆的麻烦。

    近些时日,我要做的事情很多,着实没有许多精力,耗在这家宅内院上。”

    连凤丫说着,面色却十分凝重。

    褚先生对此十分赞同,“当家的放心罢,老爷太太那里,我去说,老爷憨实不假,但好赖分得清。又有太太在,我去说一嘴,太太就能明白了。”

    “有劳。”

    ……

    此间夜色来临

    用过晚饭,连凤丫回到自己院中,

    今日整日都没有时间,从柳南巷子里搬过来之后,那边紧锣密鼓的,镇北军的残军入京,后又经温泉庄子上的事情,

    一时忙得不可开交。

    凤淮雅居里多了许多生面孔,就自己独居的院子里,打眼一看,四个大丫鬟是见过的,其余打杂的,扫地的,端茶送水的,也有七八个。

    她一个寝院中,就十一二人。

    也不知她爹娘那面,又给安排了多少人手。

    “今儿个夜里,奴婢们为大小姐守夜。”这个守夜,是守在主子外间。

    万一个主子夜里起夜,做奴婢的能够方便随身伺候。

    “不必。”连凤丫想也没想,拒绝道。

    “可是这是国公府的规矩。”

    连凤丫没说话,转了个身,视线朝着那丫头瞧了过去,好半晌,才开口:

    “你是叫做如意?”

    “奴婢如意。”如意屈身对着连凤丫一个福礼。

    旁边那个见状,也是一福:“奴婢明春。今夜我二人给大小姐守夜。”

    连凤丫看了这二人一眼,忽欣然道:

    “也好。”

    话落,当着门外这二人面,把寝室房门关上。

    门外,明春和如意两人面面相觑,面对紧闭的房门,略有微词。

    那如意似乎有些小脾气:“没得这么作践人的,大小姐……从前的大小姐都没有像现在这个这样的。”

    明春拉了她一把:“少说一点,主子也是咱们做奴婢的可以随意编排的。”

    如意嘴上虽很能耐,却还是不敢把这话叫屋里头的人听到,她还晓得压着声音再抱怨。

    夜色又深了一分。

    如意瞧着那大小姐屋里的灯还亮着。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她又扭头看了看,窗棂里射出来的暖黄光,不由得撅了撅嘴。

    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灯火依旧亮着,屋里似乎没有安歇下来的意思。

    “明春,你说,屋里那位,有甚忙的呀。”

    明春这才扭头看向身后,果真那屋里灯火通明着,她笑了下:

    “再等等罢。”

    又等了会儿,夜色比先前更深了,虽说这时节,已经入夏了,夜里却还是冷的,如意缩了缩肩膀,扯明春衣角:

    “屋里那位到底在作甚啊。

    大……二小姐通晓经史子集,倒是有个习惯,夜里睡前总要读些书,才入睡。

    她又不是大……二小姐。”

    明春闻言蹙了下眉,“可别这样说,不好。”

    “明春姐姐,你就是太谨小慎微了。

    她又听不见。”

    明春还是摇了摇头:“总之,这样不好,如意你以后万不能如此。”

    “可屋里那位不熄灯,你我二人只能候在外头了,哪有人这样的。

    再说,我又没说错,她又不识字……唔!”

    如意这句话刚刚出口,就叫明春急急地捂住了嘴,明春捂住如意的嘴,紧张地左右看了看,见确实没有一个人影,这才松开了捂着如意嘴巴的手,

    绷起了俏脸,“你可知,只刚才那句话,就是以下犯上,乱论主子,被嬷嬷知晓,是要拔舌根的!”

    如意也是怕的,听到拔舌根,俏脸白了白,身后忽然有了动静,

    暖黄的灯光忽地熄灭,万籁俱寂,陷入黑暗。

    先前二人还罩在光线下,并不觉得如何,此刻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如意做贼心虚,吓得低呼一声,要不是她身旁明春手疾眼快,又把她嘴捂住,只怕这声尖叫,就要破口而出。

    好半晌,身后都再也没有动静了。

    如意拨开明春的手,一扭头,气呼呼地扭着手帕子:

    “哪有主人家这样子的!

    她这是不打算让咱们进屋里?”

    就是守夜,奴婢们也是进到主子家寝房里,睡在寝室外间的,寝室的里间是主子的休息地。

    明春也犯了愁:

    “许是大小姐不知这面的规矩。倒不是有心为难你我二人。”

    她边说着,身旁如意已经抬手敲门:“大小姐?大小姐?”

    里间迟迟不见回应。

    她还要再敲,明春拦住她:“许是大小姐已经睡下了。”

    一听这话,如意呆住了,傻痴痴问:“那今晚咱们怎么办?总不能睡这里吧?”

    “守着罢。”

    明春说完,已经转过身去,不理会如意。

    心里却有了打算……以后还是离这如意远一些吧。

    和这种口没遮拦的人走在一道,不知哪日就会被连累了。

    要说亲近,被派遣来凤淮雅居这面的四个大丫鬟,她和如意是老夫人院子里出来的,按说,她和如意最亲近。

    剩下两个,粉鸢和紫鸢,那是二夫人那边院子里出来的,

    作为这府上除却刚认祖归宗的大老爷一家子,二老爷和二夫人是最有面的,二夫人作为宣平侯府的嫡长女,又是如今这个大小姐的长辈,

    作为长辈,送来两个丫鬟,是对大小姐的关怀。

    她们四人,既然都是被派来这凤淮雅居大小姐院子里的大丫鬟,今日前来这院子,往后自然是要一起办事的。

    可瞧着今天白天里,二夫人那边的粉鸢也好,紫鸢也罢,还是和她一起从老夫人院子里出来的如意,倒像是看着这一家子是从穷山僻壤来的,就想着拿捏?

    可瞧着这办事也没个招法,做事像是不思索……往后还是得小心着吧。

    夜色深浓,万籁俱寂。

    正是人们睡得正熟时。

    连凤丫觉得身下躺着的床,床铺深陷了陷。

    半梦半醒中,微蹙眉,缓缓睁开了眼,顿时,那一眼,顿时,睡意全无:

    “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父母双圣,我觉醒万倍增幅挂 我在非洲当酋长 第一红人 武魂:开局觉醒黄金帝龙 寻觅心灵归宿 至尊大明星:我开局震惊了全网 偏执小狼狗的追妻日常 都市:大佬挂了,我继位! 我的疯狂逆袭人生 极品古玩商